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贵州作家网:www.gzzjw.cn
分站: 贵阳作家网   遵义作家网   六盘水作家网   铜仁作家网   毕节作家网   安顺作家网   黔东南作家网   黔南作家网   黔西南作家网   贵安新区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 原创作品 >> 中篇 >> 正文

彼岸·相遇 第三十五章 理想与现实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陈金凤    阅读次数:3614    发布时间:2020-01-15

  丝毫不知道当晚全家人被金俊熙邀请到上海,说是明天与我的订婚宴。我很愤怒,质问他凭什么替我做决定,我不喜欢他,也绝不会与他订婚。他却不由我分说,直接躺在我客厅沙发上,直到父母,哥哥赶过来。

  “爸爸妈妈,你们真来了?哥,你也分不出真假?”见到父母,哥哥真不知道该说什么。

  “俊熙,你不是说你们已经商量好的么?”哥哥蛮开心,以为我是同意的。

  “是,我觉得还是先订婚,等诗诗大学毕业再完婚。”他一副做丈夫的姿态。

  “可以啊。”父母也同意他的做法。

  “喂,有没有人听我说一句,谁同意与他订婚?”我真的有被气到,没人在乎我的感受吗。

  “诗诗不同意,俊熙这不会是你一个人的主意吗?你父母知不知道?”妈妈这才反应过来。

  “伯母,我父母也同意先订婚。我的意思是为了彼此多一些了解的,在以后的婚姻里也有感情基础。您说是吧?”他狡辩。

  “订婚是可以的,但也要诗诗同意,还有你父母首肯才行。”哥哥也觉得啼笑皆非。

  “锦哥哥,我父母早已同意,现正从英国赶回,明晚的订婚宴他们会出席。”这人太刚愎自用,为了达到个人目的,弄得两家人人仰马翻的。

  “金俊熙,你别太过分!他们同意,我不同意,我发誓绝不会与你订婚。”我站起来很激动,指着他的鼻子骂。

  “诗诗别激动,坐下来慢慢说。俊熙这么急要和你定婚,说明也是出于喜欢你的缘故,先别自己生气。”妈妈拉我坐下,父亲至始至终没有发表任何意见。

  “他这是喜欢吗?明明就是占有,何况我并不喜欢他,我有喜欢的人。”原本不想提杨飏的事,如今这局面再不提恐怕父母兄长还真被金俊熙说动。

  “谁,你说你喜欢谁?”父亲一直不说话,这时候反而反应快捷。

  “他是同济大学土木工程系大四的学生,叫杨飏。”我看着父亲说。

  “大四的学生,你们是怎么认识的?”妈妈素来知道我来上海之前没谈过恋爱,哪是里来喜欢的人。

  “是,是这次来上海才认识的,他对我很好。”于是我将如何认识杨飏的过程简短做了阐述。

  “什么,你让他做你伴游,他还同打了几份工?女儿,不是妈妈瞧不上这孩子,你要知道你和他完全不是在同一层次。从小你就被我们捧在手心里,不说锦衣玉食的养着,至少手头也还宽裕。如果和他在一起,吃的苦可想而知啦!”说白了妈妈还是觉得他是个穷学生,没有能力。

  “妈妈,我不怕吃苦,我和他有感情,他也知道心疼我。”想到他喂我吃饺子的样子,希望妈妈可以体谅我。

  “傻孩子,如今的社会你这样的孩子会吃亏的。他对你好也许是因为打听到我们家的经济能力才想办法接近你,然后……。”

  “不,妈妈,我不许你这样说他,他绝不是您说的那样。我并没有告诉他我的真实身份,他是真的喜欢我。”为我们的感情鸣不平。

  “他不知道?”哥哥的表情让我觉得他说的意思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是,我没告诉他。”我很自信,杨飏是单单爱我这个人。

  “我说诗诗妹子,傻子也猜得到你家不是普通的家庭吧。试想你一个小姑娘,住的是全上海最高档最贵的酒店,而且一住就是十天半月。这也可以瞒住一个堂堂大学生?恐怕也只有你相信他不清楚你的家世背景。”金俊熙阴阳怪气的说。

