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贵州作家网:www.gzzjw.cn
分站: 贵阳作家网   遵义作家网   六盘水作家网   铜仁作家网   毕节作家网   安顺作家网   黔东南作家网   黔南作家网   黔西南作家网   贵安新区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 原创作品 >> 长篇 >> 正文

《碧血丹霞》之 第十一章 临河镇上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祁成德    阅读次数:3362    发布时间:2019-11-30

第十一章  临河镇上

这一天,临河镇上,魏歪咀的宅第里,刚为魏跃祖办完丧事。

这是一栋老式建筑的四合头大院,外面是一带高墙围着。一道双开扇的黑漆大门,兽环锁扣,杀气森森,配上一对张牙舞爪的大石狮子,更显得狰狞可怖!大门进去是一个小庭院,连着大厅。大厅里,新近换上了一付仿魏碑体的对联:“柳营春试马,虎帐夜谈兵”,横幅是“攘外安内”,代替了原先的“诗礼传家”;挂几幅金戈铁马、狼嚎虎啸一类字画。大厅背后是穿堂、花园、后院。后院设有地牢。这四合院,中有二十四道天井,前厅后院、正屋厢房,大小数十间屋子;虽是老式建筑,却亦算得高楼深院,临河镇芸溪口一带首屈一指。魏歪咀把他的多公所、清乡大队部都设在这里。独眼龙的乡保队却驻在关帝庙。

魏歪咀是清乡大队长兼临河镇大乡长、袍哥“仁”字旗舵把子、魏姓宗祠的族长,亦可算声势煊赫、门庭显耀、地方上首屈一指的大绅粮。家中妻妾使女、师爷管家、账房执事、听差打手……人员若干。魏歪咀虽然有那样些头衔,但跟冤家对头野狼精比较起来,毕竟差了那么一截子,因而时常嗟叹,抱怨侯之担不看重他。

此日,魏歪咀预备下丰盛的酒宴,在大厅里张灯结彩,广为布置,邀集本地方出名的缙绅、封建把头、流氓兵痞……乌烟瘴气地聚于一堂,恭候他的顶头上司——因谎报军功而晋升为团长兼代理江防副司令的野狼精的到来。

辰牌时分,骑着高头大马的金副官首先来到,魏歪咀慌忙率领喽罗,上去迎接。金副官下了马,魏歪咀急令并牵去后槽喂养,金副官说:“不必,鄙人军务在身,不便久留。就是副司令也不会久耽搁的。”魏歪咀笑脸相陪:“不知副官驾到,有失迎接,还望海涵!敢问副官,徐暑司几时驾到?”

金副官趾高气扬地说:“马上就来,金某先来报信,魏翁可准备迎接。”

忽听报称:副司令到!魏歪咀忙同金副官,率领众喽罗分班站立,毕恭毕敬地等着。

八抬大轿停下来,护兵打起轿帘,四十多岁、身体发福的野狼精走出来,大摇大摆向面前这群人挥挥手。魏歪咀赶忙上前:“副司令驾到,卑躬远接来迟,望乞恕罪。”众喽罗一齐上前忙行大礼。

野狼精欠欠身,表示礼貌:“诸位,不必如此,乡里乡亲的,免了。魏翁,鄙人今日到贵府打扰,为你带来许多不便,增添不少麻烦,务请原谅。”

“哪里哪里,副司令光临,顿令寒室生辉、柴门荣耀,卑职感恩犹恐不尽,戴德亦惧简慢。倒是魏某接待不周,要请赏脸。请里边坐,请!”

一群人簇拥着到了大门,野狼精跟魏歪咀又假装客套了一番,方才分宾坐定。野狼精当然是首席,魏歪咀跟独眼龙几个人作陪。

魏歪咀端起一杯酒:“诸位,今日徐副司令不辞劳苦,亲临敝地,此乃阖乡绅缙军民无尚之荣光,魏某聊居薄位,权代而略表至诚之心、感激之意。大家且饮三杯,为副司令接风,请!请!请!金元辈浅陋,不知副司令此来,有何旨喻,还望赐教,也使在座诸位父老乡邻,大家听听,从中得益!卑职们洗耳恭候。”

野狼精站起来,扫一眼面前这群俯首贴耳的乌合之众,脸上露出主子的优越感:“诸位,大家乡里乡亲,不必拘束,不必客套。鉴于目前时局所需,鄙人此来,实乃受侯司令所托,有几件事要跟大家讲明。第一件:凤台不幸,被司令看重,在岳副司令离职期间,署理临河镇芸溪口一带江防并兼管一切军务政务。想凤台乃一文弱书生,‘军旅之事,未为学也’,虽从军多年,无奈才疏学浅,有何能耐担此重任?不过,既蒙司令青睐,亦只好勉强为之,今后当与诸君共勉,保我方清静,护我境平安。诸君倘若不弃,愿佐徐某,请钦此杯!”

