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贵州作家网:www.gzzjw.cn
分站:
贵州作家网: >> 原创作品 >> 长篇 >> 正文

我的白藏房 第八章 七湖惊魂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陈金凤(彼岸之北)    阅读次数:3089    发布时间:2019-11-09

晚上回到家,欧阳从他房间拿了一本介绍乡城周边旅游景点的书给我,让我多了解他生于斯长于斯的家乡。随后又到楼下给我泡了一杯茶。我翻开扉页,就是介绍巴姆七湖的。我听他提起过,那景色简直是天堂一般。我赶紧看一看景色是不是如他所诉。书中概述,景区内最具独特性的主景点叫日朗央措七海子。我还没来得及防备,扉页上七湖的美景已经将我俘获。如同他的深情我让我猝不及防。宁静的七湖连阶,每个湖与湖之间以瀑布相连,每个湖周围生态原始,飞溅的瀑布与宁静的海子构成了世间罕见的景致。海子里的水特别清澈,就像孩子的眼睛一般清澈。七湖真的很美,美得上帝好像不想让世人去发现它、踏足它、破坏它花园般的景致、搔扰它与世隔绝的宁静。我合上书页,闭上眼,倒在床上沉醉在这美景里。他问我:“怎么不看了?”我忽的坐起身子来,对着他说:“我决定明天去巴姆七湖,一定要去。”

“可明天有乡上的领导来视察工作,我走不开,不如改天去吧。”他很为难。

“我不,就一个人也非去不可。”我喜欢的东西也是很多人无法理解的,但是我坚持我的喜欢。

“不行,七湖开发还不成熟,路况很差,除了骑马勉强可以前行,就是徒步几天你都没法吃得消。而且海子里海拔最高的有5千多米,高反严重。我还勉强应付得了,你这身体绝对不行,很危险。再说了,你一个人,让我怎么放心。不行!绝对不行!没得商量的余地,你乖要听话。”他半教训半恳求的口气像我爸,我却偏不听。一整晚任他怎麽劝,我仍然坚持我要独自完成七湖之行。后来他也意识到拗不过我,决定明天请假陪我。我却说:“你这样我反而不去了。”

“你,你是要气死我才罢休吗?明知道我是担心你,早知道你这般不提别人考虑,就不该给你看这本书。”他后悔自己给我这本内刊,无能为力阻止我冒险的心。“看都看了,你就是收回去也没用。给你两个选择:一是你给我找一个向导,二是我自己去。”他在我无理要求面前显得很失败。生气的说:“难道我就那么不招你喜欢,宁愿一个人也不要我陪?”我心里默默的笑,知道他已经屈服了,嘴里还在强撑。是时候改变态度了,我见好就收的搂着他的脖子风情万种的说:“come on baby,my love。“他的战斗力在我的娇媚之下屈膝。

稍后,他约好一个朋友的叔伯,是常走这种路到处贩卖货物的货郎。关于怎麽走哪里住他都给我安排妥当,安排的同时又一阵数落,我给他起了一个爱称欧婆婆。他问我为什么起这么一个怪怪的名字。我说你就像我的手机OPPO,我很喜欢。其实,他不知道我在背地里笑他像婆婆一样唠叨。

第二天,他早早的敲了家对面超市的门,买了一大包干粮,牛肉干,饼干,巧克力,糖,我看到这包“脂肪”就觉得全长身上了。朋友的叔伯叫冈次,一看就知道他经历了很多的风霜,身上的故事足以让我去倾听。我是一个有素养的倾听者,对他们经历的各种故事很着迷。冈次大叔的汉语讲得不好,但我能听懂他大概的意思。欧阳特别担心我的身体,担心克服不了高反的问题,一再叮嘱大叔有任何问题强制结束,不允许我胡闹。欧阳给我们借了一辆越野车从乡城向东走10公里左右的柏油路,转入沙石路、山路。大叔说还得再走三个多小时才能到达第一个日朗央措七海子。