  “你以为他是你吗?不但派你的安保队长抓我,还威胁不让我好过,我又不是你家的囚犯?”我越来越看他不顺眼。

  “什么囚犯?我怎么会让他们动你毫发?”他开始急躁。

  “你也不需要证实什么,堂堂金大少爷一句话别人还不当圣旨一样捧着,这会何必再去为难底下办事的人,我这不是回来了吗?”我对他背后搞鬼的行为嗤之以鼻。

  “嘿嘿,还真没看出来你也是牙尖嘴利的人物。不过,你越是如此和我针锋相对我越是喜欢。”这算什么癖好,让人发笑,难道他是一个受虐狂吗。

  “谁稀罕!”面对这样厚脸皮的人,我也是啼笑皆非。

  “都别操吵,我算是听出这件事的原委。俊熙不是哥哥批评你,这件事你处理得欠妥,万一那些人去了做出过激的行为,伤到谁都不好。诗诗呢,你要想明白你和那个人不会有结果。不是说你俩有无婚约,而是他目前的状态你认真考虑过没有。其一:他对你有什么企图,又或是当他了解我家的情况后,会不会利用你达到某种目的。其二:即便他是真心喜欢你,又以什么条件来娶你。”哥哥将事实摆在面前,我确实没想过如何面对这些现实问题,只是一味的心里喜欢,觉得与他在一起很开心。

  “我相信他是真心喜欢我,不是哥哥说的那样。”对他我是绝对相信的。

  “孩子啊,你是一直在父母的庇护下长大,只要有我们在的一天绝不会让你受到半点委屈。这一次你独自来上海,我就明白你长大了,而我们不可能一直陪着你。唯有给你寻一条相对稳定的生活道路,让你尽量不受到经济拮据的困扰。俗话说贫贱夫妻百事哀,即使感情再好,也终有一天会因为没钱彼此伤害。直到后来才发现当初彼此真的不合适。”爸爸也开始了攻心政策。

  “爸爸,女儿知道您和妈妈还有哥哥是爱我的。可是,我和他的感情是纯粹的。您也知道女儿事事顺着您们,就这件事我相信自己的判断。”仍然坚持我的初衷。

  “哎,你这孩子。”爸爸摇摇头不再说下去,只是让妈妈带我进卧室休息。

  剩下他们也不知道说些什么,只知道第二天并没有订婚仪式,我很开心,宣布自己的厉害,独自顶住压力为我们的爱情做了抗争。此后的几天金俊熙没有来烦我,我天真的以为他已经放手,父母也已经默许我和杨飏的来往。

  给杨飏发信息说想见他,他回话说这几天教授那边论文答辩需要整理修改,可能没时间见面。既然他要忙着做正事,就不打搅他,我找婷婷玩去。可是婷婷说她父母让她多陪陪外婆,也抽不出时间陪我。道是金俊熙天天来酒店找我,带我四处玩。有时为了逗我开心,竟在大庭广众下,做些搞笑的动作和夸张的表情,丝毫没有违和感。笑过之后,反而觉得是我自己小题大做了。其实,他也不像表面那么纨绔,人也不丑,只不过有些娇奢之气,对我的态度也没有了之前的强势,那股子痞痞的味道还是讨女孩子喜欢。但是,我心里已有喜欢的人,其实,他个人本质也不是一个太坏的人。

  一个礼拜过去了,杨飏总说没空。这边金俊熙整天的陪着我,将上海大大小小玩的地方都走遍。想着杨飏忙,不如去学校找他,几天不见有些想他。

  文心茶食的老板告诉我他请假,至于多久他也没说定。我又去学校找他,可是忘了问他寝室的编号。临时抓住几个同学问,有的说看见他在图书馆,有的又说在教授那里。

  金俊熙打来电话问我在哪里,我告诉他在学校,今天不用他陪我玩。他显然有些不痛快,咕哝了一句什么话我没听清楚。往图书馆的方向去,希望在哪里可以见到他,到时候给他一个惊喜。

