欢迎您来到贵州作家网:www.gzzjw.cn
分站: 贵阳   遵义   六盘水   铜仁   毕节   安顺   黔东南   黔南   黔西南   贵安新区   
贵州作家网: >> 原创作品 >> 中篇 >> 正文

少年心事如流水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洪阳    阅读次数:1325    发布时间:2018-09-30

 (一)

中国人的习俗是以猪肉为主,但我敢推荐,狗肉也绝对是很好吃的一种肉类。古人早就有“狗头滚三滚,神仙站不稳”的说法,意思是狗肉煮熟之后的香味,连神仙闻到都把持不住。有没有那么神奇?让朋友们各自去评价。

但狗肉好吃是肯定的,比较知名的如贵州的“花江狗肉”,要找一只又肥又嫩的狗,去毛刮洗干净,破腹去内脏、大骨,用沸水连氽几次,除去血迹至无臭味为止,然后砍成两节放入砂罐加水和姜数块,置旺火上炖至汤沸,滴入少许苦胆汁,除去泡沫、浮渣,再用小火炖至软时取出滤干水分,抹上熟菜油,使狗肉表面发光发亮,根据食用量切成3厘米见方的薄片,将锅洗净置火上。原汁狗肉汤烧开,放入切好的肉片,加入少许姜片、蒜片、鱼香菜、芫荽、葱节、胡椒粉、花椒粉、砂仁、味精使其入味,吃时取小碗(每人1个)放入适量煳辣椒面,用狗油烧烫浇在辣椒上,加入盐、姜米、蒜泥、鱼香菜、芫荽、葱花、胡椒粉、花椒粉、原汤、味精制成蘸水调匀后与狗肉同时上来,哎哟,那才真叫个好吃哦!

不过,我没拿过贵州人民的广告费,免费打广告的生意我也不会做,花江狗肉的事就此打住吧。

至于狗肉的其他吃法还有很多,比如红烧狗肉、五香狗肉、红闷狗肉、家常狗肉、香辣狗肉、陈皮狗肉、闷狗肉、炖狗肉、狗肉煲、胡萝卜狗肉、壮阳狗肉汤、湖南狗肉火锅等等,不管你是普通口味还是重口味,要有尽有,各尽所需,包你满意!

狗肉虽然好吃,不吃狗肉的人有没有呢?回答是肯定的!

我可以算一个,我不吃狗肉的理由其实有些特别,那就是嫌狗脏。记得那还是儿童时代,在农村的老家也还有些亲戚走动。过年时,外婆拖娃带崽地一大串,要去看望老亲戚,外婆是家庭妇女,没有放假与上班的限制,多数时候都会住上好几天。

亲戚家并不远,乘车一个多小时就到了。那里的风景极好,空气也极清新。背后是一条知名山脉的支脉,郁郁葱葱的松树、常绿阔叶的杂木树遍布在那绵延数十公里的满山满岭,山岭延伸出来的丘陵环抱着亲戚家的那个村庄,村庄周围原生态地生长着一望无际的低矮灌木,村前弯弯曲曲的流淌着一条不知从哪里来也不知到哪里去的小河;顺着小河,有通往村外的机耕道,偶尔也会“砰砰砰”地蹿出一辆装着货物的简陋车辆,就是那种如今已经看不到的,用手扶拖拉机组装成的运输工具。机耕道的外侧,“两岸翠竹夹古溪”,一丛丛茂密的四季常青的翠竹如同天然的屏障,隔断了小河与外界的连接,而那些浓阴笼罩下的竹丛,便是农村小孩嬉戏游乐的好处所,我那时跟随他们穿梭于其间,感觉那就是我的最快乐的世界,是我的世外桃源。

再说,农村人好客,亲戚朋友来看望,那是不一般的热情,即便平时生活条件差,过年那几天,随茶便饭似的接待,吃喝总还有;另者,农村亲戚房屋宽敞,没有席梦思之类的床铺,硬板床尽多,完全不像如今的城里人那样“假打”,来了亲戚就到酒楼饭店好酒好菜接待一餐,然后就以家里没有空床位为由,到宾馆开个房间,表面上做得有模有样,其实就是在“送客”,下逐客令,告诉客人,你该走了。

在亲戚家呆的时间多了,对农村了解也逐渐增多,许多老故事、旧习俗也都是从那里的耳闻目睹中得知,后来看到古书上的故事,好些都有似曾相识的感觉,所以,我常想,中国的传统文化的传承和保存,更多的还是在农村,那里是她的深闺,而城市里显现的是她的扭曲或者异化,不知道朋友们是否同意我这个说法?

