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贵州作家网:www.gzzjw.cn
分站: 贵阳作家网   遵义作家网   六盘水作家网   铜仁作家网   毕节作家网   安顺作家网   黔东南作家网   黔南作家网   黔西南作家网   贵安新区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 原创作品 >> 长篇 >> 正文

我的白藏房 第二十八章 以爱的名义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陈金凤(彼岸之北)    阅读次数:3419    发布时间:2019-11-30

   心里确定这个目标,我就开始逐步实施计划。网上查阅支教相关工作及流程。但是网络上关于支教的问题很多,我必须想清楚自己能够做什么,为什么去支教,支教又是怎么一回事。作为支教申请者,是否具有教学经验,自己有能力胜任支教工作吗,当地的学生与我是否有语言障碍等等,一连串的问题在大脑里不停地问。又去书店阅读一些和孩子们相处有关的书籍,经过一个礼拜的测试。说实话,我不能确定自己是否可以适应,迥异于现在生活的另一种方式。也许有的人只是通过支教印证自己的理想主义观点,但我却是不同的。我要尽自己所能帮助一些真正需要帮助的人。
    哥哥从爸爸口中听说我打算去支教,他是一万个不同意,一个劲和我谈论这事。他说我身体不好,去了偏远的地方一旦有哪里不舒服,也就没有办法及时得到治疗。我反驳,这不是问题,那边也有医疗站。他又说离家太远,更不可能按时吃饭。也可能较长时间不能回家。我回答我可以一个月回来看一次爸爸,又或是带着爸爸去。他又说,爸爸这年纪经不起这样的折腾,我并没理解他的意思。他又把婷婷拉出来说事,什么见不到我,可怜没人照顾。我笑了,婷婷不是有你吗?他说,不行,我自己还没人照顾呢!他就是个赖皮,几十岁了还要别人照顾,不如请个保姆吧。他嘟囔着说:“我要请也要请一个年轻的漂亮的。”我听得真切:“那也好,你就可以一举两得了。”他急得不得了:“我得什么啦?”我捂着嘴笑,不回答他的话。
  “快说,我得什么?”他很严肃的问我。
  “我哪知道得到什么,不过是顺着你的话瞎说的,我知道你是正人君子,不会强迫人。”知道他对我是很规矩的,至于在外面就不得而知了。男人嘛,像他这样一天到晚接触女人,而且大多是要身材有身材,要样貌有样貌的女人,难免不顺水推舟。记得我才回来的时候,不是听到小兰说他的风流韵事吗?其实,他单身有这种需求也很正常,不过是他的私密事我们就不必问了。
   “我蒋国涛想要什么样的女人得不到,还用你说,倒贴着来的多了去了,我何时正眼瞧过?就一个你,我实在没弄明白是哪里不对,就是看对眼了。你这个女人究竟有什么好的,长相一般,身材嘛,嗤......。”他敢嘲笑我的身材。
  “滚,我身材怎么了,惹你了,碍你的眼了?”我都不拿正眼看他,小个子女生显小。
   “你看看你这横眉竖眼的样子,我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竟然就喜欢你这样的,哎!”他唉声叹气的摇头。
   “我要你喜欢,谁稀罕?喜欢我的人多了去了,没你一样活得精彩,也不照照镜子看看你熊样?死开,不要挡我的视线。”和他争锋相对,就他除了像电线杆杵着,还能把我怎样?我喜欢我的的欧阳,永远充满青草般的阳光味道。
   “好,说不过你,你厉害。不如我们商量一下,你来做我保姆得了,这不就一举两得了。”他想得挺美,死性不改。
