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贵州作家网:www.gzzjw.cn
分站: 贵阳   遵义   六盘水   铜仁   毕节   安顺   黔东南   黔南   黔西南   贵安新区   
贵州作家网: >> 原创作品 >> 散文 >> 正文

麦子已成熟,不如早收割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姬华奎    阅读次数:219    发布时间:2018-12-01


  他说: “麦子已经成熟,不如尽早收割。”,有些乐趣和人生际遇,或许我们永远也挣脱不了,然而正是在这些“得不到”和“甩不掉”之间,我们确立了彼此在彼此心窝里的位置。
  不记得是柳亚刀还是柴金龙,请一位大胡子先生上来读诗,好像他说他读一段有关他家孩子或者献给他家孩子的诗,大概意思是:孩子生病了,他担心孩子知道吃的是药,会认为自己生病了,于是药品标签撕掉。这位先生说他很感激他的妻子,她的妻子曾经和癌症斗争过,谁能想到一位在诗歌讲座唠嗑现场,始终面带微笑的她,曾是一位抗癌患者,不知道她是陪着丈夫来听诗歌,还是她本身也喜欢诗歌,全家都一起来听诗歌,甚至来朗诵诗歌,但愿喜欢诗的人都是幸运的健康的幸福的!感谢柴金龙让我读一首我写的诗:如果每一对相爱的人,都是一块小石子,死后,彼此拥抱着,那么全世界彼此相爱的人会堆砌成一座座山,让爱永恒绵延起伏千年存在。应该写于2003年凤台淮河东无名山乱葬岗处!
   柴导,他说他是导演,我鼓起勇气去问他:你导演哪些作品,是不是我们孤陋寡闻看不到,公众没有机会看看到,很多人拍的电影都是为了去参加评选的,虽然这个问题很尴尬,当时我没有这么想,只是迫切想知道他拍的什么电影,我去搜索去看看。柴金龙导演我更觉得他是诗人,每说几句话就会崩出几句诗:比如,我是喜欢演导演,哪些脚啊,鞋啊,都需要让我去当鞋底,我就去当鞋底啊,不是所有的感情都是男人和女人的感情,或者男人和男人的感情,我和亚东是人与人之间的感情。
  柳亚刀送书不签名,除非你看完后寄给他,他在签名,不过您觉得有几个人稀罕花一二十快递费换来的签名?我看看如果我能有耐心读完,我试试,  柳亚刀说:如果是柴导这样的性情中人,读完书且也喜欢的话,哪怕作者在西藏他也会找上门来要一个签名,而这个签名就是一个由头,就是一个期待下次交往的伏笔。就如同一个男孩喜欢一个女孩,如果他性格内向的话,也许就会去找借口向她借书,借到的书也许故意弄丢了,然后会请她看一场电影作为赔偿,这样两个人就成了朋友了。所以说到底,签名无非就是一个媒介,即使我一开始就签名,拿到书的人无论喜欢与否就可能错过了,想多聊聊的也没有一个由头来找作者聊聊,太唐突啊!那么找作者签名就是一个很好的聚会的理由。总之,大多人和我想的一样,而这也正是柴导这样的朋友凤毛麟角让人珍惜的原因,他有雅兴,也有雅致……
  柳亚刀看到这个名字初识这个人,我还是害怕的。他的朋友柴金龙就不一样,虽然一个中年大叔扎个马尾辫子,非常标致地痞子模样,却在本场现场8万多人的直播间隙插播某酒广告,很让人心疼地不这,还有他的眼泪硬生生堵在眼眶里打转,不让出来,那场面蛮真伤的,或许柴导真地如他自谦的说:他是一位能把导演演的很棒的导演。
