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贵州作家网:www.gzzjw.cn
分站: 贵阳   遵义   六盘水   铜仁   毕节   安顺   黔东南   黔南   黔西南   贵安新区   
贵州作家网: >> 原创作品 >> 散文 >> 正文

烟销日出不见人,欸乃一声山水绿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梦遥    阅读次数:2285    发布时间:2019-09-09

    上联:柳柳州柳州种柳柳柳成行

    下联:                      

                            ------题记

 

 

去柳州看柳,我已经等了1204年。是的,从公元815年,柳子厚来到柳州,种下千行柳时,就把我一起种在了柳州。1204年了,春风依旧,柳江沿岸烟柳万丝低垂,夏日炎炎,柳荫亭午风凉。

可是,柳河东的生命却定格在了公元818年,1200年的时空里,那些多情的柳啊,在怎样的思念里把思念牵得绵长,任长长的思念在柳江的两岸浩渺;那缕缕的柳丝不会告诉你:蓬茸千年的柳丝啊,是怎样把疯长的思念伸长成千年的守望,用千千万万的枝条,细细编织这诉不尽的相思,在柳江的波光潋滟里,沾满泪痕的絮花,搅得满城愁飞扬,长亭短亭,长桥短桥,晚风轻拂,箫笛数声,千回百转,深远悠长,楼前,憔悴已是几度秋风?而我,依然是柳宗元折枝柳江,亲手种下的,那棵碧了千年,挽系兰舟的柳!

我要去看那些柳啊,我要和它们一起轻舞,长长的水袖与长长的枝条萦绕。

我要去看那些柳啊,流淌的柳江每一朵浪花都是我谱写的歌谣。

我要去看那些柳啊,看奇崛的枝干上每一块皲裂的树皮刻下的苍茫。

我要去看那些柳啊,去看醉在十里春烟里曾逐东风吹拂舞筵的柳,去看历经五更寒后嫩于金色柔于丝的柳,去看秋千园中,烟淡雨初晴斜斜细腰的柳,去看千年已去,柔条已过千尺,却依然系不住行舟的那棵柳,是否,与人俱瘦?然后,告诉柳柳州:春如旧,江柳已摇村。

 

  共来百越文身地,犹自音书滞一乡

在复旦大学出版的《中国文学史》一书上,关于柳宗元,开篇这样一句话:由于他长期贬谪在南方,离当时文学的中心较远。

可是,远离当时文学的中心有什么关系呢?难道,我不可以成为文学的中心吗?柳宗元或许并没有这样想过。可是,当永州八记开创了山水游记之先河,当“三戒”《封建论》、《渔翁》、《早梅》等诗文在南方横空出世,唐朝的文化中心——长安,难道没有一丝颤动!大唐文学的中心,是不是有那么一些偏移?至少,很多从来没有南望过的文学的眼光,要侧向南方,并久久瞩目凝望了!谁还能说,南方是没有文化的蛮夷之地呢?

而当他“文以明道”的古文化思想,与文起八代之衰的韩愈“为陈言之务去”一南一北遥相呼应的时候,大唐的文学界,已是震天骇地的大地震了,中国古文学,在这里,转了一个弯,走向了更深邃更辽远更注重个性张扬行文流畅自如的新境界。古文学的文风,从此,改变!

唐宋八大家的散文,得以流传至今而传诵,韩柳,功不可没!

韩愈过于严谨,过于严肃古板到让我敬畏。子厚,却让我觉得可亲可近。从小就读他的“千山鸟飞绝”,读他的“苛政猛于虎”,特别是读“闲持贝叶书,步出东斋读”更觉得这个被贬谪南方的诗人,散文家,哲学家,就像身边的爱读书而颇不得志的普普通通邻家长者。

