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贵州作家网:www.gzzjw.cn
分站: 贵阳作家网   遵义作家网   六盘水作家网   铜仁作家网   毕节作家网   安顺作家网   黔东南作家网   黔南作家网   黔西南作家网   贵安新区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 原创作品 >> 长篇 >> 正文

我的白藏房 第五十二章 姐姐来了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陈金凤    阅读次数:3533    发布时间:2020-01-16

晨筱和蒋爸爸过来,爸爸做了一大桌菜,欧阳现宰了一头羊,这顿晚宴相当的丰富。让欧阳邀请老板一家人也过来热闹热闹,没想到老板搬来他的陈年青稞老窖,据他说埋地里已经20多年了。问他这时候取出来喝掉不觉得可惜,他爽朗的笑着说:“醇酒欢迎老乡是最好的东西”。是的,老板跟我认识好几年,大家是一家人。他的年纪比爸爸小几岁,但疼爱我的心显而易见。每次都是他亲手剁馅,亲手包好,大冷的天不是亲自送来,就是用笼屉蒸好给我拿来。我心心念念他的好,心里早已将他视为最亲的人。私底下爸爸和老板还约着下象棋,带天天散散步,老板的儿子和我姐弟相称。

  姐姐的到来让我很开心,与她说过暂时没工资,因为我是开办的免费幼儿园。没想到姐姐一口答应帮我,工资什么的让我不要提。她笑着说:“只要妹妹给我一口热饭就满足了。”在电话里就感动的稀里哗啦,答应她一定三餐满足,就是条件比较艰苦。等以后厂子里盈利多一点,就可以发工资。姐姐告诉我她在乎的是20多年前的姐妹情。我明白,人在落难时,那一根救命稻草会成为永远的感恩。告诉她并不是要偿还什么,只是觉得心里一直放不下姐姐,所以就想到她。她知道我是一个善良的孩子,做任何事不计回报,她说也要做这样的人。对,我这辈子只希望做一个好人,不要求人人能理解,只要问心无愧。

  当晚大家聊得开心,喝酒的人也喝得豪爽。不但喝完了老板那一大坛子好酒,还从欧阳楼下的餐厅抱了好几坛子,酒坛倒地,人欢喜。和姐姐,老板媳妇收拾残羹剩饭,打扫卫生,几个男人在沙发上排排坐,那个酒足饭饱心敞亮的模样,让不喝酒的我笑够了。

  和晨筱姐姐给他们削了水果,是当地的藏苹果和藏梨,这是我让欧阳去老乡们家里收购的一部分。其他果园的已经做成果脯,销往不同的城市。以后,一定会有更多的人之知道我们宁小果蜜饯果干的。问姐姐幼儿园取一个什么名字好,她回答,就叫宁小果幼儿园好了。既然大家都知道食品厂,就会对幼儿园感兴趣。我想想是这个理,前几天还在为这个烦恼,这下豁然开朗了。

  夜深了,大家玩了散了。让爸爸将天天的小床搬到我的屋里。他们全喝了酒会睡得沉,照顾孩子就由我来吧。姐姐想和我睡一晚,聊聊这麽多年没有聊的话。我相欣然答应赶走国涛,让他陪蒋爸爸睡三楼。这一次他心甘情愿的去了,没有多说什么,看他那样估计酒已喝得到位,心里的不痛快随着酒精散发出来。欧阳和老板的儿子送酒醉的老板回家,临走时,让我注意火炉,我点头明白他的意思。房子室内全是木质结构的,要特别注意炭火,见过好几起,因为不善炭火造成的悲剧。