  柳亚刀,他说他之前写做用笔名写作,如果去领稿费,需要找去求各个领导签字,他觉得麻烦就不要这稿费了,卑躬屈膝求人的付出远大于稿费所得,他还说有一出版社的稿费版税一万多钱他也不要了,没有要过稿费,我说你是不是真的钱,不要钱,潜台词是装逼啊显摆,后来亚刀解释了,我误会了他,抱歉。亚刀又说喜欢写诗当诗人,是为了孩子,让孩子更能感受到爸爸妈妈伟大或者很有情怀的人,当个诗人,孩子就仰慕我们了?我和我女儿妈妈说我这两年要在省级报纸再发表一篇文章,我就可以申请上海作家协会了,孩子妈妈对你女儿说以后介绍你爸爸你就是作家了,我听了刚开始很开心,后来听着怎么有点别扭,我们或者别人真的那么爱诗那么喜欢写作么?不全是,我想有个能够共同读懂彼此的人,不全是爱人。
  柳亚刀介绍柴导很讲义气,柳亚刀初来北京,柴金龙骑着摩托车半夜里带他柳亚刀去找办公场所,估计天下的女生都会觉得柴金龙非常可靠,一个男人对一件男人都这么有情有义,何况对女人了,但是亚刀说起了另外一个段子:柴金龙曾经送给柳亚刀一吉它,柳亚刀还专门如学吉它,然而后来柴金龙又过来索要回赠送给吉它,他说他要赠给另外一个更需要这把吉他的朋友!我也想起了,某某赠送给我的一把吉他,一朋友要,我给了她,后来我想送给另外一个人,我说我想用吉他,委婉地表示我想讨回这把吉他,她不给我,说我送给她的,就不能再要回去了。
  我想起了好像十五六年前,我写给一女生好几张信,后来我要回来我写给她的信,真没有想到,她连一些破纸条都还给了你,柴金龙,你是幸福的,你要回来你的吉他,送给了别人,你得到了很多甚至天下所有一群朋友持续一生的情谊,我要回了我的信物,我没有要回我的吉他,我失去的或许一生当中最为美好或最为昂贵的情节,柴金龙说我走神了,我不怎么敢承认,现在不得不承认,我本来写你们俩,写现场存在我能看到或感受到的人和物,我却植入了我自己。
  当我要回了那些信,我跑到山上,呆坐着,然后心里酝酿着这首诗:如果每一对相爱的人,都是一块小石子,死后,彼此拥抱着,那么全世界彼此相爱的人会堆砌成一座座山,让爱永恒绵延起伏千年存在。
  写完后,不久的一天晚上,我就坐在凤台的古城大市场圆盘路天桥上,一瓶啤酒,一夜,我都没有喝完一瓶啤酒,太苦了,我真想再做一首诗,对着路灯喊:这啤酒一点都不好喝,太苦了,记得那是2003年。
  在柳亚刀《琴瑟在御》这本随笔集里,有篇《小号奏鸣》写道: 1998年5月,柳亚刀有个好哥们,叫阿平,他们到处张贴诗歌,阿平那个女孩子说:这有什么用?你们至多不过成为屈原,这女孩学的是中文,他无数个夜晚没有和女朋友在一起,反而窜到他哥们的宿舍,睡在哥们的床上,一天,他们宿舍的舍友,晚上领女朋友回来,给他们每人发两块钱,打发他们出去看通宵夜市,他说5块,要不然我不走,他拿到5块钱,晚上睡在他哥们宿舍,白天就请他出去喝啤酒。
  阿平他爱大声朗诵李白的《将进酒》:烹羊宰牛且为乐,会续一饮三百杯,将进酒,杯莫停,于君歌一曲,请君为我侧耳听……,我想问亚刀写的这篇《小号奏鸣》跟电影一样,呵呵,要不请柴导拍个电影,叫《将进酒》@柴金龙导演 ,后来想想还是尊重原作者的意愿,柳亚刀在一首叫《小号奏鸣》的诗中,劝同学在爱情面前不要认怂:麦子已经成熟,不如尽早收割。
  后来这位同学当记者了,对方父母不愿意把女儿嫁给记者,柳亚刀规劝同学:别记者了,太幸苦累危险,尤其是负责任的好记者,这同学还是执拗地死脑筋说:我喜欢这个职业,后来这同学跑到了上海还是青年报,好像我也有曾经在青年报当记者的版专同一届广告专业的同学,如何算上出版系的,更是很多同学(不算校友)当记者的,不过记者跟记者比,还是不一样,有些记者只是谋生的工具,倘若这谋生的利剑不够锋利,无法猎杀带来美好生活的食物,弃之 
  文末柳亚刀想起了他同学第一任女友关于屈原的论调,亚刀站在阳台上朗诵《将进酒》:古来圣贤皆寂寞,唯有饮者留其名。”,不知道如果柴导拍这个电影,原著作者编剧柳亚刀是叫这个电影为《将进酒》还是《小号鸣奏》?柴导呢?我很想知道,阿平过的幸福不?要不要,我给他介绍个对象。
