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贵州作家网:www.gzzjw.cn
分站: 贵阳作家网   遵义作家网   六盘水作家网   铜仁作家网   毕节作家网   安顺作家网   黔东南作家网   黔南作家网   黔西南作家网   贵安新区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 原创作品 >> 短篇 >> 正文

不知魂已断,空有梦相随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月下疏影    阅读次数:3323    发布时间:2019-12-27

    忙碌了一天,我将孩子收拾完哄睡了。
   我想起昨晚上那个奇怪的梦,那个穿红衣服的美女是谁?她怎么会认识我?
   她带着我到底是想去哪里?她为什么不跟着我过那一座桥?过了那一座红色的铁板小桥就到了“惜春小榭”然而她为什么不跟着我过去呢?难道那桥上有什么东西让她害怕吗?不对啊!那座小桥上每天都会有成千上百的人经过。
   懒得想了,关灯睡觉了。
   我看着身边熟睡的女儿一双小手在被子外挥舞着,口里含混不清地叫着:“妈妈,妈妈。”
   唉!没妈的孩子真可怜:“嗯,过几天放假了,我送你去奶奶家。”我对着熟睡的女儿说。并将她的小手小心地捂进被子,掖好被角。
   三年了,我也有过再婚的打算,必定这以后几十年的日子该有个伴。
   我抬头,看到结婚海报上妻子甜美的笑容,你怎么可以丢下我父女俩去了呢!你怎么能舍得下这个我们一砖一瓦建立起来的家。佳佳,也不知道你在那边过得好不好,天国里有没有病痛,有没有灾难。佳佳啊!你看,我们的女儿有多乖,她也想你呀!梦里还叫着妈妈,可惜她已经没有妈妈了。
   唉!这可怜的孩子。
   我怎么能这么自私地只为自己考虑,孩子那么小,找个后妈,万一我不在她身边,她受欺负该怎么办,她又可以对谁去诉说。
   还有你,佳佳,我知道你眷恋着这个家,而病魔将你折磨得不成人形。还记得临时,你抓住我的手说:“斌,让我走吧!我不想再痛苦了,不想身上插满管了,不想孩子看到我害怕。”
   我看着你在我的面前失去了呼吸,远去,心如刀绞,这一生,你就这样走完了,多么短暂的生命。世间的一切美好,你还没来得及享受,命运啊!为什么偏偏将我们捉弄。
   你的笑容依旧如昨,定格成了心中的风景,而我却不愿让人提起,那是我心上的痛,那是只属于我心中的秘密。佳佳啊!你在那边过得可好,可还记得我们曾经的欢乐。我的世界你来过,给了我笑容与美好,谁知你只是匆匆而过。五年的时间,熬过寒冬的苦,我以为会迎来春暖花开,谁知,却是晴天霹雳。
   我的心,你能懂,我的心,你若懂,告诉我该怎么办。告诉我,你还会来到我的身边,以另一种方式,另一种身份,只要是你,我都接纳。让我再续那未了的缘,让我再爱你一次。
   可是我等了这么多年,你始终不肯出现,我不想我们的缘分就这样断,我还想你能在我的生命中出现。来生太遥远,我怕我把你找不见,今生还有时间,我等你的到来。
   佳佳呀!你是我心里永远的痛,如果……太多的如果也没有如果。如果一切都是天意,缘分早已经注定,你只是我生命中的过客,而我却无法释怀。
   如果不曾遇见,如果你从未在我的生命中出现,我也不会泪湿双眼。
   趟不过的河,过不去的桥成了阻隔,把悲伤写满。
   “美女,我昨天真的是想请你吃烙锅的,都快到了,你为什么又不去了。”昨天遇见的那个美女换了一套浅紫色宽松的休闲服,头发很随意地在后脑勺绑成马辫,坐在一棵柳树下悠闲地摇着扇子。
   “哦,出来很长时间了,我应该回去了。”美女一甩头发调皮地说。
   “我记得你说在妹妹的村子里租房子住,你今天不用上班吗?”我问。
   美女笑笑说:“我今天休息,天天上班也会累的。”
   我无话找话地说:“你在这里干嘛呢!”
   美女毫不犹豫地说:“等你啊!”
   等我!我多么希望能有个人等我啊!不是在大街上,而是在家里。然而我已经失去了那个在家里等我的人,那个开着一盏灯等我回家的人。
   有人等是件多么幸福的事,可我知道这美女等的人不是我,我们最多只是遇见。
   “昨天的事,谢谢你,要不我们去喝奶茶吧!或者冰粉。”我对美女说。
