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贵州作家网:www.gzzjw.cn
分站:
贵州作家网: >> 原创作品 >> 长篇 >> 正文

长篇纪实小说 野种——006携子逃亡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许林聪    阅读次数:1760    发布时间:2019-10-11

树难熬过半个月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消息,一时欣喜若狂的她忽然没有了往日持久的激情。就要离开家乡了,没有去看望娘家的父母,不是不想去看,想起近段时间的家庭变故,自已实在没有脸面回娘家。自已落到如此境内,父母也不是没有责任,他们不该逼自己早嫁,尤其不该让自已嫁到这样的穷人家。

她收拾了一些自已喜爱的小东西,将它们包好,开始逃出这个家庭,远离这个痛恨的村庄,远离熟悉而又厌恶的面孔。看到床上还在熟睡的三个孩子她就发愁,她的眼里含着泪水,这个痛苦的记忆怕是永远也洗不掉了。

雨就像远天一样,没有边际的选择着,一阵阵的雷雨在空中洒下着。她一个人站在窗户边,独自的在窗口望着。她的眼圈发黑,暗淡无光,嘴张着,胳膊靠在窗沿上,没有目的地望着。

“树难——”“树难——”窗外雨幕中传来小小的呼叫声。树难看着高兴龙呼叫,披上雨衣又看了一眼床上的三个孩子,唯有海威甜蜜般看着她微微一笑,让她离不开这个可爱的孩子。她使劲地扭转头朝门口走去,痛苦的心灵感应到海威的微笑,她便再转身回到床边抱起最疼爱的海威,穿着雨衣消失在黑夜雨水中。

高兴龙偶尔听到孩子的声音,他的心一惊一乍有点难受死了,说:“树难,你带着孩子去,不是说好不带孩子!”

树难带着哭腔说:“其它孩子我能离开,可这个孩子不行啊!他是我唯一的儿子。我不会将他留在那里受苦受累,我要保护他。”

“我知道,天下父母丢不掉自己的孩子,可你哪两个孩子不是抛弃了吗?何必这个丢不下。你给我,我把她送回去!”

树难大叫一声:“不!我离不开他,本雄他不在意这个孩子的,再说孩子现在没有记忆,他不知道自己的父亲是谁,从此海威就是他的孩子。”

高兴龙弯着脖子叹了一口气,说:“好吧,快走!本雄哥在找地方等着你的。再说我还得赶回去,被人看到和你在一起,岂不是害了我!”

树难怕为难他,便加快了步伐,说:“你回去后不能提我。”

“知道了。你放心好了。我早就答应本雄哥了。”

“嗯,我就是不明白他怎么不亲自带我走??”

“他不是提前去找安身住宿。不可能让你在荒山野岭过日子吧!”

“说得也是,我相信他对我所说的话。”

高兴龙听到这语气就是懂不明白,你不是去找别人嘛!怎么老是提跟本雄在一起?让兴龙百思不得其解。为了早点完事就没有想这想那,因为钱使他成为奴隶。

他们来到火车站,立即登上了将要启程的火车,树难掉头看下这熟悉的地方,狠狠的扭头就走,火车起步由慢变快,直到看不见村庄的山河!心痛一阵一阵的,是自己错了还是选择错了。回想这几年痛苦的生活,她心一横,管他呢!只要跟本雄在一起就会幸福得多!

火车经过两个车站后在第三个车站停靠时,高兴龙拉着她下车,哦,这么快就到了!。她默默地寻找本雄,也不见得。

万兴龙带她来到一个陌生人面前,介绍此人是本雄和他的好朋友,名叫拿拉掱。面对这个陌生男人树难向他微微一笑。拿拉掱非常喜欢她婀娜妩媚,喜欢她貌美如花似月,苗条的曲线般的身材永远存到他的后脑里去了。

拿拉掱将高兴龙拉到一边说:“这就是你介绍过来的。”

“嗯,对,就她。她就托付给你了。”

歪脸贴在兴龙耳根说:“不是说,有孩子不带来嘛!怎么还抱着孩子!!”

