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贵州作家网:www.gzzjw.cn
分站:
贵州作家网: >> 原创作品 >> 长篇 >> 正文

我的白藏房 第七章 情定三生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陈金凤(彼岸之北)    阅读次数:3438    发布时间:2019-11-07

哥哥也没有回来,卓玛说他回嫂子娘家了。我和她吃过晚饭出去散步,途中遇到卓玛的男友。她大方的介绍给我,原来他是乡城派出所的片警。我这花痴加迷妹的神态又来了,如此帅气又穿着制服的男人,对我有着致命的吸引力。额,口水,快收起来,若被欧阳那小子看到又该吃醋了。目前他没在还妨碍不了!三个人并排着走了一段,前面忽然挤出来一个人来,站我面前吓我一跳。我胆小,溜达卓玛的身后。“哈哈……”,怎么像欧阳的声音?我抬头一看,不是他是谁?被他一吓,胆颤心惊的,这会一股脑气炸,追着他打。“你给我回来,站住,看我不打死你!”我追着他疯跑,姐姐和男友不见踪影。“不跑了,我投降!怎麽样今天好玩吗?我们回家,我好累啊。“欧阳说他累,我的心也疼,怪自己刚才还和他闹。“走吧,咱回家”。他搂着我的肩,慢慢往回走。我心有不忍,推开他半蹲着说:”来吧,我背你回去。“他哈哈大笑,拉起我刮我的鼻头,说:”这是什么道理,我又没有生病,哪有女人背男人的?“我不管他,坚持要这么做。他忽然凑过嘴,悄悄吻着我的耳垂说:“我背你去洞房。”我害羞得不行,猛的推开他,笑着说:“下流,坏蛋。”扔下他跑得比兔子还快。“你等等我,跑什么呀跑,等会又要喘了。”他在后面大声的喊。

跑回家躲上自己的房间,听到他上楼的脚步声,敲门声也来了。“开门,小兔子!小兔子乖乖,把门开开,哥哥要进来,快点,让我进来。”

“我就不开,看你变成空气进来。”我们隔着门煽情。

“哈哈,好吧,告诉你一个大秘密,这房间是我住的,你来了才让你住的。你说我有钥匙没有?”他竟然藏着另一把钥匙,这家伙果然是心机男。

“那你敢进来吗?我不信。”我嘴倔,估摸着他说有钥匙是骗人的。

“丫头,不信是吧,等着我拿钥匙去,看我怎么收拾你。”听他的脚步声远了,我赶紧开门。

“哈哈,你这丫头就是好骗,这个你也信。”我的门才打开一条缝,他就挤进来。

“你,赖皮,骗子,给我出去,滚呀。”我佯装生气嚷着要他滚出去。

“我就不。”他厚着脸皮一把抱起我,在屋子中转呀转。

“放下我,你个骗子......。”我已经幸福得晕眩了。他抱紧我,温暖的唇盖住了我,喘不过气来 感到快要窒息。我们一起倒在床上,闭着眼睛相拥着倾听对方的心跳。像一首激烈柔情的曲子,爱在柔波里追逐。我放下矜持的伪装,任他疯狂蜿蜒,一阵激流涌来,激起溪水淙淙,一声水击石穿的声音传来。噢,那是我们合着拍子在编写爱的舞曲,等待你的到来才是我一生的神话。

夜深了,相拥着握着进入梦乡。我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和他手牵手奔跑在广阔碧绿的草原上。草原上开满了各色的的小花,红的,蓝的,粉的,还有黄色的。对黄色的,有很多黄色的小花。我摘起一朵,转身不见了他的踪影。只有我一个人,孤单的一个人。“呜呜……”。我哭着哭着醒来。他抱紧我,温柔的在耳边安慰:“我在我在,宝贝,别怕,别怕。”

清晨在他怀里醒来,眼前的他正睁大眼睛看着我。我羞涩的别过脸,他的气息喷到我的脖子上。觉得痒痒,扑哧一笑。他伸出另外一只手掰着我的脸,要我看着他。我倔强扭着头,他开始咬我的耳朵。“啊,疼。”我叫出了声音。他还不肯放过我,发着狠说:“小丫头,你敢勾引我。”我笑着推开他,使劲的推。说着言不由衷的话:“我没有,没有。”“过来,你转过来。“他的声音是我喜欢的低沉的,充满了磁性。心儿一荡,又上了他的当。

等我再次醒来,他还在睡。我咬着嘴唇偷偷地凑近他的脸,他的睫毛很长还顽皮的翘着。我曾经很羡慕别得男人有一对这样好看的长睫毛,如今我男人有。我轻轻的吻,他没醒,心里一阵窃喜。伸手刮着他浓密的眉毛,又忍不住吻了。他仍然没有醒。唯一遗憾的是,肤色偏黑,这也是紫外线的杰作。但我偏偏喜欢像古天乐一样,拥有黝黑健康的皮肤的男人。摸摸他的脸,再到他的唇,轻轻的用指尖撩拨。他忽然张开嘴,含着我的指头不放。哼,原来他早醒了,骗我呢,你个骗子!欧阳华!

