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贵州作家网:www.gzzjw.cn
分站:
贵州作家网: >> 原创作品 >> 散文 >> 正文

食堂生活记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湖北恩施 李华国    阅读次数:1551    发布时间:2019-10-09

从做学生到当老师,似乎这辈子与学校食堂有着不解之缘了,回望过去二十多年的食堂生活,眼前总会浮现出食堂大厅里油渍渍的地面,窗口里热气腾腾的饭菜,汗流浃背的师傅……几经内心的过滤,留下的却是自己成长中的那份弥足珍贵的人生体验和岁月感怀。

1994年,我考上了镇中。第一次离家去十几里之外的初中学校住读,那时实行周六制,一周有十六餐要在学校食堂吃。说起初中食堂,不堪回首。那哪里是一个食堂?不过是一个巴掌大小砖瓦结构的蒸饭锅炉房,没有餐厅。每到饭熟时刻,由值日生去取饭,他们用竹篮子把班上所有人的蒸饭钵抬到教室里来,教室成了临时餐厅。竹篮子一到,大家一窝蜂地上前翻找自己的饭钵子,然后坐在位子上咀嚼饭菜,填充肚子,为接下来咀嚼知识保证一定的能量。

每周前几天吃的都是温饭拌冷菜。饭到了手上都没什么热气了,再拌上自带的冷菜,就更没有什么温度了,饥肠辘辘的我们顾不了那么多,什么都吃得下去。天热了,菜放不了两天就会坏,我让母亲多准备一些咸菜,如榨菜、霉豆腐、盐炒花生米等。有时候菜有点走味,也舍不得倒掉,和着饭吃了下去,不仅仅是为节约一点打菜钱,更在于那是母亲花了心思,加了油盐,凝聚了汗水的东西,我怎忍心轻易倒掉?

每周后几天不得不打菜吃了,食堂的菜是教职工家属卖的,她们为了牟利,炒的多是从街上买来的便宜菜或者劣质菜,什么藕带子,土豆,茄子,南瓜等,很多菜都蔫儿吧唧的,甚至连皮都懒得刮去,清水一煮,加点盐,就挑来卖了,看不到几点油星子,寡淡无味,甚至可以与猪食媲美,还卖两毛钱一份。而且就那几家,没有什么选择的余地。缺油少盐的饭菜吃下去管不长,上午第三节课肚子就开始反抗了,有调皮的孩子趁老师转身板书的时候,从课桌罐头瓶里摸出几粒花生米迅速塞进嘴里,用手捂住嘴巴,闷声闷气地嚼吞起来。

锅炉房外面有一个水池子,供学生饭后洗钵子的,十来个水龙头并成一排,有几个坏了还被堵死了,大部分同学懒得去抢水龙头,干脆走到校外不远处的一个池塘里去洗了。同学们把饭钵子一浸到水里,菜油唰地一下浮到水面上,迅速向四周扩散开来,形成一道油膜,水面上不知从哪里冒出许多小鱼来,它们纷纷张大着嘴巴,顶碎了油膜,争先恐后地啜着同学们洗落的饭米,菜渣子,激起朵朵水花,这样的情景可把同学们乐坏了。

吃的米要从家里背来交到食堂。瘦弱的我,左手紧握装米的蛇皮袋子口,右手托住蛇皮袋子底,肩上还斜挎着装满菜罐子和书的背包,负荷三十来斤,走完几里蜿蜒的田间小路,翻越几座大大小小的山丘,又走过几里公路,经过一两个小时的跋涉才到得了学校。一路要歇息几次,换肩几次,紧握袋口的手指红了,肩膀也被袋子和背包磨压得青疼,饥渴难耐,筋疲力尽,真的像一个经历了一段长征路的小红军。累得那天晚自习都不想思考问题,趴在座位上只想睡觉。

记得一年大旱,青黄不接,家里没有米供我们姐弟俩带去上学,我哭了,父亲就去邻居家借了十几斤米,让我们带上,他说,大人再苦也不能亏待你们,亏待学校,想一想,大家都拖欠,食堂哪有米下锅?