  “做你春秋大梦吧,我要去欧阳那里,我要住自己的白藏房,你有吗?”一个不留心说出来。
   “什么房?房子我有呀,你喜欢白色的,我们就刷成白色的。不对呀,白色不太好吧,又不是医院。”他还真瞧得起自己,谁要和他刷什么墙。
  “懒得很你说,爸爸,饭还没好么?”不想和他再继续讨论,这人有时候转不过弯来。
  “哎,你别转移话题,不要走我还没问完呢。”他追来。
   “你很烦勒,知不知道?再问就把你撵出去。”我要赶他走。
  “我不走,为什么我要走?这也是我爸耶。”他真不要脸,竟然死皮赖脸的说这种话。
  “我给你封个号吧,天下第一厚脸皮可好?那句话怎么说的,我忘了,什么人不要脸天下无敌。”我怼他。
  “人不要脸,天下无敌;树不要皮,必死无疑。”对,就这话,完全是为他这种人设定的。
   “这,我容易吗?”他突然兰花指指着我像在学谁说话,我被他成功虐笑。
   “建议你去演喜剧太合适不过啦。”进了卧室,我躺在床上,想我的事。
   “吃饭,不是饿了吗,躺床上干嘛,快出来。”哥哥在客厅喊。
   “来了。”起床吃饭。
   我们吃饭的时候,爸爸开始谈论他对这事的看法:“小慈,你真的打算去支教?我建议你先不要忙,等考虑成熟再去。欧阳那边你的生活倒是没什么大问题,但你有把握控制得了自己的感情?我可告诉你,那边的风土人情和我们是不一样的,一旦你触及人家的底线,他是无法保护你的,明白没有?如果你要我陪着你去,也可以。但年有没想过,老爹我是否适应那边的气候?我们这个年纪的老人不像你们年轻人,四处游历。想要的就是安安稳稳的呆在自己的家乡,这叫叶落归根。”
  “就是嘛,你真带爸爸去,简直就不顾及老人的想法,太自私啦。”哥哥趁机打击我的积极性。
   “蒋国涛,你给我闭嘴,这里没你说话的地。”我吼他。
  “他哪里又说错了?”爸爸满脸不高兴。
  “爸爸,你怎么也和他一般见识。”记得以前说这些话,爸爸都很支持的,怎么现在反而阻止我去了呢?
   “此一时彼一时,以前你真是为了那些孩子,我可以理解,也很支持你的想法。现在的情形已经不一样了,你是我女儿,难道我看不明白你怎么想的?女儿呀,还是放手吧。天涯何处无芳草,你又何必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呢?爸爸都一把年纪了,你要有个什么闪失,我可怎么去见你的妈妈?”爸爸说完暗自伤心,几次放下筷子。
   “哎呀,爸爸。我们不理她这个不孝女,您还有我这个儿子呢。”他这么说明显是挑起我和爸爸意见相斥,真讨厌,拿饭粒扔他。
  “不想吃就下去。”听这话,爸爸是真的在生我的气。
   “不吃了。”我撅着嘴放下碗筷就跑卧室,匡的锁上门。
   “你看你看看,丫头这脾气,谁还敢说她?她妈在的时候就说我老是惯着她,那时候我说她还小。可是这都三十的人了还这个脾气,想怎么样就怎么样?那又不是什么好地方,用得着这么舍命相陪吗?”爸爸还在生气的数落我。
   “是呀,这丫头就是个倔脾气,呵呵,这不随您了嘛。所以呀,您也甭跟她生气,也许过几天她就不想了,我再劝劝她啊。”这人两面三刀的嘴脸让我越来越烦,在外面对付其他人我可以不管,但是这样对待我和我的家人,特别反感。
   “你可以走了,你不走我走,两面三刀的人是我最讨厌的!”我冲出房门指着他,一甩手出了家门。又是穿着拖鞋,什么也没带出门。
