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贵州作家网:www.gzzjw.cn
分站:
贵州作家网: >> 原创作品 >> 长篇 >> 正文

长篇纪实小说 野种——007晚上摊牌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许林聪    阅读次数:1414    发布时间:2019-10-14

    坐了两天的火车,拿拉掱看着熟悉的县城。清晨很模糊不清时,趁着火车在站停车这个机会下车。
    树难终于看到外面的世界。树难跟着拿拉掱走在乡田小路上,空中洒下霏霏的雨丝,宛如一片朦胧的烟雾,遮掩了绵延千里的长河。
    田园的春天短得像兔子的尾巴,一闪便,松树葱翠地站在绿荫荫的大地,随着一场凌厉的寒风吹过之后,村庄立即变得清瘦了。小河像一条哈达静静的铺在了村边,枝杈此时也露出了峥嵘,街道似乎也变得更加宽敞,幽幽的街巷一眼便望到了头。
不到半个小时,已经到达终点目的地。
    村庄的人看到拿拉掱带个女人回家,大家纷纷议论,有些站在家门口张望,有些偷看,有些向拿拉掱问好。大部分的人都说是拿拉掱带来媳妇,认为他的桃花运满好的,本地肯定是找不着,怕是在外地拐来的吧。老婆打跑了一年了又来一个,真是苍天给他长眼睛啊!不知道这个能在这里生存多久。不会吧,这个有经验管住应该不会吧。
    拿拉掱看到村民们盯住他带来的女人,心里很不是滋味。如果让人和她聊天就露陷了。看来我得把她叫在屋里呆着,到晚上让她跟着我本人,你喜欢的本雄也就是一个骗子,骗爱情的人。
    刚想把门关上,拿拉掱看见众人跟着母亲来看刚来的新媳妇。拿拉掱拦住他们的去路,母亲想把门推开就被儿子拦住了,说:“妈,不能进去,现在她刚来累了。不想见人哪!”


   母亲这时才明白,年轻人到这个年龄都是害羞的,于是转过头向邻居说:“乡亲们,儿媳妇今天累了。看见你们这么多人挤着,怕害羞呢?明天休息好了!请你们喝喜酒。再说这龟儿子带人来也不提前知通我们,让我们没有准备好吃的款待你们,真有点对不住!”
    邻居们纷纷说了些恭喜的话就回去了。
    拿拉掱见人去了。拉着母亲的手说:“妈,我带来的女人还糊涂呢?啥糊涂呢?人家骗她介绍给我的,现在不能让她跟人家见面,怕着人家议论啊!”
    拿拉掱的母亲王氏脸上显示惊讶表情对儿子说:“居然是这样,晚上我们把事情说清楚,我们拿家不可能白养她。一定要好好把她的内心征服。如果晚上不成功就下狠的。”
    “知道了母亲,今晚一定把她搞定。”
    “儿子,听说还带来个孩子,这个孩子我们不能白养啊!”
    “妈,你说怎么办?”
    “妈的意思是建议现在对孩子好点,好让这个女人跟着你。”
    “孩子不是问题,我们不是可以丢了吗?”
    “傻孩子,女人对自己的孩子你不懂啊!要不然我就早把你丢了。这娃现在丢不得,这样才能留住她,等她的心归在这里了。才能偷偷那样大甩掉啊!”
    “知道了,母亲。”
    母子俩商定晚上随机行事,要征服这个女人。
    树难坐在屋里等待本雄,也不见踪影,想出去问下拿拉掱,推开门一看才知道门锁从外面扣上了。感觉不对劲啊!一路上都不见本雄人影,再看到这情景分析一下,都是疑神疑鬼,一惊一乍,想不出会发生什么?
    到了吃晚饭时,门开了,一个老人带着奸诈的表情送来饭菜。拿拉掱紧在后面,望着她微笑,同席而坐,三个人静悄悄地各自夹菜吃饭,也没一点声音。
    吃饭完后,王氏对树难说:“这位你哪!我听我儿说了。你叫树难,还把你的情况告诉我了。你是个可怜的孩子,被人骗了你都不知道!唉,年轻人就是爱看错人啊!爱的信仰能骗过一切。”
    树难对王氏说:“你说的话让我有点不明白!”
    王氏叹了一口气说:“啥孩子,儿啊,你给她说清楚。”


    拿拉掱拿起杯子喝两口水湿润喉咙,开始说:“树难你就听我把话说完吧!我就是这里的本地人,曾有过妻子生活,现在儿子七岁了。前年我的老婆就走了。我单身过了一年多了,就出去挣钱碰到个赌徒给人介绍女人,介绍费五千元。就是我递给他的黑口袋里就有五千块钱,吃饭时还在外面数钱。你说的本雄见过,就是他给兴龙出的主意把你送过来的。本雄他人不在乎你,他根本就不爱你啊!都是怕你守不住嘴就把你抛弃了。他不爱你,他是骗你的。”
    树难听到到这话,眼泪立刻就涌了出来,拿拉掱又继续说道:“兴龙帮带你出来是要钱,你相当于是我花钱买来的,从今起你就是这里的人,也是我的女人。本雄不会来的,你就相信事实吧!”
    树难泪不成声地说:“怎么可能啊!怎么可能啊!怪不得一路上见不着他。我真的好恨他!”
    王氏说:“姑娘啊,你就相信命吧,再说你挣扎折腾也回不去了。呆在这里过日子,把你娃抚养成人。我们家会好好地对待你母子俩的,我儿子愿意接受这个孩子,他会像对待自己孩子一样的,你就在这里生活吧,如果你想跑,只要揪住了你,你就得付双倍的钱给我们,否则是不会让你们回去的!”
    树难痛苦说不出话来,内心想着是不可能回去的,可现在痛苦是一种缠身病,已经让她无法摆脱了。
拿拉掱不见她回答,晚上跟她同在一间屋里安慰,直到十一点钟,拿拉掱忍不住抱上床,抚摸,安慰,最终把人搂在自己怀里……

已经有 0 条评论
最新评论

版权所有:贵州作家网 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黔ICP备18010760-1号

站长QQ519680416 电话15985051823 维权顾问:李向玉律师(贵州洲联合律师事务所副主任,电话:13628552882

公众号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网站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QQ1群:598539260 QQ2群:84587631


您是本网站第 31930252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