文学家柳宗元来到了文化落后民风剽悍的少数民族聚居地柳州,留下的却不只是文学史上任何读书人不敢有一丝轻慢的千古华章,更留下了一个文人士大夫为官一方的使命和担当。

废除奴俗,解放奴婢,特别是女婢;大修孔庙,兴办学堂,教化黎民;植柑种柳,发展经济,富庶百姓;凿井取水,惠及民生;破除鬼神,兴办医学;严惩高利贷,兼济苍生……三年的时间,就算做好一件事,都足以让很多官员树碑立传“名垂青史”,而柳宗元在柳州,却把每一件都做到极致,当柳州城的第一口井涌出甘甜的泉水的时候,柳宗元的名字,就开始在每一口井的井沿边流传,轱辘轱辘的井绳搅起咕噜咕噜的甜水,流到千家万户的泉水,滋润了垂柳,滋润了柑橘,也滋润了心田……老城的每一口老井,都睁着晶亮的眼睛,凝视着古老的柳州城。为官于柳州的柳宗元,足以让当时乃至今天的官员在清澈的古井前高山仰止并羞愧汗颜!,

从长安到柳州,一路上柳子厚有多少风餐露宿,凄风苦雨?多愁善感的河东就连在永州都觉凄清,觉得郁愤悲愤。可是,即便有自作“僇人”之愤慨,寄情山水之凄清,柳宗元依然勤政为民,比之“先天下之忧而忧”的范仲淹,他或许没有那么博大的胸襟,也没有醉翁“与民同乐”的随遇而安,更不及苏轼宠辱不惊的豁达,但是,他勤勤恳恳,一心为民,偶有闲时,便遍游山谷溪涧(谁又能说他不是为了考察民风民俗呢?《捕蛇者数》可见一斑),文章和政绩一起在柳江两岸传唱!

勤政为民的柳宗元四年后病逝于柳州,文人自古相轻,同为文人的韩愈三次撰文吊唁,刘禹锡两度祭文,文章古拙高雅的皇甫湜,弱冠而进士的崔群,也作长文祭奠,如果说刘禹锡是心怀“以柳易播”感恩的莫逆之交,韩愈是文学主张上志同道合心心相印的文学至交和战友,那么,以为人高傲闻名的唐朝名士皇甫湜,敢于直言的青年才俊崔群,却是深深为柳宗元“一代宗师”的人格魅力所敬仰!柳宗元走了,除了厚厚的遗稿,留下一封托孤遗书与归葬祖坟愿望的柳宗元走了,有人说他“两袖清风,一贫如洗”,可是,在柳州,还有比他更富有的人吗?“三绝(子厚事,韩愈文,苏轼字)碑”里神奇瑰丽的“荔子丹兮焦黄”是罗池庙里的镇祠之宝,千年三绝,万载流芳,与千年的风雨共享千年的仰望,衣冠冢前,千年歌咏:我民报事兮无怠,其始自今兮钦于世世。柳宗元做柳州刺史,对少数民族一视同仁,没有贵贱之分,都是大唐子民,韩愈夸他:“柳侯为州,不鄙夷其民,动以礼治”。老百姓不会舞文弄墨,他们只是把最深切的缅怀付诸于最简单的行动,用最原始的方式表达最真切的爱戴和感恩,罗池庙成了柳侯祠,柳州百姓在祠堂里祭拜他,把一座城市的名字送给他:柳柳州!从家乡的河东到贬谪的柳州,柳宗元写下了人生最美的诗行:千行垂柳千树哀思,千年怀念千古绝对!

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古树森森的柳后祠,流芳千年,碑刻如林的祭奠祠堂,门票却只要10元,这真是对柳柳州的亵渎!要么就不收钱,所谓大道至简,不收钱也就是无价可循,无价之尊;要么定价至少要值得起那些斑斑的碑文!更不要说百姓苦心修建精心维护的祠堂,还有祠堂里那个宽袍大袖的柳宗元!我去过不少地方,看过许多所谓大人物的故居旧宅,就连一些臭名昭著的历史人物的旧宅子都动辄几十上百元的门票。我不是说我多有钱,希望门票贵,可是,门票的高低,也体现的是当地人的重视程度,游客的喜好程度,想到苏州唐伯虎的桃花庵,门票也只要10元,不觉悲戚,文人的清贫不止生前,就连死后,依然不值几个铜佃,哪怕他们的名字,如此让人振聋发聩!