   生气的下楼,也不敢走远,找一个他们找不到的地方,蹲下来数落叶。数着数着,怎么就想到了红楼梦里的葬花词了。等等,这个不是一搭的,我又开始胡思乱想。不忍踩踏满地的落花与枯叶,拾起地上的落叶为签,将它们聚拢,拉长毛衣的衣袖,一一收捡。此刻的心情竟然没起一丝涟漪。想到卓玛学校里的那些和我打篮球的孩子,那一双双干净清澈的眼睛,还有傍晚跳锅庄那一张张善良的笑脸。我再一次确定自己的想法,一定要去,不只是为了他,也为了那些孩子和那些善良的乡亲们。
   “自己家里不收拾,跑出来倒也勤快,你怎么不把衣服脱下来包树叶,傻丫头!”又是这个讨厌的声音,怎么我跑哪里他都找得到。不想见他,老是坏我的事。他脱下自己的大衣给我披上,我不耐烦的甩开肩膀上的衣服。他捡起来又披上,声音低沉好像是命令式的:“你是不是又开始讨厌我了,难道你看不出来我在帮你?真是好心当驴肝肺,不但没讨到好,反而还得罪了。”
  “你?你是在逗我的吧,还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我冷笑着没给他好脸色看。
   “这回可真是你误会我,其实这麽久我也想通了,强扭的瓜不甜。我知道我没有办法取代那小子在你心里的地位。但是,你爱他,我爱你这是个不争的事实。既然你决定要追随他,不管发生了什么我和你是一样的想法。你愿意为他做什么改变什么,我也愿意为你这麽做。可是,爸爸他也是心疼你,知道欧阳的情况你还要去接近他,他怕你会有什么危险。如果我也去的话,他就会放心了。”哥哥说着这番话,让我吃惊得张大了嘴。
   “嘴张那么大干嘛?待会咬你哈。”他这人在我面前正经不了几分钟,又原形毕露。
  “哦,哦,你敢!”我睁着铜铃一样的大眼睛瞪他。
  “你也要去乡城?你去干嘛呀。我可不是去一天两天的事,也许是一辈子。”他要跟我去,完全出乎我的意料。
  “你去干嘛我就去干嘛?难道我就不可以帮助他们招商引资,搞农副产品促销,还有旅游业的引进发展。”他和我的想法有交集。
   “原来这才是你真正的想法,那你还和我争什么?”看着他眼镜里的黑眼珠,测试他有没撒谎。
   “是呀,我就是这麽想的,当然也有和他比试的意思,我就是要清楚明白的看到,你看上的男人究竟是不是孬种,能不能做出成绩来。”如果他说的是真心话,那可真是他的好对手,论办事能力我不得不说,确实是哥哥略胜一筹。如果他们两人可以联起手来,不愁乡城以后得发展,我在心里庆幸有信心让他们成为惺惺相惜的好对手。
  “既然你也是怎么想的,那爸爸那边你要怎么告诉他,我可不去说,又惹他生气。”我开始推卸责任。
   “这种事你们男人之间好说些吧,我也需要再找找资料,看看有什么新型项目可以借鉴的。”我说的也是事实,既然决定好就按照我的步骤开始实施。
  “好,我找爸爸谈谈。不过,小慈,如果,我是说如果那小子已经和她老婆那个了,你是不是接受我?”他又开始纠结这个问题了。这一次我没有生气,我告诉他:“没有如果,即使他们真的在一起了,也是我希望的那样,我会祝福他们,但是爱他的心不会变。”
  “哦,那好吧。”他有一些沮丧,也难为他为了我做这样的决定。他可是各大营销公司争相挖掘的精英,为了我小小的愿望,竟然会去那个小县城打拼,老板们恐怕会惊掉下巴的。
  “可以回去了吧,你不冷,我冷呀。每次都是这样,跑出来什么也不带,不让人省心。”他学爸爸说话。
  “好,回去吧。”他搂着我的肩,那个感觉挺温馨,只不过是兄妹般的温暖。
  回到家,爸爸泡了茶在客厅坐着。听见我们回来,只叫哥哥喝茶。我厚着脸皮说:“我呢?爸爸。”
  “你,长本事了,动不动就跑出去,威胁谁呢?冻死活该!”这就是我爸爸,亲亲的爸爸,这个腔也是遗传的。
  “活该!爸爸您老人家知道吗?小慈从您这里学的,婷婷也学到,动不动就说活该。有次回我爸那边,婷婷在饭桌上吃饭的时候故意把勺子掉了,张妈帮她拾起来头碰到桌子,婷婷就说活该。我爸爸还问了我几次,婷婷躲在我身后笑个不停,爸爸说看来这孩子已经成了宁家的人了。”