不过,消极的也并非没有,比如,说到“比如”就是切入我的正题了。亲戚家有带小孩的,那肯定是比我还小得多的,穿着开档裤的小孩,还有就是还抱在母亲怀里吃奶的奶娃娃。农村小孩一定是没有城市那般放在手心里宠着护着的珍贵;那些三岁四岁的小姐姐小哥哥带着一岁两岁的弟弟妹妹满地爬,甚至将地上的鸡屎抓起来就往嘴巴里放,还被美其名曰是“糖鸡屎”,这样的事仿佛常见。

但是让我存放在心里的却是另外的一件事。那是隔壁另一个亲戚家。在农村,一个院子一个村庄经常有好些家都是亲戚,绝不像城市里只见邻居少有亲戚的现象。想来也并不奇怪,早先那些年,祖祖辈辈,大家都还习惯守着身边那一块庄稼地,传宗接代,一代又一代繁衍,亲戚便多在那个小圈子,平时大家能互相帮助,抱团取暖,遇到动乱年代,也能团结一致,抵御外寇,少受残害。

如今不同了,年青人都不断地流到城市打工住家买房生子,因为交通的日渐方便,岁月的流逝变迁,留在农村的更多是一些老家伙了,可以预料,随着上头关于小城镇化的建设与发展,农村也许还要萎缩;萎缩到什么程度,那是肉食者考虑的事,我辈又何间焉?

外婆的另一家亲戚就是拖娃带崽的那种,他们家至少有3个小孩,老大有七、八岁,已经读书了,老二只有三岁多,老三还不到一岁。母亲除了养猪煮饭的家务,就是管理小孩,不算很忙却难得有闲暇的时光。有闲时,就在堂屋前把老三抱在怀里喂奶,然后就是把老三的两条小腿叉开让小孩拉屎。

精彩的就是那一幕了,老三两只小手东抓西抓,两条小腿左踢右蹬,有时还要干嚎几声,来表达对这种不舒服的姿式的反对,得到的回答当然是“反对无效!”

过了好一会儿,在母亲双手用力的挟持之下,老三终于无可奈何地放弃了反抗,变得平静下来。这时母亲知道老三已经接受了现实,嘴里开始“嗬嗬”地哼着,做出使劲的样子。很快,老三就像被催眠了似的,变得很配合,嘴里也跟着“嗬嗬”地哼叫,接下来就是顺理成章的那一幕了:那是老三的杰作,地上螺旋状地摆放着金黄色的一坨。

再接下来,母亲抬头叫道:“黄二!”,我刚刚反应过来,这是一条狗的名字时,一条干瘦的夹杂着灰毛的黄狗,从堂屋门槛外猛地窜了进来。黄二对主母叫它早已经形成条件反射,立即冲到老三拉出的屎堆前,“呼拉呼拉”地吞嚥起来。黄二吃得那个香啊?不是一般的香,连地上都还要舔得干干净净。

这还没有结束,应该又是条件反射的因素,老二看见弟弟拉了屎,就坐在门槛上叫:“妈妈,我要粑粑!”这是土话,拉屎的另一种说法。

母亲这边还没清场,听见老二的话,火气立马就来了,张口开骂:“你这死伢子,你这砍脑壳的,自己滚到街檐口去(拉)!”随即又补上一句,“黄二,跟过去!”

得到母亲的同意后,老二赶紧从那个足有一尺多高的门槛上滑下来站稳,又一摇一晃地摇到堂屋外的屋檐下蹲着,反正是开裆裤,程序也简单,而那条叫黄二的黄狗早就知趣地摇着尾巴在一旁等候着了。

接下来的过程我就不再详细描述了,说不定早有朋友在抗议:把这类事情翔实地形诸于文字,是不是太不堪入目?

不过,我觉得为了说明某些问题,写实一点未尝不可,我还可以举出例子来为自己辩护,如当年在展开延安整风时,王明照搬洋教条的错误受到批判,某伟人就曾经在讲话中批判道:“人屎可以喂狗,狗屎可以肥田,你们的教条比狗屎还没有用!”虽然,后来出于党内团结的需要,在编辑伟人选集第三卷时删去了这段话,但历史事实终究是客观存在的。

已经有 0 条评论
最新评论

版权所有:贵州作家网 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黔ICP备18010760号

站长QQ519680416 电话15985051823 维权顾问:李向玉律师(贵州洲联合律师事务所副主任,电话:13628552882

网站投稿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杂志投稿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QQ1群:598539260 QQ2群:84587631

您是本网站第 26624141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