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贵州作家网:www.gzzjw.cn
分站: 贵阳作家网   遵义作家网   六盘水作家网   铜仁作家网   毕节作家网   安顺作家网   黔东南作家网   黔南作家网   黔西南作家网   贵安新区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 原创作品 >> 散文 >> 正文

我家的红灯牌收音机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黄国文    阅读次数:7677    发布时间:2020-01-01

六七十年代,我家有一台红灯牌收音机,从此我和红灯牌收音机结下不解之缘。小时候,红灯牌收音机伴我快乐的成长,长大后,红灯牌收音机伴我学习、工作和生活。

我家的红灯牌收音机来历有一个故事。有一次我去城里幺舅家玩,我看到幺舅的寝室里有一台红灯牌电子管收音机。这台收音机由上海无线电厂生产的,形状是个长方体。右上角有个猫眼,通电的时候猫眼一眨一眨的,左下角有个小灯笼,通电的时候,红彤彤的亮着,外观非常漂亮,声音非常好听,我守在收音机旁,久久不离开。幺舅喊我吃饭,我赖皮不吃,幺舅看出我的心思,微笑地对我说:“泰康,我晓得你想要这台红灯牌收音机,幺舅答应送给你,你快来吃饭吧……”当我听到幺舅说,收音机送给我的时候,我心花怒放,喜出望外。我连声赞叹:“幺舅好!幺舅好!谢谢幺舅!”

当时,我的幺舅在城里修理电器,别人家的红灯牌收音机坏了,当废旧卖给了我的幺舅。通过幺舅的检查和维修,更换了两个电子管,这台红灯牌收音机就完好如初了。

那时候,由于城里没有客车通往农村,从城里回家,我只能走路。当时,我只有十二三岁,背一个红灯牌收音机走二三十里山路,还是很辛苦的。在回家的路上,我把收音机电源打开,调好频率,一边走,一边听。全然忘了在路上,脚被解放鞋磨破了的伤痛……吃中午饭的时候,我终于回到家里。

我顾不上吃午饭,迫不及待地把收音机从背篼里取出来,放在吃饭桌子的上方。打开电源开关,听到收音机里的播音员传出字正腔圆的普通话:“……收音机前的听众朋友们,大家好,这里是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现在播报新闻……”这铿锵悦耳的声音,刹那间传遍了左邻右舍,有的小伙伴欢呼雀跃,奔走相告……不一会儿,我家堂屋里聚集了二三十个人。有的邻居还端着饭碗跑起来,一边吃饭,一边听收音机。一群小伙伴把收音机围得水泄不通,一个个小伙伴竖起耳朵,聚精会神的听收音机,听得入迷时,忘了回家吃饭。隔壁家的叔叔阿姨和爷爷奶奶,他们也走过来看热闹,还时不时地交头接耳,连声夸奖我:“泰康,我们感谢你,你家有了这台收音机,可以丰富我们的文化娱乐生活了,从此我们农村社员和党心连心,祖国和我们在一起,毛主席和我们心连心……”

那时候,谁家要是有一台红灯牌收音机是不得了的事情,当时国营五金商店卖一台红灯牌收音机需要八九十元钱。那时候的县级干部,一个月的工资都只能买一台红灯牌收音机,对普通群众来说,是可望不可即。在那个经济落后,物资匮乏,文化娱乐生活单调的年代,收音机是普通老百姓家庭中的一件奢侈品,拥有一台“红灯”牌收音机是许多家庭的梦想。

那时候,我们一个大队上百户人家,没有几户有红灯牌收音机的,很多小伙伴儿们都来我家听收音机。小伙伴们尤其喜欢听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小喇叭》,《小喇叭》伴随孩子们幸福健康的成长。

那时候,农村的文娱生活很匮乏。听收音机就成了农村社员们的文化娱乐方式。爷爷们喜欢听京剧或川剧,奶奶们喜欢听黄梅戏,生产队长喜欢听新闻……那时候,农村没有电视,国家的政策、路线和方针就是通过广播电台,传送到广大农村,通过收音机传播到人民群众的心里。

我家的红灯牌收音机,日日夜夜陪伴在我身边,我天天用它听新闻及文化娱乐节目,经常把它擦拭得干干净净,在关机不用的时候还用一块红布把它盖上。我与红灯牌收音机的感情由浅入深,关系犹如热恋中的情侣一样,难舍难分。

收音机是一个很好的学习工具,是一部百科全书,在不同的电台,不同的频率,不同的时间段,可以收听学习政治,可以收听学习军事,可以收听学习经济,可以收听学习科技,可以收听学习音乐,可以收听学习农业知识,可以收听学习法律知识>……琳琅满目,不胜枚举。收音机是学习普通话的重要工具,可以一边听节目,一边模仿学习播音员字正腔圆的音调。学会普通话,走遍全天下,为我们以后的学习、工作和生活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那时候,收音机是农村社员听音乐的重要工具,很多好听的歌曲,比如《三大纪律八项注意》、《九九艳阳天》、《东方红》、《十送红军》、《映山红》、《我的祖国》、《泉水叮咚》、《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北京有个金太阳》、《太阳最红,毛主席最亲》……这些脍炙人口歌曲,就是通过收音机传播的,当地农村社员非常喜欢,百听不厌。那时候,我家的红灯牌收音机,丰富了当地农村社员的文娱生活,功不可没。

那时候,我是自家收音机的“台长”,掌管着自家收音机的调频按钮,往往我想转播哪个电台?就转播哪个电台?隔壁家的王大爷喜欢听相声,邻居男女青年喜欢听音乐,张阿姨喜欢听黄梅戏,小伙伴们喜欢听《小喇叭》,李大爷喜欢听评书……我这个“台长”不好当啊!有时候真是得罪人,满足不了人们的口味和需求。当然,我也会油腔滑调,甜言蜜语的对他们说:“对不起,请原谅我好吗?……”

我的父母非常贤惠,常常对我说:“来听收音机的都是客人,一定要请坐,倒茶,递一支香烟……”父母热情好客,常常得到左邻右舍的好评。

改革开放后,人民物质文化生活得到改善,农村广大人民群众拥有了录音机,电视机,录像机,影碟机……收音机逐渐退出来了历史舞台。

虽然现在的手机可以看电视,看电影,玩抖音,玩微信……人们的文娱生活非常丰富,乐此不疲。但从那个年代走过来的人,始终忘不了对电子管收音机的情怀,始终忘不了对无线电波的迷恋,始终忘不了收音机给我们带来的欢乐。

光阴荏苒,斗转星移,几十年过去了,我家的红灯牌收音机仍然功能齐全,收听正常,品相完好。从少年时代到现在,我非常喜欢收听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节目,寒来暑往,春夏秋冬,从未改变。

感谢你,我家的红灯牌收音机,是你丰富了我的文娱生活,是你让我学会了一口标准流利的普通话,是你丰富了我的知识,是你增长了我的智慧。



(编辑:纤手香凝)

已经有 0 条评论
最新评论

版权所有:贵州作家网 © 2013-2020 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黔ICP备18010760-1号

站长QQ519680416 电话15985051823 维权顾问:李向玉律师(贵州洲联合律师事务所副主任,电话:13628552882

公众号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QQ1群:598539260       QQ2群:1042303485

您是本网站第 58651763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