  收拾完,洗漱了和晨筱躺在床上,小声的说话,怕吵醒旁边小床上的孩子。这孩子今晚也是兴奋够了,一直嚷着要喝公公的好酒。(公公是老板,我们便于区分才让孩子这么称呼)我可不允许这么小的孩子喝酒,国涛和欧阳瞎起哄,用筷子头沾了一点给他尝,他辣到直伸舌头。我赶紧抱着他喝了一口汤涮口,他看着那酒仍然觉得兴奋。我故意装作生气的样子不让再尝,他还扁着嘴要哭。我的神呀,现在的孩子都怎么了?桂花抱着他在他自己的小房间里玩玩具,立马忘了刚才要酒喝的事。我们试图让他先睡,可他却偏就不睡,眼睛睁得大大的玩的带劲。罢了,今晚就依他,不过这会子却睡得深沉。我和姐姐在被窝里嘻嘻笑他也没醒。

  问姐姐她老公在哪里,这次过来他同意吗?姐姐告诉我没结婚,因为她怕自己没有能力养孩子。我安慰她:“在我这里,一切都会好的。”姐姐点点头说我们睡吧,以后有很长的时间聊分开后的二十年,她经历了怎样的人生。睡吧,我也累了,明天去学校看孩子们,她要陪我一起去。这一夜很静,静得连风的声音也清晰可辨,她呜呜的吹着春天的号角,叫醒沉睡的大地。该耕田了,该犁地了,牛儿该忙了,破疆的土地该播种了。

  一大早,国涛起床找孩子,敲响我的门。我回他孩子在我这里,让他去煮汤圆,给我和姐姐煮饺子。听咚咚下楼的声音,爸爸起床了,原来安静的院子有了人气。好像欧阳的声音问国涛什么,国涛说不知道,晚点问我。我伸出手摸着手机,开机后打通了他的电话:“找我什么事?”

  “你怎么知道我找你,看来我们还是心有灵犀的哟。”他真真假假的玩笑。

  “滚,说事。”

  “呵呵,你让我找的向导,人家一早来我家问,订个时间你们见见。他说你做好事他也不收钱带你进山,看看,你这人品有多好!”

  “是吗?那就好,定的什么时间?”

  “下午3点过吧。你不是说要带你姐姐四处走走,熟悉环境的吗,所以就订了下午。”

  “嗯,可以!我们怎么见面,他有电话吗?叫什么名字?”

  “对,他叫达达,是藏人。人不错,你放心。他知道咱家自己来,你在家等他就是。”

  “好,谢谢你啊,老铁。”

  “老铁?”

  “哎呀,这都不懂,蠢材!就是铁哥们的意思。”

  “哥们,谁稀罕,叫哥还差不多。”

  “额,皮又痒了,小心给你挠挠!”

  “呵呵,你再睡,晚点起来,我帮你煮的饺子热在碳炉边。”

  “嗯,你去忙你的吧。”

  “谁呀,你老公?这么腻歪,你们真好。”

  “不是,是我朋友,就是昨天坐你边上那个黑黑的汉子。”

  “哦,他是谁?”

  “是我最铁的哥们,搭档,也是孩子的干爹。”和欧阳的事,她会知道,我不想提。

  “哦,对你挺好的。”

  “嗯,这就是我为什么要来乡城发展的目的。他们对人真的很真诚,以后你会体会到的。”

  “是吗?”

  说了一阵话,我也没瞌睡了。起床看了看孩子,他还在睡,红扑扑的小脸,心被萌化了。打开门,去了客厅,端着瓷盆装的饺子,顺手抓了两双筷子。坐在小桌旁,叫姐姐一起吃饺子。

  “都给你做好了,你吃现成的?”姐姐觉得我完全是生活在幸福堆里。

  “我不早起,他们给做好热在客厅里,醒来就端来吃。然后再出去做事或是厂里看看。”的确是身在幸福的金窝窝里,身边全是疼我的人。

  “哇,小慈,我真羡慕你,好幸福!”姐姐感慨我的幸福指数那么高,但她不知道是我苦尽甘来。

  “姐姐,你以后也会很幸福,相信我。”握着她的手,对她充满信心。

  “我也会吗?一直认为自己是一个累赘,没有人瞧得起。”