路况很不好坡度、狭窄、颠簸、险陖,但是我觉得这才是到达美的国度必经炼狱之路。大叔开车的精神状态处于高度集中,我坐在副驾看着他直冒冷汗。见他这样我也不免紧张起来。话又说回来,途中七湖抢人眼球的景色真是看不过来,我一直以为自己误闯进爱丽丝的仙境。跨过水、穿过林,每一段古老的树枝就像大自然亲手雕刻的一件件艺术品,极原生的生态,超诱人的景致令人目不暇接。风景秀美的七湖地质公园的天村景区,房子建在山脊上,有着黝黑皮肤的年轻人正在建设自己的家园。众山都在七个海子脚下,而我站在山脊上就有大地在我脚下的霸气!这里的原始藏民,深居其中像不食人间烟火的神仙,我真羡慕这里的人过着简单安静无纷无扰的生活。

大叔轻松宣布:“到了,到了”。我期盼着,害怕眼睛用不过来。哇,秘境——乡城巴姆七湖。我眼睛睁到最大极限,嘴巴怎么因为合不拢的惊艳!!好纯美的地方啊,一丁点人为的垃圾也没有。这就是天堂的样子吧!大叔告诉我:“我们在这午餐,然后休息再出发。”我喜滋滋的答他,手里的相机已经欢快的翻阅美的篇章。

啃着干粮,赏着美景,我的那个心情真的特爽。身边与我有此爱好的朋友们没有来真的是天大的遗憾!这里,蓝天、白云、草甸、溪流、彩丛、奇石、牧场我能想到的形容词已经没办法形容这里的美。掏出我的OPPO,想要发些照片羡慕死我的死党,糟糕,没网络,连电话也打不通。完了,终于明白欧阳昨天为什么那麽紧张我的安全问题。不过呢,美景当前我的生命就没有那麽重要了,何况渺小如我的凡人又怎能与造物主抗争什么?“嘘”这句话绝不可以告诉他,要不以后的一辈子他一定不许我出去冒险了。

当地的牧民告诉我们,这是巴姆七湖景区里的第一湖,之后的六个湖要翻过前面的那座山徒步才能到达。大叔问我要不要继续往前走,我已经兴奋的停不下来。但是,前面路途太难走,摸黑更加危险。大叔建议我们明天再赶路,今晚就住山梁上他认识的老乡家。

我们住进纯藏家,吃了藏民自家的大杂烩。我不不知道里面混合着什么肉,就连土豆,野生菌类也是我不认识的新品种。但那个味道简直是我这一辈子吃过的最美味的原始味道。老乡们很热情给我倒了一碗青稞酒。我不喝酒,但欧阳说藏民敬的酒必须喝得一滴不剩,哪怕醉得一塌糊涂。我咬着牙喝了,胃里一阵热辣。酒醉饭饱的我醉得傻傻分不清东南西北。

天下着小雨,大叔扶我进了一个低矮的帐篷。之后我就什么也不知道,在梦里去会我的情郎了。帐篷外面一直都是滴滴的响,开始还以为是下雨,结果我尿意来了,掀开帘子一看傻眼。哇,全是白色 ,是雪!我有担心后面的路途更严峻。又缩回帐篷,多穿了一件羊毛衫在冲锋衣里面。稍微觉得暖和一点。但令我兴奋的是难得一见的秋季雪景,纯净洁白没有一丝杂质。吃了早饭,我们继续轻装上阵,大叔背脚架和相机,我带巧克力和牛肉,这些都可以很快的补充能量,我的欧阳真是想得周到,爱死他了。

因为没有路,只有在灌木丛中摸索,雪弹到我的鞋子里面,裤子、鞋子全湿,极不舒服。之前大叔提醒过我要扎好绑腿,我嫌麻烦,没有照做。看看,这不就应了那句,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所以回去以后一定要提醒大家要穿防水的鞋子,打上绑腿。继续走了大约40分钟,终于见到第一湖--瑞措。

瑞措湖像一把琵琶,雪山倒影在湖里,像一幅山水画一直就坐在湖边。我欣喜若狂,丢下背包,抓起大叔胸前还来不及取下来的相机,疯狂的拍唯美的倒影玉树琼枝的参天古树。雪开始慢慢的化,山上的红树黄叶也开始漏出色彩,这又是另一番景色。我醉了醉了醉了 美了美了美了,美得我想唱歌。难怪乡城的老乡们,随时载歌载舞展示他们美丽的家乡。如此这般令人心旷神怡的美真是他们的骄傲。但惨的是,我的鞋子湿透,脚趾已冻得没有知觉。我倔强不愿回头,美景继续引诱我前行。

