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贵州作家网:www.gzzjw.cn
分站: 贵阳作家网   遵义作家网   六盘水作家网   铜仁作家网   毕节作家网   安顺作家网   黔东南作家网   黔南作家网   黔西南作家网   贵安新区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 原创作品 >> 长篇 >> 正文

浪子江湖笑狂沙——第十章节,师徒再住李家庄 神秘客掌碎磨盘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耿彪    阅读次数:3369    发布时间:2019-11-18

第十章节,师徒再住李家庄,神秘客掌碎磨盘。



  话说老道玄真子领着小男孩走出了清源河古镇,他们这一老一少先后走到了大山里頭的那个“李家庄”。  
  老道站在村庄东頭的进山村小道上感慨萬千,看着这群山环抱下的小小村庄,再看看人世间的腥风血雨、人吃人的种种丑恶,老道玄真子心中寒意袭袭。  
  老道玄真子看着这清山绿水、绿树成萌、路边杂草丛生,他仰天长叹了一声自言自语着:“人世间太多的杀戮,太多的孽障了!造孽啊!”老道玄真子轻声地说着。此时,小男孩跟在老道身后边听着弄的他挠了挠头发不知所以然,他们这一老一少两个人先后走到了大车店的大门口。
  老道玄真子领着小男孩走进了这个大院子,老道玄真子边走边东张西望着,院子里东侧上次他来时停放着的七、八辆木头做成的大马车已经不见了。而西侧用木头扎起来的牲畜圈里面还有四匹马,有红色的,有白花的、也有铁花黄、紫红色的,东侧那辆十分特殊的马车还是吸引了老道玄真子,只见那辆马车静静地停放着,车身上的镶嵌有许多铜质饰物十分吸引人,这辆马车用几百个大铜铆钉铆成,大马车周身布满了铜铆钉和铜版,在车辕和车厢主要承重位置,还附加了厚铜板进行加固,道士领着小男孩走到了这个铜马车前边刚想走过去看看,北面正房房门“吱嘎嘎…”一响,从房间里走出来一个人,老道玄真子一看就乐了。  
  原来从房屋里出来的这个人正是那个长相特殊的店伙计。小男孩看了看出来的这个人也“噗嗤”的一声乐了,还不敢大声笑只能用脏兮兮的小手捂住了嘴巴,老道玄真子没乐回过头来用眼睛瞪了一眼小男孩,小男孩忙不敢再乐了。  
  此时,店伙计走出来一看大院中间走来两个人,一老一少,一个老道领着一个小男孩,“咦!”这不是上次走的那个小老道吗?怎么又回来了。  
  店伙计心中犯着嘀咕,但他还是笑脸相迎,乐呵呵地走上前去。  
  “道爷,久违了!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老道玄真子左手持着铁拂尘,一抬右手摸了一下小山羊胡须,哈哈哈乐了。  
  老道玄真子忙答复到:“是啊,贫道办完事后就回来啊。” 
  店伙计看了看老道玄真子身边的那个脏兮兮的小男孩,只见这个小孩身穿着要饭衣服的小叫花,店伙计忙伸出手一指说:“喂!我说这位道爷,你…你…你怎么还弄来一个小叫花子啊!”  
  老道玄真子O(∩_∩)O哈!乐了,仰天长叹了一下,忙说:  
  “是啊,是我在道边壕沟里捡来的!看见这个孩子快饿死啊!才将他弄到了饭店吃了一顿,又看他无依无靠这才准备将他带回山上去!” 
  店伙计看了看老道玄真子忙一伸手指头,说:“好,不愧是出家人,心善那!救人一命胜造千福!道爷,屋里请!”  
  店伙计忙用手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店伙计走到了老道跟前,这时小男孩才仔细地观察着店伙计,五短的身材,尖头,沒戴帽子,在那尖脑袋顶上挽了个牛粪疙瘩髻。禿眉毛,-对小母狗眼睛,黑眼珠小,白眼珠大,高鼻梁,尖鼻子,蛤蟆嘴,大下巴颏,两个小耗子耳朵,溜肩膀,有些鸡胸脯,砂锅肚子,罗圈腿,里八字脚,走起路来俩膝盖往外使劲,那俩个脚尖往里动,走起路来-揺三晃,三摇九晃,好似鸭子三拽,看年纪三十啷当岁,小山羊胡子,晃着两条小罗圈腿直打摆子。  
  这个道士看了看店伙计乐着回答到:“无量佛,贫道我打尖!住一夜!明朝天亮了,我就上山回庙观去!”  
  老道玄真子一边风趣地开着玩笑,一边往里走,几步就走过这个店伙计身边,这时才看清楚这个店伙计上身穿蓝色粗布斜襟钮扣上衣,下身外边围着一条五大郎式围裙,里面穿蹬笼滚裤,脚上却穿着牛皮大洒鞋,左手臂上搭着一条毛巾,青不青,白不白,灰不灰,仔细一看原来却是没洗干净,青不青白不白的那么一条破毛巾,右手边走还边抠着鼻子里的大鼻涕嘎巴。  
  这个道士看完后他很是呐闷了,咦!一个店伙计怎么穿成这样子?不过看着他的眼睛却目光炯炯,眼光里透着一种无形的杀气,这个道士也深感疑惑。  
  这个店伙计转身追上老道忙说:“唔呀,这位道爷,屋里请,是想住单间那?还是平铺呐?”  