每人交的米品质不同,全部被食堂师傅混在了一起,分装在饭钵里加水蒸煮。米没淘过,倒是保留了营养,却也保留了泥沙。饭钵里加的水时而多,时而少,蒸出来的不是稀粥,就是夹生饭,吃在嘴里,软硬不是滋味。倒霉的时候,还会遇到整钵子饭蒸煳了,或者一颗老鼠屎“镶嵌”其中,那一顿只有饿肚子了。

这样的苦日子过了三年,我那娇嫩的胃怎么受得了这般冷饭菜和饥饿的折磨?读初三时的一天中午,胃部就反抗起来,强烈地刺激我的神经系统,母亲知道我患了胃病,也忍痛不给我炒罐装菜了,每周多给几元钱要我买热菜吃。也是从那时起,我暗自发誓,读书一定要读出点名堂来,改变命运。

1997年,我考上了一所普通高中,在一个离家百余里路的镇上。高中食堂还是比初中强多了,有两层的餐厅。食堂用铝制的长方形盒子蒸饭,一盒子饭由值日生搬来甩在地上,烫的他们直缩手,再由席长用餐勺划“一横四竖”,成了相对均匀的十份,每人一份,基本上都能吃饱。有时遇到有人生病不来吃饭,大家反而很高兴,因为每人可以多分一点,吃得更饱一点,真不知是什么心态。

上了高中,大家都没有带菜的习惯,也许嫌麻烦,也许觉得没有必要,食堂有二十几家教职工家属卖菜,竞争激烈,学校管理完善,每餐五毛钱就可以打到带点儿肉末的普通菜,一元钱就可以打到有排骨、鱼块等味道不错的荤菜。记得有一家火候把握的好,做的菜馋人嘴,女生一般挤不上去,男生们像猴子一样里里外外把他围了起来,纷纷喊道:“老明,钱给了,给我打个菜!”老明只顾打菜,没空收钱,放了一个盆子让大家往里丢,丢的不光是钱,还有信任。当然,我很节约,每周加荤菜就那么一两顿,有时候成绩进步了,也会犒劳一下自己。即便吃腻了饭菜,还可以在一个窗口那里买馒头或者稀饭吃。高中的食堂生活让我比较满意,我的胃病很少复发了。

2001年,我考上了一所本科师范院校,在离家几百里远的一个中等城市。大学的食堂就是高大上,一所学校里有几座食堂,窗口众多,还有小包间,来自全国各地的风味饮食都有,北方的面食,南方的甜食,川湘的麻辣味,选择什么,吃多少,刷卡购买,完全自便,一年四季似乎总有吃不腻的新鲜口味出现。坐在宽敞明亮的食堂就餐,吹着空调,看着世界杯,心中好不惬意。

2005年,我大学毕业怀揣着梦想来到恩施山区一所学校支教,和学生们同在一个食堂就餐,感觉又回到了学生时代,不过这里的农村学校食堂是新建的,小而精,设备新,饭菜也新鲜美味,一点也不逊色于城市学校食堂。刚开始不习惯这里的饭菜,酸辣味居多,后来不吃酸辣味反而吃不进饭,还爱上了这里许多营养丰富的山野菜。

2012年,我通过自身努力调考到了市里的一所普通高中任教。在教职工食堂吃的是自助餐,多少随意,但我只要把饭菜打在碗里了,都不会轻易放弃,作为农民的儿子,一路走来,我深知每一粒米、每一份菜都来之不易。集体食堂的口味毕竟赶不上家里,总有人抱怨,有人吃不完就倒掉,但他们没想到农人的稼穑之艰,师傅的烹饪之苦。无论如何,在食堂就餐经济方便,为我们上班族省了不少事。

前不久,上级教育主管部门要求中小学校实行领导陪餐制,我每隔两周就要去学生食堂陪餐一次,了解学生的就餐情况,争取食堂后期的调整。最近,食堂创新设置了自助免费加餐区,力求让每一个学生吃饱吃好。食堂不以盈利为目的,若有结余,平均退还到学生卡上。每每坐在舒适的学校食堂里,深感处在这样一个伟大的时代,无论作为老师,还是作为学生,幸甚至哉!

学校食堂是我一生的牵挂,我与食堂的往事今生叙说不尽。食堂生活滋养了我,成长了我,使我的人生充满了酸甜苦辣。如今回忆起来,当时的不快也好,抱怨也好,都已烟消云散了,只剩下对当年青春的怀念和对那段努力拼搏岁月的感慨,不由更加珍惜当下的美好!

已经有 0 条评论
最新评论

版权所有:贵州作家网 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黔ICP备18010760-1号

站长QQ519680416 电话15985051823 维权顾问:李向玉律师(贵州洲联合律师事务所副主任,电话:13628552882

网站投稿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杂志投稿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QQ1群:598539260 QQ2群:84587631


您是本网站第 30281557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