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贵州作家网:www.gzzjw.cn
分站: 贵阳作家网   遵义作家网   六盘水作家网   铜仁作家网   毕节作家网   安顺作家网   黔东南作家网   黔南作家网   黔西南作家网   贵安新区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 原创作品 >> 中篇 >> 正文

缘木求鱼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竹间白云    阅读次数:5819    发布时间:2020-01-27


谢爱群总觉得,最近几个月,老公郑亚军不对劲,究竟为什么,反复思来想去,依然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星期六下午,她联系以前大学最要好都在广州市工作的三个同学,约定晚上在黄埔区香雪三路“食全食美餐厅”吃夜宵。

六点钟,谢爱群就在“食全食美餐厅”一楼的大门口等候,约定的时间是六点二十分见面,约定的人员包括自己共四人,另外二个是女同学,一个男同学。他们三人均按约定准时到达,谢爱群和他们一道,在“食全食美餐厅”服务员引导下进入二楼包厢。谢爱群等服务员给每个人都酙好一杯铁观音茶后,告诉服务员“夜宵已经定好,不叫开餐不要开门,也不要让其他人进入包厢。”服务员退出后,谢爱群马上关上包厢门并且锁好。

男同学叫李欣,他第一个说话:“爱群老同学,你今天有什么喜事?请我们几个同学来,是不是你那营销策划公司生意兴隆,发大财了?我分析,肯定是想让我们几个穷同学,来分享你丰收喜悦的吧!”

另外二个女同学是一高一矮。高挑的叫邵月函,打扮非常时尚;稍微矮一点的叫柳静娴,她穿着比较朴素。两人都精神焕发,全身充满稳重成熟的女人味。

邵月函转瞬接声,肯定的说道:“我估计是她的生日。”柳静娴马上否定邵月函的猜测。她摇摇头说道:“月函肯定估计不对。如果是爱群的生日,来的客人应该不会就我们几个人。她公司那么一大帮同事,以及我们其他同学,至少也会有很多桌人的。关键点是,她老公和儿子、爸爸妈妈、兄弟姊妹、亲戚朋友等都没来。我敢打赌,百分之百是其他事,绝对不会是生日庆贺。”

谢爱群皱起眉头,说道:“诸位老同学,稍安勿躁。我今天请诸位老同学一聚,目的是请托你们来帮我解疑释惑。”

李欣开怀大笑:“爱群老同学,别开玩笑了。我们又不是你的老师,我们是同学,况且你是我们同学中最漂亮、最富见识、也最富才华的女生。你要我们这几个同学来帮你解什么疑,释什么惑呀?该不是恶作剧开我们几个玩笑吧!”

柳静娴一本正经地对李欣说道:“李欣你别插话好不好,听爱群把话说完再评价吧。”

谢爱群开始面露微笑,听完柳静娴的话后,刹那间脸上严肃起来。她的眼光在每个同学身上环顾一圈,然后说道:“我最近几个月,总感觉老公郑亚军有些地方存在问题,我反复考虑来考虑去,依然不明白其所以然,所以只好请诸位高明来啰。”

邵月函性子比较急躁,不假思索脱口道出:“你具体说说你老公有些什么表现,然后我们大家一起来帮助分析。”

谢爱群沉思了一会儿,然后娓娓道来:“我通过观察和体会老公的一举一动,发现好几个月来,出现一些跟以前完全迥异的情况。比如:一是突然觉得他在乎衣着打扮了。以前他从来不在意自己外表的,现在出门不但讲究自己的仪表;而且晚上回家爱刷牙了,也爱买衣服了。我知道有异,但又不明白是为什么。第二,发现他的日常开销在日渐加大,连续几个月都入不敷出,当月工资全部用完,还用了以前的结余存款。第三,发现他一般到了星期五或者星期六,都会有一二次打电话通知我,不是说学校里有公务应酬,就是说要在学校加班,或者说要在学校办公室写书稿,反正是回不了家的理由。第四,以前他回到家里,手机是顺手丢,随便什么人看他的手机都无所谓,现在他的手机从不离身。特别是晚上十点以后,只要他在外面时,我有事打电话找他,十有八九是关机。第五,以前无论我说什么,他一般是轻言细语地跟我商量,或者干脆默不作声,但还是愿意听我把话说完,然后默默地把我交代的事情做了;而现在不管我怎么说或怎么做,总是不对他的心思,对我有时候还横挑鼻子竖挑眼,不管我的外表还是言行举止在他眼里都有问题,看到我就有一种烦躁的感觉。第六,以前孩子的学习都是我老公管的,现在他基本上就不怎么过问,顺其自流。我只好在工作之余,不得不挤时间去检查孩子的学习。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就是我和老公正常的夫妻生活,出现了不正常的情况,觉得最近几个月他总是很勉强的,一般采取应付的态度;或者总是以累、忙等为借口,根本就不想和我过夫妻生活;也很少想和我进行思想交流,和我偶尔吃在一起睡在一起,却好像形同陌路……”

