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贵州作家网:www.gzzjw.cn
分站: 贵阳   遵义   六盘水   铜仁   毕节   安顺   黔东南   黔南   黔西南   贵安新区   
贵州作家网: >> 原创作品 >> 散文 >> 正文

富贵上学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张晓天    阅读次数:272    发布时间:2018-12-05

富贵上学了,这在花田村可算是一件大喜事。

花田村出名的傻儿富贵,今年快满十七岁,终于又背起书包到镇上的小学上一年级了。

富贵命苦,几岁的时候,妈妈跑了就没有再回来过。又过了几年,爸爸也走了,至今不知去向。从此,富贵就一直跟着爷爷奶奶长大。

富贵的爷爷奶奶也不容易,六、七十岁的人了,身体又不好,奶奶的一只眼睛因患白内障而失明,爷爷是气喘吁吁的老肺病,一家靠种庄稼来维持生活,又要带着富贵,那个日子过得很是艰苦。

富贵从小就调皮,对一些事情也感到好奇,有些事情不懂,他就想了解个究竟。也许就是这样的好奇心,给富贵这一生都带来了难以忘怀的烙印。富贵在该读书的年龄到镇上去读过书,可没有读几个月,几岁的富贵就离开了学校。

富贵对一些事情迷惑不解,而非要去弄个明白,那晓得自己就惹了祸。在读一年级的班上,富贵算是一个爱动脑筋的孩子,他经常问一些问题,连老师都不好答复。他曾问老师:为什么女同学的头发要比男同学的长?为什么女同学要蹲到小便,而男同学要站着小便?特别是后面的问题,老师真的不好讲得太明白。正因如此,就愈发滋生了其好奇心。一天,富贵就真的跑到女厕所去看女同学是怎样小便的了。这个事被女同学告发了,富贵被老师拉到办公室挨了顿批评,还被罚了站。富贵对这事一直没有想通,他认为他没有好大的错,他只不过就是想去看看女同学为什么要蹲着小便嘛,这都要挨老师的罚和同学们的骂。后来几次,富贵又犯了前次同样的错误,这可不得了了,一是老师不得饶了他,二是班上的女同学的家长也饶不了他,最后只好离开学校。富贵从此就回到了农村爷爷奶奶的身边,可就因为对男女之间小便的姿势的好奇,离开学校了,这事在当时的花田村还算是一个奇闻,一些村民耻笑他是傻儿,从此“傻儿”这个名就落在了富贵的头上。这么多年来富贵对别人叫他“傻儿”也没有多大的在意,似乎也欣然接受了“傻儿”这个名字。

其实富贵一点也不傻,只是没读多少书,算数算不来,说话很粗鲁,谁惹到他,谁欺负他,他只有用在农村学到的骂人的脏话去回击,也只有这样,一些想欺负他的人也才晓得富贵也是不可随便侮辱的。富贵凭着这一本事,在花田村也算是有了一席之地,在他的成长过程中,他一直用这种方式捍卫着自己的尊严与地位。

富贵的爷爷和奶奶,在花田村也是出了名的老实人,从不多言多语,说话做事谨小慎微,生怕一不小心就得罪了别人,有时候显得有些唯唯诺诺,拿不定主意。但有一事,富贵的爷爷奶奶那是坚定地做了决定,就是推到透风漏雨的烂房子,和别人一起共建新房,由富贵的爷爷奶奶出地皮,另一户出钱共修,建好后再算账。富贵的爷爷奶奶做出这个决定,也是为了富贵考虑。富贵的父母不知去向,爷爷奶奶今后走了,富贵谁照管?住何处?这一直是富贵的爷爷奶奶的一块心病。能一起搭伙建房,是一个好机会,出点地皮,再添一些钱,能把房建好,让富贵今后能有个安身之所,也许有了房,以后还可以找个媳妇,即使在他们真的不在了的时候,也好有人照顾,他们走也走得安心些。

