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贵州作家网:www.gzzjw.cn
分站:
贵州作家网: >> 原创作品 >> 微篇 >> 正文

九(酒)儿(外一篇)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贵州毕节 申清迅    阅读次数:4731    发布时间:2019-10-25

九儿,也叫酒儿。这名甚是有趣儿。

在人们眼中“九”,是个很好的兆头,但有的人难免有点异议了……

九儿出生在九九年,这便是他叫做“九儿”的缘故之一罢。和平常人一样,他的童年生活也是欢快的。但——似乎好景不长……

在九儿十四岁时,一切在他内心开始转变。谁知道一个正直大好韶光的少年会在一堂国文课上变得忧郁操劳起来。大千世界,无奇不有,确实如此的罢。

那堂国学课上的是鲁迅先生的《故乡》,这堂课,先生介绍了不少鲁迅的生平,这——便使他明白了一点什么。后来,我问他明白什么时,他很是平静的对我说:

“时代在前进,各方面都在朝着更好的方向发展,这是不可否认的现实。但回头想想,人们的思想却大不如前了。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积极性。换位思考一下,今天的我们可同一百年前的同龄人比较?到底不可罢。那时的人们思想上是非常积极的,而如今,百中挑一,或许未必能够找到那类人才罢……”说完,他深深地叹了声气。

我很是不明白他是如何想的,但彼时彼刻,我却也以为他说的也很有道理。之后的日子里,他愈发变化了。

那堂课之后,他开始模仿名篇,仿似很赞同鲁迅先生的“以文呼吁人心”。他拟定了一定期间的事程表贴在床头,每日的每个时间段都有不同的事情要做,其中便包含了写作与功课。

一千多个日子过去了,他变得更其忧郁了,唯一不变的是他的事程表和作息时间。因此,他房舍里的等总是会在夜深人静的凌晨三时才准时熄掉。那时的他很年轻,真不知道他是怎么熬过来的。因为他的睡眠时间是固定的,每天几乎只睡三个小时,但或许除了空闲时候罢。

我问过他这个问题,他还是平静地对我说:

“习惯啦。每天睡三个小时,不能超过三小时,也不能多于三小时。这很奇妙,我也不知什么缘故。这些小问题,何必纠结。就像鲁迅先生说的‘地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这东西啊,习惯就好,习惯就好……”

在他十五岁时,发生了一个令他自己都惭愧的事儿。那是一个夏日,因为天热,他睡觉时房门自然敞着。清晨,烈日高悬空中,树上的蝉儿已经开始鸣叫,从门外吹入的凉风掀开了他的诗稿。

父亲来到屋里,准备叫他起床。一进房门,便看到书桌上的诗稿,本来父亲无意去看。但想到他那时的学业退步,便想探个究竟。于是,拿起看了看,旁边还有一本《志摩的诗》。父亲平静的看完,一声不吭便将之撕毁了。这时,九儿被吵醒,看到地上凌乱的零碎诗稿,又看看父亲,顿时怒火大起:

“你干什么?!那是我昨晚辛辛苦苦写出的!那可是我的心血啊……”话没说完便哭了起来。

父亲指着他:“畜生啊!爹娘这般辛苦赚钱给你读书,你却……”

原来,撕毁的是首情诗。昨夜,九儿看了《志摩的诗》,一时兴起便模仿了一首。唔,人间最悲催的便是互不理解……

自那次争吵后,九儿便离家出走了。他这个人脾气倔得很,而他父亲也是死要面子,以为他自己会回来。三五天过去了,身上的钱也花得差不多了,他决心找份工作。看来——去意已决。

当父亲找到九儿时,九儿正在酒吧上班。那天晚上,父亲和母亲都去了,看到九儿 ,母亲呜咽着说:

“儿啊,快回去罢。先生都让你回去,再不回去,过了这段日子就没有念书的机会了……”母亲边说边用手抚着他的脸,确实九儿瘦了,胡须也长了不少,包括白发也比以往多了(可能是熬夜的缘故罢)。九儿说:

“母亲,我意已决,不再回去。我在这里很好!过去,父亲撕毁了我的诗,本来写作就像是我的生命,如今生命不全,回去如何安心念得好书?”话音刚落,立即点上一支烟,深深地吸上一口,然后看向远处。——那时它才十六岁。父亲没说话,只是若无其事地看着远处。其实他心里也希望九儿回去,只是面子……

那次之后,九儿换了很多工作——KTV、美容、工厂职工、雕刻学徒……可到底唯一不变的还是坚持看书、写作。日子过去将近一年,他又变了。

  这一年里,母亲由于想他,经常与他联系,每次都跟他说祖宗这家谁又考上大学,谁有当什么官,提到九儿又开始呜咽起来。确实,如今的父母都喜欢拿别家的孩子与自家的做比较。古话说得好“人比人,气死人”。

九儿工作久了,发现所有的工作都枯燥无味,又特别喧嚣。听到母亲说某家的孩子怎样的有出息,他想为父母挣点脸面。因此,他打算辞职回乡念书!

这个念头一生,他便和母亲商议,母亲当然开心地答应了。而自从那次同父亲争吵过后,父子俩便像被什么东西隔阂了一样,变得少言少语。

九儿这人做事儿有规律,想好了就马上做!这不,已经拖关系进了故乡的一所中学。这是值得高兴的!但——人生在世本来就不可能一帆风顺,悲催的事刚刚开始!

父母和九儿来到故乡,九儿念书,而父母则选择了做生意。做生意固是个好想法,可是过去几十年做,或许能够赚不少钱。这年代,谁不说生意不好做?想法是如此,但九儿的父母还是做了,毕竟眼下只有做生意适合他们。

约莫做了半年,生意愈发地好。九儿念书期间,七天回来一次,父母缺乏人手,自然而然让九儿在“空闲时间”帮他们做做生意。眼见高考只有一年半,九儿开始慌忙起来。因为他平日里将大量时间投入写作,而学业却耽误了不少。看着别人天天奋力做着功课,他的心中更其荒乱了。

好日子没过多久,他爆发了!

“在校我是学生,在外我是工人,你们让我如何静心修学?!学业不好,你们怨我,生意不好你们怨我,我到底是学生还是工人?你们到底要我念书还是工作?你们说赚钱是为了我的将来,可是你们赚钱的时候耽误了我的学习,这样我又如何念得了书?等你们钱赚够了,我一事无成,再来用你们的钱,这就是你们要的……”

话说一个有成就的孩子是缺少不了两个理性的父母的,但他的父母不认为他是什么有成就的孩子。一通怒话之后便是一场争吵,这在九儿家已是家常便饭,一年一次大吵。争吵完,父母并没有理会九儿的“道理”,只是觉着九儿已经变了,变成了他们心中的“逆子”。在九儿看来,别人都有理性的父母,自己的父母却将钱看得那么重,以至于三番四次地同他争吵。九儿打小就是个不太爱说话的孩子,如今又遭受这番委屈,又开始喝酒抽烟。在亲戚眼中,无疑是个流氓,但他的心中却受了不少委屈。

随着时间过去一年多,九儿近乎变成了一个“酒汉”。成日抱着自己写的东西看,看到我便倾诉一番。——

“你是不知道啊,现在的人啊,真是蠢呵!看见年轻人抽烟便说是流氓,听到年轻人喝酒也说人家是流氓,真是不懂呵!烟酒这东西,谁爱啊?有时候心里憋屈,我能怎办?还不是喝酒麻醉自己,让自己别想那么多。烟嘛,不爱!夜里,万家灯火都已熄灭良久,而我却辗转难眠,只有抽烟麻醉自己的头脑,只要吸了就会昏晕,昏晕了就能睡了。它们啊,有时我恨,有时又是我的镇定剂和催眠剂,少了它们,还真未必好过呵……”

