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贵州作家网:www.gzzjw.cn
分站: 贵阳   遵义   六盘水   铜仁   毕节   安顺   黔东南   黔南   黔西南   贵安新区   
贵州作家网: >> 原创作品 >> 微篇 >> 正文

无言的爱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贵州丹寨 文永国    阅读次数:443    发布时间:2019-08-06

“喂,咱俩离婚吧。”

被叫做“喂”的小纪狠狠地瞪了躺在另一个被窝里的小叶一眼,没有接话,翻身下床,把自己的被窝整理了一下,走出房间,然后不说话就“呯”地关上卧室的门,下楼而去。

这是小叶第二次提出离婚,也是小纪第二次这样凶狠地瞪她。

小纪和小叶都是曾经离过婚的人。

小纪领着一双儿女和年迈的母亲生活。小纪还是个大厨师,平常在饭店给人打工,做着掌勺的工作,每天早八点上班,下午两点回家休息,四点重去上班,到晚上十点才回,每月有将近五千元的工资,家里新盖的二层小楼,处处显着清新与干净。虽说欠了两万元的外债,但这并不影响他对新生活的向往。身体不好的老母亲,在家里照顾着一家人的吃喝,因身体常年有病,仅有的二亩田地也不会去打理,全靠勤劳的儿子起早与下班后的间隙时间去打理。

小叶有一个闺女,平时打着零工,靠着一千多元的工资,租房生活养育女儿。

两人经朋友介绍认识,相识半年见了两次面,电话通三次,短信发五条,微信小纪不会,小叶不玩,省事了。小叶和小纪也算是谈了恋爱。每每朋友问起进展怎么样,小叶总也找不出适当的词来形容发展情况。朋友劝道:“人家是大厨,工作忙,等你们住一起了,相处的时间多了,就会有共同语言了。”听人劝,吃饱饭,结就结呗,天天在一起走,感情也许就真能培养出来了呢。买了定情戒指,摆了两桌酒席,叫上至亲好友,这婚就算结了。

可结婚后的两人还是各上各的班,早上有时一同出门,晚上十点才见面,死时间,雷打不动。初婚时新鲜,晚上看见他回来,正玩电脑的小叶总会主动问一句:“回来了,累不累?”

“嗯,不累。”然后他就不说话,小叶也就不吭,他端水洗脚再上床,打开手机看一至两集下载好的电视剧。这时的小叶被他的手机声响打搅了,却也不便提醒让他将声音调小,便关了电脑,上床,睡觉,一夜无话,天天如此。这样时间过去了半年,小叶讨厌这种无言的婚姻,便故意将被窝一分为二,想引起他的关注,让他主动套近乎,可木纳的小纪听之任之,依然我行我素不改初衷,对小叶拒绝房事也不温不恼,一切顺其自然。

小叶的婆婆话多,小叶在餐桌上形同木偶。婆婆是个好女人,常常给小叶做可口的饭菜,每天早饭后,小叶打了一声招呼上班走时,婆婆总是不厌其烦地嘱咐:路上慢点,小心骑车。总算让小叶寂落的心有了点温暖。

可是家庭的牢固不是靠老人的关心才稳固的。对这种没有言语调节的婚姻,小叶有些害怕了。

每年的冬天,小叶总是照顾不好自己,今天感冒,明天发烧,后天咳嗽,常常吃多少天的药都赶不走感冒,却得不到小纪的一声关心与问候,更别说平常给点生活费与医疗费了。对这些,小叶不想张口要,要和给是两码事。小叶心有些冷。萌生了离婚的打算。

第一次提出离婚,是小叶在小诊所挂点滴时,忽然忧伤没人怜爱,便一声不吭地擅自住到了闺蜜家,一住就是几天,反正闺女住校,自己去哪从来也没人问。就在第二次住在闺蜜家以后,从来不给小叶打电话的小纪,倒与闺蜜通了电话,问小叶去了哪里,睡在哪里?闺蜜虽证实了小叶的清白,又经闺蜜解释,但被人莫须有的怀疑,小叶心里始终是一个结。

上网多了,总会有遇到自己心仪的人。小叶也是,与小文一视(视频)投缘,整天聊得亲亲热热甜蜜无限。当得知小文早己离婚,两人便私定终身。急脾气的小叶,在这次被怀疑的两天后的晚上,第二次提出了离婚,被小纪狠狠瞪了一眼便没了下文。

第二天早上,小纪没有去上班,在家里霍霍地磨起了各种刀具,菜刀、长刀、匕首、剪子之类的摆了好几个,边加水边磨边拭刀锋,感觉锋利无比了再磨另一把。看着那些锋利的刀具,小叶不敢再提离婚的事。因为她在网上看到过一则新闻,女的闹离婚不成,住在娘家不回,结果连同自己的父母三口人被男人杀了,现场惨不忍睹。想起这些,小叶不敢轻举妄动,心想等过一段日子,再离婚,反正没共同语言,早晚得分手。

