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贵州作家网:www.gzzjw.cn
分站: 贵阳作家网   遵义作家网   六盘水作家网   铜仁作家网   毕节作家网   安顺作家网   黔东南作家网   黔南作家网   黔西南作家网   贵安新区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 原创作品 >> 中篇 >> 正文

彼岸·相遇 第三十六章 梦碎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陈金凤    阅读次数:2978    发布时间:2020-01-15

  真想面对面的问他,为什么要这样对我?难道就像妈妈说的他接近我,是带着某种目的。可在相处的几天时间里,他又何曾问我要过什么?反而是我答应他的伴游工资没未曾付过。

  哥哥带我回到酒店,送我进卧室休息后与金俊熙在客厅里坐下。他担心我情绪失控,门虚掩着。我傻傻的躺着,浑身发冷,冷得哆嗦也不想扯上被子。屋里静的连地上掉一颗针也听得到。哥哥压低声音问究竟发生了什么,金俊熙只说看到杨飏和一个女生亲密的拉手,看他们的态度不是一般的同学关系,无独有偶,那一幕恰好被我瞧见。

  “什么,那小子有女朋友?那他接近诗诗目的就不单纯,不得不承认他给我的印象不错,连我都被他能说会道嘴给欺骗,还准备给他机会去我公司学习。看来是我低估了现在的人啊。”哥哥也在懊恼认错人。

  “其实,我也找人调查过,像他这样的孤儿,莫说上同济这所国内数一数二的大学,就连普通的大学就他打工那点钱怎么上得起?”金俊熙一语惊醒梦中人。对啊,他说过父母去世后,是附近邻居给了他很多帮助,才支持他上的大学。他之所以打几份工这么辛苦也不怕,就是因为他认为自己已经成年,不能再接受邻居们的好意。毕竟邻居们也不富裕,无条件的帮他不是他们的义务。心里想着他的好,知道他不会负我,今天看到的也许是一场误会而已。存着这份心思,伸手摸到床头的手机,坐起身给他打电话。嘟嘟响了一阵他没接,可能是他还在忙吧。我又给他发信息:在忙吗?完了给我打电话。

  等,忧虑加上体谅的等,我坚信他会来电话。手机铃声一响,我抓起电话:“喂,是我……。”

  “诗诗!”是婷婷的声音。

  “哦,婷婷。有事么,我有很重要的电话要等,晚点给你打过去好吗?”我在等他的电话,担心占着线。

  “呃,好的。”婷婷也没问挂断电话,心里对她说抱歉。

  哥哥听到我的声音,推门进来,问我要不要吃点东西,他叫客服。我摇摇头,这种状态哪里吃得下,眼睛只钟情于手机。

  “你在等他的电话?妹子,别这么傻。”哥哥心疼我的执着。

  “我只想听他亲口告诉我真相。”看着手机心里有些发虚。

  “你这孩子真倔!”金俊熙也进来,被哥哥拉出去。

  我听到他们叫客服送餐,报了好多菜名。若在平时,我一定上哥哥的当,馋得淌口水。今儿不同,心思不再吃上,只一个手机最宝贝。让他们闹腾吧,反正我也没心情搭理他们。

  等来等去,2小时过去也不见任何动静。外面的两个人竟然开了红酒,他们这是在庆祝什么?有隔岸观火之嫌。心里越来越着急,难道他没看到我发的信息,亦或是手机没电?我为他找各种理由说服自己,一半信心一半失落。

  曾经是我来了,带着风和春的气息,愿青山返绿,愿拨开雾霾;我来了,带着雨和滋润,愿枯木发芽,愿山河丰饶;我来了,带着阳光和希冀,愿万物复苏,愿春花灿烂;我来了,带着爱和温暖,愿此情常在,愿港湾平静;我来了,你在吗?轻叩时间的门,愿此生不悔。如今却似桃树下,春色染绿了枝桠。依稀是谁摘一朵做成鬓间的簪花?爱恨里,多少叹息化作放下。那杯温热的茶等谁来饮下?时光如指间流砂,缘分只是空话。待枯树发了新芽,将兴衰雕刻成年华。饮一壶叫做岁月的酒,寻觅一城的风沙。醉眼看飞花,梅色如落霞,拓上一副风雅,与人共话。梦魇里谁的笑脸灿烂如花?