谢爱群喝了一口铁观音茶,接着说:“大家知道。我公司里每天的日常工作确确实实很忙,人财物、内外管理、市场营销等繁杂事物,都需要我一个人去料理,几乎把我搞得晕头转向了。所以,对于老公的这些反常现象,前一段我根本就没怎么放在心上。近段有点空闲时间,我突然想起老公的这些不正常情况,虽经反复思考,却始终不得要领。于是,我想趁今天星期六有空的机会,请你们几位最要好的同学来,帮我分析分析,指出具体症结所在,问题到底出在哪里,到底是我引起的原因,还是我老公存在问题,我该如何去找到处理这些问题的方法。拜请各位不吝赐教。”

邵月函是急性子,听到这里圆眼一瞪,刹那间从凳子上站起,高声叫道:“爱群老同学,根据你刚才讲的这些情况,我的直觉告诉我,你老公十有八九存在婚外情,说直接点就是你老公有了另外一个女人。”

柳静娴比较文静,按了一下邵月函的肩膀,眼睛瞟了她一下,说道:“月函,你这个人就是心直口快,想到哪就说到哪。先让大家头脑冷静一下,然后大家一起认真分析,不要轻率下结论,胡乱判断会害了爱群老同学的。”李欣敲了一下桌子,“嗯”清爽了一下喉爽,慢慢说道:“爱群说她老公的这些现象,我根据一个研究感情方面的著名专家理论,个人认为月函的初步判断不无道理,理由如下,容我细细道来。”

“其一,爱群说她老公以前从来不在意自己外表,现在比较在乎衣着打扮,晚上回家刷牙了,出门也讲究起自己的仪表。他为什么突然要讲究自己的仪表和注重自己的打扮?俗话说:“女为悦己者容,”男人亦然。他心里也许是有喜欢的女人,或者已经出轨移情别恋了。我认为需小心在意了。

“其次,他每个星期五或者星期六都有一二次打电话,不是说在学校里加班,就是说学校有公务应酬,或者说在学校办公室写书稿,都是晚上不回家;电话经常没人接或者干脆处于关机状态。事情非同小可,值得爱群本人认真去了解真实情况。至于具体如何去了解,爱群你只能自己看着办。我们这些同学是不便告诉你怎么去做的。”

“第三,正常的夫妻生活,你进行思想交流,即使是偶尔和你在一起吃一起睡,也好像形同陌路。这样的事对于作为他的妻子的爱群你本人来说,应该体会最深刻、最敏感、也最有说服力;其他人是谈不出体会的。你只有真正搞清楚,是否有另外一个女人进入你老公的生活,是否真和你产生感情隔阂或者身体因素等情况,才能下最终的结论。

柳静娴等李欣说完,沉思了一会儿,慢条斯理地说道:“李欣的分析,我个人认为有一定的道理,不愧我们班的智多星。你老公开始注重自己的仪表,虽然只是问题的表象,如果透过表象看实质,即夫妻生活总是采取应付的态度;或者总是以累、忙等为借口,根本就不想和你过夫妻生活,那就牵扯到家庭、婚姻之大问题了。这才是月函所判断和李欣分析的关键所在。但是,我们几个人无论是现象分析,还是逻辑判断,都没有具体的事实根据。具体点说吧,本人的观点是,爱群老公是不是真的在学校里经常加班、或者公务应酬、或者在办公室写书稿?我认为有必要实地考察,说跟踪调查也行。只有花点时间真正了解他每天在做什么,每天和什么人在一起,特别是星期五和星期六晚上他究竟在哪里过夜。只有具体掌握老公所作所为的真实情况,才能做出准确判断,然后再决定采取何种恰当措施,有效解决问题。个人看法,仅供参考。”