富贵的爷爷奶奶把两层楼的砖房建好了,在花田村也算是较为漂亮的“小洋房”。从此,富贵的家因为有了这一“标志”性的房子,就与“贫”字不再沾边了,因为漂亮的房子是不能与贫穷划等号的。富贵家在村里“富”的印象就这样显了出来。可谁能知晓,为了建房,富贵的爷爷奶奶倾尽了所有的财力,还欠了一屁股的债,真是一肚子的苦水道不出,有苦也说不清呀。印象中的富与实际中的贫的反差,随着时间的推移是越来越大了,富贵的爷爷奶奶只有靠辛勤的劳作,起早摸黑地干,能够在庄稼地里摸出几个钱算几个钱,积少成多来还债和过日子。富贵在一天天地长大,富贵的劳动量也在一天天地增多,幼小单薄的他,肩上的粪桶和背上的背篓的负荷是越来越沉了。富贵心里清楚,爷爷奶奶为了自己已经是倾其所有,竭尽了全力。富贵从此成了家庭中的主要劳动力,耕田、种地样样都干,样样都在行。十多岁的小孩就这样过早地挑起了生活的重担。但富贵没有文化,在一个文化本来就很落后的地方,没有文化不但不能被人们认可接受,反而还被视为“傻儿”,这对于富贵来说,无疑是一种歧视。但又奈何呢?十以内的加减法都算不来,就是卖点苦力挣点钱,也算不清自己该得多少,并且还经常被别人算计。应该说,富贵是知道没有文化的痛楚的,但他没有办法,只好认命。早知道,何必要去把那些懵懂不明白的事情非得要去搞个明白呢?苦果吃在嘴里,就只好吞。

一晃富贵就快满十七岁了,这十七年的人生中,他没有多大的抱负和梦想,但他一直有一个愿望,就是能够像自己的名字一样富贵起来。究竟怎样才能富起来贵起来,他没有很好地去想过,只觉得自己还年轻,这就是资本。他心里一直有这么一团热火,也一直做着这个梦。

脱贫奔康的号角吹响后,花田村和全国农村一样,得到了政府政策上的扶持与关爱。各单位、部门对口帮扶如火如荼,这可是在历史上从未有过的力度,清冷的农村渐渐热火了起来。

富贵的爷爷奶奶却因此犯起了愁,村上排列出来的贫困户没有“精准”到他们,原因也很简单,有两层的楼房,怎么也评不上贫困户。没有评上贫困户,当然也就享受不了国家的帮扶政策。富贵的爷爷奶奶始终也没有想通,自己建起了新房,怎么就与贫困脱钩了?新房是靠他们的勤劳和省吃俭用建起来的,况且建房的时候欠了不少的外债还没有还清,这贫困户就怎么把他们“精准”掉了呢?不是说贫穷就光荣,有利就去图,富贵的爷爷是一位老党员,他说他相信党,相信政府,相信他不是去争当贫困户。真的有些想不通,富贵的奶奶为此也愤愤不平,就是咽不下这口气。评不上贫困户,但要去争这口气。就这样,富贵的奶奶就一天守在村口,看见小车来就拦,看到干部来就扭,反正一天没有消停过。她想通过这些举动来唤起领导的重视和人们的同情,直致解决问题。久而久之,富贵的奶奶也就成为了死搅蛮缠的“老访”户了。其实富贵很清楚,奶奶为他修这个房子用尽了钱,在政府的扶持上吃了亏、受了气,为了让奶奶有力量支撑,富贵有时也主动为奶奶打抱不平,实在无能为力时,他还是使用他那套惯用的“武器”,犀利的骂,让一些村干部闻声而跑。

临江公安局是花田村的对口帮扶单位,驻村书记兰婷是一名女警官,是公安局有名的“霸王花”,看似温柔,实为刚硬,从警十多年,办了不少大案、要案,是公安系统有口皆碑的巾帼英雄。局党委再三研究,决定派她到花田村做“第一书记”。兰婷领受任务后,背着铺盖卷就住到村里去了,同村民百姓同吃同住同劳动,共研共谋全村的发展和百姓的致富,深受老百姓的喜爱。