  “是啊,我也喜欢婷婷,像亲孙女一样。以后,她想来就让她来吧,就说爷爷给她做她喜欢吃的菜。”婷婷的确是很讨人喜欢,没有娇小姐的架子,只是缺乏安全感。
  “好啰,有孙女就不要女儿咯,真伤心!”我故意唉声叹气的。
  “鬼丫头,就你心眼多,事多。婷婷是个好孩子,你不要教得像你一样的刁钻,以后嫁不出去。”亲爸爸有这样嫌弃女儿的吗,我怀疑是不是换了一个假爸爸。
  “对呀,那个丫头成天在我面前说姐姐这样好,姐姐那样好。吃的也学她,玩的也学她,说话也学她,简直就是她的铁杆粉丝。”哥哥这是要开始说服爸爸的节奏。
   “是吗?我看她是被这丫头给迷了魂,她有这么好吗?成天给我不安生。”爸爸嘴里在贬我,脸上却是笑着的。
  “是哟,爸爸,你看我不是给她勾了魂才这么死心塌地跟来做您老的儿子吗?”他那个诓人的本事我不得不竖起大指姆。
  “也是哈,看来我们家丫头还是有魅力哟。”爸爸听人这么夸他闺女可是开心得很,所以,无论如何,爸爸也不会真的生我气。
   “那你说说她究竟哪里好?”哪有这样追问的,爸爸怎样像个孩子一样的。
  “爸爸,哪有你这样问的,多让人难堪嘛。”我娇羞的招呼爸爸。
   “没事呀,我和爸爸无话不谈。”他大概是爸爸失散多年的儿子吧
   “你们就使劲数落吧,我进去找点资料。”我给哥哥一个眼色,让他好好说服爸爸,任务艰巨,一切交给他。进了屋子,我给欧阳发了信息。
  ‘我要来了,等着我,还有一个大拖油瓶。’回信息又在几分钟后之后,我恰好在看乡城的资料。
  ‘欢迎你来啊,想你的紧,什么油瓶?’他回复。
  ‘拖油瓶哥哥也要来,他很有本事,你可要加油不被他比下去哟。’我提醒他注意敌方实力。
   ‘好呀,也欢迎他来乡城,堂堂的大老板可是我们请不来的。’他很开心。
  ‘是呀,他说我为你而来,他却为我而来,有没有压力?’
   ‘有哟,你哥哥有本事,人也长帅,我的压力山大。’
   ‘真的吗?那你就要为了我加倍力了,爱你。’
  ‘好,加油!我也爱你,一辈子爱你,宝贝。’
   ‘还在加班么?这么晚了,该休息了。你变丑了我可不要哟。’
   ‘好,休息 。知道吗,我每天抱着你的红裙子睡觉,就像抱着你似的。’
   ‘什么红裙子?’我有些诧异,何时有红色的裙子。
   ‘就是你给我,让我送给她,但是你的东西,我不会给别人。’
   ‘好吧,你乖乖的睡,我也要睡了。晚安,吻你。’
   ‘吻你宝贝,梦中相见吧。’
   出去看了哥哥和爸爸,他们还在沙发上交头接耳的谈,看来哥哥师出有名了。我悄悄的缩回脚,回自己的卧室悬着的心终于落下来,安心的睡觉。


【编辑:管庆江】
已经有 0 条评论
最新评论

版权所有:贵州作家网 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黔ICP备18010760-1号

站长QQ519680416 电话15985051823 维权顾问:李向玉律师(贵州洲联合律师事务所副主任,电话:13628552882

公众号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网站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QQ1群:598539260 QQ2群:84587631


您是本网站第 33761812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