李欣马上接着说道:“对,事实胜于雄辩。只有知道了你老公每天在做什么,每天和什么人在一起,特别是晚上究竟在哪里过夜这些具体细节,才可以解释你的一切疑惑。当然,如果你准备采取跟踪方式去调查的话,那要讲究点方法哦!不能大摇大摆去他学校乱问胡来,必须悄悄进行,最好不要让他看见或者让他知道你在调查他的行踪,更不能让他单位和领导知道你所怀疑的事。经过调查,没有发现老公有什么问题,一旦让单位和领导知道,闹得四处沸沸扬扬,他肯定会老羞成怒,搞不好会把事情完全弄糟,结果适得其反。”

邵月函马上说道:“我举双手支持李欣的观点。我认为老婆和老公之间都应该有对方的知情权。老婆跟踪老公,我认为不犯法。秘密地去了解,不声张,不去他单位哭闹,有机会就去查他的电脑,查他的手机。跟踪老公每天晚上到底在哪里过夜,老婆有这个权利。如果我老公出现晚上不归家的情况,我肯定会跟踪去查他。”

时间差不多已经晚上八点半,谢爱群一直面色凝重,等大家都静下来后,站起身来说道:“好了,时间不早了。我去叫服务员准备开餐。诸位的指导和好意我心领了,下一步怎么做,我会认真斟酌的。”

谢爱群打开包厢门,叫服务员开始上菜和酒水饮料,一会儿就全部上齐,摆了满满一桌。

大家吃饱喝足后,同学们分别各自回家了。

谢爱群结了帐单,闷闷不乐地开车回到自己家里。打开房门,郑亚军依然没有在家,儿子早睡了,婆婆在自己的房间里看电视,她不想打搅老人家。她回到自己房间,然后躺在床上,在手机上发了一条信息给郑亚军,等了很久,老公一直没有回复。

谢爱群决意从明天开始跟踪老公,采取如此如此、这般这般办法。……

一天正值移动公司工作日,谢爱群把自己公司的日常工作,委托给总经理助理打理。她带着自己的身份证和结婚证,来到移动公司大厅。她找到公司业务经理,请他协助打出郑亚军最近三个月的手机通话清单。她把清单拿回家,仔细的把一个个接送电话号码输入电脑办公软件,结果发现十几页的清单上,有上百个相同的电话号码。都是老公打出去的多,打进来的少些。通话时间,越是前面日期通话越长,甚至一次通话达二三个小时。同时,她发现最近几个月,相同电话号码的通话频率非常高,几乎天天有那个电话。她把那个电话号码记在自己的手机备忘录中。

谢爱群采取了一些比较可行的措施:比如老公晚上出去都和谁约会了,谁在场,在哪,必须如实告诉,然后她再找人核对。再比如老公正和人聊得起劲,不论学校同事还是其他某一个人,谢爱群都会指示他给儿子买些夜宵;或者“你回来给我买一包卫生巾”……等。当然了这得在九点前办好,否则商店关了门就是他的失职,可这无非是让老公早点回来。再比如老公出去公干,谢爱群会时不时地打一个电话进行电话跟踪。有时郑亚军一看是谢爱群的电话,正要接听,不想谢爱群挂了机。有几次郑亚军正和柳芬芳聊得欢,无非是“我在哪,很烦,最近都干啥”,但就这总是很长的。刚刚挂机,又响了,是谢爱群的,不得不接。这次没挂,谢爱群夸张地说:“你刚才跟谁打电话,我都拨了八个电话了,一个钟头呐!跟谁有说不完的亲密话?你是跟手机费过不去还是跟我过不去?”郑亚军就胡乱地搪塞。总之即使不见郑亚军,他的一举一动都逃不过谢爱群的掌握。

过了一段时间,谢爱群来到郑亚军任职的大学办公楼,她借故需要到老公办公室去找家里的物品,请求学校相关人员给她打开他老公的办公室。学校相关人员认识谢爱群,很快就帮她打开了郑亚军的办公室门。

郑亚军的办公室是单间,房间整齐洁净。一张办公桌安放在办公室的中央,后面一把办公椅,再后面就是一个办公书柜。书柜全部是玻璃门,里面的书架上,排满了各种各样、五颜六色的书。办公桌上除了一台电脑,什么都没有。办公桌的对面墙壁上挂着一幅诗词书法,是郑亚军自己的作品,它已经裱好而且订上金色的方框。房间的地面,办公桌和电脑几乎一尘不染。办公室的书柜门和办公桌抽屉都没有落锁。 

已经有 0 条评论
最新评论

版权所有:贵州作家网 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黔ICP备18010660-1号

站长QQ519680416 电话15985051823 维权顾问:李向玉律师(贵州洲联合律师事务所副主任,电话:13628552882

公众号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QQ1群:598539260       QQ2群:1042303485

您是本网站第 65780302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