柳树依依,橘香盈盈,整个柳后祠却只有好友、小儿和我三人连蒙带猜的读着那些碑文(好多字认不到),任洁净如素的敬仰在我凝望的那些碑文上,轻划出时间的刻度,真想,用我温热的手心,去擦拭岁月在窗棂上蒙下的灰尘,可我只能,在冰冷的石碑里读着岁月的余温,去换来片刻的安宁。幸好,柳宗元还留下一个叫“文庙”的地方,让我前往,希望在那里,我能看到一些足以安慰我的细节和瞬间,给炎炎烈日里的我几许清凉。

 

 既滋兰之九畹兮,又树蕙之百亩

 

文庙亦称孔庙,始建于唐贞观年间,公元815年,柳宗元重修文庙,并撰写《柳州文宣王新修庙碑》,以兴办学堂,宣扬儒家文化,教化百姓。

文庙虽是柳宗元重修,却比柳后祠富丽堂皇许多,如果苍翠秀丽的柳后祠是曲尽通幽处安静雅致木屋青瓦小院,那么文庙就是夫子路大街上雕梁画栋金碧辉煌的富丽堂皇宏伟豪华。

鎏金的屋顶,红柱绿檐的轩敞厅堂,汉白玉栏杆里汉白玉浮雕的双龙戏珠纹在云中气宇轩昂。

文庙由大成门、大成殿、崇圣祠、明伦堂等主体建筑组成,大成殿为文庙的主殿,配殿东腋,西庑、东西腋门、碑厅,大成殿又称先师殿,是供奉孔子及四配十二哲的正殿。其称为"大成",语出"孔子集先圣之大道,以成已之圣德者也"。

大成殿里,幼儿园的孩子拿着香草陈艾举行毕业典礼及开笔仪式。几个大学生模样的女孩在拍照,国学名人堂和所有的传统文化国学教育基地一样:有宽敞透亮的讲堂,有中式学生桌凳,还有镂空雕花的讲台。

一对年轻的夫妻手持艾草,带着刚参加完幼儿园毕业典礼的小女孩,也进了讲堂,同学喊我讲讲文庙,讲讲柳宗元,经不起忽悠,再加上从教多年,看到讲台就忍不住想讲讲,更加之想卖弄显摆的心理-----到许多地方,自我介绍是贵州人,总有几分异样的目光,每每这时候,我就特别想显摆-----结果,现在,我竟让显摆成了一种习惯。

   好吧,我就姑且讲讲。哪知道,他们都听得很认真,那对夫妻还向我提了几个问题,颇有收获的样子。据他们说,他们是贵港人,本地人还没我这外地人清楚?我更来劲了,讲起来更是一发不可收拾,夸夸其谈的卖弄开了,一讲数十分钟。除了一帆,其他人都听得很认真,有点小得意,也有点窝火,因为一帆说:妈妈,你就是喜欢装有文化。我这是装吗?这小兔崽子!亲生的,亲生的,我努力提醒告诫自己!

文庙前院右边的偏院,有个“阅读驿站”,虽然名字取得一点都不文庙,可是能够免费借阅书籍,还有桌椅笔墨伺候。门外烈日炎炎,房内凉风习习,取一本丰子恺的《梧桐树》来读,恰如梧桐树亭亭华盖遮阴蔽日清心静神,真是不亦快哉!

读到书中有句子写到“贵州遵义”,居然有他乡遇故知的欣喜。

从文庙出来,直觉碧波绿水青山垂柳清风撩人。而我,还要去认识一个似乎不关乎文化的柳州。

 

 大江歌罢掉头东,邃密群科济世穷

 

踏入工业博物馆的大门,就好像走过了一段时空隧道,来到了民国时期的柳州。在沙盘上“桂中商埠”的老柳州百多年前就用上了电,灯火通明的街市,尽显当年繁荣的工业给百姓生活带来的便利。

重工业展示区,有“朱荣章号”飞机,湘桂黔桂铁路网,我最感兴趣的木炭公共汽车,为应对汽油不足,柳州人制造了烧木炭的汽车,从汽油汽车到木炭汽车。是资源贫乏的无奈,也是举步维艰的中国人民无限智慧的结晶。

百多年前,积贫积弱的旧中国,白崇禧领导下的广西,工业发达,科技猛进。工业救国,实业救国,在那时,不是一句空话,在这里,工业博物馆,我看到了和史书上不一样的桂系军阀。

