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贵州作家网:www.gzzjw.cn
分站: 贵阳作家网   遵义作家网   六盘水作家网   铜仁作家网   毕节作家网   安顺作家网   黔东南作家网   黔南作家网   黔西南作家网   贵安新区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 原创作品 >> 微篇 >> 正文

开路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吴七    阅读次数:2917    发布时间:2019-11-14

元旦刚过,样板式的“村村通”水泥路又裂开了,还经常硌到人!将近傍晚时,有着“鬼事大师”之称的英婆才徐徐从村头走来,她像往常一样面露微笑,手里攒着20元的“招魂礼”。她昨天晚上就出去给村庄那头的表侄子阿宝招魂,累到深夜才把鬼事做成功。阿宝是个小憨子,天生愚钝!大概在三十年前,他父亲老瞎子和他的表姐结了婚,因为近亲结婚的缘故,落下了病根!最近这段时间,阿宝失踪了半个月才找到,英婆说他是傻人有傻福,被狸猫招了魂还能回来,而且还是在那曾经死过许多人的土匪窝三眼洞里回来的,真是苗神保佑他嘞!

临近年节,英婆年轻的儿子唐火阳也回到了这片青苗地。不过和往年不一样的是,这次不仅火阳回来了,而且还带上了外地儿媳妇秋霖和他们一岁半的孩子啊启。

火阳是英婆的大儿子,她也对这个儿子非常的喜爱,达到了近乎宠溺的地步,她还想把自己的绝活鬼事招魂也传给他,只是鬼事不能亲子相传,加上火阳也不喜欢鬼事,毕竟这一代的年轻人谁还相信这个呢?她和火阳闲聊着家常,谈一些在外地的所见所闻,母子二人时不时发出嗤嗤的笑声,看来两人相处的还算挺融洽的!在饭桌上,火阳告诉英婆,这次回来一是为了和大家团聚过个热闹年,二是过来帮孩子上户口。现在不像以前,逃计划生育回来孩子四五岁大了都还能上户口,只要过了一年,孩子就不能上了!为了这件事情,一向对青苗厌烦的秋霖也不得不回来,这可是关乎了孩子的未来。听到这些,英婆也想为儿子和孙子做点什么。她想自己和乡政府计生处老主任华公多少还有点关系,以华公的威信,或许可以帮到孩子上户口。因此,她想明天准备一下专程去拜访华公。

他们来到乡场上,因为今天赶集,人来人往的特别多。没有人管理秩序,到处都是发霉的水果散发的阵阵恶臭。火阳对这熟悉又陌生的场景也是大为感慨,这里既是曾经青苗乡村的交界处,又是乡政府的办公地,因此又被灌上了一个名字――青苗集。事实上,这里居住的人很少,就华公和几个流浪汉,加之没有水流,只有几条土路,除了七天一次的集会以外很难看得见人烟。

集市里几乎所有人都认识华公,因为他曾经是计生办的主任,青苗唯一传下来的医师,艺术高超,而且曾经大兴计划生育时,他曾帮助过那些超生的家庭,所以大多数点人都很敬重他,不过也有一些人对他充满敌意。

英婆一到华公家里,华公果不其然的喜笑颜开的迎接着英婆。因为曾经英婆为华公招过魂,而且年轻的时候他们两个有过一段恋情和一个孩子,而那个孩子就是火阳,所以一切也就释然得多了!华公看见火阳带着的呵启,顿生欢喜,来不及请诸人进门便抱住了孩子,看起来华公已经很久没有看见过孩子了!进门入座,环望四周!老式的瓦房里就只有华公一个人,从他与英婆离婚之后就再也没有娶过了,为何离婚也成为了谜团。琳琅满目的药材,各种药材混杂的气味让人尤为精神。英婆和华公简单的交谈了一下,华公决定帮忙,虽然曾经被那些自己帮助过的人举报过,但是这一次为了英婆还是愿意冒险帮忙。华公劝英婆冷静一下,毕竟孩子超过了上户口的年龄,要上户口还是一件比较棘手的事情,好在他已经有了一个计划,并承诺英婆和火阳三天左右就可以搞定,这一点让英婆无比的开心。“有劳你了!又让你这么麻烦!”英婆虽有所抑制,但字里行间还是表露出了欣喜。

华公没有违背他的诺言,为了解决这个问题,他要求火阳把孩子留在这里一个星期,这可有些为难火阳,不过好在火阳凭借自己的游说之下说服了妻子秋霖,从勉强把孩子留在了这里。其实华公一天就把这个上户口的事情解决了,因为乡政府的一把手是他的外甥,所以很好解决,支会一声就已经处理完毕。接下来就是陪孩子渡过这美好的一段时光了,想想华公脸上就不自觉的露出笑容。

回到家中,英婆刚刚放下的心又再一次紧绷了起来,阿宝又失踪了!一家人还没有坐热就赶忙同老瞎子叫起全村的人帮忙去找寻阿宝。从村东头找都村西头,从烂菜叶洞找到土匪洞,愣是无迹可寻。半夜,在大家要放弃之时,阿宝才嘻嘻闹闹的从老坟山头那边走来,看来又被招去了魂!不过这次不用再做鬼事了,人烦鬼也烦,谁还会为了一个傻子较劲呢?

