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贵州作家网:www.gzzjw.cn
分站:
贵州作家网: >> 原创作品 >> 微篇 >> 正文

拯救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朱万能    阅读次数:2698    发布时间:2019-11-03

碗里的饭已经馊了好些天了,显然不能再吃,膝下的三个孩子还没有断奶。主人好像并不看好她们,只是在用餐的时候才偶尔施舍点饭菜。尽管如此,她还得努力与其他乞食者拼抢,才能勉强续命。

无论是从法律还是人道的角度来讲,如此这般地对待一名尚在哺乳期的女性员工,都是让人无法接受的。可是,始果非要这样去理解的话,又会显得是那样的不合时宜,哪怕自己还是一名在职的警察。

六月可真是个热闹的季节啊,漫山遍野都绿透了。地里的茄子、辣椒和西红柿,坡上的桃子、李子和梅子,哦,还有最具女人味儿的苞谷杆子,它们都有了自己的娃娃,个个娘肥儿壮的。

瞧,院子里公鸡正领着母鸡们练嗓子,小鸭们正跟在大鹅屁股后面四处乱晃悠。屋檐下不知何时又多出一对夫妻燕子来,正赶着筑巢呢,嘴里还不停的叽叽,好像在说:哎呀,晚啦,晚啦!

如此欣欣向荣的时节,本不该有忧伤。可眼见着这娘儿伵越来越瘦,越来越虚,悲悯之情便不禁爬上了心头。心中愤愤之余,我多次向她们的主人提出严正交涉,可怎奈人家脸“厚”心“黑”,仍是无动于衷,唉!

我开始试着走近她们,孩子们很乖,淡蓝的眼睛里充满了对新鲜世界的好奇。当发现有人靠近时,母亲表现得非常警觉,似乎早已作好了随时为孩子拼命的准备。令人遗憾的是,孩子们的身边并没有父亲,更不知道父亲是谁。或许,又是一个极不负责任的偷食者吧?又或许是因为其它。

没隔多久,当我再回去的时候,却发现她们已经匆匆的搬了家。想必是那母亲为了安全起见,怕我伤害到她的孩子吧?好在她们的世界就那么大,倒也不难找到。

这可怜的母亲,原本就是一个被收养的流浪者,因此,她深知世态炎凉。她明白,虽然自己不太受待见,但在主人这里至少还能有口吃的,倘若真的离开了,等待她们的可能就只有死亡,毕竟孩子们还太小。

为了不让孩子断奶,她总是想尽办法到野地里捉老鼠,去稻田边逮鱼虾,尽管明知机会渺茫。可在她的心里,只晓得鼠肉和鱼肉才是催奶水和补充体力的最好食物。看得出来,为了能让一家子活下去,为了孩子,此时的她是什么也顾不得了。

十八般武艺用尽之后,我知道自己是怎么也劝不动她那冥顽不化的主人了,于是也就不再白费力气。只是在每次用完餐后,会私下盛一些米饭,用菜汁拌好,然后悄悄的给她送去。一来二往,也算是博得了信任,她们渐渐的放松了对我的警惕。看到她吃的很香很甜,喂孩子的奶水也逐渐充足起来,我心里充满了幸福的情绪。

争得母亲的默许,我尝试着去逐个的抚摸她的孩子。孩子们依然瘦弱,但天真的眼神里却找不到一丝一毫的哀怨。忽然,我发现在老大的毛发里竟闪烁穿梭着许多小东西,哦,老二和老三也有,天啦,是跳蚤,可恶的跳蚤!我不由地和她们同仇敌忾起来。

天气晴朗的时候,母亲会把孩子们一个一个地搬到核桃树下光点斑斓的地方,让他们尽情地享受阳光沐浴和夏风拂洗。此时,她会很有耐心地给孩子们梳理毛发和搜寻毛发里的跳蚤。看着自己的孩子无忧无虑地在光影里爬行翻滚,她会一脸慈祥地将跳蚤一只又一只的舔进嘴里,咬破咽掉。然后,从心底滋长出绵延不绝的幸福与希望。

费了好大的劲儿,几经辗转,我终于从邻镇的集市上买到了灭跳蚤的药,还特意给她们带了不少好吃的。返回的路上,我一直想着:待回到后,得赶紧将药粉兑了水,再用棉球小心地给她们挨个儿涂抹上。那可恶的跳蚤们定会像锅灰似的往地上掉,那时,她们一定会很高兴。

“嫂子,嫂子,那姐儿仨呢?你到底把她们咋啦?”

看不到仨小的,又听见她们的母亲正孤苦伶仃地在一旁哇哇大哭,我失去理智地冲到她们的主人面前,指责、怒吼。可面对对方的矢口否认,我也无可奈何。于是,一名警察的无助,在此刻被渲染得极其苍白。

我开始四处寻找,动用各种关系和专业的侦破手段,争分夺秒地四处寻找,而她就紧跟在我的身后,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了我的身上。我们心里都很清楚,此刻时间对于三个还没断奶的孩子意味着什么?

她很坚强,怕影响到我的判断,极力地控制住自己的情绪。除了与我轻声地交替着呼唤之外,只有在确实忍不住的时候,才漏出两声低沉的、叫人心碎的哀嚎。

我们摸排,走访,踏破铁鞋也没能寻到拐诱者的踪迹。眼看着天将拉下夜幕,难道是遗弃?难道是主人将孩子们给扔掉了吗?思路刚一变,这个不祥的念头便猛地往心坎上窜。我赶紧打了手电筒,往荒处寻找。

玉米地里没有,废瓦窑里没有,梨树林里没有,浣溪边也没有……

终于,在离宋家坟场不远的地方,隐隐约约听见有孩子们脆弱的哭叫。应声寻去,还好,都在呢!我一边埋怨主人作孽,一边脱了衣服将她们包好带回。

从此,我将他们安置在了自己的身边,不让任何人染指。

我对她们的好,她们心里全明白,只是在表达方式上,略显得有些木纳和笨拙。除了充满感激的眼神外,见面时主动打招呼便成了给我最大的回报,如此而已。虽说看上去是简单了些,但我还是很受用。

都说孩子是见风长,我看一点儿也不假。瞧,不经意间,姐弟仨不但能自己吃食,还可以离开母亲结伴去玩耍了!

看着娘儿伵的身体一天天的好转起来,容光焕发的,越来越漂亮,我又亲授了她们一些如何讨主人喜欢的“礼仪”之术。眼见着主人对她们的态度有了三百六十度的转变——由嫌而生爱,我那块悬在心里的石头啊,才算真正的落了地。

假期永远都是短暂的,惹人生厌。归队之前,我去和她们道别。姐弟仨都争着抢着往身上爬,一定要我抱抱,可亲啦!母亲仰着头,依然用充满感激的眼神深情地和我对视着,嘴里喊着:“喵……喵……喵!”  

 

(编辑:黔州)

已经有 0 条评论
最新评论

版权所有:贵州作家网 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黔ICP备18010760-1号

站长QQ519680416 电话15985051823 维权顾问:李向玉律师(贵州洲联合律师事务所副主任,电话:13628552882

公众号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网站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QQ1群:598539260 QQ2群:84587631


您是本网站第 31957333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