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贵州作家网:www.gzzjw.cn
分站:
贵州作家网: >> 原创作品 >> 长篇 >> 正文

我的白藏房 第六章 疯装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陈金凤(彼岸之北)    阅读次数:2892    发布时间:2019-11-06

一大早,欧阳在门外轻轻地敲门,我蒙在被子里纠结,要不要起床。他隔着门说:“今天我要上班,已经安排姐姐带你去参观她们的学校。早餐在楼下,你一会醒来记得吃,不要饿着。我走了啊,这会还早,你再睡会。”我伸出手拿起手机一看,才六点三十五分。他怎么那么早就上班?我掀开被子,穿上拖鞋,慌忙开门,“咚”一下子撞到谁了。“对不起啊……”我慌张道歉,抬头一看,他笑嘻嘻的站在面前。“哎哟,怎么是你,不是走了吗,怎么还在这里?”我摸着撞疼的额头。“嘻嘻,我就知道你会出来看我,撞疼了吧,小傻瓜。”他握着我捂着额头的手,语调是那样的温柔。“哦,都怪你,疼。”我红着脸低着头,他拉我靠在他的肩上,我羞羞的女儿娇态。他的手很温暖,我感觉到了。不料他吻吻我的额头,温柔的说:“我去上班了,今天很忙,可能会很晚才回来,你跟姐姐去。快上床去再睡会,别着凉了,乖。”他真会说情话,不知道他对前任说过这些话没有,我竟然吃他前女友的醋。他见我没动伸出手抱紧我:“乖,听话,你穿这么少生病了我心疼。”他又开撩一拨,谁受不这样的撩拨。使劲挣脱跑回房间,哐的关上门。只听到他欢快的唱着“小酒窝,长睫毛,是你唯一的记号……”下楼去了。缩回被窝,捂着被子,脸烫得像发烧一样,心脏狂跳不止。这是爱了!人说,请珍惜那个和你先做朋友后是恋人的人,还有死不要脸说爱你一辈子的人。

记得我曾经用尽所有的力气去爱的那个人,从初恋的少女变成伤痕累累的女人。如果这是长大的必经之路,那麽谢谢那个曾伤害过你的人。心静才能听见自己的内心的声音,想要什么。也许我为之苦恼,肝肠寸断的,未必是正确的。

遇到他,是我这一生的缘。坐下来,静等花开,静观水流,心静,自然就澄明了。笑看花开,是一种宁静的喜悦;静赏花落,是一份随缘地自在。他就是我那份随缘的自在!多年以来,我们的关系只限于无话不谈的朋友,没有网络上惯有的欺骗与别有用心,只一句我们该见面了,所以我来了。什么也没带,竟意外的收到他的真心。此刻在我的手心画上你的样子,在身后画上你的影子。仿佛你就在面前,有花草和太阳的味道。心门再一次为你开启,害怕错过了花期,错过了你。因为我们都曾年轻过,年轻是多么美好的事!有多少次可以等,有多少过往可以原谅。如今的我们己没有年轻的容颜,剩下的只有还算年轻的心。

八点过,欧阳的电话打进来,问小懒猪起床没有。说姐姐学校九点有一个民族节目要排演,可以跟着去欣赏乡城的三大特色之一。我问他哪三大特色。他说:“乡城女装是其它藏区无法找到,是独一无二的,这种乡城女装被其它藏区人们戏称为疯装。特有的连衣裙,最初形成于文成公主进藏时期,后来又经过纳西族木氏土司统治时期定型,吸收了纳西族妇女穿的齐膝围裙的折皱多的形状特点,就像你们女孩的百褶裙一样。用料讲究,一般以氆氇为上品,整个连衣裙用料约七米。其实关键是它最独特的地方是在穿法上。其它藏区一般是左襟在里右襟在外,乡城女子的连衣裙恰恰相反,所以乡城的疯装自然也就远近闻名了。”

“哦,那一定要去见识见识。你还在忙吗?记得多喝水,你吃了早餐没有?”