为了犒劳大家帮忙找儿子,老瞎子特意拿出那为数不多的积蓄,杀了一头猪,做了一顿提前的年饭!宴席过半,酒桌之上,仅剩下为死人开路的老酒鬼金来、老瞎子、还有老瞎子的徒弟哑巴六将和阿宝!因为喝了不少酒,六将嘴里嘟囔着含混不清的哑语,时不时还比划起了手语,在场的也没有人能看懂!阿宝则是在一旁一个劲的吃,感觉就像是饿了几天一样;另一边,老瞎子和金来可谓棋逢对手,你来我往的几杯酒下去就开始一场宏大的自吹自擂比赛!

老瞎子指了指自己那瞎去了的左眼,拍了拍金来的肩膀说道:“你知道我这是怎么瞎的吗?想当年,村里练钢修三轮车的路,那村对面的上腰上有一颗大石头,搬也搬不动,只能拿火药炸。当初我们村,你说说谁玩火药有我溜啊!这不,我二话不说就拿起炸药去炸了!可惜老子阴沟里翻了船,被炸出来的石子崩了眼角,这是公伤,当年还被大队长表扬了呢!”金来一个劲的点头,想了想,回道:“我记得你那时候没有瞎啊!怎么回事,这伤还会转移啊?”

“那怎么可能,经常给死人放炮,被火药熏的!加上这个小兔崽子三天两头不让人安心,给老子急的!最后不知道怎么的就瞎了!”老瞎子指了指阿宝,垂头丧气的说着,手也不闲着,拿起酒就干。

场子一转,金来也开始了他的吹嘘。“当年我也是和知青小王睡一个铺的人,那哥们,够兄弟,天天教我识字读书,这不,当年我这成绩是你们哪个能比的!要不是当年读速成班时超级被他娘的篡改,我能落得这步田地?我能去给死人抬路?”。“来来来,好汉不提当年勇咯!是兄弟走起一个!”老瞎子邀起金来,就是一顿猛喝。英婆不放心,回家之后又让火阳回来看一下,同时也为了收拾一下残局!还没有到门口,就听见了阿宝的嬉闹之声,大概是和六将在玩吧!

临们,看老瞎子和酒鬼还在喝,火阳什么又不说了,毕竟喝酒的人最恨劝酒之人。不想自讨没趣,火阳开始整理桌椅,收拾剩菜。这是阿宝的房间中,又传来了略带诡异的声音,进门一看,原来是阿宝和六将在看车展图册,每每看都有漂亮女人的地方,两人就不自觉的听下手,仔细琢磨!火阳也只是笑了笑,毕竟每个人都有这方面的追求和欲望,加上他们两个三十几的光棍,肯定只能寄托于这些来寻求刺激,适当的放松,只要不犯法就好!

回望大堂,老瞎子和酒鬼已经应声倒地。大概是喝醉了吧!看着老瞎子,火阳不由得心疼起这位表叔公,中年丧妻,孩子阿宝从小有精神缺陷,一把屎一把尿的拉扯大还时常弄丢!好不容易积攒的养老金经常被阿宝偷去买烟买牒片,生活的确不好过!抬着表叔公老瞎子和酒鬼金来进屋休息,收拾了一下最后的一桌,拉上门窗,夜也悄悄然的睡去。

过了两天,火阳的妻子就想孩子了,毕竟孩子还小,虽然留下了吃的,可是还是不放心,吵吵嚷嚷着要去把孩子接回来。可英婆这时候就不乐意了!“都是为了孩子,你这个女人怎么就不能大肚一点呢!留在那里陪一下华公,又不是卖了孩子,怕什么!”秋霖原本就对这边很反感,加上英婆这么一说,顿时就吵了起来!“把孩子放在那里谁放心啊!万一被华公下了蛊怎么办?”秋霖气急败坏的说道。“下蛊?我们青苗人不会下蛊,也不知道蛊是什么!况且你华公只会治病救人,注意点你说的话!”。英婆急忙说道。“我听说当年华公可不是因为包庇他人被免了职务吧!他们说当年华公救人的时候医死了人才被免职赔钱的!”秋霖回道!“当初送孩子过来的时候已经不行了,华公根本就没有治,那家人因为孩子死了,家里又没有钱安葬,只能和外人这样说骗去赔偿!不信你可以去村头老五家问。”“谁信啊!反正我是不能让孩子在华公哪里待下去了!”说罢就骑车往华公家赶,没办法,火阳也左右为难,只能跟着去了!到地方,也没等华公反应过来,就抱着孩子往外走,华公连跑带喊也没跟上,只能回家捶足感叹!

