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贵州作家网:www.gzzjw.cn
分站: 贵阳   遵义   六盘水   铜仁   毕节   安顺   黔东南   黔南   黔西南   贵安新区   
贵州作家网: >> 原创作品 >> 微篇 >> 正文

包装赵泽军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月下疏影    阅读次数:604    发布时间:2019-08-13

(一)

上次客串媒人以失败告终,我和赵泽军成了朋友。虽然我不可能成为他的备胎,必要的时候再做一回媒人也未尝不可。只是这回,我得擦亮眼睛,好好地策划一场相亲大会,必要时也可以将赵泽军包装一下。当然啦,也要找适合的对象,不然,又竹篮打水——一场空,那就不好玩了。

顾颜三十七八岁,我的女友。一米五多点,离异,带一女儿。五年前因不满丈夫的冷漠,离了婚。现在女儿已上高二,她在一家家具店做销售员,月薪两三千或者多一点。

我认识她时,她还没有离婚。我们上班是早九晚六,没有周未,月休四天。虽然我们都是职场妈妈,但我有老公和我分担一些家务。然而顾颜的老公却只会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稍不合心,就会骂不离口。

是我劝顾颜离婚的,跟着这种男人,日子没个头,何必捡一个爹来伺候。

离了婚的顾颜带着女儿租住在一套两室的小公寓房里。有自己的生活和空间,日子轻松而自在。

五年了,顾颜没有找男朋友,就这样和女儿过着。

我也劝过她重新找个男朋友,我说:“毕竟女儿长大后会有自己的生活。你终归还是要找一个老伴的。”

她说:“我也想过找一个人陪我过完下半生,唉!”顾颜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接着说:“我怕找一个男朋友对女儿不好,再遇到一个象她爸那样的人,还不如自己一个人过。”

我说:“女儿会长大,也会离开你。”

顾颜说:“等她长大再说吧!”

我说:“虽然说天下乌鸦一般黑,但天下的男人却不是一个样,遇到合适可以先相处着。”

顾颜苦笑道:“象我这样无才无貌又无钱,还带着个拖油瓶的中年女人,那有什么好男人会看上我。”

我问:“你说说看,要什么条件,我留意一下。”

顾颜:“我还能有什么条件,对我好就行了呗。”顿了顿又说:“等我家朱珠考上大学再说。”

我问:“你家朱珠高二了吧!快了。”

顾颜:“下半年高三了。”

我:“真快啊!”

 

(二)

赵泽军的出现让我想到了顾颜,我觉得他们挺合适的。

虽然顾颜说还不想找男朋友,就这样陪着女儿过下去,但是女儿终究会长大的,终究会有自己的天地,顾颜也该找一个男朋友和自己过完下半生,所以我就想到了赵泽军。

春日的气温乍暖还寒,几只燕子从树上落在菜花田里,“嗖”一下子,又窜到了树上。

蓝天上挂着一片一片的白云,太阳不是那么的灼热,懒懒的躲在云后,眯着眼睛享受着这早春的美好。

我和顾颜一边走着,一边有一答没一答地说着话。

我:“顾颜,你真不想再找男朋友了吗?”

“哎,看缘分吧,强求不来的。”顾颜看着远处青翠的山岗说。

我说:“你还是找一个吧!女儿考上大学就不可能呆在家里了,你想一下,你一个人还是比较孤单的。”

顾颜冷笑着说:“月下,你想做媒人,都想疯了!是不是想把我卖出去,你好拿钱。”

我也不申辨:“正确,我就想把你包装好了卖出去,我这会儿正穷得慌呢!”

顾颜:“你会穷,开玩笑,象我这样的才算穷呢!”

我说:“吃饭的钱有,但是我把你卖了,买件衣服穿也挺不错的呀。”

顾颜说:“我也想找一个肩膀来依靠,我也想找一个人来疼我陪我,可是这个人真不好找。”

停了一会顾颜又说: “就凭咱这条件,无财无貌,还带着个拖油瓶,谁愿意娶我啊!谁愿意陪我一辈子?”

“顾颜你应该对生活燃起希望,这些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但我相信会有一个更好的人等着你的,因为你值得更好。”我真诚地说。

顾颜说:“是吗?有什么人会看上我呢?”

“我也不知道你们两个会不会成,但我这里还真有一个人选。”我对顾颜说。

顾颜说:“哦,谁呢?他能看上我吗?”

“我觉得你们挺合适的,你看不看得上人家还不知道呢。”我故意提高声音说。

顾颜说:“我有什么资格看不上人家,你也知道以前朱珠她爸爸是个怎样的人。”

我:“那已经是过去的事了,只要他现在还给朱珠生活费就可以了”

想起那段往事顾颜很伤心,既然她不愿意说,我就不问了。

这样的男人说不上很坏,但确实不适合过日子。

我问:“你跟他还有联系吗?”

“没有,我不想再联系他,我们也没有什么话好说,他只是会给女儿打电话,会把钱打到女儿的卡上,我才懒得管这些事情,人家也不想见我,我也不想见他,我们有几年都没有在一起吃过饭了,都是他带朱珠去。”顾颜冷冷地说。

我岔开了话题:“我觉得赵泽军人还不错,你可以见见。”

“找不找也无所谓,我觉得我现在过得挺好的,干嘛非要嫁人呢?”顾颜说。

我说:“假如啊,我是说假如有一个合适的人,人家又喜欢你,然后你又对人家有感觉,你会不会和他相处?”

