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贵州作家网:www.gzzjw.cn
分站: 贵阳作家网   遵义作家网   六盘水作家网   铜仁作家网   毕节作家网   安顺作家网   黔东南作家网   黔南作家网   黔西南作家网   贵安新区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 原创作品 >> 中篇 >> 正文

彼岸·相遇 第三十四章 偏离轨道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陈金凤    阅读次数:3236    发布时间:2020-01-15

  真的后悔不应该去见金家的人,那以后金俊熙不是电话邀约就是亲自来接,吃饭,逛街,购物,让我提前过着少奶奶的日子。我和杨飏美好的的日子才开始,才不要被别人圈进围栏里养着。

  “?”给杨飏发个问号问他在做什么。

  “什么?不忙了吗?”他回信。

  “嗯,你在做什么?”

  “我在店里,你来吗?嗯,两天不见有点想你。”他回这句话让我脸儿发热。

  “你,你说什么啊?”我连手指都害羞。

  “诗诗,我们见面吧。我想亲口告诉你,我喜欢你。”他得寸进尺的表白。

  “你喜欢我吗?”他问我的感觉。

  “我不知道,别问我。”把手机扔一边,害羞得浑身燥热。

  电话来了,是金俊熙打来的,我瞄了一眼不愿接,让它自己断掉。接着,短信提示音响起“我来接你!”他太霸道,也不管我愿不愿意。忽然想到去杨飏工作的店里,金俊熙总找不到我。好主意!佩服自己的聪明。

  说走就走,晚了被金俊熙堵住就不妙了,从衣柜里拿上一个鸭舌帽,收拾桌上的包,赶紧出发。下到前台大厅,遇着酒店客房经理,他职业习惯礼貌的点头,我也对他点点头,告诉我约的车到了。

  “那小姐车在门口等。”他官方礼貌性的语言。

  “谢谢!”简短而终结似的回答。

  “哦,走好。”这个腔调和对话,所有的人都是一个模式,像人偶。

  快步走出酒店,上了车,告诉师傅去同济大厦A楼。几分钟时间到了那家店,我犹豫要不要上去给他一个惊喜。手机有震动,信息来了,是金俊熙发的。不管了,扣上鸭舌帽推开门径直进店去。

  “欢迎光临!”是他的声音。

  这个点还早店里没有人,找到最角落的桌子坐下,并没有摘下帽子。

  “同学这是第一次来店里,一个人吗?需要哪种口味的推荐?”他殷勤的声音让我着迷,不想让他看到我的脸顺从的点头。

  “我们家有凉皮,岐山哨子面,大漠羊排,水盆羊肉……。嗯,若同学只有一个人,建议你吃水饺或是凉皮,还有一个臊子面,这几样是我家店子的特色。”他委婉的介绍,贴心的推荐。

  “水饺吧,芹菜馅的。”我昂起头,他显然很吃惊但很快恢复如常,那种傻傻的笑。

  “没说要过来,我还以为生我气。”他竟有脸红的时候。

  “我有说生气吗?自以为是!”在他面前我表现的酷酷。

  “呃,没生气就好,担心气坏身子我心疼。”他低声说的话让我浑身起了鸡皮疙瘩。

  “你,说的什么,不理你。”我慌张捂上耳朵,脸已经烫着手。

  “呃呃,你点的芹菜水饺马上就到。”他大声地说道,转身去了厨房。室内的背景音乐缓缓响起‘塞纳河畔,左岸的咖啡,我手一杯,品尝你的美……。’我知道是他故意放的《告白气球》。一会他端着奶茶出来,对我说:“喝吧,饺子要等一会儿。”送完人又不走,站在一旁。