离过年还有一个星期的时候,英婆发现家里柴火不够了!准备让火阳去砍一下,正巧老瞎子也同路,两人一前一后的就上了山头。山势陡峭,加上冬天的刺骨寒风,火阳和老瞎子走的格外漫长。临了砍完柴要走之时,老瞎子发生了变故!原本有一条专门的上下山小路,这次因为冷,火阳走了条捷径。虽然有些陡峭,但是下山快!火阳年轻力壮,三下五除二就跳了过了,可老瞎子就不一样了,山上风又大,加上只有一只眼睛可以看见,不注意只是脚底踩上了松石,滑了下去。

昏暗的灯光之下,走廊里站满了行了,阿宝、酒鬼、哑巴这些人都到了,老瞎子还在抢救中!医院回廊的角落里,火阳独自蹲着,地上散满了烟头,火红着双眼,甚是悲凉!

华公也到了,西医这边这么久都没有动静,看是束手无策了!只能希冀医生出来只能回家看一下还能不能拿草药续命了!“唉!老瞎子也是命苦。”隐隐约约的稀碎之声萦绕在回廊里,等着最终的结果。不一会,医生出来了,面带愁容的摇了摇头,华公进去不一会,出来后也是满脸忧伤,看来老瞎子是没救了!等众人进去之后,看着遍体鳞伤的老瞎子,不禁眼角又湿润了起来。“送我回家吧!死我也不想死在外面,我还要看着阿宝娶老婆呢!”老瞎子气喘吁吁的说道。

“好咧!老伙计,咱们走!”大家伙抬着老瞎子,火阳走在最前头,边走边哭!而阿宝也好似懂了些事,改掉了平时的玩世不恭,走在一旁默默的抽搐了起来。

回到家中,躺在草席上,老瞎子始终是闭不上眼睛,看着心疼的英婆,穿着青灰色的鬼衣,这还是她第一次穿,她想为老瞎子招魂。而一旁的华公也开始忙活了起来,手里捣鼓着药草,敷在了老瞎子身上,为老瞎子续命。英婆手中拿着老瞎子的衣服,一张张桌摆在大门口,上面放着一方米,米上插着许多钱币;一旁放着艾草、巴茅和龙舌兰;长桌脚下,摆满了绿纸、黄纸、红纸的剪帖连手小人。准备齐全,英婆嘴里开始念起了苗语,以一种类似于说唱的形式快速的说了出来,有叫鬼神放行、有诉说老瞎子的生平、也有祈祷和允诺之语!华公也没有闲着,敷完第一次药之后,又让火阳骑车带着会家那药,翻箱倒柜的寻着许多草药,回来时带上满满的一大包,又是擦又是熬的开始了救治。

经过一晚上的忙活,老瞎子还是没有挺过来,可临走眼睛还是没有闭下,一直看着阿宝,眼中满是溺爱!这时酒鬼金来在这位老伙计的尔旁说了句不知内容的话,老瞎子缓缓闭上了眼睛!

老瞎子的坟地就在当年那颗石头旁,也不远,靠着路边,他大概会喜欢吧!出殡时,金来走在最前面,一手拿着圆环手柄的铁剑,一手拿着招魂的白幡,边走边念着“各位兄台让让路,今天伙计下了府,大家不要挡去路,明年又添一番土……”。阿宝拿着灵位,跟在开路师金来的后面,走几步就朝装有老瞎子的棺材跪三跪,嘴里念叨着和金来一样的话语。因为老瞎子家现在也就只有火阳就一家的表亲,所以火阳也在孝子的队伍里,而英婆也同秋霖走在送丧的队伍中,手里拿着剥去皮的鸡,每走一步就滴几滴血下来,虽然秋霖厌恶,但还是忍了下来,送完才把鸡放在坟头!在坟头,芦笙、唢呐交响鸣奏,相送着老瞎子。

满是裂痕的水泥路上,哑巴六将拿着三个老式的铁铳,拿着装满火药的塑料瓶,慢慢的倒着火药进入铁铳口,之后又拿着一根铁棍和一个小锤子,对着铁铳口,压实着火药。铁铳上方压实之后,下方点火的小口还有放一些火药,最后哑巴拿着烟点起了火,因为技术不到家,只响了一枚!不过也好比没有,因为现在基本都放纸炮了,这一次还又为少见。

落土下葬之后,华公回到了英婆家,宠溺的抱着阿启,和一旁的英婆交谈着以后手艺就竟传给谁。屋内,隐隐约约听见秋霖严肃的对火阳说:“阳,以后我们不回家过年了吧!两个老人家也挺好的!我们就不打扰他们了……”。

傍晚,酒鬼带着哑巴和阿宝坐在新坟旁,哑巴还在填装着火药,要三炮齐鸣才算圆满,这是老瞎子告诉他的,他还在默默的研究着!老酒鬼金来坐在今天抬棺没有收拾回去的长木上,不停的灌着酒,时不时还拿着手中生锈的铁剑在地上画起谁也看不懂的纹路;阿宝则在路边边唱边跳,嘴里都是今天老酒鬼开路的词,随着刺骨的冬风越飘越远!

 

 

(编辑:东乡哥哥)

已经有 0 条评论
最新评论

版权所有:贵州作家网 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黔ICP备18010760-1号

站长QQ519680416 电话15985051823 维权顾问:李向玉律师(贵州洲联合律师事务所副主任,电话:13628552882

公众号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网站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QQ1群:598539260 QQ2群:84587631


您是本网站第 34011555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