把门反锁着忐忑着的小叶也无心上网,把刚才磨刀的情况给小文简单地说了一下便下了线。躺在床上,给老板请了假,蒙头睡去。

迷迷糊糊中,听得婆婆在楼下呼唤。“小叶,该吃饭了,快下来啊,都盛好了,就等你了。

睁开眼的小叶,想起了早上磨刀的事,本不想下楼,但一想有婆婆在,量他也不敢把自己怎么样。

轻轻地拢了拢乱糟糟的头发,提拉着拖鞋,想想不行,还是换双运动鞋吧,万一他动了刀子,自己逃生的机率会大点。

小叶走进客厅,被一桌子丰盛的菜肴所惊奇,桌子中间有一个大大的蛋糕,小纪的两个妹妹正点燃起最后的一根焟烛,见小叶来了,收起火机,向厨房内高喊:“妈,哥,嫂子下来了,快来!”

一脸茫然的小叶问:“今天咱妈生日?”

“不是,一会你就知道了。”大妹妹狡黠地一笑,不再说话。

小纪和婆婆一前一后从厨房过来。“还有一个汤,马上就好了,来,咱娘俩挨着坐下。”

一头雾水的小叶跟大家一起坐了下来。只见落了坐又站起来的小纪,端起早已倒好的一杯饮料,面无表情地说:“妈,首先谢谢您这么多年的养育之恩,儿子不孝,这么大岁数了还让您一直操劳,今借小叶生日之际,祝您健康长寿,也祝小叶生日快乐!”

“啊?今天我生日?你今早磨刀,是为生日而磨,我以为……”

“你以为什么啊?”小纪的两个妹妹异口同声地问。

“我以为他改行给人磨剪子了。”机灵的小叶脑子一转岔开话题。小纪咧了咧嘴,挤出了一丝难得的微笑。

说实话,结婚一年有余,就从没见他笑过,自己也没真正地仔细看过他。此时此景,小叶的心里顿时有了一种愧疚。

“一年了,第一次见你哥哥笑,别说,还真有点帅气呢。”

婆婆和两个妹妹都笑了,尤其是婆婆,用手指点着儿子的眉头数落着。“以后别老绷着个脸,见到老婆该乐才行,这样才能留住老婆的心,温暖一家人。”

“妈,知道了。”羞红了脸的小纪放下喝了一口的饮料杯,“我去端汤。”说完急忙钻进了厨房。

“这孩子,整天上班累得不行,回家都不怎么跟我说话,却在一星期前就悄悄告诉我,今天是你生日,要我提前把青菜预备好,那只鸡和鱼是今早他打电话嘱咐你俩妹妹买的鲜活的,他亲手宰杀,为你而备。我儿子嘴拙,不会说贴心话,但他的一颗心却都在你身上啊!”

听完婆婆一席话,小叶的眼睛润润的。“妈,我知道的,我去厨房一下。”

厨房里,小纪正在用盆盛汤,小叶过来去端汤盆。

“你别动,烫,我来。”

“小纪,对不起,早上我不该说那样的话,你跟你妈说了?

“你说什么了?我怎么不记得了。行了,快去吃饭吧,一会好吃的菜别再被那俩吃货妹妹给捡没了。”小叶一笑,跟着小纪出了厨房门。

客走主人安。请了半天假的小纪又上班走了。小叶上网,见小文头像在线,随后点开留下一句话。“小文,对不起,他磨刀不是要杀我,是为我的生日而杀鸡宰鱼用的。结婚后平淡寂寥中,我忘了今天是自己的生日了,亏他一直记得,今天特意请了半天假,让自己的两个妹妹也来祝福,这份真情,我不能辜负,从那时起,我便放弃了离婚的念头。也希望你能放弃我,早日找到更适合自己的人。”说完,等小文回话。

过了好久,小文才发来消息。

“好吧,既然你决定了,我尊重你,就让我们做个好朋友吧,一个无话不谈的好朋友。”

“谢谢你的理解,让你受委屈了。”

“说哪里话,我们做好朋友,心理上会更容易接受和坦诚,别担心了,只要你幸福我也心安了。”

得到小文的理解,小叶的心情也为之轻松。点开了久未玩的斯诺克桌球游戏,入迷地打了起来。

时间过得真快,小叶看了看表,小纪该快回来了,便转过身来,把床上的两个被窝合在了一起。

已经有 0 条评论
最新评论

版权所有:贵州作家网 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黔ICP备18010760号

站长QQ519680416 电话15985051823 维权顾问:李向玉律师(贵州洲联合律师事务所副主任,电话:13628552882

网站投稿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杂志投稿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QQ1群:598539260 QQ2群:84587631


您是本网站第 27836710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