听见卓玛在敲隔壁的门,不,是在敲欧阳那边的房门。我很惊慌。他“嘘”了一声,我却捂着他的嘴。盼望姐姐快点下楼去,我们忍不住快要笑出声了。听到姐姐经过我的房间时说:“咦,这么早没见他出去呢?早饭都没吃呢。”欧阳呼呼吹着我的手,放开捂着我的嘴的手。他若再不放开,我就要憋断气了。等姐姐下了楼,我们躲进被窝里笑到肚子疼。笑到后来,我忽然想到一个很严肃的问提:“刚才你为什么不敢吭声?难道是你偷吃了又不敢给家人说,难道你就只是为了占便宜。”笑容还停留在脸上,他被我突然的问题问住了,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我很生气,直接推开他,他用身子压住我,不许我动弹,炙热的嘴唇又压上来。我拼尽全力的挣扎,抓他,踢他,直到没有一丝力气。他喘着气低声问:“还闹不闹,你都不给我解释的机会。”我瞪着他,眼睛快从眼眶里掉出来。他的嘴角有一丝血迹,是我咬伤了他,就在刚才那不顾一切的时候。“放开我,你放开。”我恨他欺骗我。“答应我,不要闹,就放开你。“他脸色阴沉得吓人。我有些害怕,点点头。他捧着我的脸,让我看着他。我躲闪着不敢看他,他命令说:“看着我,听我说。”我被迫看着他深邃如黑潭的眼睛,眼睛里全是眼泪。“你给我一字一句的听清楚,宁小慈。你问我为什么没有在姐姐面前吭声,是因为我要在全家人面前承认你是我的女人,不能让他们对你有任何不好的想法。我欧阳华认定的女人就是我一辈子的伴侣,无论你在哪里,我就在哪里。你知不知道?你个小傻瓜。”他的每一个字都像蜜糖似的,甜在心里。刚才极度的猜疑让自己后悔得不得了,眼泪喷涌而出。颤抖的双手摸着他的脸,哽咽的说不出话来。“好了好了,我的笨丫头不哭了,都怪我怪我啊。”再次将我拥进怀里。“你看啊,我们认识这麽多年,我是怎样的人,你还不清楚吗?放心,既然要了你,就是我一辈子的事。除了你不要我,就是死也是你的鬼。”他绵绵得情话在我大悲大怒之后,像一道清风拂过火焰般燃烧的心,凉爽降温了。“好了,别再哭了,一会还约了朋友带你去玩呢?你再哭就不漂亮了。乖,宝贝,我们起床。”欧阳像在哄孩子,我破涕为笑,娇羞的问他谁是他宝贝。

我们收拾好下楼,姐姐很诧异欧阳怎么现在还在家,但也没多问。他对我说:“你在家等我一会,我去趟村委会,我让朋友来接你,我们一起去青德镇。不过这会儿先去办点事,我让朋友陪你玩好吧。”我撅着嘴不高兴。他伸出手捏着我撅起的嘴说:“不许闹,一会听我安排,我办完事就过来陪你,走了啊,你要吃饱啊。哦,记得带上水,算了,我叫仁德丢几瓶在车上。”

出门时对门口的姐姐说:“我走了,姐。一会我叫仁德来接她,你去不去青德,那里的凤眼收成了。”卓玛说不去,学校的事还没搞好,一会儿还得去学校。他走之后卓玛进来,那个表情不言而喻,我是多想找条地缝钻进去,不出来。卓玛和我同年,只比我大月份。她八卦的脸靠近我问:“我就知道你们两会在一起,因为他很早以前就让我看过你的照片。那时候他说你已经有男朋友,你们只是单纯的朋友。他说不能给你增加负担,一直没有告诉过他喜欢你。在你说要过来之前,他就嘱咐我们对你好,因为你的心被伤得很深。小慈你知道吗?你有什么伤心事告诉他,他也会不开心几天。妈妈和爸爸那边催了好多次让他去相亲,他都不去,只有我知道他的心在你那里记着呢。这下好了你来了,我总算放心了。妹妹,这个男人值得你爱。”我害羞得连脖子都红了。欧阳对我早已深情深种,只是我没有看清楚自己,将青春空付了韶华。

九点刚过,一个矮壮的汉子停了一辆桑塔纳在家门口,叫着卓玛,我站在门口看。他问:“你是小慈,阿华叫我来接你。”我点头。车上,他说:“我叫仁德,是阿华最好的好朋友。听说你来乡城,今天终于见到了。哎呀,你们大城市的女孩气质就是好。”他这么弄得我不好意思:“让你见笑了,我就是大城市里最丑的女孩。”他红着脸说:“哪里哪里,你很漂亮!真的真的,我们藏族男孩不会说谎。”我笑笑说:“谢谢!”

“嫂子,你们那里还有你这么漂亮的单身女孩吗?我也没有女朋友,也给介绍一个呗。”才与他认识,他就让我介绍女孩,还真和我的欧阳不是一路人。

“我们那里漂亮的女孩子多了去了,就是因为我长得最丑,她们都不喜欢和我玩,所以我只有和男生玩游戏。”我和他一阵胡乱拉扯说着话,盼着赶快见到我的他。

“听说你游戏玩得很好,很厉害,哪天教我吧,我也学学玩游戏,也玩个女朋友回来。”他继续嘟囔,我越来越反感他说话,带着某种意图。 

已经有 0 条评论
最新评论

版权所有:贵州作家网 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黔ICP备18010760-1号

站长QQ519680416 电话15985051823 维权顾问:李向玉律师(贵州洲联合律师事务所副主任,电话:13628552882

公众号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网站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QQ1群:598539260 QQ2群:84587631


您是本网站第 32510084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