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贵州作家网:www.gzzjw.cn
分站:
贵州作家网: >> 原创作品 >> 长篇 >> 正文

长篇纪实小说 野种——004艳玲获救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许林聪    阅读次数:1332    发布时间:2019-10-03

树难来到管家买好了药并没有回去,和旁人在坐在这里烤火聊天,大伙都有说有笑的,没在意家里的娃子们。

邓广能(海晟家邻居)遇见鬼一般冲进管家药房,上气不接下气叫着:“管大叔出事了,海晟家出事了!”

管大叔看到他样子急说:“广能,海晟出什么事啊!她家不是好好坐在哪里吗?”

邓广能看到树难说:“你还不快回去!你家孩子着火了身子都烧了一半了。你家弟媳在忙着叫医生哩!”

全屋的人吓得说不出话,安静得听得去彼此的心跳声。管大叔找烫伤药就往外跑去,屋内所有的人也跟着去了。

附近的大人小孩听说后都纷纷赶往事发地。看到管大叔医生到场,大家自然让出一条道路,随时等候他的指挥。

管大叔看到这小生命惨叫就泪流满面,一时找不出医治方案,只放点药膏后叫人把她送到镇医院去。“我这里没办法治疗啊!”邻居们十几个人把海艳玲送去了镇医院,管大叔也跟在后面,他提着大箱子跑得慢,上气不接下气。两个大小伙接过他他的箱子,他这才加快了脚步。

早上和妻子吵架出来时,海晟眼皮跳个不停,认为是自己没睡好,和摆摊的人围着火炉聊些家常事。

“海晟——海晟——”只见邓广能迈着飞快的步伐跑来,“海晟,艳玲出事了,烧得不成人样了……”顿时,海晟二话没话就,丢下摊位疯狂而起,朝家的方向奔去。回家的路上地板冰滑,他摔了几跟头,顾不上疼痛还是往回冲。几个老板叫着:“海兄啊!你的摊子我们帮你看好的。”

护送艳玲的邻居们远远看到海晟冲奔而来,向他高喊快去找医生,海晟调转方向奔向医院。医院大门为他躺开着,东找西找碰着穿白衣大褂女医生进厕所,海晟丢了理智冲进女厕所。

看到男人冲了进来,厕所里不明就里的女人尘叫一声冲向外面去了!正在蹲着解小手的女医生吓得面目全非。

女医生害怕地说 “你要干嘛!不要过来。你这个流氓!”

海晟心跳得厉害,再不快点怕咱女儿没命了!立刻拉着女医生的手说:“医生,你的职业就是救命,你救救我吧!”

女医生急快拉上裤子说:“你这个流氓不知羞耻,我们不拿身子救人。”于是她拼命往外跑,海晟也拼命跟着拉着她的手,女医生把手甩开给了他一巴掌。海晟还是不松手,拉着女医生说:“你救救我吧!”急诊所的医生出来看到流氓从厕所拉着护士,认为是刚才上厕人说的流氓就是她,跑上前去也打了海晟几巴掌。

海晟也不还手,还是声音沙哑哀求着:“医生,救救我,救救我的人哪!”

老医生说:“救人可以,我们不是救色的。”

海晟说:“我啊!是求你们救人。是求我的女儿啊!”

老医生周围一看不见要救的人,说:“你说救人,怎么不见要救的人哪!”

海晟指着医院的大门,人就在那里!众人转向头看了看,还是看不见所救之人的影子,他们又将疑惑的目光转向海晟时,医院大门传来大声呼救:

“救——人——哪!”“救——人——哪!”

医生们这回才看到烤煮的人皮。

医院所有人跑来看这烧伤的小孩,但刚看上上眼就心悸地闭上眼睛,心痛一阵,肉麻一阵,发抖一阵,这个小孩太可怜了!

现场的树难生怕被责怪把责任全推给小娘(海晟的弟媳),小娘遭受全村毒骂,很快传到远方的家族。海半边亲自叫起他哥几个和所有的侄儿,另三个儿子叫上说:“商量商量去趟老四老五那儿,老五那女人心太毒了,不给点教训是不得了。再说我们海家从来都不敢出现什么亲人害亲人的,你看看那孩子是多么小啊!就有多痛的领悟啊!”

老二说:“(海半边的亲兄)我听说那孩子手都没了一只,右脸是烧煮熟的鸭子一样可怜啊!这般下去我们海家都被人笑死了,家人吃家人哪!如今我们商量好了明天就去他两家,罚这般恶毒般的妇人心。”

其余都没有发言,但大家都非常赞同这观点,明早准备出发。

一个星期下来海艳玲存活下来,伤疤抹不了痛苦的记忆,永久保存着。

小娘(海晟的弟媳)知道树难全把责任推给自己,心中特别痛恨树难,觉得树难是没一点良心的东西!她是一个卑鄙无耻下流的人!要不是我救下孩子那她还有命吗?!真不是做妈的料!

