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贵州作家网:www.gzzjw.cn
分站: 贵阳作家网   遵义作家网   六盘水作家网   铜仁作家网   毕节作家网   安顺作家网   黔东南作家网   黔南作家网   黔西南作家网   贵安新区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 专题策划 >> 茶馆 >> 正文

文学创作与批评如何互动相生?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文学报 | 王雪瑛    阅读次数:310    发布时间:2019-12-09

新中国70年的文学创作与批评,在不断呼应时代主题、关注社会现实中互动相生。中国当代文学不断沉淀经典、涌现新人新作,而文艺批评则持续发挥筛选经典、引导创作的作用。创作与评论是文学发展的双翼,从文学创作与评论互动相生的层面切入,梳理七十年来中国当代文学发展历程与历史经验,涉及当代文学研究的重要命题。

11月30日,由杭州师范大学文艺批评研究院与《浙江社会科学》杂志社联合主办“互动相生:新中国文学创作与批评七十年”学术研讨会召开。来自全国各地的与会评论家和作家从各自文学创作和批评实践出发,从文学批评的话语建构,文学的外来经验与国际化等不同层面展开研讨。浙江省社联副主席陈先春和杭州师范大学副校长陈永富在会议上致辞。杭州师范大学人文学院院长洪治纲主持会议。

文学历史传统的生成与文学批评的话语建构

研究七十年来中国当代文学发展的历史进程,应该具有研究历史话语的“言必有据”。南京大学吴俊教授认为,新世纪以来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之中渐成气候的“史料学转向”值得关注。特别是在批评活动中融入史料,发挥史料的价值作用,提高当代文学批评的学术价值。当代文学批评的学术性建设和提升应该成为文学研究中自觉思考的问题。

研究新中国文学历史传统的生成,离不开对当代文学制度的深入关照。西南大学王本朝教授指出,中国文学的“现代”和“当代”自有其连贯性,也有其阶段性。当代文学及其文学制度是当代社会主义文化建设的重要内容,它开展文学秩序的重建,引导文学价值和方向。

探究当代文学批评的话语建构是本次会议的热点话题,苏州大学王尧教授探讨了当代文学研究和批评的方法问题。他认为70年以来当代文学的宏观研究取得了突出的成果,但同时误解了微观研究,微观研究不等于作家作品论。在文学史研究中,文学史写作和呈现的往往是宏观的,思潮、运动、社团、流派,发展演变,都是在历史的宏大叙事下发展,但即使是必然性的展开,往往也是通过偶然性呈现的,这偶然性可能存在于微观之中。一方面,深入微观,有可能带来新的发现,补充或修正宏观;另一方面,微观研究,有可能孕育新的宏观命题。

杭州师范大学教授斯炎伟探讨了文学批评的“潮流化”与新时期文学思潮的关系。文学批评的“潮流化”,是指批评家倾向于将一时的文学创作纳入到某种特定文学潮流之中,致力于用某种“共名”的话题或理论来解读文本或解释创作现象。新时期文学中,伤痕文学、反思文学,寻根文学、先锋文学、新写实主义的命名,就和文学批评的“潮流化”有关。

文学批评如何有效地运用理论资源,进入形态丰富的文学现场,阐释文学创作的最新成果,文学批评与文学理论、文学创作的关系,是当代文学研究中历久弥新的课题,也是批评话语建构的重要层面。

华东师大朱国华教授回溯了文学批评与创作互动关系的发展轨迹指出,大学的体制化的学术研究,文学理论越来越学科化了,与文学批评和文学实践拉开了距离。他期待的文学批评是与新的文学实践结合,形成文学新潮。

浙江大学吴秀明教授认为批评有必要克服“学科”带来的焦虑,避免用学术逻辑完全取代审美感知。批评的发展一方面要注意与当下现实问题对接,即批评的及物性;另一方面在借鉴和运用现代后现代理论时,要警惕其中的“非人化”倾向,应注重分析作家对人的认识,作品对人物的塑造。

从“可以这么写”到“还能怎么写”

中国当代文学已经处于世界文学的语境中,“新中国文学的外来经验与国际化”也是中国当代文学与世界文学对话的过程,与会作家从阅读与创作的文学实践中展开话题。

作家朱辉对20世纪80年代文学创作的概述中,带着作家主体意识的警醒:中国的改革开放,打开了世界的窗口,西方的文学作品和文学理论涌入中国,对中国当代文学进程产生了重要影响。一批经典西方作家成为我们的阅读资源,影响着当代作家的创作。让我们知道了:小说还可以这么写。中国当代文学经过了多年的发展后,当代作家吸收了西方的小说技法,在表达中国故事和中国体验时,当代作家面临的问题是:我们还能怎么写?

作家张楚则从自身的阅读经验出发,以美国作家威廉·福克纳对莫言、余华、苏童为中心的作家群体创作的影响为切入点,将外来经验对新中国文学的影响具象化。

作家路内从哲学的意义上理解文学创作和评论的互动相生,显示了有创造力的作家独立的文学观念,“我看到互动相生,首先想到一个在世的作家与批评家的关系,当然批评都是后到的,而后来者不能修正以往时间内的认知,这听起来像是穿越,但是从哲学上说可以,黑格尔说过,我们可以从哲学意义上修改过去,真正的批评也是如此,这个作家在世或已故,或沉默,或离开,真正的批评不会来得太早,也不会来得太晚。”

作家周晓枫从叙事学的角度比对了不同时态下散文丰富的表现形态。她说:“所谓进行时态的散文写作,不仅是一种手段,更重要的是一种思维方式。这种正在进行时态的写作,可能出现突然的意外和翻转,少了定数,多了变数;更注重过程和细节,而非概括性的总结;并且我们对事物的理解,更多元、多义和多彩——文学的魅力就在于此,它不像数学一样有着公式和标准答案,而是具有难以概括和归纳的美妙的可能性。”

先锋派代表作家孙甘露的发言,与朱辉的概述和自觉意识构成相互呼应,也是对本次会议“互动相生”主题的阐发与回应。孙甘露以自己的文学创作参与了当代文学的发展,他在梳理了新中国文学70年的重要阶段就后,回顾了自己亲历的20世纪80年代作家和评论家的共生关系,他指出,先锋文学的确立和成熟,就是创作和批评相互促进,共同成长的过程,作家和评论家共同面对同时代人的命题。在新时代语境中,我们如何不忘本来,吸收外来,面向未来,这是创作和研究共同面对的问题。中国的历史和传统文化已经渗透在我们的血液中,通过的译介,世界文学影响着中国现当代文学的发展。优秀的作家,是本民族语言的陌生人,在作品中保持着语言的异质性,激发文学语言新的发展方向。文学创作要建立在以人为中心的文学观念上。在当代世界艺术中,随着现代主义思潮的展开,一种破坏性的力量,影响着人对自身处境的认识,对外部世界的判断,我们要在叙事文学中重建人对未来的信心,中国当代文学70年的发展历程,已经积累了丰富的成果,在文学研究要善于发现对时代精神生活产生重要影响的作品,我们在历史的视野下关照现实,发现未来。

已经有 0 条评论
最新评论

版权所有:贵州作家网 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黔ICP备18010760-1号

站长QQ519680416 电话15985051823 维权顾问:李向玉律师(贵州洲联合律师事务所副主任,电话:13628552882

公众号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网站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QQ1群:598539260 QQ2群:84587631


您是本网站第 36153444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