  “不会的不会的,姐姐那么善良,一定会遇到真心疼你的男人,你要对自己有信心。”我们一边吃一边说话,孩子醒了。

   吃过饭,给天天穿衣服,洗脸。他也要吃饺子,不要吃外公给他煨的牛骨汤饭。我只好去厨房给煮了五个,始料未及这孩子一口气吃了不够,吵着没吃够。安慰他一会再煮,先喝点牛奶。他不依,我是不惯他的,转身装作不理他。他一个劲妈妈,妈妈的叫,反倒将外公和爷爷吵醒。晨筱站在院子里活动筋骨,肥大的羽绒服藏着苗条纤细的身材。

  “他要吃你就给他煮几个吧。”爸爸来到客厅,不知道前面的事,认为是我老懒不弄给他吃,这小子真的知道踩点。

  “他都吃五个啦,不能再吃,给他喝奶,他知道耍脾气啦。”

  “哦?我们的好孩子怎么不乖了。妈妈已经做给你吃了,怎么还闹呢?”爸爸笑嘻嘻的抱起他。

  “嗯嗯,外公外公,要,要吃。天天要。”天天朝着外公施展他的小撒娇。

  “好好,我们天天要吃,外公摸摸我们天天的肚肚饱饱了没有?”爸爸拍拍他的衣服。

  “哎呀,我听到肚肚说已经抱了,只想喝奶奶。那天天宝贝我们就喝奶吧,一会肚肚说饿了外公再给你煮很多好不好?”爸爸的确是哄孩子的高手。

  “外公我要喝奶,奶奶。”还真是娃娃脸变得快。

  “好,乖孩子,好好坐下喝,外公去给你爷爷熬点稀饭。”爸爸说蒋爸爸昨晚喝了酒,胃有点不适。

  “爸爸,你问蒋爸爸要不要吃牛骨汤饭,那个既营养又清淡。”

  “对呀,那个好。我给他端一碗。你看一下天天,我去去就来。”爸爸给蒋爸爸盛了饭,我拿着温度好的牛奶给天天,他动作既熟练又连贯,一气呵成。眨眼间,大半瓶见底了。

  “我的儿,你这动作太帅啦。”对他竖起大指姆,他抱着奶瓶咬着奶嘴笑。

  “听得懂妈妈说你帅?”很诧异他可以听懂我的意思,知道是在夸奖他。看看,这么小的孩子也知道有人奉承得意的样子。

  “小慈,他的奶呢?”爸爸进来见天天抱着空奶瓶给他找奶,我已经蹦不住笑了。

  “报告司令官,他的奶已经消灭完了。”

  “喝完了,那么快,我们天天棒棒的,一会和外公还有爷爷去买菜。”

  “爸爸,别带他去买菜,这么沉,费力气。”担心爸爸累着,这小子十来斤,像只小猪,我多抱一会都会手软。

  “没事,你才要注意,可不能使劲抱他。”

  “我知道。”看着院子里的晨筱,突然心里生出一个想法,将他和欧阳促成一对,有多好。这件事要从长计议,他们都是我最亲最爱的人,这个想法有无限可能。

  给他洗漱完,爸爸和蒋爸爸带着天天出去了。我叫上晨筱,带着她到乡城四处逛逛。街上很多人都认识我,和我打招呼,今天身边又有不认识的美女相陪,自然又是一道靓丽的风景线。晨筱问我怎么那么多人都认识我。我笑她,乡城就这麽一个小地方,又经常和欧阳还有卓玛在一起,自然有很多人认识。“哦,也是哈。”晨筱才明白。

  “还有一个原因,你不知道吧?”扬着眉毛打趣她。

  “什么原因?”她果然上当。

  “哈哈,就是因为我身边有一位美女呗,谁还不来搭讪?”

  “去你的,你才是美女,我不是。”晨筱脸皮薄,红着脸真好看。刚才想到的那一件事,可以悄悄的进行。

  “姐姐就是美女,真的!我要是男人也喜欢。”

  “死丫头,老是打趣我。”晨筱举着粉拳捶我。

  “哎哟哟,姐姐打人了,姐姐欺负妹妹了。”我两在乡间小道上奔跑,无拘无束,释放天性。又带她去河边玩水,雪山渐渐融化,硕曲河流水也在缓慢的流动。她很喜欢那里的水,说是又清澈又干净。我告诉她喜欢这里的一山一水还有这里的人。晨筱笑着说:“那你觉得什么都好,怎么不找一个这里的男人?”