听说富贵奶奶多次拦车叫屈一事后,兰警官就专程登门拜访,结果吃了闭门羹。富贵的奶奶在家中就是不开门,她看见兰警官上门来,猜想肯定不是什么好事,也许是来抓她的,因此,怎么敲门,怎么解释她都不开。后来,兰警官天天登门拜访,终于“感动”了老奶奶。门是开了,但脸色难看,话也难听:你把我抓起走嘛,反正我这把老骨头也不想活了。没想到,富贵这时从里屋冲了出来,对着兰警官大声吼叫:你敢抓我奶奶,老子就跟你拼了。看着一个瘦骨伶仃的小孩冲出来爆发出如此大的怒火,可想他有多少藏于心中的积怨隐而未发。兰警官笑笑说:大妈,这就是你的孙子富贵吧?我是公安局驻村的“第一书记”,前些时间工作不仔细,你家的情况了解得不多,给你们带来了不少困惑,在此深表歉意。今天我来,就是要好好和你摆谈一下,把你家的情况弄清楚,把扶贫的政策也给你讲清楚,你心中有什么怨气尽管倒出来,我们也将竭尽全力帮助你。听了兰警官的一席话,老奶奶收起了难看的脸,话也放柔和了许多:啊,那就进来坐嘛。尽管柔和了语气,但也听得出不是很信任。兰警官进屋环顾了一下四周,一厅两卧室,东西摆放乱七八糟的,厅里有柴草、树干和烂的座椅,靠里边的那间卧室里两根木凳上铺了张木板,木板上有些稻草和篾席,篾席边上堆放着黑黢黢的“白”被子,一看就知道是富贵住的房间。靠门口的那间卧室就是富贵的爷爷奶奶住的了,简单的一张床,也是铺的稻草和篾席,只不过被子稍微叠了下,床下摆放着一个盛满石灰的脸盆,中间有许多的痰液。床边有一口陈旧的衣柜,中间的镜子已开裂了,看上去,镜中的人已变了形。厅的里边有一楼道,是上二楼的。富贵的奶奶说楼上没有住人,都是堆放一些杂物。从楼道口传来一阵阵酸臭味,进入楼道口,便能看到后边的偏房里有灶房、厕所和猪圈,圈中还有两头肥猪躺着在睡觉。这两头肥猪是富贵引以为自豪的杰作。兰警官从富贵站在楼道口的脸从怒到温再到稍稍的微笑的变化过程,可以断定这两头猪是富贵的劳动成果,是他的骄傲。兰警官瞟了一眼富贵,看他如此瘦骨伶仃的身体却把两头猪养得肥头二胖的,真的不简单呐。兰警官在厅里坐下后,富贵的奶奶就一股脑地把沉积在心里的委屈话、怨气话、牢骚话伴着泪水和哭哑的声音全盘托了出来。

兰警官第一次到富贵家后,有许多的感慨,但说不出来,内心总觉得不是滋味。富贵的爷爷奶奶要争评贫困户,想得到政府的关爱与支持,从他们家境来看是无可厚非的,看来先前的走访调查,在贫困户的“精准”上还是有问题的。富贵的父母离家出走,但一走就十多年,杳无音讯,从来也没有向家里寄过一毛钱。家里两个病人和一个还未成人的小孩,靠种庄稼过日子,还要还外债,生活的确拮据。这次国家下决心脱贫奔康,本来富贵一家早就盼望这么一天的到来,好让政府帮助一把走出贫困,可殊不知贫困户又没有评上。看到其他比自己家境殷实得多的人被评上了贫困户,享受到国家的扶贫政策,心中就有一股怨气直冲脑顶,从富贵的奶奶的哭诉中就能体会到那股埋藏在心中的委屈和怒火。兰警官把富贵的奶奶所反映的情况做了记录和归纳,把这一切都记在心里,暗生同情,也暗下决心,一定要帮助富贵一家走出困境。