独眼龙马上嚷起来:“好哇好哇,干杯干杯!大家请,大家请!”众喽罗纷纷举杯。于是,一阵“咣啷咣啷”的器皿接触声,夹着呜嘘呐喊的人声喧哗声,乱七八糟、麻麻杂杂地搅成一片。

野狼精举起手,踌躇满志地猛力一挥:“诸位,雅静,雅静!第二件:魏乡长辛勤国事,若干年来兢兢业业治理有方,昼夜操持,未有稍懈,实堪为我辈之楷模;兰队长领导乡保队,绥靖地方,鞍马劳顿,颇有功绩,亦可为我辈之榜样。鄙人今奉司令手谕,到此代颁委任状,实授魏金元清乡司令兼临河镇大乡长;兰光烈清乡大队长兼副乡长;以资鼓励。望二公同心共勉,不负重托,为维持地方秩序而尽职尽力。为恭贺二位来日方长、步步高升,大家请饮此杯!”

“好得很哦,好得很哦!来来来,大家请,请啰!”这次是一位姓邬的老乡绅提议。

野狼精不无烦躁地摆摆手:“诸位,雅静,雅静!第三件:魏公子弱龄少年,文武全才,为国捐躯,可悲可叹;然壮士行为,业绩昭彰,故亦可嘉可贺。想大丈夫志在疆场,终当马革裹尸,方不失为男儿气度,而魏公子此举,实为我辈之表率。痛哉惜哉,思乎哀乎!司令特奖黄金白银、锦缎彩挽;这也是司令抚恤将士的一片至诚苦心,不可轻视。大家为魏公子、饮此一杯!”

还是那位邬乡绅:“魏公子忠勇之士,为地方屡建殊勋,该饮该饮!”并带头鼓起掌来。

等嘈杂声稍静一点,魏歪咀又站起来:“诸位,今日徐副司令亲临面谕,实乃侯司令对我辈的关怀,亦足显副司令的爱护之心!此次变故,得以很快清平,实仗司令领导有方、指挥得法,此乃我等齐天洪福,干杯!魏某既蒙司令青睐,委以重任,必当不负!虽家门不幸,逆子罹难,金元亦朽而无德无能,但仍愿与兰队长及诸君同心戮力,绥靖地方,庶不负司令之所托也!今日大家可开怀狂饮,一视同仁,尽兴尽欢。”

席散后,忽听野狼精说声:“诸位,鄙人还有要事跟魏乡长相商,诸位可自便,失陪了。”那些正欲巴结他,陪他“打八圈”的喽罗们,一闻此言,大惊失色。野狼精带着金副官,里面走了。魏歪咀也不知就里,懵头懵脑地赶忙跟到书房里来。

按习俗,腊月十六“倒衙”,店铺关门闭市,直到正月初三“开芽”,才有集市贸易。因而这大年三十,似乎绝少赶场的来。然而,那些衣单身寒、家无隔宿之粮的“穷鬼”们,还是三三两两地邀约起,陆陆续续地来了。——他们不比那些绅粮老爷们,逢年过节,阖家团聚,高楼深院,炭火御寒,在酒足饭饱之暇,打牌掷骰,寻欢作乐。他们必须卖掉自己的货物,换一些过年必需的东西回去。诸如香烛纸钱之类,这是绝不可少的,倘没有,老辈子的人会愁,愁得难于下咽,会骂,骂得不可开交!这些老辈子的人,他们不奢求丰衣足食,却指望平安无事;烧香化纸,这是他们的精神寄托,这样做了,他们感到慰安、落实,认为已经对得起祖亲神灵了!如果不这样做,那就是一种罪孽深重的简慢不敬,他们宁肯饿死,也决不逾“百善孝为先”的古训,决不担不忠不孝的罪名!而何况还有一星半点的“保佑”的希望呢!尽管这种希望是那般莫冥冥渺渺,谁也从来没沾过光。在暗无天日的旧社会里,为了自己的安宁,他们就这样做着,做得非常虔心诚意,倘若儿孙辈敢于对此有所非议的话,必遭唾骂乃至责罚。而在这封建礼教盛行的旧中国,在这文化落后、眼界未开的地区,那些老实忠厚的儿孙们,既无知识,又未受过先进思想的影响薰陶,有谁敢对长辈的荒诞可笑的迷信活动说半个“不”字?更不必说用无可辩驳的理论、事实,去更进一步的、循循善诱地开导、劝阻了。尽管凭自身的经历,意识到“敬神祭祖”根本不可能改变自己的命运,但又无法说服老辈子的人,于是就只好“逆来顺受”,不管冰天雪地、寒风刺骨、身上衣单、肚中乏食,还是得硬挺着,来完成那“功德”所需的采办任务!至于那种小本经纪的生意人,当然是乐得多卖几个钱。因而也有集市。


已经有 0 条评论
最新评论

版权所有:贵州作家网 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黔ICP备18010760-1号

站长QQ519680416 电话15985051823 维权顾问:李向玉律师(贵州洲联合律师事务所副主任,电话:13628552882

公众号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网站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QQ1群:598539260 QQ2群:84587631


您是本网站第 33981528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