  “找了,可没有缘分呀。”不说欧阳吧,暂时还不想说。

  “是吗?不过孩子的他爸对你上心就好,是个好男人。”在她眼里的所有人都是完美的,如果知道了我们之间曾发生过的不幸,也许就不那么想了。罢了,什么都不知道才好。

  “是吧,自己觉得合适就好,你会找到好男人的,要相信自己的魅力。”鼓励姐姐找到一个可以依靠的好男人,比如说欧阳。然后又带她去了桑批岭寺,她没有进主殿,说看起来黑漆漆阴深深的。我让她别害怕,佛都是和善的。她依旧坚持不去,我心里默默祈祷殿里的大罗神仙不要怪罪她。最后,带她去了厂里。只有国涛在那里,我问欧阳还没来吗。他摇摇头我说晚点会来,办什么事去了。

  “那我给他打个电话,看他忙不忙,要不我们去他那里看看也成。”用座机拨打欧阳的电话,他粗着嗓门问什么事,我猜他一定以为是国涛打去的。我不搭话那边继续喂喂,我一个人笑到肚子痛,国涛和晨筱被我弄得一脸茫然。我又清了清嗓子,开了免提,压低声音说:“欧阳华,你在干啥子,上班不认真上。哈哈哈......。”我实在是忍不住了,脑子里想到欧阳那副吃惊的模样,他一定还没反应过来。

  “我就知道是你这个调皮蛋,国涛不会这样做的。你去厂里做什么?那里人多嘈杂,不是不喜欢人多的地方吗?快点回去,乖!”他习惯和我说话的语调,也许在别人眼里那是难以理解的。这一点国涛习惯了,可晨筱很吃惊,不断地看国涛的表情。

  “我知道,小屁孩!额。问你啊,帮我找那个向导多大岁数,好不好相处?”

  “又叫我小屁孩,我郑重警告你。算了,警告也没用,你就这幅德行。达达是我同事的叔叔,以前去那村里做过工作,对村子和大部分人比较熟悉,有任何问题可以问他,人很不错的又幽默。”

  “那好,算你会找人,给你记一功。呵呵,你那里有啥吃的没有,你接驾。”只管给他布置任务,不管他忙不忙。

  “你要吃什么嘛,我这会还忙呢,又不像只知道吃。”

  “好了,拉倒吧,我开的免提,你个笨猪,就那么一点爱好就被当众戳穿。”

  “免提?你才是猪,出我洋相,都有什么人在那儿。”这家伙慌了,活该!

  “他们都在,也都听到你说的了话,欧阳你完了。”我在一旁幸灾乐祸。

  “宁小慈,你给我记住了,看我怎么收拾你......。“他还在埋怨,整个办公室都是他的声音,但是语气依旧是轻轻地。

  “也只有你敢这样戏弄他,换了我他恐怕早就火了。”国涛酸溜溜的。

  “不是吧,你们可是兄弟,他凶你,你锤他。”我开始挑拨他俩关系,这些只是玩笑话。

  “老婆,我怎么打得过他,你帮我差不多。”国涛真是会配合我。晨筱在一旁看着我们像在看电视剧一般精彩。

  “姐姐,你看看他们,就知道欺负我。”

  “呵呵,我看是你欺负他们吧。”