兰警官家也有一个儿子,年龄与富贵差不多,正在念重点高中,且是全校的尖子生,为了儿子能考上一个好大学,兰警官把家都搬到了学校周边的学区房去住了,目的就是要更好地照顾好儿子,为儿子的学习提供全方位的保障,可谓是用心良苦啊!当她接到下乡扶贫的通知后,重任在肩、责任在心的她,背上背包就进村去了,日常很少回家。局党委决定她去担任“第一书记”,她毅然决然的去了,但作为一个母亲,在儿子最需要的时候离开了他,内心还是隐隐作痛。自己既然作了选择,就应义无反顾地一心扑在扶贫工作上。

兰警官在花田村见到了和自己儿子差不多大小的富贵,在心里也引起了极大的震动,自己的儿子在全市最好的中学上学,还生怕照顾不周而影响了学习,而农村的富贵,不但没有上学,而且过早地担当起了生活的重任,用稚嫩的身躯与生存和责任抗争。自己的儿子吃得好穿得暖,而富贵缺吃少穿。自己的儿子长得牛高马大,而富贵却是瘦骨伶仃。这一连串的对比,就觉得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下,一个在为自己的美好生活而加油地学习,一个是在为自己眼前的生计而不断地忙活。同样的人却有着不同样的命运,兰警官对富贵的处境和生活更为同情和怜悯,在她的心中也萌生了要让富贵再次上学的念头。

兰警官为富贵上学的事感到有些头疼,富贵要安心去上学,就必须要解决家里的那一摊子事儿。兰警官决定找富贵的爷爷奶奶谈谈,必须征得富贵爷爷奶奶的同意。兰警官找到富贵的爷爷奶奶说起富贵上学的事,他们开始有些怀疑,之后有点惊讶,最后是非常的高兴和全力的支持。兰警官从富贵爷爷奶奶的情感变化中,也看出了他们的心事。富贵的爷爷奶奶再清楚不过富贵因没有文化在农村所吃的苦和受的累,自从富贵以前读书被学校开除以后,富贵的爷爷奶奶心中一直有一种内疚感,看见别人家的小孩背起书包蹦蹦跳跳地去上学的场景,还曾多次暗自落泪,这种内疚的感觉压抑了他们好多年。这次富贵能够去上学,爷爷奶奶真的感觉很惊讶,尽管开始还有点怀疑,但看到兰警官一脸的真诚,一会儿就打消了顾虑,那种喜从天降的快乐让富贵的爷爷奶奶高兴得合不上嘴。

花田村为了摆脱贫困这个帽子,在政策的支持下,招引业主办起了养牛场,采取“公司+农户”模式,引导村民入股,带动贫困户致富。富贵的爷爷奶奶对这一政策还不是很了解,先有些抵触,后有所了解,但又无入股的资本金,因而也就没有参加。兰警官了解到富贵的爷爷奶奶的真实想法后,主动向村、镇领导汇报,得到了领导的认同和支持。于是,兰警官多次到富贵家,鼓励他们去贷款入股。这可是一个长久的可持续的增收办法。为了让富贵的爷爷奶奶打消思想上的顾虑,兰警官多次与富贵的爷爷奶奶交心和算账,最终疏通了他们的思想疙瘩并同意贷款入股。兰警官找到养牛业主,把富贵爷爷奶奶参加入股的事讲明白后,业主当即表示支持。兰警官于是就马不停蹄地帮助富贵家跑银行申请贷款,富贵的爷爷奶奶入股分红的事总算是落实了。

