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贵州作家网:www.gzzjw.cn
分站:
贵州作家网: >> 原创作品 >> 长篇 >> 正文

长篇小说 人世间 第一0五章 人间有爱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牛的草原    阅读次数:2214    发布时间:2019-10-09

巴扎上的人成千上万,我的心上只有情人一个。

——维吾尔族谚语

 

在青海省循化撒拉族自治县,撒鲁尔人哈桑的后裔韩吉寿同样用美好的青春书写着自己绚丽多彩的人生。

1987年,韩吉寿大学毕业以后回到了家乡。他根据自己所学的生物科学专业选择在农业部门工作。他在下乡做调查的时候,发现当地的特产线辣椒具有别的地方同类产品不可比对的优势。于是,他向农民们要了一包线辣椒带回来,在实验室栽培、研究和分析。

循化线辣椒又叫牛角椒、长角辣子,是当地群众在长期的栽培生产过程中培育出来的品种,肉厚味馥,色红艳丽,能促进消化、增强食欲。

韩吉寿通过检测和分析发现,循化的线辣椒营养成份普遍高于其它地方的辣椒。他打算把农产品种植与群众的奔小康结合起来。他向领导汇报了这个分析结果,建议大面积推广种植线辣椒,拓宽销售渠道,使农民们尽快脱贫致富。

领导十分欣赏这个热爱工作、关心农民的年轻人,经过调查研究之后采纳了韩吉寿的建议,动员清水乡、白庄乡、积石镇、查汗都斯乡、街子乡、尕愣乡、文都乡的撒拉族、回族、汉族和藏族农民种植线辣椒,并且保证秋后全部按照市场价格收购。

当年的夏、秋两季,农民们的线辣椒获得了大丰收。在田间地头,在各种运输机械上,在乡村大大小小的晒场上,在农家的庭院里,在住家的屋顶上面,到处都是红艳艳的线辣椒,把整个循化装扮成了一个头戴大红盖头、身穿红色连衣裙的撒拉族的美丽新娘。

有关部门信守年初许下的承诺,来到农民的家中收购线辣椒,再实行统一外销,使农民获得了丰厚的收入。

线辣椒最先在青海、甘肃两地受到了消费者的青睐,荣获了第二届中国农业博览会金奖和1994年郑州全国优质农业产品展销会银奖。

韩吉寿为了让家乡的线辣椒走向全国,又和食品研究人员开发研制出味道鲜美的线辣椒酱,提议成立幸福撒拉线辣椒酱食品有限公司,大批量生产保质期长、四季都可以供应的线辣椒酱。

一个过去看似十分平常的线辣椒,如今不仅带动了撒拉族农民脱贫致富,而且还带动了民族食品加工事业的迅速发展,从而激发了撒拉族群众打破陈旧、原始、个体的传统农耕模式,大步地走向农业现代化、集约化、规模化的康庄大道。

在这场撒拉族的农业革命中,韩吉寿功不可没。

韩吉寿在事业方面红红火火,如鱼得水。但是在婚恋方面,他却遇到了无法回避的烦恼。

他在兰州上大学的时候喜欢上了一位撒拉族女同学。那个女同学不仅学习成绩名列前茅,而且人也长得十分水灵,家又在兰州市,父母都是机关干部,自身和家庭条件十分优越。

韩吉寿考虑到自己不仅来自外省,而且祖祖辈辈都是种地的农民,与人家城里姑娘相比,门不当,户不对,简直就是癞蛤蟆和白天鹅的差距,不禁产生了深深的自卑,因此没有大胆地向那个女同学道出自己的心声。

大学毕业回到家乡不久,单位里一位汉族姑娘毫不掩饰对他的喜爱,大胆地向他表示了好感。但是,韩吉寿没有立刻对那个姑娘的表示做出回应。

他的心里十分清楚,自己从懂事记事的时候就开始听父母的叮嘱:将来一定要找同民族、同信仰的对象成家,决不能在这个事情上让亲戚和乡亲们看瑙们家的笑话。如果现在唐突地向父母提出这件事情,势必会引起家庭的矛盾,甚至是一场巨大的风波。

韩吉寿犹豫了将近一年的时间,最终还是没有办法抵御对那个姑娘的喜爱,鼓足勇气回到家中,正式向父母提出要与那个姑娘谈恋爱。

果然不出他的所料,父亲顿时气得暴跳如雷,用手指头指着韩吉寿的鼻子,愤怒地训斥道:“你才念了几天的书,就开始忘本了?父母的教导,亲戚的嘴巴,邻居的眼睛,你一股脑地全部丢到黄河里去了吗?”

韩吉寿争辩道:“瑙追求瑙自己的幸福,和亲戚、邻居有什么关系?”

父亲用手掌拍打着小炕桌,坚决地说道:“你是瑙们村里第一个考上大学的人,是瑙们撒拉人的脸面和骄傲。现在你的一举一动,大家都瞪着牛一样的大眼睛看着呢。你要是违背瑙的口唤,瑙……瑙就和你断绝父子关系!”

无论韩吉寿如何解释,父亲就是不同意。大多数的亲人和亲戚也都支持父亲的观点。

接连不断的闲言碎语让他精疲力竭、头昏脑胀。

韩吉寿满腹忧伤地回到了县城。

他的心中曾经产生过与传统思想抗争的想法,试图与和那个汉族姑娘明确恋爱关系。但是,韩吉寿从小受到的家庭教育和封闭保守生活环境的影响根深蒂固,还有日积月累形成的思想束缚以及父亲至高无上的威严,再加上他内心深处的软弱和纠结,导致他最终没有勇气甩掉沉重的思想包袱,大胆地追求属于自己的幸福。

他谢绝了所有人给他介绍对象的好意,极力回避任何异性向他投来的爱的光芒,每天一门心思地待在田间地头和实验室里,专心致志地和菜苗、果树打交道,犹如一个清心寡欲的清教徒。

韩吉寿在上大学的时候接触过关于突厥语系的书籍,记得上面曾经提到撒拉语与土库曼语之间存在着密切的联系,而且一些苏联专家的论文中也提到中国的撒拉族与苏联的土库曼人是同源民族的可能性。当时,他没有在意这件事情。

土库曼斯坦从苏联独立出来不久出版发行了一部《世界上的土库曼人》的书籍。书中专门把中国的撒拉族单独列为一章,题目就叫做《中国土库曼人》。这部书籍引起了各国尤其是中国民族问题专家和学者的广泛关注。

土库曼斯坦主动通过政府渠道,与中国青海省的循化撒拉族自治县开始了友好往来。每年都要在首都阿什哈巴德召开一次世界土库曼人人文协会。总统亲自担任协会的主席。每一次会议都会邀请中国的撒拉族人士参加。 

已经有 0 条评论
最新评论

版权所有:贵州作家网 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黔ICP备18010760-1号

站长QQ519680416 电话15985051823 维权顾问:李向玉律师(贵州洲联合律师事务所副主任,电话:13628552882

网站投稿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杂志投稿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QQ1群:598539260 QQ2群:84587631


您是本网站第 30278072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