顾颜笑笑:“有这样的人,我肯定要和他相处了,可是这个人在哪里呢!”

“已经不是谈恋爱的时候了,我现在真的只想找一个过日子的人,以后有一个伴。”顾颜接着说。

我趁机把包装好的赵泽军抖了出来:“好的,我知道了,我还真认识这样一个人。一米七的个头,一百多斤,三十多岁,比我年轻,算不上帅,看着还算顺眼。做个男保姆还不错。洗碗,拖地,应该会做。有正式工作,虽然工资不高,养活自己应该没问题。”

顾颜笑着说:“你这么快就想把我卖出去啊。”

“早点卖出去就早点有钱花喽!”我狡黠的笑着。

我向顾颜抛了媚眼:“其实 我是想把赵泽军卖给你,看在咱姐妹的份上,价钱你看着出吧!”

顾颜斜睨了我一下,小拳头在后面嗖嗖地飞了过来:“哟,你还想两边都收钱呢!”

“我是月下,当然要靠做媒收钱过日子的。”我挣脱了顾颜伸过来的凤爪继续说。

我很认真的讲了赵泽军的一些情况。顾颜听了也觉得可以,答应了与赵泽军见面。

我又一次把赵泽军约了出来,我们三个人去公园里逛了一下,买了些冷饮和水果一边聊天一边吃。

天近黄昏,赵泽军请我们两个人去了一处农家乐,点了几个小菜。其乐融融地边吃边聊,因为我拒绝喝酒,他们也陪我喝茶。

我们走在喧闹的街头 ,一边走一边天南海北的聊着。后来他们互相留了通联,我让他们自由发展。

过了很长一段时间,顾颜打电话给我说想请我吃饭。我以为顾颜请我去她家吃饭,因为我和她还是比较熟悉的。

那天下了班之后,我就赶到了顾颜的家。她却什么都没有准备。我说:“顾颜,你请我吃饭呢,怎么还都没动静啊?”

顾颜笑笑说:“我才懒得做饭呢。”

我说:“以前不都是你做饭吗?怎么今天有人下厨了?”

这时一旁的赵泽军跑了出来:“不是的,月姐今天是我的生日,我想请你们去吃饭。”

我听这话,觉得他们有戏,心想我这媒人是做成了。

我故弄玄虚地对赵泽军说:“请我吃饭得有个条件。”

赵泽军连忙问:“什么条件?”

赵泽军还没有开口,顾颜接过话岔:“无非是请你吃饭,还得带上你家二千金。”

我说:“对啊!请我吃饭,就没人做饭给她们吃了,我又不能让她们饿着。”

赵泽军说:“小事一桩,连你家先生请来也没关系。”

我正想说好,顾颜抢过了话头说:“她先生不在家。”

我们在一家一家不大不小的餐馆里点了几个菜。吃完饭后,顾颜为赵泽军买了一个蛋糕。

吃了蛋糕我就带着女儿回家了,至于他们,自由发展去吧!但愿能向好的方向发展。

 

(三)

今年顾颜的女儿已经上高三了,赵译军打来电话:“如果朱珠考上大学,顾颜就答应嫁给他。”

这真是一个好消息,带着春天的温暖,百花的馨香。朱珠那孩子成绩不错,考上名牌可能有些困难,考个普通的大学应该是没问题的。经过两年的接触,我对赵泽军也了解了许多,是个过日子的好男人,但愿他和顾颜有缘,能够相互扶持着走下去。

再过几个月就是高考了,凭朱珠的成绩我想考上大学应该是没有问题的,那么这样说来顾颜应该是找到自己的归宿了。我很为这件事高兴,因为我这个客串媒人做成了,更高兴的是能让两颗孤独的心相互取暖。

那天赵泽军打电话给我,他说想把自己的旧房子装修一下,再买一些家电家具,准备跟顾颜结婚。

可是顾颜觉得还有些放不下,毕竟女儿还没有考上大学,女儿回来也需要一个家。

顾颜说:“我不想依附于赵泽军。”

我说:“你不想依附于赵泽军,那么你就自己买个房子!”

顾颜说:“我现在哪有那么多钱买房子啊?”

我说:“首付应该差不多吧!你家朱珠的生活费都是她爸爸给吧?那你现在买一个小一点的房子,以后朱珠回来也有地方住。”

“ 我不想寄人篱下,看别人的脸色过日子,虽然说现在赵泽军对我很好,但是如果我们两个要是吵架什么的,我连个退路都没有。”说这话时,顾颜显然是有些忧伤,毕竟底气不足,又不愿委屈女儿。”

“那你这小房子就不要退了,然后努力建造一个自己的小窝,朱珠可以有个属于自己的家,也可以跟你住在赵泽军家。这样也不至于断了自己的后路。”我说。

为了自己以后有个退路,我劝顾颜自己买套房子,大小无所谓,能安放一颗心就行。

顾颜拿出自己所有的积蓄,又给我借了一些付了首付。

前夫答应给女儿付生活费,顾颜自己能够付按揭。她说将孩子送进大学就和赵泽军结婚,但愿他们这一对半路能够相伴到老,也不枉我操心一场。

已经有 0 条评论
最新评论

版权所有:贵州作家网 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黔ICP备18010760号

站长QQ519680416 电话15985051823 维权顾问:李向玉律师(贵州洲联合律师事务所副主任,电话:13628552882

网站投稿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杂志投稿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QQ1群:598539260 QQ2群:84587631


您是本网站第 27836684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