  终于盼到电话,却是妈妈打来的。问我现在在做什么,她的话里没有劝我做什么的意思,大概哥哥还未将今天的事告诉她。我支支吾吾的搪塞着妈妈,说要等重要电话,妈妈打趣我是等他的电话。她哪里知道我的心里越来越没有底气。等,存着侥幸继续等,等来的不知是什么。

  哥哥来敲门,推开却不进来:“诗诗,我们还有必要等下去吗?”

  “哥哥,再等等,也许他在忙。”我继续自欺欺人。

  “还等?不死心吗?把他电话号码报来,你听听。”哥哥拿出手机,按下免提,要我告诉他号码。快速拨过去那边传出他的声音:“喂!”

  “你是杨飏吗?”哥哥要我闭上嘴。

  “是,您是哪位?”他迟疑问道。

  “我是慧园地产的刘总,你投过来的个人简历我们看了。关于你的教授推荐一栏我们想做个简单的了解。”哥哥淡定从容的见招拆招。

  “哦,刘总是吧?现在有一些不便,若您方便我立刻赶过来当面向您澄清此事。”我们暂且定义为他对工作的需求大于感情。

  “可以,但我现在复旦皇冠假日酒店开会,半小时后给你十五分钟时间,过来吧。”哥哥让他上这里来做什么。

  “呃,那里?”他的声音有犹豫。

  “怎么,来不了吗?那……。”欲擒故纵是他们商界的套路。

  “来,我来!刘总您的房号或是展会厅名字是什么,可以告诉我吧。”我听着他陷进哥哥的圈套里。

  “你过来,前台问慧园刘总即可。”哥哥挂掉电话让我等着,却不告诉我原因。

  他出去和金俊熙嘀嘀咕咕一阵捣鼓,没让我听明白他们要做什么。金俊熙出去做什么了,哥哥唤来服务员收拾客厅,还让送来一盅宫燕燕窝羹。

  燕窝送来我还真有些饿了,哥哥劝我坐在沙发上喝点,饿坏了他心疼。为了他勉强喝了两口,腻腻的不怎么喜欢。从小到大很少见哥哥皱着眉头,我知道他担心我,闷下头又喝了两口。他叹气说:“好好的丫头,遇到这事怎么就这样想不开呢。”我表面无状,心里埋怨他不懂这种煎熬的滋味。

  “不吃了吗?走,带你去个地方。”他要带我去哪里。

  下到酒店十二层十号房,哥哥敲敲门,开门的事金俊熙。

  “进来,经理说这套房间有这个功能很不错。待会我们去那边会客厅坐,这边的动静也可以听到。”他和哥哥在商量着什么。

  “老刘,你这边该知道怎么说吧?”老刘是谁,哥哥对着隔壁问。

  “明白,那总放心。”那边是他们设的局。

  “哥哥,你们要做什么?”这才醒悟哥哥是为了让我对杨飏彻底死心。

  “诗诗,听哥哥的,好好看看他是怎样一个人。值不值得你为他,不顾家人的担心,弄坏自己的身体。如果他是真的喜欢你,你放心哥哥一定劝俊熙放手,成全你们。”哥哥爱护之心难以用言语表达,有如此兄长护短真幸福。