我们从类似小岛的地方爬上去就是二湖,它给人一种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感觉。二湖的美景,是典型的高原上的天气。变换莫测,一会下雪,一会蓝天白云,我努力克制自己的高反几次挑战身体极限。三湖在另一个平台上,要从一个悬崖边爬上去。由于又开始下雪了,我们往回撤。回到昨晚住过的老乡家里,我的腿没有一点知觉,我估计不能再往上了。

还有5个湖没看,我执拗要等明天天气好转再继续出发。大叔没有办法,只说等等看吧。夜里老乡给我们送来厚厚的皮褥子,端来热气腾腾的大杂烩汤。那位藏族大婶示意冈次大叔,让她看一下我的腿。大叔对我讲明,我同意。撩起被子褥子,大婶粗燥的手轻柔的摩擦着我的腿,刮得我的裤子和袜子啪啪响,好强是静电反应。怎么摸索了半天,我的腿依然没有反应,难道是神经冻坏了,这就完蛋了,我成了瘸子就完蛋啦。我不要,我不要,我还没有嫁给我的欧阳。觉得好委屈,眼泪齐刷刷的流出来,心里呼唤着我的爱人。他的笑脸,他的眼睛,他的唇。

大叔见到我哭,笑着说:“傻姑娘,没事的,你喝一大碗热汤,再喝点酒,盖好褥子,明天一早就好了,不要担心。”

“真的吗?”我顿时收起眼泪,笑得比哭还难看。喝过热汤,吃过肉,感觉到体温回来了。胃里暖暖的舒服,听大叔的话,喝了半碗青稞酒,红着脸儿睡了。梦里我和欧婆婆一起登山看海子,山美水美,我们陷在温柔乡里更美。

半夜一阵野兽的叫声将我吓醒,我以为是在做梦。侧耳一听,只有雪风呼呼的声音,原来是我听错了。这哪来的野兽?我埋怨自己是电视剧看多了,自己吓唬自己。“呜”又一声,是狼的叫声,我的恐惧升了温。电视剧和电影里的剧情又生出血淋林的画面。如果我被狼吃了他怎么办,我才不要被狼吃,还没嫁给他呢。这时候后悔自己真该听他的话。在我缩成一团胡思乱想的时候,一声清脆的枪响。大叔撩起帐篷的帘子问:“小姑娘吓着没有?没事,你继续睡吧。我们守在外面你别怕。”说完走了。我抖抖嗦嗦的爬起来穿好衣裤,披着长长的皮褥子,撩起帘子往外看。大叔和一个胡须很浓的藏民在火堆旁边喝酒吃肉聊天。我听故事的兴趣来了,裹好褥子抬脚出了帐篷。“咦,自己的腿没事了。”欢喜之余,不担心不能嫁给欧阳了。

大叔看着我出来,问我腿怎么样?我说您瞧,全好了。大叔拍拍身边的木桩子说:“来,这里坐吧。”我绕过火堆坐下,面对此情此景我的心开始思念,如果他在这里就好了。

我轻轻呼唤你的名字,在你听不见的我的胸腔幽谷,久久回声,年年岁岁。我的心早已为你风化成岩石!送走不属于我的人,你的影子渐渐清晰。你的笑脸,你的眉眼,在我眼里缩成一颗相思的红豆,和着欢喜的泪轻串挂在脖子上倾诉永恒的爱恋,再美的风景也不及你温柔的绽放,彼此拥有就好!

听到大叔和那位大胡子藏民说着我听不懂的藏语,困意再次袭来。本想多听听他们有趣的故事,可不争气的眼皮需用火柴棍来支撑。大叔爽朗的声音传来:“姑娘,快去睡吧,别怕,有我们守着呢。”“哦,好的。”我拖着困意捆绑的身子回到帐篷里,一会就不知道自己在哪里了。

已经有 0 条评论
最新评论

版权所有:贵州作家网 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黔ICP备18010760-1号

站长QQ519680416 电话15985051823 维权顾问:李向玉律师(贵州洲联合律师事务所副主任,电话:13628552882

公众号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网站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QQ1群:598539260 QQ2群:84587631


您是本网站第 32510368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