  我们离开厂子,过了沟坎,结冰的地面有一些滑,我担心她滑倒牵着她慢慢地走。

   吃过午饭,我和姐姐在院子里逗孩子玩,欧阳介绍来的向导到了。深褐色的皮肤绷的整张脸皱纹满布,这是高原人独有的特色。大叔是个健谈的人,我问了他几个问题,滔滔不绝没有停过讲述。看来,招生这一路我不会寂寞。和大叔约好,3天后围绕尼斯乡、沙贡乡、水洼乡、青德乡、青麦乡、然乌乡、洞松乡、热打乡、定波乡、正斗乡、白依乡,慢慢将那里到了适龄还没有上学的孩子,尽量接出来。幼儿园解决孩子的住宿问题,在我想象中一定有不少孩子愿意来上学。我的心里总是满怀感恩,做这一点小事算不了什么。希望有一天,我可以理直气壮的说对得起自己的良心,不做违背良心的事。爸爸提醒我,此行艰苦有可能无功而返。我怪爸爸说不吉利的话,坚信一切都顺利。我不需要他们做出承诺,只要愿意将孩子送来,他们可以放心做自己的工作,不用担心孩子们的生活,学习。傍晚时分,欧阳牵着小宁来了,我差点认不出,她黑了瘦了,打扮像个山里出来的孩子。我责怪欧阳,怎么把女儿扮成这样,欧阳尴尬的回答,他没在意,是他奶奶给小宁穿的。我一把抱过小宁亲热,欧阳和爸爸急忙阻止,我和小宁不解的看着他们。

  “你又忘了自己的手腕不能使大力气?”欧阳提醒我,额,他不提我还真忘了自己的手腕受过伤。

  “怎么小慈妹妹,你的手为什么不能抱孩子,我看看。”晨筱快步上前,拉我的手。

  “没事,就是不会抱孩子引起的,打了针已经好了。”将手腕递给她看。

  “看不出来有什么不同?”晨筱说她没有看出来,其实我也不知道有哪里不同,皮肤里的看不见。

  小宁和我玩了一会,桂花抱着天天回来了。天天见我和一个孩子玩,撅着嘴不高兴,从我怀里推开小宁。

  “额,天天,你这个可不对,她是小宁姐姐,你不能推她。小宁宝贝这是天天弟弟。”我拉着他们的手,相互做介绍。小宁不爱说话,拿眼瞪着天天,天天钻进我怀里躲起来不让小宁靠近。两个小孩子在我面前争宠,我看着笑。

  “还笑,你看天天捏着拳头,他要揍姐姐。”欧阳担心他们不好好相处。

  “没事,都是我的宝贝。我来吧,就你那样当说客,越帮越忙。”

  “好,你老人家来。”欧阳对我们没辙。

  “来,小宁宝贝,天天宝贝。”拉着姐弟两来到沙发处坐下,他们站在我面前。

  “你们听妈妈的话,仔细听了。天天,她是小宁姐姐,是妈妈的女儿是你的姐姐。天天是小小男子汉,是不是?天天回答妈妈。”

  “男子汉,是男子汉。妈妈,她不是。”天天萌憨憨的声音,留着流水,指着小宁说。

  “是,小宁姐姐是女生,当然不是男子汉。所以,天天是男子汉就应该让着女生,是不是?”我眨巴眨巴眼睛,调皮的神态和儿子像极了。

  “你看她那表情,哪里是他妈妈,简直就是他姐姐。”欧阳躲不过这样的局面,他的心里爱着我,每到这种时候他的情绪全暴露。

  “给我一边去,罚站。”我吼他,像个狮子一样的狂吼,这是儿子最喜欢的方式。

  “哈哈,欧阳爸爸,欧阳爸爸。”这小子果然上当,他很维护欧阳。

  “天天你不许去,欧阳爸爸犯错误在罚站,你要是去了也是不听妈妈的话,会被罚站的。”小伙子一听,趔趄着站稳不稳,像个不倒翁,滴溜溜,滚地上。

  “哎哟,怎么那么不小心。”我阻止欧阳和晨筱帮他。

  “乖儿子,咱是男子汉不哭,自己勇敢的站起来。恩,对了,妈妈爱你,来宝贝妈妈这里来。”鼓励孩子自己站起来,这些不是难事,不能处处护他周全,小跌倒会让他更勇敢。所以,也是我给孩子上的第一课。

