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贵州作家网:www.gzzjw.cn
分站:
贵州作家网: >> 原创作品 >> 微篇 >> 正文

凌空的羊
信息来源:昆仑推荐    作者:陈洪涛    阅读次数:4182    发布时间:2019-10-18

远处,细微的戏声传来,一漾一漾地灌进澧水白的耳朵里,她就想起了戏台。戏台远在十里开外。澧水白不能看戏,只能看羊。

河从天边扯来,又向天边扯去,在澧水白眼前,河就是一个大看台。鱼儿是戏子,羊是戏子,而澧水白自己也是戏子。鱼上蹿下跳,吐泡摆尾。羊群白云般地,一步一簇草地在河滩上移动。而自己呢?

春天的阳光很有味道,澧水白和羊玩得也很有味道。

澧水白给公羊戴柳条编的帽。澧水白说站住,羊就站住了,澧水白说别动,羊就不动了,老老实实让澧水白戴帽。帽子刚一套上犄角,羊就使劲摇头,羊摇头是想吃柳叶。帽子柔柔的枝,密匝的叶绿得煞眼。羊眼瞪得大大的,头摇得如拨浪鼓,可是摇来摇去,那一团绿进始终没吞进肚里。羊就对着澧水白叫了,叫了也白叫,澧水白不理,澧水白只是嘻嘻。公羊就认命了。澧水白把鞭子往空中一甩,如礼炮般。澧水白冲着那有桂冠的公羊喊了声大公爵,礼仪算完毕了,然后就吃吃地望着大公爵笑了。

澧水白给母羊扎辫子,辫子上有一朵一朵好看的花。母羊头低了低,再低了低,瞪着眼很温柔地朝澧水白咩咩叫几声,很快就顺丛了。澧水白封母羊为公主,然后把鞭子往空中一甩,放了炮。然后也吃吃笑了。

澧水白给公羊一律戴柳帽,母羊一律扎辫,完了,看了看自己的杰作心里高兴极了。高兴完了就想自己的角色了,自己是什么角色呢,是皇上还是公主。管他呢,今天自己就当皇上。那谁是爱妃呢?澧水白支起下巴想了想。公主就当爱妃吧!这样定了,澧水白抱了公主,把脸凑到公主脸上亲了亲:爱妃,你要母仪天下哦。公主马上很温柔地把头往澧水白身上蹭了蹭,又对着澧水白咩两声。澧水白又吃吃地笑了。

澧水白赶着这群羊行走在村子里,村上就有了穿梭的白云。人们见了,夸她的羊好阵容,能玩杂技了。

戴个柳帽,扎个辫就能玩杂技?澧水白不禁又吃吃地笑了。

后来澧水白可真碰到一个演杂技的。

他就是河西莺歌社的,武生。

武生有着河水一样明亮的眼。武生用那明亮的眼瞟了羊群说,这不好玩,我给你说个绝活,保证够演马戏条件的。

澧水白的眼也跟着亮了。看着武生就像是在看这群可爱的羊。

武生抓一把草,在公羊眼前晃动,草忽左忽右,羊头忽左忽右,草忽高忽低,羊头忽高忽低,不一会儿,羊竟立着身子吃武生手中的草。

看到了吗,就这样拿草,驯羊。

澧水白拍手,说,好。

恰巧那阵子武生歇班,天天陪澧水白驯羊。

一日,路过一人群,武生喊着说摇头摆尾,羊摇头摆尾。武生喊直立,作揖,羊直立,作揖。武生喊凌空,技击,羊凌空而起,犄角白光闪闪,眼里透出一种难得的威严。逗得一圈人说好,一个又一个掌声响起。

后来,武生又随团走了。武生走时给澧水白一个千里眼,说他在杀鬼子战场拾的。

鬼子是鬼么?

鬼子是人。

为什么杀他呢

因为坏。

怎么坏法?

杀光,烧光,抢光。

澧水白听了后很是恐怖,不言语,身子痴痴地呆着。随后几天,澧水白放羊时好像防狼似地心揪着,夜里也没睡好觉。后来,澧水白发现羊群好好的,周围人好好的,天好好的,地好好的,也就自己好好的。好好的澧水白还天天驯羊。

小麦快成熟的那一年,鬼子来了。

鬼子见澧水白立刻狞笑起来,花姑娘滴,开始动手动脚。一鬼子抱着澧水白推向岸边麦地,澧水白挣扎——大声喊着。

白云朝这边拥挤过来,麦穗溃为藻草。羊停止了吃草,抬起头,蹄子抬起又放下,小尾巴还抖得呼呼有声。猛然有两声亢奋的叫声,大公爵凌空而起,血红的眼焚燃着太阳,凛然的头颅举着尖刀般的犄角捣向鬼子,扑扑腾腾抵下河坡。 

一阵鬼哭狼嚎。

一滴血溅手上!澧水白抬头看了,公主昂然屹立,脖颈上刺着一把长枪,而双角之上别着一颗人头!

公主……澧水白长嚎着,手趴拉着地,扑向那团直立的火焰。

 

已经有 0 条评论
最新评论

版权所有:贵州作家网 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黔ICP备18010760-1号

站长QQ519680416 电话15985051823 维权顾问:李向玉律师(贵州洲联合律师事务所副主任,电话:13628552882

公众号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网站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QQ1群:598539260 QQ2群:84587631


您是本网站第 31929892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