轻工业展示区,距离我们的生活要近得多,也亲切得多,古老商铺的铜塑、手工榨油业、木器制作业 、冶铁业 、纺织业……一间间不同行业的商铺雕塑栩栩如生,走在这古老的“商业街”上,似乎能听到一阵阵叫卖声。冶铁业的墙面上挂了许多农具,可惜很多都叫不出名字,老毛病又犯了:叫来工作人员,建议他们在每一种器物上标注好名字及用途。工作人员含笑着点头答应。此时敲击键盘的我,却希望他心里不要怪我多管闲事,不要骂我就好了。

繁荣的工业,必定有繁荣的运输业。码头的展示除了拉纤的纤夫,还有西装革履的买办,大腹便便的商贾,也有温文尔雅的知识分子,其中一个细节,让我非常感动:年轻的母亲抱着孩子,送丈夫上船,皮箱在脚下,轮船的汽笛似已吹响。坚硬刻板的铜塑像,眼神里却满是切切的牵挂和殷殷的期望。多少这样的离别和重逢,才有百年前柳州繁华的工业啊!

日用工业品区,我还发现了柳州牙膏厂的名牌“两面针”,那些年我们一直用的牙膏,连广告词都还记得的两面针,顿时觉得和这座城市亲近了许多。

从木炭公共汽车到满大街的宝骏、五菱,柳州工业百年蝉变,历经沧桑,终于化蝶飞翔。

不过,我没有去看“新中国工业发展展示区”,满大街柳州制造挖掘机、起重机、重型吊车,已是展示。

每一个展区都是安安静静的,每一个人在这厚重的历史面前都自觉渺小,轻声细语,步履轻踱,深怕惊扰了钢架上、木器上、蔗糖内的魂灵,那些自强不息、实业兴邦的魂灵。

这些被安放在这一个个展区中,任世人评说的珍贵文物,从不同侧面记录了广西及中华民族复兴的历史,是柳州艰苦创业、敢为人先精神的真实写照。柳州阳刚豪迈的气质和开朗开放,敢为人先的精神,是柳州的基石,力量和自豪!

不过,清末至民初手工业知名企业一览表上的好多产业和产品,我在市面上已经很难看到,不知道是否有一天,它们能重新出现在柳州的大街小巷,进入寻常百姓家,成为我们生活中的一部分,而不仅仅是陈放于橱窗,记载于文献,或者被少数几个人以“非遗”的方式珍藏!因为,它们,本就是我们生活中的平常。

 

这次柳州行,我还有一点小小的遗憾,就是没能看到柳州的“棺材一条街”。因为柳州的棺木好,客死柳州的柳宗元的遗体历时几个月,运到老家,依然面色如生。因此有“死在柳州”一说。

死亡,对于大部分人来说,都会比较潦草。于是,死后一定要隆重,其中,棺材是最重要的。帝王将相棺椁礼器,王公大臣金丝楠木,就是普通老百姓也要杉木柏木,再不济,也要一领竹席。火葬后,柳州的棺材也不只是装死人了,做成了精致的工艺品,雕花描金,寓意升官发财。我很想看看那些据说蜚声海外,被作为高档纪念品赠人的柳州棺材,也想买一“具”来挂在钥匙扣上,看有没有机会升官发财。奈何问了几个人,都说不知道。难不成,灯下最黑的意思就是全世界都知道,只有我不知道。就像柳州的棺材一条街。

柳州很美,有山,却不是巍峨让人生畏的气势磅礴,而是可亲可近的钟灵毓秀,仿佛兄长,敬重亲切而可依可靠。

柳州很美,有水,浩浩荡荡。扁舟数叶,渔歌唱答,虹桥卧波,烟月清光碧浪,月光如水水如天。

柳州很美,有柳,带雨带烟深浅枝,晚日含风拂柳桥。江岸堤坝,莺啼歌吹,折不尽的柳啊,惹行人多少痴情和诗情!

写不尽的柳州啊诉不完的柳州,子厚亲手种下的那棵柳,依然清癯削瘦。怅惘回首,纤纤的手指,敲下如水的文字:走过灯火璀璨,绕过车水马龙,躲过名利纷争,我还是你最初种下时的模样!


已经有 0 条评论
最新评论

版权所有:贵州作家网 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黔ICP备18010760号

站长QQ519680416 电话15985051823 维权顾问:李向玉律师(贵州洲联合律师事务所副主任,电话:13628552882

网站投稿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杂志投稿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QQ1群:598539260 QQ2群:84587631


您是本网站第 29044649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