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贵州作家网:www.gzzjw.cn
分站: 贵阳   遵义   六盘水   铜仁   毕节   安顺   黔东南   黔南   黔西南   贵安新区   
贵州作家网: >> 原创作品 >> 散文 >> 正文

春天的祭奠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贵州湄潭 廖光乾    阅读次数:1087    发布时间:2019-08-14

今年立春的时间虽然很早,但是湄江大地并无一点春意:一阵雪花一阵雨,半日阳光九天寒;河边的柳树迟迟未绿,山上的樱花欲开又止。也许是春太累,不想早早来到人间,让鲜花无意尘世繁华,甘愿隐去娇美姿色,多少天香国色因此被摧残。这个春天,注定不是那么平凡。是呀,就在3月6日那天清晨,秀强老师还没有来得及欣赏2019年的春天盛景,就被病魔夺去了生命。莫非是他的离去震颤了上天,让这个春天步履维艰?我彷徨,我痛心,我失落,我恐惧!为他,为我,为我们这个群体!我明白,春天并不因为他之逝去而迟滞,他也毫无能力去左右自然世界。因为他只是一个平平凡凡、籍籍无名的乡村教师。那只不过是我的一个希望罢了,也许是我尚存一点同情的因由而已,或者说是我的一种不切实际的祭奠罢了。

“逝者如斯夫!”我不知道,此时此景,此话是否适当。秀强老师的离去,当如那浩浩的流水奔腾向海,过了今天,就会化作一道青烟,一堆白灰。他曾经眷恋过的土地,太阳依旧那样红润温热,车流还是这样汹涌滔滔,谁会忆起将人生献给这片世界的秀强老师?

悲也罢,喜也罢,毁也罢,誉也罢。历史虽然有过许许多多小人物,但是从来就不会由小人物去书写历史。不过,小人物也有自己的一段历史。秀强老师就是这样一个有历史却不能书写历史的小人物。

上一世纪80年代初期,农村推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每家每户都能够自主经营,自由销售。饱尝饥饿的人们,终于可以放开手脚实现他们的美好愿景。年轻的秀强高中毕业,就准备投入到这场轰轰烈烈的致富翻身运动中。不过,村里的学校也是缺人手的时候,十里八乡找不出一个教书匠,所以秀强也算是知识分子了,就被当时在村上任职的母亲举荐到了学校,成了一名在册的民办教师。民办教师不是拿“红本本(教师证)”的,在上级管理部门那里可以看成是滥竽充数,在乡亲们眼中却是“穷秀才”。虽然贯有秀才二字,但是也没有多少人喜欢这个行当的。

令人难以置信的是,像秀强老师们这一批人,从月收入不到二十元的薪酬教书为起点,到每月三百元工资(也就是转为公办教师)截止,他们竟然坚持了整整二十多年。近三十年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其中的甘苦辛辣有谁能够理解和承受。民办教师每年都在走,每年都在聘,胜过于走马灯。有的用一包“朝阳桥”香烟改行进了村公所,有的请吃几顿“刨猪汤”被招进了烟叶站,有的干脆一声不吭去了广东省,有的故意触犯计划生育政策扬长而去,这样的“洒脱”让很多人得到了实惠。可是,如秀强老师者,却依然每天拿着锄头跟太阳一同起床,吃过早饭提着“公文包”跟学生一起上班,下午又背“公文包”扛着锄犁进田。晚上,即使万分倦怠,还得打开“公文包”改作业写教案。星期天,本该慰劳慰劳辛苦一周的自己,但是一场大雨降临,又要赶着去打“山水田”,否则错过了这波雨水,来年全家就会饿肚子。原本就患上“胃黏膜脱落”的秀强老师,连日艰苦劳作,去学校的路上差点晕倒,幸得有一同事相随,扶住坐定休息一会儿,一路走走停停才来到学校。就这样一手握着锄头,一手握住粉笔坚持了三十年,将自己最美好的春天献给了这片土地。哪曾有过花前美酒,月下畅歌的闲情雅致?哪有机会坐上高铁,登上飞机山南海北地转转?未曾真正参加过一次像模像样的培训和深造,何谈追求人生所谓的最高理想?等到白发满头的时候,回首走过的那段人生路径,才觉得青春不再来,岁月已蹉跎,留下的是一无所有和无可奈何的嗟叹哀惋。这样的历史轨迹,在很多人的眼里看来是无能而又悲哀的。但是没有几人能够这样无能而悲哀地坚守下去,这种行为本身就是一种瑰丽无比的义举。这片土地的每一次花开,每一个果熟,都离不开他们辛勤的浇灌与看护。岂是“无能”和“悲哀”所能概括?

天道酬勤,国盛惠艰。在上世纪末和本世纪初,众多民办教师得到了政策的惠顾,国家通过各种渠道解决了他们的岗位编制,提高了工资待遇,使得他们再也用不着过丢下书本、马上又拿着农具的尴尬生活。

然而,穷地方永远改变不了被人歧视的遭遇,边区学校也改变不了教师难进的窘境。新来的教师想法调走,没来的会找到一千个理由拒绝上岗,支教的宁愿不评职称也不会去那样的边区小校。到头来留下的还是原来那套“老班子”,一人揽个班,语数英体全包干。累不死是福大命大,哪敢奢想省优县奖?没有省市奖,哪能是贡献,职称只能靠边站!不过,在秀强老师临退休之际,幸得政策照顾,定了个十级岗,也算了却一桩心愿。有一次交换监考,我看到秀强老师,问他是否有晋升职称的硬件。他说:“省市奖不要想,从县里、镇里滤过,哪能到得了村?再说人老了,不要要求过高。”话里话外都透露着一种平淡。这是我对他敬慕的一个原因之一。

秀强老师终将会老去。就在上个学期,听说他退休了,我们都不觉得奇怪,认为那是理所当然,再加上他总是无声无息地工作,并没有引起别人的注意,所以他的离休就更没有人关注了。就在昨天,看到一则秀强老师逝去的信息,简直不敢相信,在心里默默地责问:“秀强老师从来没有发现过身体异常吗,享受到了每年免费检查身体的权利了吗,难道他不想弥补一下青年时期的遗憾吗?”不甘的是,跌宕劳碌了一生的秀强老师,刚刚卸下那些繁重的担子,连第一个美好的春天都没有来到就离开了人世。

秀强老师走了,给我们留下了诸多伤痛和思考。我没有向他送去花圈和悼词,但是我得对他说:“听听春风的喧嚣吧,她毅然斩断了冬天的残酷,怒怼那敢于阻碍她驾临人间的势力“嗤——嗤——”那是新叶吸水的声响,“嘁——嘁——”那是樱花突破藩篱的旋律。你看,春天马上就来了

秀强老师,有春光相伴,愿你走好!

 

 

作者简介:

廖光乾,笔名乾卦,男,汉族。于1974年1月24日出生在贵州省湄潭县新南镇一个农村家庭。1994年7月参加工作,业余看看书报,研究散文和诗歌创作技法。作品散见于当地各文学刊物和文学网站,主要作品有:散文《我的晨读,他们的梦》、《吊兰悠悠忆当年》、《母亲的白头帕》、《家在深处》;诗歌《七律.周末愁情》、《秋之歌》等。

已经有 0 条评论
最新评论

版权所有:贵州作家网 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黔ICP备18010760号

站长QQ519680416 电话15985051823 维权顾问:李向玉律师(贵州洲联合律师事务所副主任,电话:13628552882

网站投稿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杂志投稿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QQ1群:598539260 QQ2群:84587631


您是本网站第 27836797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