兴龙拉着拿拉掱又向前走了几步后说:“她对这个孩子离不开,你就依了吧!再说人家好得很,就是公婆,他男人都对她不好她才出来的,你就收留着,你媳妇不是跟人跑了嘛!你还有个孩子要带,这不是给你孩子有个玩伴嗨!”

拿拉掱想到一个人难熬夜,就把他带走,到了家里再想办法整死他。沉默了一会儿的他微笑说:“照你说的办,这娘们长得可以,我要了。五千块钱介绍费给你。”顺手抛个黑袋子给兴龙,兴龙接过偷看一眼,想数下有没有五千块。

拿拉掱看着他的眼神怕钱不够,便说:“你怕没那么多就去找个地方数一下。”

“我怕你带她跑了。”

“你放心好了。那里有个饭馆我带她去吃饭,你一起,然后你说回个厕所,你就在外面边数钱边看着我们俩。”

“这好,这好。”说着三个来到饭馆吃饭,兴龙说要上趟厕所就出去了。

坐在一起,拿拉掱一时找不出话题,只是对树难傻笑。树难看到他没开口说话,他的笑使树难感觉一惊一乍似的。他问拿拉掱:“你和本雄是好朋友,他本人呢?怎么不见人影啊!”

拿拉掱想到,天哪!我哪是本雄的好朋友啊!我和他只见过一面都是说你,真是被骗了还帮人家数钱!为了她能和自己组建家庭,还是照人家所说的骗回家再说吧。他叹了口气说:“本雄啊,他还在很远的地方等你,叫我带你母子俩见他。他要和你们过幸福安康的生活。”

树难吞吞吐吐地说:“他知道我带个孩子来。”

“是的,他估计你离不开刚生下的孩子,还叫我提前一天启程来接你。”说得树难很开心。

兴龙进了饭馆吃了饭,启程送他们俩上火车。他们来到火车站之前并没有买票,拿拉掱怕她看到票上的信息在哪里上车,怕她知道跑回来的路,为了使树难永远别回来是本雄早已安排好了的。兴龙,拿拉掱当然赞同,这样三方都有好处。

树难说:“你们不买票怎么去啊!”

“拿拉掱说:“为了来接你太匆忙,没带钱,你放心我们能去。”

树难惊讶地说:“怎么去。”

“爬火车。我知道拉货去那地的火车。”

说着拿拉掱把树难手里的孩子裹好,放到还没有启动的货车上。

树难看到大叫:“你这是干嘛!我孩子怎么扔在里面的。”刚想给他一巴掌。兴龙急忙拉着她的手说:“你清醒点,趁现在没人我们快上这车,要不然去不了。”

“我的孩子呀!”

“孩子没事,还不快上去找孩子,坐车走啊!”

树难听到孩子的哭声,向车爬上去,始终还是那么笨拙。拿拉掱的双手瞬间托着她的屁股从低处推向高处,兴龙用自己的肩膀给她的脚做铺垫,她用力一伸爬进了货箱。看见自己的孩子在沙子般均匀黑碳上,心放松下来。

树难转头看两个站台上的男子汉,兴龙站在原地不动,拿拉掱在拼命的爬上来。

听到孩子的哭声,巡逻的人走了过来。拿拉掱立刻抱起孩子用手捂住,使孩子哭不出来声来。他又叫树难扒下,孩子还在他怀里挣扎。拿拉掱心里骂道:你这小杂种在这里“哼哼”,回我家再收拾你。看你能忍下我的麻辣痛多久。

已经有 0 条评论
最新评论

版权所有:贵州作家网 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黔ICP备18010760-1号

站长QQ519680416 电话15985051823 维权顾问:李向玉律师(贵州洲联合律师事务所副主任,电话:13628552882

公众号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网站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QQ1群:598539260 QQ2群:84587631


您是本网站第 31930109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