说完,又点上一支烟,拿出他写的东西:

“来,我读给你听听,啊。文字这东西啊,发表了就是好,没发表就什么东西都不是!狗屁都不算!没有价值,只能烂在自己肚子里……”

看着他醉醺醺的样子,我又不忍离去,只好呆在那里听他念念。

前几个月,他突然间病了,听说还有点严重,又是肠癌又是脑瘤的,说来教人真不敢信!我去望他的时候,他在家里躺着,眼里流露出绝望的气息。

一去他家,他母亲便用恳求我的语气说:

“系民啊,你进去看看他,顺便劝劝他跟我们去医院进行疗化,你跟他可是好哥们儿啊……啊,婶儿拜托你了……”说着便哭了起来,九儿的父亲一直沉默地坐着,眼里充满了血丝。

“婶儿,我会的!您先忙你的,啊。”……

当我进入时,九儿盖着被子,坐靠床头,手里拿着自己写的东西……

“九儿,还好吧?”,我说。

“系民,好久不见,咳咳咳……来,坐。”他忽然醒过神来,让我坐在他旁边,咳得很厉害。

“怎么不去医院呢?”,我说。

“唉~人活在这个世界上,想活得久一点那可能就要靠天了,如果想马上了绝自己的性命,自己便可以充当主人了。我啊,没做出什么大事,没什么出息,活着就是浪费时间呐……”他眼睛盯着手中的稿。

“这……”听他说这一段话,我还真不知说什么好。没等我说出口,他接着说:

“你知道么,我自己取了一个笔名,叫做‘酒儿’。‘酒儿’包含了很多东西。‘酒’的同音是‘九’,也就是我的生辰。还可作‘久’,我的自嘲:生命短暂,苦痛长久。还有一个你知道的,我爱喝酒。‘儿’字不必解释了罢,意义不大。……其实罢,我两年前就有预感自己得病了,只是故意拖着不看。天天吃得不错,一年下来,一斤肉都没长哩!我还跟别人开开玩笑,说自己吃多少都不会发胖。另外,没想到的是这脑袋也出了问题。以前经常发昏,有时以为是酒喝多了,有时又觉着是自己想的东西多了,太过凌乱……”他冷笑一会。

“你啊,就应该多多休息!想那么多干嘛,何须自寻烦?”我语重心长地说。

“为什么我经常只睡三个小时,因为我觉得自己还要好多事要做,所以拼命赶时间做。现在,什么都做不了了,一切枉费啊!下辈子投胎但愿做个畜生,简简单单。奢侈一点的话,我好心做一粒尘埃,不知苦痛,随风而行。”他闭上了眼睛,似乎在幻想着什么。

“你还是去医院先看病罢,没有生命谈什么都是假。”

“不用说了,我累了……”

他将手稿放在枕边,盖好被子,跟我说他想睡睡。只见他的泪水慢慢沁入枕头。

……

没过多久便传来了他死去的消息,不是病死,而是被车撞死的。听说被撞之后当场死去,手里抓着几张零碎的手稿,其他部分则被撞散了,满地皆是。在他的衣服里还放了一张遗书,看来不是意外,死是算定好的……

九儿,一个爱知识如命的人——走了!带着愁怨走了!带着痛苦和不满走了!面对世上的一切,他似乎已无力挣扎,唯一能做的就是离开这里。

母亲失声痛哭,父亲沉默心痛,但如今的一切又能怎样?如果过去互相理解、多一分理性、多一分关怀,或者今天——事不至此……


已经有 0 条评论
最新评论

版权所有:贵州作家网 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黔ICP备18010760-1号

站长QQ519680416 电话15985051823 维权顾问:李向玉律师(贵州洲联合律师事务所副主任,电话:13628552882

公众号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网站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QQ1群:598539260 QQ2群:84587631


您是本网站第 32509738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