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贵州作家网:www.gzzjw.cn
分站:
贵州作家网: >> 原创作品 >> 长篇 >> 正文

长篇纪实小说 野种——011三抛鬼门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许林聪    阅读次数:2685    发布时间:2019-11-06

清晨,一缕淡淡的阳光投射映窗。伴着清晨新鲜的空气,闻着空气中夹携着的淡淡清香,唯有自己去嗅觉美好风景。而那母亲微笑离开那曾相遇的风景,消失在繁华的草木中,一簇簇鲜艳的花朵聚集在叶片下,无数只蝴蝶微微张开翅膀,像人一样离开那里,那里也是母亲曾出现,曾消失的地方,让人分不清去何方,带有什么礼物回来。

今日母亲出去的印象给他很险峻,让人猜不出将会发生什么,迎来什么礼物,而这就是关注的一点。

遥遥相望那远方,出现的人不是他所喜欢的。摇摆的拿拉掱面植胡须,口露那狼牙锋利的尖牙,吐出那血红色的狼舌,大模大样的向他走来,想吞了这个小野人,便发出幽幽的凶光,其余的引颈长嚎,声震四野,让人见了,让人听了令人毛骨悚然。

看到海威和儿子一起打闹,心中痛恨这个外地狗,太想一把掐死他算了,勉得替别人养个狗杂种。

拿拉掱走到跟面,一把揪住他的肩膀上,手指掐入他的肉体,划出狗抓人的痕迹,松开手再一巴掌甩在脸上。

“小兔崽子,今天有我在你就别想快乐,别想和我儿子打闹!今天就得好好拿点味道给你。像你吃的美食一样,酸酸苦辣都有的,味道更完美,过来小崽子。”拿拉掱命令说道。

海威紧紧跟着他,生怕遭到他的毒打,可能听话不会招来杀身之祸吧,但愿如此吧!但愿如此吧!

拿拉掱找了一根长绳,左手揪住他的衣服,右手绳子抽在他的屁股,海威哇哇直叫!“不允许哭,哭就把你喂狗。”海威紧闭嘴,泪水像洒水机在空中运行。

拿拉掱走到田坪,用一根绳子将他牢牢捆实,让他挣扎不了。看到他哭就更来劲了,拿拉掱用手里绳子拴住他的腰,一脚踢出去砸在万劫不复的深渊,黑田黑水射向他的身体,这时他完全变成了染了颜色的黑人。

拿拉掱这时完成第一次,心还不够爽快,绳子一拉将他提了上来,又飞起脚踢下去,再一次重复操作,拉上来再一一次甩下去,他碰到一块没鸡蛋大的小石头,由于有一层楼高,他的牙齿碰掉了两颗,没有谁能解救他,只听到上面有怪声在笑,他的哭声,他的泪水,飘洒在那稻田里,顿时埋下土里,难道他的泪水是人吃的粮食吗?非要把它种下去。

可惜啊,他无论怎样的表示愤怒,都做不出任何无法挽回的事来,所以再一次奢望他人的搭救,可是这线希望一直没有出现,他失望了,怪他自己期待太多,这时陪伴他的只有辛酸的眼泪,心痛的泪水。

他万万没有想到拿拉掱又把他拉到堤坝上,将他抛向那山沟洪水,他就被甩在里面冲洗,去掉他全身的颜色。那时他想像着,如果绳子断了,他愿意随它飘浪,消失在遥远的西方,不愿生存在人间天堂。但人往往那样想到,但人往往得到相反的结果,事事都不会得到他的如意算盘。

本想他会死在那里,去了西方,并没所想的那样,模模糊糊的躺在路上,火辣的太阳烤在他的身上,身体上冒出青烟,消失在空中。

“野种,野种啊!还有一种刺激味没有尝到,你去尝试吧!哈哈!”

气喘吁吁,无精打采的海威,被恶魔脱光了衣服,抱向那茂盛的活麻草。你知道活麻草么?活麻草是一种植物, 摸一下可提神醒脑,抓一下神魂颠倒,滚一圈你这辈子就完了。这种触毛分泌毒性黏液,不小心就被那锋利的毛尖扎到皮肤的话,就会又痛又痒,好像被什么动物咬了一口似的,皮肤立刻红肿起来,所以此种植物又称“火鸡婆”“荨麻草”“蜇人草”“青话麻”等。拿拉掱用力一抛,把他扔向一大片一大片的活麻草丛中。

顿时,一股剧烈的疼痛油然而生,刺激着他的肉体,精神,像是被万根灼热的利刀刺着,一股绞心的疼痛遍布他的全身。

他在里面翻滚,什么款式动作都有。他的脸色由黄变紫红再变通红,痛苦的呻吟让他痛的呲牙咧嘴,痛的五官错了位。那种滋味儿又痛又痒,能让自己神魂颠倒,让人生不如死的感觉。

那时他的哭声震动大江南北,没有人搭救他,他便在里面滚啊,那种动作,那种眼神,那种面目,那种惊慌,有谁能知道,只有他神魂颠倒中才知道,直到晕过去。

当醒过来时,他睁开眼睛时,快落山的太阳在高挂的天空中消失,动下身体都是浑身疼痛,哭泣涕如雨,他知道自己还没有去西天安乐。没过多久,听到母亲和姐姐从远方传来声音时,他自己的泪水飘撒下来,淋湿铺垫的一角落。

看到母亲时,一个人熬过了所有的苦难,莫过于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心碎,还想动手去抱母亲,想洗刷自己的痛苦,这次的痛苦非比寻常,无法格式化自己的苦衷,颤抖的手伸出指着母亲遗忘的角落。

真正的母亲却是无声无息哭泣着,自己蹲在看不着脸的角落,掏出所有的心痛,直到狠心安静下来,走向她的卧角。

姐姐吓着脸一片冷白,说不出痛苦般的流泪。钱中燃悄悄把事情的经过说给她听,她泣不成声更痛苦。

海威看着母亲这样离开的背影,让他觉得好心痛都没有感觉似的,像千万钢丝戳穿他的心脏,直到五脏六腑,让人动弹不得,喉咙痛得发不出音调,瘫痪在自己的床垫上。

拿拉掱从暗处的角落偷看母亲,更用起他那侦探的眼睛盯住。看他那模样,穿梭一般地溜来溜去,多多少少看看母亲的神态。他自己多少有些害怕的感觉,生怕再遭到毒打,而母亲依旧往常照顾他,没有做出任何神态,专心做往日那些事情,对自己陌生了许多。

几日过后,海威的伤好了不少,拿拉掱盯住树难的动作减少了,便开始恢复像往常一样了。他这回都是躲在某个角落,度过漫长的一夜又一夜,看着日出而落的景色。

 

(编辑:黔州)

已经有 0 条评论
最新评论

版权所有:贵州作家网 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黔ICP备18010760-1号

站长QQ519680416 电话15985051823 维权顾问:李向玉律师(贵州洲联合律师事务所副主任,电话:13628552882

公众号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网站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QQ1群:598539260 QQ2群:84587631


您是本网站第 31957277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