   美女说:“不用了,我带你去个地方?”
   我疑惑地问:“去哪里啊?”
   美女说:“去了你就知道了。”说着很自然地挽着我的手在人群中穿行。
   我想挣脱,这不明不白的我不太习惯,也怕引起别人的误会。可美女就这样挽着我向前走去,根本不给我挣脱的机会。
   走着,走着,前面出现了一座陌生的城,我问:“这是那儿啊!”
   美女说:“那是我们姐妹的聚会点,我想里面可能有你想见的人,所以想拉着你去看一下。”
   “我想见的人,你知道我想见的人是谁,你又怎么知道她在这里?”我反问道。
   “我不知道她是谁,但她知道你想她,而她又走不开,所以她请我来叫你。”美女自顾自地说。
   这美女我根本就不认识,说的话更让人摸不着头脑。
   “她是谁,她在哪里?”我象是问美女,又象是问自己。
   “她在那一座大院子里。”美女说着用手一指,随即一座大院在不远处显现出来。
   依旧如城堡一般修着围墙,墙根脚仍然有护城河,河上还是那几座白玉石桥。这景象好象哪儿见过,我拍着脑袋用力地想了想。这不就是昨天美女想拉着我去的那个大院吗?
   那她又是谁呢?谁想见我?
   我踟蹰着不肯上桥,美女三步两步便走了过去,大门打开,里面有几株高大的我叫不出名字的树木。树下有石桌石凳,几个女子从大门里走了出来。
   “佳佳,是你吗?”我看到妻子穿着一身洁白的衣裙走出大门。我知道妻子已不在人世,或许这是妻子的芳魂,或许是我在做梦:“做梦也罢,能见到你就好。”
   我并不感到害怕,我也知道她并无害我之心。
   妻子走出大门,并不过桥,我们就这样隔桥相望:“佳佳,是你吗?”
   妻子:“斌,是我。”
   “我们回家吧!”不知怎么的,我居然说出了这句话,回家,回那个家呢!人鬼殊途,阴阳两隔,想到此,不禁悲从中来。
   妻子幽幽地说:“我们的缘分已尽了,你不要再等我了。”
   我本能地想走上桥去近距离地看看妻子,我刚抬腿,一个声音在耳边响起:“不可,不可。”我回头,身边并不见有人,引我来的美女也不知去向。
   “感谢你对我的不离不弃。”妻子说完欲转身走进院子。
   “做梦也不行吗?”我着急地问道。
   “我不会再来你的梦里了,我要你彻底的将我忘记,这样你才能更好地迎接新生活。”妻子说完头也不回地走进院子。
   “抱歉,余生我不能陪着你,我会在天上看着你,也会在云里望着你。”人已不见,妻子的声音还在耳边缭绕。
   “佳佳,佳佳,对不起,我忘不了。”我也泣不成声。
   吱嘎一声,大门合上,四周又归于平静。
   热闹的街市上车水马龙,我的呼唤淹没在喧嚣的人群里,我只得向着家的方向走去。
   街头的音响放着安琥的专辑《天使的翅膀》:“……那熟悉的温暖,像天使的翅膀,划过我无边的心上。相信你还在这里,从不曾离去,我的爱象天使守护你。若生命只到这里,从此没有我,我会找个天使替我去爱你,我会找个天使替我去爱你……”
   “爸爸,爸爸。”女儿稚嫩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倦缩着身子往我的怀里蹭。我抱紧女儿,在这寒冷的夜,我们相依为命:“你就是我命中的天使,我会用一生来爱护你。”
   “佳佳,感谢你给了我这么可爱的天使,我将把对你的爱都给她,你放心。”
   不知魂已断,空有梦相随。除却天边月,没人知。




【编辑:管庆江】


已经有 0 条评论
最新评论

版权所有:贵州作家网 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黔ICP备18010760-1号

站长QQ519680416 电话15985051823 维权顾问:李向玉律师(贵州洲联合律师事务所副主任,电话:13628552882

公众号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网站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QQ1群:598539260 QQ2群:84587631


您是本网站第 36008833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