  “我,我想说……等等,烫!”我抱着他送来的奶茶,在等他表白,他见我来捧奶茶杯忍不住提醒我说。

  “哇。”我已经被烫到叫出声。

  “怎么样,怎么样!看看烫哪里了。”他握着我的手使劲吹,我只知道脸红。

  “哟,你们这店是供人吃饭还是谈恋爱的?拐着别人的媳妇跑这里来搞浪漫。”门外进来一个人声音充满了杀气。

  “你谁呀?”杨飏问到,我躲在他身后。

  “我是谁?你问问她!不怕告诉你,你抓着的是我媳妇的手。”金俊熙怎么找到这里来了。

  “谁是你媳妇,胡说什么呀!”我躲在杨飏身后探出头说,厨房里的师傅,柜台的老板全出来了。

  “我有胡说?我和那文诗可是自小定的娃娃亲,她不是我媳妇是什么?现在竟然背着我找别的男人。亏你还是学中文的,知不知道廉耻?这要在古代你们这对私会的狗男女会被浸猪笼。”他越说越离谱。

  “呃,我说你是个什么东西,你什么意思,诗诗你认识他?”杨飏转头问我。

  “不认识,也不是他媳妇。”本就不喜欢他,他却跟踪到这里。

  “是吧,什么不认识。”金俊熙一脸无赖样。

  “认识不认识又怎样,这都什么年代了,娃娃亲?你有什么证据说她是你媳妇?哪有你这样追女孩子的,真真可笑。诗诗是我女朋友,看到没,我们定情的信物。”举起我的手,手腕上的相思豆,他手腕上的黄花梨。

  “定情信物?你们竟有定情信物。好,你狠!给我记住,我想得到的女人,别人休想染指。”金俊熙咆哮着,他的身形与杨飏差不多,想要蹦上来抓扯。店里师傅与老板赶紧上前来制止,劝他别在店里生事。

  金俊熙自知刚才有些失态,骂骂咧咧的撂下一句狠话:“我的女人谁敢碰!”

  从没见过这种场面,被金俊熙张牙舞爪的样子吓到,跌坐在椅子上惊魂未定。店老板和师傅各回各位继续做自己的事,仿佛刚才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他们见过了太多这样的场合,已见怪不怪了。

  “吓着了吧?别怕!有我在绝不允许谁欺负你。”杨飏坐在我身旁,轻轻靠近我。

  “嗯,我不怕,只是担心他找你麻烦。”我头靠着他的肩膀。

  “道是他别来纠缠你,我一个男生有什么怕的。”他的声音里满满的关切。

  “我不见他,躲着不就得了。要不换个酒店,他找不到我的。”这个世界很大,人很复杂,我太单纯。

  “你哥哥呢?他没有离开上海吧?我实在不放心你一个人换酒店。”他知道我初来上海,对环境不熟悉。

  “哥哥去苏州开会,后天回来。或者找婷婷帮我换一家酒店。”对,婷婷是本地人,熟悉这里的酒店。

  “嗯,找她也可以。不过,还是明天我陪你去吧。”婷婷要陪她外婆,有他陪我也可以。

  “好啊!”对他甜甜一笑。

  “快吃吧,饺子都凉了。”店老板亲自端着饺子上来,还配上豆浆。

  “哦,谢谢老板!”他接过托盘放在我桌上:“吃吧小姑娘。”

  他坐我对面看着,芹菜馅不错,有股清香味。他拿起筷子沾上酱喂到我嘴边,我竟不敢看他的眼睛害羞的张开嘴。我们正你侬我侬的时候,有客人来了。他轻轻对我说:“乖啊,你自己吃,我去招呼客人。”我点头让他去。

  从他离开,我的眼神就一直跟着。和别人说话的侧脸,挺拔的身材,时不时的看我的一眼,笑嘻嘻的脸,让我视线开始恍惚。这一幕是那麽熟悉,曾几何时出现过,让我魂牵梦萦的那个人。初雪那天的遇见,把手共饮血橙清酿的美好,那个人是他!末世我们再次相遇,无数次的轮回要等的人就在眼前。本以为只是梦中虚幻的故事,不料现在发生的一切却是清晰真实的。是了,我等的人是他!