富贵读书还需要解决一个重要问题,那就是富贵爷爷奶奶的庄稼怎么办?花田村脱贫奔康过程中,大抓产业的发展。在镇村干部和帮扶部门的支持下,根据村里产业的现状,从实际出发,对产业发展做了广泛的调研和论证。花田村是典型的丘陵山区,村民基本上是靠天吃饭,加之地域偏远、信息闭塞和交通的不畅,光靠传统的种养业是富不起来的。农村还是要走规模化的发展模式,把农村的土地资源科学地利用好。花田村实施了土地流转,引进业主承包土地,实施果园计划,全村8个社都将栽核桃树和梨树。这也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富贵要去上学,其爷爷奶奶的土地通过流转不是正好解决了无人耕种的问题吗?兰警官及时把这一消息告诉了富贵的爷爷奶奶,可他们还是顾虑重重。他们认为,把土地交出去了,今后怎么生活呀?解放前没有土地,靠帮地主种地来维系生活。解放后,成立了人民公社,土地属于人民,大家都在集体土地上平均计酬和分配,土地的潜力没有充分地发挥,农民还是饿肚子的多。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把土地分给个人,土地的潜力潜能和活力被激发起来了,农民才看到了希望。富贵的爷爷奶奶在分得的土地上干了大半辈子了,对这片土地也是饱含着深情的。这回又要把土地收起走,实在不情愿。兰警官知道富贵的爷爷奶奶的想法后,反反复复地给他们讲政策和参与土地流转的好处,也反反复复地给他们讲土地政策,并告诉他们,土地不是从他们家收走,而是改变一种生产合作方式,土地的拥有权还是他们自己的。把土地流转给有资金、有技术、有信息、有市场的人去做,收获得会更多。兰警官通过家访和反复地交谈以及外地的实际事例展示,才把富贵的爷爷奶奶的工作做通。这件事解决了,也算解决了富贵上学路上的一个拦路石。兰警官也才真正地松了口气。功夫不负有心人,再难的事,只要把准了脉,用心去做,是一定能够成功的。

兰警官为富贵上学的事跑上跑下,也为花田村脱贫工作倾注了满腔热情。家访、开村委会、开党员大会、开群众大会、讲政策、研措施、订方案,特别是村里的基础设施建设、三建五改、住房保障、教育保障、医疗保障,还有特殊人群的脱贫救助等,兰警官已是尽心尽力了。在一次兰警官到农户家家访的时候,因雨湿路滑,摔了一跤,导致左脚扭伤。她到医院检查后作了简单的包扎,便拄着拐棍又到花田村的每家每户去走访了。她的这种精神和为民的情怀,老百姓是看在眼里,记在了心里。花田村的老百姓为她的举动纷纷竖起了大拇指。更为可贵的是,为了富贵上学,她每天晚上到富贵家为富贵补习文化,到新华书店去帮富贵买了书包和书籍,为富贵买了许多件新衣服,还把儿子穿不了的一些好衣服全部送给了富贵,那架用两根板凳铺起来的床也被兰警官买来的新床换了,这一系列的做法,让富贵的爷爷奶奶感动不已。富贵再也没有在开初见到兰警官时的那种敌意了,富贵真的被兰警官的帮助感化了,富贵还情不自禁地冲着兰警官叫起了兰阿姨。兰警官也很激动,自从见到富贵后,心里就一直有个想法,就是要把富贵当成是自己的儿子一样去帮助、去爱护他,也要让他像自己的儿子一样,有学上,有书读,今后还要有所作为。

兰警官为了让富贵家生活无忧,真正地从政策层面上帮助富贵一家走出困窘,经请示上级同意,给富贵的爷爷解决了一个在村上打扫卫生的公益性岗位,让他力所能及地干一些活,挣一点钱。这让富贵的爷爷感恩不尽,他拉着兰警官的手说:兰警官呀,你真是我们的贴心人呐,我家里的大大小小的事你都记在心上,为我们排忧解难,你是我们党的好干部啊!

