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贵州作家网:www.gzzjw.cn
分站: 贵阳作家网   遵义作家网   六盘水作家网   铜仁作家网   毕节作家网   安顺作家网   黔东南作家网   黔南作家网   黔西南作家网   贵安新区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 原创作品 >> 散文 >> 正文

寒露时节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袁军武    阅读次数:2143    发布时间:2019-12-11

寒露,是一年24节气里的第17个节气,它告诉人们秋天将尽,往后的天气会越来越冷,也是庄户人家农事安排的一个重要信号。古有“白露高山麦”和“寒露前十天不早,后十天不迟”关于种麦的经典传承,错过这个黄金时期,种下的麦苗不分蘖没产量。在没有农业机械化的那个年代,农民们抢收抢种,真正是“一寸光阴一寸金,寸金难买寸光阴”,正如毛主席说的“不失时机的掌握生产环节,取得比去年更大的成绩”,他们抢晴天战雨天,加班加点,送饭到田间,快马加鞭不下鞍!

随着时代的变迁和农业机械化的蓬勃发展,农民们一改昔日“以粮为纲”的传统观念,从“农村包围城市”的大革命转变到了“农村渗透城市”的打工潮,大片的土地转产其它经济作物,有相当多的土地秋季撂荒,只种夏粮。抓经济、抓现成的年轻人熟视无睹,经历过“十粒米,一条命”的老年人面对现实,心有余而力不足,他们两代人“各吹各的号,各唱各的调”。

年过花甲的老严夫妇,更是面面相觑、一筹莫展。眼看龙口夺食的三夏大忙迫在眉睫,瞅着金黄金黄的麦穗在热风中摇曳,收割机东颠西跑,就是轮不到给他家收割。他风急火燎地给在外打工的儿子打电话:“你赶紧回来吧,人家年轻人抢占收割机,我跟你妈撵不上人家,眼看麦穗熟透了,被风吹得扬了一地,你再不回来,麦子就瞎地里了!”

“路这么远,来回得好几天,拿不到全勤奖,还要扣工资,损失上千元,为那么一点麦,划不来!”远在千里之外的儿子在电话里直截了当地说了以后,好像又觉得不对劲儿,就失急慌忙地补充道:“大,我实在走不开,我把钱给你打回去,你叫机子割了吧。不行的话,就掏钱雇人收割,宁叫钱吃亏,甭叫人受罪!就这样,我还忙着呢,先挂了哦!”

挂掉电话,老严还是一脸茫然,满头大汗,甩到地上洒出了星星点点,听到手机的短信提示音,拿出来一看:“尊敬的用户,你的一卡通,到账一千元。”就这样,他心急吃不了热豆腐,等来了收割机,叫来了粮贩子,不用吹灰之力,把三四亩麦地给打发了。

儿子不在家,他老两口面对黄土地过日子,也是老鼠钻竹竿——混节节!本来割了麦子种苞谷,是顺理成章的事。可是,面对现实,他老人家还是“唉!”地一声了事:耕种不成问题,可施肥浇水、打药除草等一系列问题,不是想的那么容易!于是,就撂荒了一季不说,还叫人打了两次除草剂,这地没赚钱还赔了!

眼下又是寒露节气,连绵不断的连阴雨,看样子再下十天半个月不成问题,又激起了他的火爆脾气:以前没有拖拉机,牛曳马拉犁,实在不行了人拿镢头挖,咋都能把麦种到地里。可现在呢,啥都没有,可怜的光剩下钱了,只能干着急!苍天在上,你能把龙王爷咋的?!他坐卧不宁、唉声叹气,老婆子叫他吃饭,他吼道:“去你的,再迟了就只能种‘抱蛋儿’(不分蘖)麦了,到时候你吃土堆爷的脚趾头都是泥的!”老婆子把眼一瞪:“我又不是龙王婆,你跟我耍啥舞咧!”他想了想,也是的。

儿子大专毕业招聘到了外地,虽说工资待遇不错,要与目前婚嫁行情的飞速上涨来说,还是不相匹配。因为大势所趋,他们老两口也随之跳出农门,在县城找了份门卫工作,负责一个住了百十户人家小区的出来进去和院落卫生,一来混个居民模样,二来还能帮儿子还房贷的烂账。

一场秋雨一场凉,寒露弄的人心慌。老两口棉被热床的对视着,大眼瞪小眼,电视机正常运行着,他们不屑一顾。

老婆埋怨着:“你要是有本事的话,在城里给娃把房买了,咱何必受这罪!你看人家隔壁,在城里高楼大厦的住着,老屋的大门一锁,真是‘躲进小楼成一统,管他春夏与秋冬!”

老头子辨解道:“谁都知道咱的房比他还盖的早,当年你也风光了好一阵子,可后来人家给娃说媳妇,嫌咱是两间两层,说要是三间两层。等你把三间两层楼盖好了,人家的行情又涨了,说是要在县城有车有房,不要爹娘,还要弄个假市民当当,你看咱真是掮的篙撵船呢,计划没有变化快么!”他接着说道:“你看有多少女子,书都把人念老了,拿着高文凭、高学历却成了高龄少(剩)女!”

“不管怎样,人家养女子是招商银行,咱生儿子是建设银行!”老婆子作了总结发言:“归根结底,还是怪你没本事,人都说‘一个汉子,顶一天烂子’!你呢?”

老汉招架不住了,就交械投降:</span>“你这是给骡子马在膝盖上钉掌——离蹄(题)太远!”他没好气地关了电视机,就在床头躺下了,坐在床上的老婆子,拉开被子倒头便睡。

屋外,风还在刮,雨还在下。淅淅沥沥的风雨声,好像是在把自己的心事诉说。屋内,肃静了许多。打冷战的老两口,虽是各怀心事,但还是目标一致,只是那一张窗户纸,谁都不愿意捅破。在风雨声中,他们进入了各自的梦乡,不知是因为寒露而惶惶不可终日,还是为儿子的婚姻而发愁熬煎?前者是躲了初一躲不过十五,后者呢?则是遥遥无期,漫无边际!

总之,祝愿他们晚安、好梦!



(编辑:纤手香凝)

已经有 0 条评论
最新评论

版权所有:贵州作家网 © 2013-2020 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黔ICP备18010760-1号

站长QQ519680416 电话15985051823 维权顾问:李向玉律师(贵州洲联合律师事务所副主任,电话:13628552882

公众号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QQ1群:598539260       QQ2群:1042303485

您是本网站第 58946491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