  因为假期中,图书馆人很少,我顺着书架一排排找,也许他就是某一排书柜后面。没错,很快在金融专业类书籍旁边找到,他手里捧着《大众经济学》认真的翻阅,时不时的将书中好的点子誊抄下来。

  我在大哥哥的书架上看到过这本《大众经济学》。它是剑桥出身的大经济学家达斯古普塔教授历时七年打磨出这本经济学通俗小读物。

  哥哥介绍给我读过,大致翻看了一遍。整本书笔调生动,例证浅显,读来妙趣横生。书中虚拟了两位小女孩,一位生活在美国,一位生活在非洲。居住在世界的不同地区,她们的生活怎么会变得如此不同,又怎么会仍然如此不同?为什么某些人的生活(无论是现在还是未来)是那么富有,而有些人又是那么贫困。全书即围绕这两位女孩的日常生活而展开,不仅介绍了现代经济学的基本体系和分析方法,而且从人本角度论述了许多现实问题和人类社会的发展问题,体现了强烈的人文关怀。

  我没有叫他,他醉心于书里,完全没注意我在看他。这时候,有一个袅娜的女生经过我走向他。

  “你怎么还在这儿,不是约好去我家吗?父亲在等我们。快点,非要等我过来来请你。”见她与他说话的样子,应该很熟吧。

  “哦,这就去,走吧。”他起身放下书册,搂着那个女孩的肩膀向我的方向过来。我慌忙回避,撞到了另一位看书的男生。为避免被他认出,我故意蹲下来帮他收拾一地的书。那女生也来帮忙,他却大声说:“走吧,不是赶时间吗?别让教授等久了。”

  “哦,走吧!”他拉着她的手走了,我一下子跌坐在地上,心猛的像被刺得好疼。

  “同学,你怎么了?有没有伤到哪里?”那位男生在一旁叫我,伸手扶起我。

  “哦,我没事。”我将书还给他,道了一句谢。

  “你确定没事,脸色那么苍白?”他再次问。

  “我说了没事,对不起。”抛开他去追杨飏,我要知道他和她的关系。

  图书馆楼下,他们手牵着手一副很亲密的样子,女孩子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我跟在后面看不到他脸上的表情,猜想也是满脸春色。

  他说他喜欢我难道是在骗我?他说这段时间他忙不见我,是因为论文的事。可是我亲眼所见却是这一个画面,他手腕上光溜溜的也不见我送他的手串。这一切都不是真的发生过,我怀疑自己在做梦,眼泪已经朦胧了全世界。所听所见的全不是真的,身体越来越冷,人也摇晃着快要晕倒。

  “这是怎么啦,诗诗。”是谁,谁在我身边。难道是我眼睛不好,认错人了?金俊熙扶着我,满脸的心疼。

  “是你啊!你帮我看看前面那人是谁?你看看是谁?”我抓着他的衣服使劲的拉扯。

  “好好,我看我看,那人,那人你也认识。”我忽然很恨他,恨眼前这些男人。

  “你是谁,你走开,我不认识你。哇……!”我哭着在校园里狂奔。

  “诗诗,你别哭,我们回去吧。这样的男人算个什么东西。”他拉着我不放,我却拼了命的要摆脱他的拉扯。又过来几个人,其中一个是哥哥的声音:“那文诗你醒醒,看看这一切,你该醒了。”

  “哥哥……。”我扑进哥哥的怀里。

  “傻妹子,跟哥哥回去吧。”我重重的点头,从未有过的顺从。

 


 (编辑:纤手香凝)

已经有 0 条评论
最新评论

版权所有:贵州作家网 © 2013-2020 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黔ICP备18010760-1号

站长QQ519680416 电话15985051823 维权顾问:李向玉律师(贵州洲联合律师事务所副主任,电话:13628552882

公众号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QQ1群:598539260       QQ2群:1042303485

您是本网站第 58648741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