  道士忙回答道:“我还是住上次那个后院单间吧,肃静一些!”  
  老道说完话后已经走到了房门口,他一拉房门“吱吱嘎嘎”,老道领着小男孩直接就往屋子里面走去……  
  老道身后的小男孩走进了屋里好奇地环顾着四周,原来这是一间中房,东西各有一个大房间,中房里靠北边是一个老式柜台已经掉漆了,也不太干净。老式柜台里面站着那位帐房先生,这个人五尺多高,大脑袋,大眼睛,大饼子脸盘、酒糟鼻子、鲶鱼嘴、三绺胡须、上宽下窄的身材,身上穿着蓝不蓝,黑不黑的青布直身的宽大长衣,头上戴四方平定巾,站在柜台里面正低着头,左手放在一个账本上随手掀起来一页,右手则拿着一个大算盘正“噼里啪啦”的打着,一听房门响忙抬起头来看了看。  
  此时店伙计从后面喊了起来,“有人住店呐!”帐房先生一听店伙计说这两个人住店,忙细声细语地问:“这位道长,你想要小间呢?还是通铺?几个人那?”  
  老道玄真子忙一打稽首说:“贫道我们两个人,从清源河镇回来,这不天快黑了,夜路不好走!在你的店里打个尖,我前天住的那间还有吗?明天早晨启程回山上去!”  
  帐房先生一听乐了乐忙说:“后房左三号住人啊,一号空着那,你住一号吧!三个小平钱。”  
  这时道士也没有说什么,忙从怀中兜里掏出来三个小铜钱往柜台上一放。  
  帐房先生忙伸手拿起来三个小铜钱放到了柜台上一个枣木头匣子里面,而后仰头冲着老道身后的店伙计大声说:“后房左一号小间!”,这时店伙计不知什么时候拿出来一大串钥匙,用一个圆盘状的东西拴着很多钥匙,手一动“稀里哗啦”的乱响。  
  店伙计忙开口说:“唔呀,这位道爷,这边请吧,咱们去后院”。  
  老道玄真子回头冲着小男孩说:“咱们走!上后院!”!老道玄真子领着小男孩跟着店伙计身后边走出了房间,来到了大院里小男孩好奇地四处张望着。老道玄真子上次在这里住过知道是两重院落,他们三个人顺着房屋往西边走去,走到西边木头扎起来的院墙前往里面拐弯处走去。店伙计说完话后就往外边走了去。  
  老道玄真子领着小男孩与店伙计走进了小胡同。  
  突然间,在后院有一个人正在一堆废旧的磨盘前搬着什么呢,老道玄真子驻足观看着,小男孩与店伙计一看也出于好奇停住了脚步。  
  那个人搬起来一块碎成两截的小磨盘,只见他抬起来半块斜依在一块块大、小磨盘摞起来的堆上,而后只见他马步蹲裆式、双手呈现前推式、深深吸了三口天罡气、左腿弓、右腿绷,右手猛的一掌击出“(。・∀・)ノ゙嗨”开!他大喝了一声,“轰隆”一下,只见那半块大青石磨盘一下碎成了两截,他这才忙站起身来双手从后腰处往头部再往胸前按下,吸纳一口丹田之气。“好……好”,店伙计一看忙沉不住气了一阵喝好。老道玄真子却没有喝好,他很冷静地看着这一切,因为他明白凡是练武术之人,一但用轻、软、硬气功者,多数都出于正门正派、五宗十三派八十一门、而看此人手法可能源于少林派或者是崆峒派。  
  老道玄真子站在原地没动,店伙计却喝完采后转身就往北边头一排房屋走了去。店伙计走到左边头一个房门口时用钥匙打开了房门用手拉开房门走进去。  
  老道玄真子站在那仔细地端详着那个人,只见他个儿不高,头上戴着黑缎带鸭尾巾,顶梁镶着一块黑墨玉,黑绸条勒顶,角瓜脸型,上宽下窄,窄下巴,八字眉毛,眉头高挑着,一双不大不小的母狗眼,小单眼皮,黑眼珠小,白眼珠大,搭上一个鹰嘴鼻子,小薄片嘴,留着三绺胡须,身穿深蓝斜领长衫,白水袖高挽,浅蓝色中衣,下身深蓝色灯笼滚裤,脚上家做圆口千层底鞋,六十啷当岁,上眼一看就看得出这个人是武术行家。  
  那个人一看有人在观望自己,于是他转身就往西侧头一个房间走了去。  
  老道玄真子看了看,转身领着小男孩也跟随着店伙计走进了房间。  
  老道玄真子看了看,只见房间里粉刷的白墙,两张木板床靠在东、西两侧,一个小桌在门口边、桌子下面四个小木凳子,桌子上面一个白花蓝瓷茶壶,五个小蓝瓷茶杯整齐排放在茶壶边上。  

  要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编辑:东乡哥哥)


已经有 0 条评论
最新评论

版权所有:贵州作家网 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黔ICP备18010760-1号

站长QQ519680416 电话15985051823 维权顾问:李向玉律师(贵州洲联合律师事务所副主任,电话:13628552882

公众号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网站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QQ1群:598539260 QQ2群:84587631


您是本网站第 34011387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