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贵州作家网:www.gzzjw.cn
分站: 贵阳作家网   遵义作家网   六盘水作家网   铜仁作家网   毕节作家网   安顺作家网   黔东南作家网   黔南作家网   黔西南作家网   贵安新区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 原创作品 >> 中篇 >> 正文

双子之谜 第三章 初识玲子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陈金凤(彼岸之北)    阅读次数:3193    发布时间:2020-02-10

    之后每个周末,我都以功课要紧,不再与小伙伴约着游玩逛街。周六一早往燕东家去,目的是进一步“深入敌后”。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弟弟的机敏还真不是盖的。起初我很害怕,毕竟他们曾是绑架犯,无论有多少不得已的理由,终究是恶人,而好人与坏人之间的区别只在一念之间。既然他们已经做过一次,难免不做第二次。可又架不住弟弟的央求,既已答应帮他查明真相,就必须守诺。何况追查真凶为他报仇也是我立下的宏愿,俗语云蝼蚁力微,而我却勃勃雄心。
  没有将找到燕东的事告诉父母,是不想让他们担心。他们一定认为与狡猾的罪犯周旋,不是我这个十岁的孩子可以办到的。已经失去儿子,绝计不能再失去我这个女儿。若是当初被撕票的孩子是我,也会想尽办法为自己讨回公道。姐弟两看似性格迥异,却都有一颗执拗的心。
  首先,我要学会自我保护。和弟弟交流初步了解到的,关于燕东家的情况,这一次为的是确定中巴车上的售票员是不是燕东妈妈。然后打听那个叫玲子的女孩,以及她们之间的关系。那个女孩帮燕东上课,说明燕东没有去学校。那么玲子又是哪个学校的,这一点至关重要。我上次冒充玲子的同学,这个身份是最好的掩饰。那么首先,我要和玲子认识,并做朋友,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确定好具体行动方案,我们开始一步步实施,设定城南客运站与附近片区的学校为第一目标。理想很丰满,现实却没有那么轻松。首先,途经燕东家的中巴车虽然每天几趟,但司机和售票员不确定,且都不是同一天上班。我在客运站转了一上午,终于瞅准机会。记得上次去那辆车牌号2934的司机,是个小胡子。估计吃了午饭,在检票口与几个人闲聊。我装作很熟识的样子,凑近问他。
  “叔叔,请问一下燕东妈妈今天来上班没有?”
  “玉姐今天倒班,是吧小张?”小胡子司机问旁边另一个男人。
  “好像不是,听说他儿子又犯病跑了,换班找去了吧。”那男人压低声音回答。
  “啊,又犯病了!这孩子造了什么孽哟。”另一个妇女叹息。
  “是啊,说是最近都不安宁,老吵着有鬼找他索命。也不知道这么丁点大的孩子和谁结了深仇大恨,受这种折磨。哎!”都说人多的地方八卦长舌多,他们难道不知,不做亏心事怎怕鬼敲门吗?我默默地听着,心里觉得解气。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做了恶事就应当受到惩罚。”弟弟的声音,与我想到一块去了。
  “你干嘛,别说话。”我故意夸张的揉鼻子捂着嘴。
  “小姑娘,你找玉姐有啥事,需要帮你捎话吗?”那小胡子司机挺热情,以为我认识燕东妈妈。
  “啊,是这样。我是玲子的同学,也给阿姨的儿子辅导功课,您一说她准知道。”我继续扯谎。
  “玲子?你们一个班的同学?你叫什么名字啊?”他表现出极大的关心。
  “是,不,不是,我是另一个班的。”这一问差点让我现出原形,顺嘴答一句,多亏弟弟反应够快。
  “呃,另一个班的同学,那你也是个好孩子,玲子是我外甥女。”难怪他熟悉玲子。
  “哦,我叫小莲。叔叔好!”我已经紧张得额头冒汗,不过小莲这名字大众化易于隐蔽。
  “额,对了,今天玲子也去玉姐家帮忙找燕东,早上坐的我车。你也去吗?不知道这会儿找到东东没有。”他问我,又自言自语的说话。