听到远方传来说话声,走到跟前才知道是老爹回来了,小娘心跳得不知道有多快,越想越心疼,越越烦恼。二哥抱着海艳玲吼叫着:“我们回来了。生在这里却离开这里哦!”

三哥说:“你就知足吧!要是你不喜欢上面的,就下来分两个弟弟地种算了。”

小娘刚转过头就撞在男人海亮的肩膀上,她对自己男人说:“我是清白的并没有向你海家使坏,我性子你是知道的,我怎么下得起毒手啊!”

海亮对妻说:“我相信你的,不过得去面对他们,你要把事情说清楚。”说着拉着她向海晟家走去。

海晟家院里坐满了亲人们,眼睛疑神疑鬼地睁着她看,小娘一时不敢抬头看他们。

海半边叫出树难站在院子中心,指着树难说:“树难啊!我想问你哪!你是孩子的母亲有责任看管孩子,就算孩子出事你才是最清楚的,我们大家愿听听你说说,是怎么回事让孩子变成这样的。”

树难心慌气短,指着小娘说:“我的老爹啊!亲人们啊!那天和我男人闹到天亮以后,天气寒冷让我得了感冒,我就请弟媳帮我看住孩子,谁想回来时就变成这样了。”她说着说着眼泪就流了出来。

海半边指着小娘说:“芳草啊,今天一大家亲人都这里,你就说说是不是有这回事!”

小娘沉住气说:“嫂子那天并没有请求我帮她带孩子,我来她家里是看看海玲她们姐弟,谁想海艳芳硬要跟着我去找他的姐姐玩,我就带着她去了。但我一直没有离开她们,等我吃完饭李嫂来我家坐坐,听她说起嫂子树难出去了。那时我跟本没在意啊。等李嫂出去后不到半个小时,我带海艳芳回来才发现海艳玲在屋内被烧的情景。”

树难插话说:“就算李嫂跟着她,可还有半个小时足够使坏,老爹这不是明白不过了吗?!”

芳草小娘说:“我没有,这半个小时我给她姐姐抛耳屎,剪指甲,海艳芳也挣着要剪哪!”

海半边指着海晟说:“把你女儿叫来,我今天要问个明白,也不冤枉人。”

海艳芳被爸爸拉着站在院子中心,看到这么多人看着自己,“呜呜呜”哭起来了。爸爸和伯父们都来安慰艳芳,海艳芳哭唧唧说,小娘说的是真话。大家还是相信小娘的,但又不可能树难作为母亲害孩子吧!于是又请来李嫂和管大叔问问。

李嫂说:“那天我是来过芳草家做客,看见树难出去,海艳芳也在和她姐嘻闹,我和芳草呆了十七八分就走了。这都是真话没有骗人的余地,请大家相信。”

管大叔站了起来,树难心跳得比秒针还快几倍,却挡不住管大叔的说话:“作为一个证人,我就得实话实说吧!哪天树难来我家买药,我就及时开药给她。她也没有及时回家去,我和我家坐在火炉的客人都不知道她有空,她就和大家坐起来聊天,大概一个小时左右邓广能匆匆跑来报信,才知道孩子的悲剧。”

海半边怒火攻心,指着树难说:“是不是你的错,如果是事实就直说,不要去推给别人。”

树难身子发抖,越抖越厉害,海晟给了一巴掌后指着她说:“是不是你?!是不是你?!是你没带好孩子,是你让孩子少了一只手!是你让孩子少了一半脸!是不是你!!!”

真相大白!树难不得不承认海艳玲被烧是她的错,而且是她把全部责任推给芳草。这时的海晟失去了理智,揪住树难好一顿大捶!在场的人谁也不想上去拉住他。

村干部随后就赶了过来,迅速制止海晟的家暴。

村支书向院子里的人说:“不管出现什么事情都要冷静下来,打人是犯法的。就算十恶不赦的人都不能打,只能由法律评判。谁再打就是犯法,牢房就关谁。”

大伙还是原谅了这凶手母亲,只是孩子还是失去了健康的身体。海半边还是想着留着媳妇,责骂儿媳几句后就离开了。

已经有 0 条评论
最新评论

版权所有:贵州作家网 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黔ICP备18010760-1号

站长QQ519680416 电话15985051823 维权顾问:李向玉律师(贵州洲联合律师事务所副主任,电话:13628552882

网站投稿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杂志投稿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QQ1群:598539260 QQ2群:84587631


您是本网站第 30281404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