  2018年11月14日晚上, 微信里,我问柳亚刀,“你那不当记者作律师的同学现在过地怎么样?结婚了不?亚刀没有回我。
  11月14当日,我从北京回到上海的火车上,看到一姑娘,手里捧着一文件夹,我歪着头一看,标题是:人民日报:双十一消费升级带动供给升级,我以为这是女孩的论文,或者她是做公务员领导秘书的,后来听她电话好像是要到上海虹桥机场应聘空乘的应届毕业生,我问她:你为啥看人民日报啊,还做批注,她说:我喜欢啊。我说:你为啥不看报纸啊,从网上打印干啥啊?她说:买不到人民日报,人民日报都是送人的。我说:北京,有很多书报亭,都卖人民日报的。她说:我在天津,没有卖人民日报的。我问:你多大了,好奇怪,90后看人民日报,还看这么认真,还打印下来,逐一用记号笔标注。她说:97年的。
  我有点吓坏了,97香港回归,好像昨天发生的事情,这么长时间,究竟可以干什么事情,你看,97年出生的孩子,都长这么大了,都会读人民日报了,都要找工作,太不可思议了,我想拍下来,留个纪念,以后写篇文章,征求她意见,我可以拍照么?她说不可以,于是我把柳亚刀写的《琴瑟在御》借给她看看,又告诉她里面有篇《小号奏鸣》很感人,你看看,她拿起这本书看了,看地很投入,我想抓拍,可是不敢,我说我把这么好看的书借给你看了,我再套近乎,我可以给你拍个照片,她说不习惯,我说我拍你的背影,你觉得不好看,就删除,她说:你这个人怎么这么奇怪呢?
  我只得转移话题,问她:你觉得这书,怎么样?女孩讲:蛮感人的,这个世界需要较真的人,里面的主人公阿平,还有理想,我喜欢诗人,蛮崇拜记者的,我问她:如果我帮介绍你认识,问问阿平有没有结婚,你们见面相处看看,怎么样?女孩瞪大了眼睛,望着我,我说这是真人真事,女孩有点惊慌失措、语无伦次,虽然不至于骂我神经病,但是她说:我还以为只是书上的,没有想到突然是真实的,我接受不了,蛮尴尬的,不干不干,她打死也不愿意去认识这个阿平,几分钟前,她还说她很崇拜他,很喜欢他呢?
  就像《芳华》里的刘峰,这么学习雷锋,这么的好人,你会崇拜她,你会在你需要他的时候,让他来帮你,但就是不能和他谈恋爱,更不容许他来喜欢你,他是多么纯粹高尚的人呢,怎么能和俗人一样心里有乌七八糟的邪念呢?
  不清楚阿平有没有过的很幸福,是否和爱人一起饮酒作诗,每到端午节,小两口都有彼此表演的节目,观众就他俩,阿平媳妇建议阿平朗诵《将进酒》,他说自己抽烟喝酒太多,嗓子不行了,还是朗诵《忠诚》吧:
  我是不会变心的 ,
  就是不会的。
  大理石雕成像,
  铜铸成钟,
  而我这个人,
  是用忠诚制造,
  即使是破了,碎了,
  我片片都是忠诚。
  阿平,谁能陪你读书看报看夕阳?谁能和你勾肩搭背,一直走到老,希望别是柳亚刀和柴金龙们!


[编辑:傅溶泰]



已经有 0 条评论
最新评论

版权所有:贵州作家网 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黔ICP备18010760号

站长QQ519680416 电话15985051823 维权顾问:李向玉律师(贵州洲联合律师事务所副主任,电话:13628552882

网站投稿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杂志投稿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QQ1群:598539260 QQ2群:84587631

您是本网站第 26714691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