  这几天在准备登山鞋,冰爪厚厚冲锋衣,拐棍,登山包,国涛笑我是要出门远游。让欧阳开好办幼儿园的官方证明材料,带好我的身份证,留学证明,教师资格证。幼儿园的简介也复印了几十份带包里,待会发给路人宣传宣传。姐姐要和我一道去,我劝她别去,山路不好走。她笑着说,连我这个城里的妹妹也敢去,何况她这样的苦孩子。让她不要看轻自己,我眼里的姐姐是最棒的。每次这样说她都会很感动,抱着我哭半天,像孩子一般。其实她没有告诉我过去做过什么,我只先入为主的认为,应该和我合得来。她不提我就不深问,也许她有不得已的苦衷。让人说出不愿意说的经历与身世也是一种残忍。告诫自己的好奇心,一切以她的情绪为主。这也是至今相安无事的原因。

  总觉得这几天过得很慢,焦急带孩子们进学堂,国涛和欧阳笑我那么大人还是没定力。我才懒得理他们,没定力就没定力,又不会影响我当幼儿园园长。在一起的时候,总给欧阳和晨筱制造机会,他们是我好友,也是我的亲人。如果真的有缘分,那么小宁也有妈妈了。但这一些也只是我的个人主观意见。

  山路不好走,将我的装备分给晨筱一些。国涛见我出门的时候没有武装,埋怨我怎么不知道保护自己。我说我去过比这路更不好走的地方,知道怎样采取应急措施。他仍不放心,非要我等他去街上买回来才许出门。我告诉他没必要,他的脸色很难看。

  “好吧都依你,去买吧,等你。”也要小心呵护他的心,男人有时候也像孩子。没多会他就买回来,但质量不太好。

  “怎样?这个质量太差,会不会有事。”他很担心,亲自给我穿上冰爪,晨筱站在一旁等我。

  “你们两真恩爱。”晨筱羡慕我们互敬互爱。

  “你也可以的,放心吧!你那么优秀一定会找到一个爱你的男人。”我笑着对她说,国涛脸上有些不自在,我这个马大哈却什么端倪也没瞧出来,还一个劲的想着成全欧阳和姐姐的姻缘。

  “真的吗?那我相信,你喜欢的我也喜欢。”她是在暗示我什么,国涛打断她。

  “去吧,老婆,你可当心点,老公和儿子等你安全回家。”

  “知道了,真啰嗦,蒋婆婆。”喜欢戏称他,一边跑一边背包。

  “看我不打你屁股,叫我蒋婆婆,调皮。”国涛来追我。

  “站住,别乱跑,小心摔跤,哎呀,你慢点,就你这样子让我怎么放心。”国涛跺着脚要我停下来,我偏不听,跑的远远的回头冲他笑。奇怪的是,国涛竟然回头对晨筱说什么,也许是让她路上小心些,毕竟她是姐姐嘛。

  与向导大叔街口汇合,我们一边轻松的聊天,一边发传单。街上的乡情们接过传单,三两挤一起谈论着。我对她们大声说:“家里有小孩的去我家报名哟。”有一些老乡认识我,对我竖起大拇指,我向她们点点头,谢谢她们懂我的意思。经过老板的店,交给他一些宣传单,让他帮忙发,老板很乐意做这些事。他问我去哪里,我告诉他去隔壁的村子招收孩子。老板的笑容永远是那样和蔼,夸我是个好姑娘,我笑着夸他是个老好人老人家。

  和老板告辞向下一站出发。远山依旧白雪皑皑,看着冷,但我们的心是火热的。为了那些没有书看,没有学上的孩子,我一定要接他们出来。


(编辑:纤手香凝)

已经有 0 条评论
最新评论

版权所有:贵州作家网 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黔ICP备18010660-1号

站长QQ519680416 电话15985051823 维权顾问:李向玉律师(贵州洲联合律师事务所副主任,电话:13628552882

公众号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QQ1群:598539260       QQ2群:1042303485

您是本网站第 65763969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