富贵的奶奶曾经提出过,她身有残疾,能不能解决低保,这件事在兰警官心里也一直还惦记着,六、七十岁的人了,眼睛患白内障而失明,理所当然该解决低保,但没有残疾的法定证明,要享受这个政策总觉得依据还不充分。兰警官多次向上反映这个情况,也咨询了民政局的负责同志,民政局的同志同意让富贵的奶奶去医院鉴定,如果有法定的鉴定证明,是可以享受低保政策的。兰警官不顾自己的脚还肿胀疼痛,用车把富贵的奶奶接到有鉴定资格的机构作了鉴定,结论为二级残疾。有了这个法定的证明,很快就解决了富贵奶奶的低保问题。富贵奶奶感动得声泪俱下,并向兰警官保证,她感恩政府,感谢兰警官,她要做一个好村民,再也不会去拦车闹访了。

兰警官为解决富贵一家的事情可以说是全心全意、尽心尽力了,可对自己家的关心和照顾就不好讲了,丈夫多次责怪加抱怨是不是把他们搞忘了,家中的事儿全部落在了丈夫的身上,既要工作,又要照顾小孩上学,一天忙得也够呛,对妻子一心扑在农村脱贫工作上,还真的有些怨言了。特别是兰警官的儿子发高烧住进了医院,兰警官还在为富贵上学的事忙个不停,跑学校,找校长,反复沟通。毕竟富贵快十七岁的人了,他要从小学一年级开始读书,学校从来没有遇见过这样的事,因为一个十七岁快成年的人到小学一年级来学习,会不会欺负班上的其他小学生,再加之他原来的失学经历,让校长也感到有些为难。兰警官从富贵失学后的痛苦经历和社会的歧视以及今后富贵的生活向往,反复与校长交流,终于感动了校长,同意富贵从小学一年级开始上起,并享受贫困户入学的所有优惠政策。

富贵可以去上学了,而兰警官的儿子因生病却住进了医院,还躺在病床上输液,有时还噙着泪给妈妈打电话:妈妈,你为何不来看看我呀?我高烧到39度多了,难道你不想儿子了吗?这事真让兰警官十分的愧疚。为落实富贵上学的事,而把生病住在医院中的儿子怠慢了,真的是很歉疚的呀。想起儿子生病的样子和可怜的声音,兰警官的心就被揪痛了!兰警官赶回医院的时候,儿子躺在病床上对她说了句深情的话:妈,你终于来了,我好想你哟!就这样一句话,让铁骨柔情的“霸王花”声泪俱下,她哭着对儿子说:是妈不好,是妈对不起你哟。那个场面是多么的感人和饱满了多少无穷的爱啊!

富贵上学了,这在花田村真是一件大新闻,也是脱贫攻坚中的一件大喜事。兰警官看着富贵在阳光下背着书包蹦蹦跳跳地去上学的背影,她仿佛看到了一个新希望的火种在燃烧,看到了花田村脱贫的希望,看到了国家发展的前景和人民群众对幸福生活向往的明天!


张晓天,四川广安人,六十年代出生,毕业于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四川省散文学会会员,四川省摄影家协会会员。自创作以来,作品散见于《四川文学》、《星星》、《文学青年》、《四川作家》《现代艺术》、《中外文艺》、《中国乡土文学》、《琴台文艺》、《中国风》、《四川日报》、《华西都市报》、《重庆晚报》《精神文明报》、《西南商报》、《国防时报》、《四川科技报》、等报刊杂志,作品录入多种选集并获奖,已出版文集《那弯如钩的月亮》。现在南充嘉陵区政府任职。


[编辑:傅溶泰]

已经有 0 条评论
最新评论

版权所有:贵州作家网 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黔ICP备18010760号

站长QQ519680416 电话15985051823 维权顾问:李向玉律师(贵州洲联合律师事务所副主任,电话:13628552882

网站投稿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杂志投稿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QQ1群:598539260 QQ2群:84587631

您是本网站第 26714784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