  玻璃门被人推开,一股脑冲进来几个人,嘴里喊着快走,将食客统统赶走。随后又进来几个个子高大的黑衣服的人,四周看看指着我的方向,让先进来的人捉我走。

  “你们干什么?现在是法制社会,你们也敢捣乱。”老板义正言辞的吼着。

  “放开她,你们谁啊。她是我女朋友,有什么得罪的地方冲我来。”杨飏端着托盘来不及放下就冲到我身边。

  “你就是她那个野男人?不想有事的快闪开,我们不掀你场子,捉了人就走。”一个全身黑色打扮,一副屌屌的样子的男人推开杨飏。

  “我说了,她是我女人,有什么事冲我来,走,我们出去说。诗诗别怕!”杨飏一把抓住那人的衣领,揪着出去。

  “都这时候了,你小子还想着别人的女人,劝你小子懂点事吧,她不是你该想的。”那人拍拍杨飏抓着他衣领的手,杨飏放开他。

  “亮子,她就是我女人,你还要带一帮人来砸我。”虚惊一场,原来他们认识。

  “哎,我说你小子怎么就是眼睛不好,他的妞儿你也敢抢?你知不知道他是谁?差点让我在兄弟面前丢脸。”一看那人就不正经,杨飏怎么与他认识的。

  “我才不管他是谁,他就是天上的神仙我也不怕。何况他与诗诗只是娃娃亲,这个年代谁兴那个。何况我和诗诗相互喜欢,他明明就是故意拆散我们的,你还帮他。”杨飏拉着那人问。

  “你还说?不是看你是我兄弟,早把你摊掀啦!兄弟我劝你,什么样的妞儿你找不到,非要和着那混世魔王抢?虽然这妞长得的确不错,但是女人是祸水,沾上了麻烦。我还听说这女的家族势力也不得了,不是你的菜。听哥的,让我带走她,以免惹祸上身。”那人一改刚才凶神恶煞的容貌,苦口婆心的劝他放手。

  “绝不!哥,请你放过诗诗,就当你没有找到她,剩下的我知道怎么不让你为难。”他与那人称兄道弟的,他究竟是什么人。

  “诗诗,你过来。”他让我去他身边,我小心翼翼避开其他人到他身边。

  “诗诗,这是我大哥向强,我俩可比亲兄弟还亲。等有时间,慢慢给你讲这事。”他给我介绍这是他大哥,我虽有些迟疑但还是随他叫了一声大哥。

  “哎,原来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识一家人。弟妹,大哥没吓着你吧?”这人还挺豪爽,刚才要抓我,这会又喊我弟妹。

  “哦,没有。”说没有绝对是违心的,这会儿我心里还在害怕。

  “我说弟妹啊,你也别怪哥哥狠心,我也是拿人钱财替人消灾,不,是替人办事。”他是替金俊熙办事的人。

  “金俊熙是你上司还是什么?”我明白过来,一切都是因他而起。

  “他不是我上司,但他家的各方势力庞大,我也只是他家的安保队长,听命行事。”他也只是个小喽啰,我也不为难他。

  “那这样吧,我不为难谁,跟你们回去。”我看着杨飏对向强说。

  “诗诗,不可以。”杨飏不愿意我为他屈服。

  “没事,我相信他不敢动我分毫。”让他别担心,我还不信他敢拿我怎样。

  “对了,他无非是要你回去。如果你回去了,他自然不会再为难我们这些小角色咯。”向强在一旁有句没句的插嘴,希望杨飏掂量自己的分量,是否可以与大腿一样人物抗衡。

  “好啦,你去工作吧。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只要你记住我喜欢你。”我笑着面对他忧愁的脸,他既口口声声说我是他的女人,那么我就应该与所有反对我们的人抗争。

  “诗诗,我……。”点点头,让他放心。

  “走吧,弟妹!看不出来你这么斯文的女孩,还铮铮铁骨不输男人,哥哥我佩服你。”向洪亲自送我回酒店,说金俊熙在酒店大堂等我。

  回酒店,向强殷勤的开车门,扶我下车,我说了一句:“谢谢,回去吧,告诉他我没事!”

  


(编辑:纤手香凝)

已经有 0 条评论
最新评论

版权所有:贵州作家网 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黔ICP备18010760-1号

站长QQ519680416 电话15985051823 维权顾问:李向玉律师(贵州洲联合律师事务所副主任,电话:13628552882

公众号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网站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QQ1群:598539260 QQ2群:84587631


您是本网站第 36153165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