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贵州作家网:www.gzzjw.cn
分站: 贵阳作家网   遵义作家网   六盘水作家网   铜仁作家网   毕节作家网   安顺作家网   黔东南作家网   黔南作家网   黔西南作家网   贵安新区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 原创作品 >> 茶馆 >> 正文

记忆里的杀年猪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陶发科    阅读次数:807    发布时间:2020-02-05

现在物质生活丰富了,环境变好了,过年的味道没有以前浓了,杀年猪也不再是过年的重头戏,但在我记忆里,那些杀年猪的往事却不断爬上心头。

前段时间,朋友打电话给我说他家杀年猪了,叫回去耍。虽然我一度怀疑他的真诚度,但是还是为接到这样的电话而高兴。

今天接到了老表打来的电话,他说:“腊月十九杀年猪,一定要回来,带着全家人一起来”。

说实在的,接到这样的电话我内心是感激的,兴奋的。这年头吃猪肉不再是什么稀罕的事儿了,但我还是很郑重,答应准时到。

拿着电话走出办公室,我的思绪随着腊月的冷风飘呀飘,我闻到了年的味道。

多年以前,我家乡杀年猪是很具有仪式感的。一到冬至前后,人们开始杀年猪,有的杀一头,有的杀两头,杀两头的一般会在冬月杀一头,腊月再杀一头;杀一头的大多数时间都在腊月。人们杀年猪是先选择一个吉日,再请一个好屠户。好屠户是比较抢手的,也是冬腊月里最忙的。

每家在杀年猪前都新挖一个地灶,上放一口大锅,架上柴火烧开一锅水,锅旁边铺上稻草等待屠户的到来。手提挺杖背着杀猪工具的屠户到来了,随着一起来的是邻里三五几个帮忙的人,屠户来了先在屋里歇息一会儿,抽完烟,喝了茶。这时主人家已经在堂屋里准备好了,香火上亮起了香烛,堂屋中间放了大方桌,桌上用升子(量器)装了谷子,谷子里插了点亮的香、烛和十二元折叠起来的利是,升子前是四个酒杯,旁边是一瓶/壶酒和一摞纸钱。屠户来到方桌前拿起酒瓶或壶斟酒,撕开纸钱,对着香火作揖三个,口中念念有词,将手伸到蜡烛上点燃纸钱,放在方桌下,将三杯酒倒在地上,再作三个揖,转身倒满四杯酒,先端给主人家喝,以示庆贺,再端酒给一到来帮忙杀猪的人喝。喝了酒,帮忙的人去打开主人家猪圈,放出年猪,屠户抽抽身来到院坝里。

院坝里早已摆上了一颗长凳(家乡俗语叫大板凳),主人家端出一口大木盆,用以接猪血。血盆里放半瓢清水,有的人家为了得到更多的猪血,还在里面放了菜油和少许盐(现在还增加了放芡粉)。

在大家的努力下,猪被揪上了板凳,猪被七手八脚紧紧控制住、屠户双手把猪头搬正,漏出猪脖子,从刀匣里抽出杀猪刀,利索地从猪脖子深深刺入,抽刀,猪血顺刀流出,流入木盆里,丢刀,双手紧抱猪头等猪挣扎直到死去。杀猪时,主人家拿出三叠纸钱占了猪血拿进屋去。这三叠纸钱一直放着,直到大年三十晚上才在香火前焚烧给先人。

屠户手艺如何,主人家来年兆头如何,就要看杀猪的情况了。

杀猪一刀毙命,抽刀时猪血顺刀流出,一点也不溅到地上,猪的气管未被割破,猪血不从鼻子和口里出来,猪血凝固状态好,此为屠户手艺高超,来年大吉之象,主人家甚是高兴。

杀年猪时忌补刀、忌猪血从猪鼻猪嘴里出来,忌猪血溅满一地,忌猪血不凝固。若出现这些现象,要么屠户手艺差,要么主人家来年兆头不好。

确认猪已经死了,用尖刀割开猪后脚,把一丈左右的挺杖从猪后脚割开处用力挺进去,左右打通后,抽出。屠户双手紧拿猪脚,嘴对割开处用劲吹气,旁边人拿着木棒捶打猪身上,直到猪鼓胀起来,用绳子把割开处扎紧。

大家七手八脚把猪弄到土灶边稻草上,用瓢舀开水烫猪全身,直到猪毛能够拔下来。大家一边拔猪毛,一边用刨子刨。一段时间过后,猪已被刨洗干净,倒吊起来。屠户舀清水把猪清洗干净,开始剖肚。整理肚内一般是帮忙的人,砍肉是屠户的事,因为那是个专业活,没那本事干不好。案板早已准备好,屠户开始砍肉,有时主人家有会提具体要求。有经验的屠户都知道,不管猪大小,整个猪砍下来大致需要34-36个猪绾子(猪绾子,方言,用棕树叶子扭紧打结,用来系猪肉的套子)。

砍猪肉期间,屠户会提醒主人家,新鲜猪肉是不用洗的,直接从猪身上拿去切了就可以下锅,那样做出来才好吃。

记得那时我还小,父亲是个乡里知名的小厨师,他对年猪特有研究,屠户刚剖开猪肚,他就指名要猪肝,猪肚,什么地方的肥肉,什么地方的瘦肉,拿进屋里直接切了装盘,看到那还在冒热气的猪肉,我心里还有点小小的害怕。帮忙的人做事也毫不含糊,不一会儿,整个猪就被整理完了。我家杀年猪父亲一定要指定一些猪的部件特别存放,留待过年时吃。

收拾完毕,主人家的饭也准备好了,炒了新鲜的猪肉,如果屠户忙就随便吃点饭去下一家,不忙就坐下来吃饭喝酒,主人家当然高高兴兴,让屠户和帮忙的人尽欢而散。有时主人家当天就请亲戚邻里来吃刨锅汤共享幸福和快乐,有时是第二天或是第三天。吃刨锅汤,主人家虽然热情邀请全家人参与,但出于礼节,一个代表去就行了,如果是实亲实戚或是要好朋友也可以全家参与。

过年是值得还念和难忘的。

走过村头那条弯弯的泥巴路,你就闻到了猪肉的香味,它是家乡的味道,是亲情的味道。

在我读大学的那一年,为了供我生活费父母卖掉了那年全家人过年的年猪,这可能是我永远也解不开的结。多年以后,我才明白爱原来是这样的,它没有豪言壮语,它没有颜色,它有的只是沉甸甸的记忆。

在那些年月,年猪随着过年日子的逼近逐渐杀完,人们在家里炕腊肉,村子里不断升起袅袅青烟,磨开始转起来,碓响了,浓浓的年味弥漫着整个山村。

 

(编辑:黔州)

已经有 0 条评论
最新评论

版权所有:贵州作家网 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黔ICP备18010760-1号

站长QQ519680416 电话15985051823 维权顾问:李向玉律师(贵州洲联合律师事务所副主任,电话:13628552882

公众号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网站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QQ1群:598539260 QQ2群:84587631


您是本网站第 38225954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