“我吃过了,你呢?还没起床,一定没吃。小懒虫。”他的情话隔着电话都让人脸红心跳。

“好了,不和你说了,我这会儿在厕所打给你的,里面闹的很。”

“嗯,好。我起床了,你自己注意点。”有人时刻记挂着,心里甜甜的很温暖。

起床梳洗换衣服,下楼来早餐还摆在桌上。卓玛姐姐从厨房伸出满头装饰的脑袋,笑着说:“起来了,快吃早餐吧,阿华让你今天跟我去学校。”

“呀,姐姐,你好漂亮。”我是真心的称赞,其实真的很美。

“是吗?有你们那儿的姑娘漂亮吗?”她在厨房忙着,我们隔着一堵墙说话。

“当然是你们这儿的姑娘漂亮了,真的。既有好看的头饰又有色彩鲜艳的衣服 我们才没有呢。如果我可以穿上试试该有多好。”我说的可是大实话。

“你喜欢吗?那晚上回来我拿一件给你穿穿看。”卓玛很慷慨,愿意我穿她的华服。

“好呀,好呀,谢谢姐姐。”我的嘴够甜,叫得卓玛姐姐高兴得不得了。

吃过早饭,我跟着卓玛去她的学校。身材高挑的卓玛,穿着民族服装美的像画里走出来的人。我这个丑小鸭还是躲开,免得给她抹黑。学校的操场很干净,只有一个班的孩子在上体育课,身上都穿的汉人的衣服。卓玛姐姐指着操场正对面的那栋六层楼高的建筑介绍:“那是小学和中学的教室。左边那栋四层的是幼儿园和学生,教师的寝室,右边二层是食堂和盥洗室。后面还在修建的那栋也是教室。现在义务教育,我们这附近四个乡镇的孩子都在这里上学,教室不够用。”

“都是藏族的孩子吗?就只有一所学校?”我还认为是我听错了。

“是的,我们这里条件艰苦。冬天大雪封山,几十里之外的藏族孩子一般都不会来。但是开了春,学校的教室寝室紧张极了。所以我们学校还在接受社会的捐助,继续修建更多的教室,可供更多藏区的孩子上学。”听了姐姐的话,我很感动。学习环境这么艰苦,孩子们依然坚持翻山越岭的来上学,这也是我们这些大城市的孩子无法想象的。多走几步路也要开车,所以大城市的孩子们怎么能和这里的孩子比?我真觉得脸发烫。

继续往学校左侧角落去,那是一间比较宽大,只有一层的石头堆砌的房子,从里面传出悠扬的乐曲声。卓玛说那里就是排练场,也是用来接待贵宾和搞大型联谊活动的地方。她拉着来到前几排,让我坐下。她说要去后台化妆,晚点再介绍其他老师给我认识。我拍拍她的手让她别担心我,忙自己的去。场里有很多人,五彩斑斓,穿戴奇特。有的穿着袖长、腰宽、襟大的像是藏袍;有的穿着右襟齐脐,外罩圆领宽袖长袍;有的穿着长带束腰,前摆平直,后摆折皱,外套长袍。他们的领口、坎肩、大襟、袖口底边都镶有彩色金丝料或是兽皮的滚边。腰间再佩短刀、火链,头戴呢礼帽、金盏窝帽或狐皮帽,足蹬藏靴或长筒皮靴,手指上戴着硕大的金银戒指,宽肥的下装配着摇摆步态,一个个典型的康巴汉子形象,活脱脱地走了出来。我拿出相机来,拍着他们神态和靓丽的衣饰。那些老师坐着的或是站着的,说的都是我听不懂的藏话。

舞台上的摆设还在搬来搬去中,主持人身着民族服装在那里紧张的对着台词。不清楚他们要接待的是哪位大领导,搞得那么隆重。卓玛说诸如此类大规模的表演,也只是春节联欢晚会才那么隆重。场内太吵,我需要出来透气。一望无际的蓝天白云,宽阔的操场上有几个孩子在打篮球,我也好久没有摸过篮球了。尽管前男友是一个业余篮球运动员,却从没有教过我一丁点篮球的技巧,每次只知道让我守着衣服,送水拿外卖。估计如今我连篮板都投不进。甩甩头,过去的不想了,热热身下去和孩子们玩玩。抱着我的相机来到篮板下面,抓拍孩子们的照片。他们都停下来盯着我看,亮若辰星清澈的眼神,黑而深邃的眼眸,黝黑稚气的脸上写满了为什么,你是谁。 

已经有 0 条评论
最新评论

版权所有:贵州作家网 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黔ICP备18010760-1号

站长QQ519680416 电话15985051823 维权顾问:李向玉律师(贵州洲联合律师事务所副主任,电话:13628552882

公众号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网站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QQ1群:598539260 QQ2群:84587631


您是本网站第 31958486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