  “好,诗诗听哥哥的。”我安下心来瞧瞧,由哥哥一手导演的关于灵魂考验杨飏的戏码。

  话虽如此,心里还是忐忑不安。扪心自问,对他的执念究竟有多深。

  金俊熙也过来,告诉我们他上来了,敲门,开门,关门,他来了。

  “刘总您好,我是杨飏。谢谢您愿意牺牲宝贵的休息时间,听我澄清关于教授推荐一事。”他用词准确,表达清晰。

  “嗯,小杨坐吧!喝茶还是咖啡?”所谓刘总,不知是哥哥他们请来的演员,还是真的慧园地产的刘总。

  “谢谢刘总,咖啡吧!”他礼貌答复,绝无废话。

  “坐吧,别拘束。就如同你们学校班级的研讨会一般,随便聊聊。”刘总抛砖引玉的引导他。

  “闻名不如一见,与您谈谈话很轻松。”还未踏入社会,也不清楚职场的规则,只觉得杨飏说话很官方不像与我说话这般亲切。

  “是吗?,那就好!坐坐。”刘总磁性的嗓音,让人听起来很舒服。

  “刘总,教授这件事是这样的。我们系主任要求大四的答辩论文必须指定一名专职教授,协助并指导完成答辩。如果在实习期完成后没有教授的推荐截稿,答辩分数不够也就无法通过。”他说过答辩论文的事,我不知道还这么麻烦。

  “是的,你可知道刘教授为什么要推荐你到我这边来吗?”刘总进一步提示他。

  “这,我没有听教授提过。”听他语气,大概不知道他们的关系。

  “刘教授是我姑父,刘彦霖是我堂妹。她听说你还没有找到论文导师,是她央求姑父当你论文导师,你知不知道原因呢?”刘总这一环扣一环的代入,让他自己说出与那个女孩之间的暧昧。

  “抱歉,刘总。我真不知道推荐实习场所是彦霖托导师找的,她说教授是看了我写的论文,才决定当我答辩推荐导师。”天衣无缝的回答,将所有矛头指向一人。

  “呃,那你和彦霖是同班同学?”刘总问到点子上。

  “不,彦霖比我低一届。”他绝不多说废话。

  “是师妹啊,不错!那你们是什么关系?朋友?恋人?”这是我最想知道的答案。

  “嗯,她,她是我女朋友。”这几个字深深刺痛我的心,耳朵嗡嗡震得脑仁疼。眼前漆黑一片,紧紧抓着沙发扶手的手没有了知觉。

  “诗诗,我们不听了,让他走吧。”哥哥抱紧我的肩,心疼不已。

  “不,我要他亲口说他是骗我的。”我傻的要听他说出更伤人的话。

  “让他继续吧!”哥哥对金俊熙点头,他用手机做了继续的指示。那边又开始盘问。

  “小杨,我还有几个问题你可以不答,但我希望你诚实回答我,毕竟我也是彦霖的哥哥。”刘总接艮接的无缝。

  “好的,您问,杨飏据实作答。”他不知有诈。

  “你和彦霖在一起多久啦,那时你知道刘教授是他父亲吗?”刘总应该去做问讯师,他简直太会聊话题了吧。

  “在一起快一年了,半年前才知道刘教授是她父亲。”后面的对话字字诛心,彷如每一刀都刺进心里,对我的种种原来都是在骗我。再也听不进任何一个字,担心继续下去脑袋会炸掉。

  “好了,让他走,我不要见到他。”我凉透的心低声对哥哥说。

  “俊熙,你陪诗诗一会,我再替她最后试探一下。”哥哥说完,往外边走廊出去,绕过空中花台,敲响房门。开门,关门。

  “小那总怎么上我这小庙来啦,快请进,恰好我给你介绍一位同济的高材生,你是否有兴趣?”刘总的花招真多。

  “哦,是吗?我那儿正缺人呢!让我瞧瞧,若真的好苗子你让我,我就给你一个浦东的大礼包,如何?”哥哥大声的和刘总寒暄,希望可以让我尽快镇定。

  “成交!小杨,来,给你介绍这位是临江市最大的地产王国CEO那总。”刘总这种介绍太夸张了吧。

  “你……?”杨飏难以相信的吃惊画面。

  “你……?”哥哥故作毫不知情之人。

  “怎么,你们他认识?”刘总一句话让大家尴尬的停顿了。

  


(编辑:纤手香凝)

已经有 0 条评论
最新评论

版权所有:贵州作家网 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黔ICP备18010760-1号

站长QQ519680416 电话15985051823 维权顾问:李向玉律师(贵州洲联合律师事务所副主任,电话:13628552882

公众号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网站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QQ1群:598539260 QQ2群:84587631


您是本网站第 35999880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