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贵州作家网:www.gzzjw.cn
分站: 贵阳作家网   遵义作家网   六盘水作家网   铜仁作家网   毕节作家网   安顺作家网   黔东南作家网   黔南作家网   黔西南作家网   贵安新区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 原创作品 >> 中篇 >> 正文

双生之谜 第二章 现代农夫与蛇的故事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陈金凤(彼岸之北)    阅读次数:3762    发布时间:2020-02-09

    搀着妈妈坐在客厅凳子上,她拉着我的手问,有没看过《农夫与蛇的故事》。想了想点头,说给她听,其实我并没有看懂这则寓言故事,但弟弟说他懂。“一条蛇躺在田野里,被冻得奄奄一息的时候,一个农夫从这路过见它可怜,将它放进怀里捂着。当蛇慢慢的恢复知觉,便张开毒牙狠狠地咬了农夫的心窝,后来农夫死了。然后,农夫不服,到了天上问上帝。自己可怜它,救了它,为什么反而要咬死他。蛇回答,别人不救我,我奈何不了。你既然救了我,那就好人做到底,填饱我的肚子吧。”妈妈点点头叹息:“哎,那蛇说的没错,我们就算对坏人报以善心,他们的恶性也不会改变。”

  妈妈的话和弟弟是一样的,我听不懂,却缠着她讲幼儿园发生的事。她看着我眼里全是泪水,我莫名的觉得心疼。不,不是我的心,是弟弟的感情。

  “好吧,既然开了头那就讲给你听吧。也许过去的事,对你找回失去的记忆有帮助。其实,妈妈宁愿你永远记不起来。”妈妈拍拍我的手背,在我看来姑且算一种保护吧。

  “启芳,别说!那件事她是无心之失,你又何必让她再次陷入痛苦里。”我们太过专注故事,没注意爸爸醒来。

  “你醒了炎培,好久没见你喝那么多酒,辛苦你容忍我这坏脾气多年。对不起!”妈妈和爸爸之间多数时间用眼神交流,像如今这样面对面的谈话很少见。

  “哎,说什么呢!老夫老妻的,我的工作性质决定了我们聚少离多。这些年不是你苦撑着,我们父女两哪来可口的饭菜,滋补的炖汤享受。老婆,辛苦你才是!”爸爸是理工男,从不说甜言蜜语,任何时候都是用行动证明他有多么爱我们。今天借着酒劲居然会说好听的话。

  “哎哟,我的爹哟,您女儿还在这里,那些甜掉牙的话留着悄悄讲。您瞧,我这一身的鸡皮疙瘩,看,看掉了一地。”我调皮揶揄爸爸。

  “哈哈,你这丫头,长大了嘴巴练出来了。”爸爸起身过来,拉着我们母女坐到沙发上。

  “本来就是嘛!爸爸,别岔开话题,我要听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我很清楚,爸爸不愿妈妈讲过去的伤心事,可我要知道。

  “你这孩子怎么就那么轴。”爸爸拗不过我,顺手递给妈妈面巾纸,对妈妈点头。

  话说燕东那孩子也还小,对于幼儿园发生的事,回到家并没有告诉他爸妈,过几天也就忘了。又过了几天,我又在玩滑梯那里碰到燕东。他坐在滑梯口子堵着不往下滑,我想玩。问他要不要玩,他摇头说自己不玩也不让我玩。我很生气,就和他推搡起来。等老师发现打架的时候,我们已经抓得脸上脖子上道道红色的抓痕。他人比我小,个头也比我小,打架肯定处于弱势。当时我又想到他用笔戳过弟弟的眼睛,一生气多踢了几脚。(没想到小时候的我挺暴力,这些缺点请忽略吧)被罚站园长办公室,妈妈让我好好反省,身为大班的班长为什么动手打小小班的小弟弟。

  我拒不承认自己有错,不哭也不闹的瞪着燕东。燕东被我欺负哭一脸的鼻涕,我竟对他做鬼脸。妈妈为了避嫌,让刘主任阿姨处理这事,并请来燕东的妈妈。燕东妈妈性格内向,不说话态度拘谨。听刘阿姨讲完事情的起因,一个劲的对妈妈道歉,说燕东的不是。妈妈告诉她这一次是我错了,燕东没有做错。她这才知道燕东之前伤过弟弟,我动手打他是有理由的。妈妈安慰她燕东还小,不懂铅笔会伤人,何况都已经过去了,不要将这些小孩子的事放心上。燕东妈妈很自责,哭着拉起燕东一顿噼里啪啦的乱打。一时间,幼儿园里孩子被燕东的哭声惊扰,炸开了锅。有的跟哭着,有的拍手喊要妈妈。

  “好啦,燕东妈妈,别打孩子,看吓着他,有什么话好好说。”刘阿姨拉开燕东妈妈。

  “是啊,燕东妈妈。你这样会吓坏孩子的,别这样。”妈妈拉过燕东,整理他脏兮兮皱巴巴的衣裤,燕东已吓傻,呆呆看着妈妈不敢哭。

  “对不起,对不起。请您别开除我们燕东,你要我们怎么做都可以。”燕东妈妈噗通跪在地上,向妈妈猛的磕头道歉,慌得妈妈急忙拉她起来说话。

  “别,燕东妈妈你别这样,别误会!没别的意思,今天我是以婉秋妈妈的身份,请你过来的目的是商量,怎样杜绝这样的事再次发生。孩子都会犯错,只要找到好的解决办法,耐心教育就可以啦。”妈妈说得很清楚,并没有因此事责怪她和孩子的意思。

  “哦,哦,是这样!谢谢您了园长。都是我们燕东的错,请您告诉我该怎么做,我一定办到。”燕东妈妈沮丧的脸上有了笑脸。

  “这样吧,燕东妈妈。”妈妈示意刘阿姨带我和燕东回教室。我们离开后,她从衣兜里掏出四张百元大钞递到燕东妈妈手里。

  “启园长,您这是……?”燕东妈妈表情慌张,以为妈妈想让她带着孩子离开。

  “没别的意思,我为今天婉秋伤了燕东道歉。原本我应该带着孩子去医院检查的,可明天市教育机构的领导要来我们幼儿园观摩,今天事情太多实在走不开。所以,请你拿着这些钱带孩子去医院看看。如果钱不够,就给我打电话,我再送送过去。你看呢?”妈妈的话没毛病,说的到位。

  “不了,不了,启院长,我怎么可以收您的钱。就抓破点皮没事,何况都是小孩子能有多大的力气,闹着玩吧,怎么会真的打人。燕东这孩子平时没少挨他爸爸的打,您也知道,他爸是个粗人下手又重。这孩子皮糙肉厚的经打,不碍事。就不去医院,还是让他在幼儿园吧。没事,孩子淘气,启园长多费心。我走了,麻烦您了。”燕东妈妈推开妈妈的钱,急急忙忙的出了幼儿园。 

已经有 0 条评论
最新评论
合作伙伴:

《沙滩风》   

版权所有:贵州作家网 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黔ICP备18010760-1号

站长QQ519680416 电话15985051823 维权顾问:李向玉律师(贵州洲联合律师事务所副主任,电话:13628552882

公众号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网站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QQ1群:598539260 QQ2群:84587631

您是本网站第 40907593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