  “啊,我去吧,也帮着找找。”不去又不好直接拒绝,干脆去一趟,认识一下玲子,后面便宜行事。
  上了车,座位上的人比那天多一些,但还是稀疏。玲子叔叔吆喝着:“开车了,买了票没有上车的快些。”
  车摇摇晃晃的开着,前面两位晕车的乘客,哇哇的干呕。上下的乘客换了一波,售票阿姨比燕东妈妈年轻些。我听她和司机大叔议论燕东家的事,语气里有怜惜,有猜疑。提到燕东爸爸,说他面恶心善,是个老实人。就他们一家子实诚人怎么就出了个疯癫的儿子。
  而我心里却讥笑很多次,无论他们怎么做,也弥补不了曾经犯下的罪孽。
  “呃,小姑娘,前边到站了。你自己小心点,找没找到天色晚了也别在山里转啊。”司机大叔叮嘱我。
  “好的,谢谢大叔。”下了车,径直往燕东家去。我记得路,只是前几天下过雨,有段山路不好走。远处有人喊着东东的名字,却不见其人。我爬到一个相对高些的凸起,往四周张望,看看是谁在附近。心里默念千万别碰到燕东父母,是玲子或其他人还好。因为不认识玲子,胡乱扯个慌估计可以糊弄过去。真如我所愿,找过来的是与我差不多年纪的女孩。
  “你是玲子?还认识我吗?”我先入为主,给她认识很久的感觉。
  “你,你是哪个?”她浓浓的湖南腔,一脸懵懵的瞧着我。
  “我是小莲嘛,怎么忘了?幼儿园你们隔壁班的,我还找你借过彩色笔呢?你现在在哪个学校?”这些话可不是我说的,是弟弟,他向来不打腹稿。
  “啊,小莲?我在城南新区实验附小四年级一班。你呢?”玲子是个单纯的女孩,很快和我熟了。
  “我在市区书培小学念五年级一班。”这句话是真的,我也确实在那里念书。
  “什么,书培!哇,市重点小学,将来直送清华北大的高级学校,你真厉害!我也想考的,就是我的数学不行。”她和我一见如故,我却是带着目的接近她。有些惭愧,但只有这种办法,希望她以后会理解。
  “那你就放弃了,升中学可以再考,不是有招生需求的吗?”我劝她考到我们学校,如果这样也和她顺理成章做了同学,便于更接近燕东。
  “算了,我现在的学校也不错。何况附小离东东家不远,给他补习不用围城跑一圈。”她红红的脸,笑起来两颗小虎牙蛮可爱。
  “哦,那可惜了。”我满脸惋惜。
  “呃,小莲,你一个人跑这儿来干嘛?”玲子忽然想起问我为何来此。
  “我,我陪同学去城西玩,恰好认识你叔叔。问到你,他就告诉我你在这里。我来碰碰运气,没想到还真遇见你。”天啊,洛展鹏这高速运转的大脑,不去当说相声的真可惜了。
  “哦,是这样,那帮我一起找东东吧。”她告诉我东东是她的好友。我问她和东东是怎么认识的,她告诉我以前两家租的一个房东的平房。住了大半年,东东经常发烧说胡话又不敢见陌生人。后来打听到山里有人愿意不要租金,请人守房子,他们就搬过来。
  原来是这样,其实他们家这是做了亏心事,又怎会过得安心?我心为弟弟忿忿不平。可这冤冤相报何时了!弟弟告诉我他们是凶手。
  “洛婉秋,你觉得他们可怜,那我呢?”弟弟开始像我抗议,因为摇摆的心。
  “你傻呀,我哪有说可怜他。”被说中心事,我急于分辩,忘了身边还有外人。
  “说什么?”玲子疑惑的看着我。
  “啊,我说他真可怜。”这个马虎眼补对了,玲子哦的一声,也认为是可怜。
  “嘘,洛展鹏你再说话试试!”我咬着牙闷声打着腹语。他不再接话,只在耳朵里吹口哨。我被他气得开始恨他。
  我们找了半天没有收获,跟着玲子回燕东家。燕东爸妈已经回来,站在院子里抱着口盅喝水。一身的风尘一脸的脏。见我们进来,觉得诧异。
  “你们一起来的?”燕东爸爸手里端着水问。
  “是,是一起来的,东东爸爸。东东找着了吗?”我先岔开话题,免得穿帮。
  “回来了,这小子胆儿真肥,就藏在那死人洞里。”看着东东爸爸满脸胡茬和脏污,心里一阵生恨。
  “就是这张脸,就是他。洛婉秋你记住了,就是这张脸。”弟弟的恨意散发,我有些难以控制。
  “死人洞,什么死人洞?”装好奇问东东爸爸。
  “啊,就是那个……,别人说的,我也不知道。”他的敷衍很明显。
  “叔叔,您说的就是东东哥哥常去的那个洞吗?听说那里面死过人,还有鬼啊?”玲子这一问,无意中帮了我。
  “没有,我也不知道,就是听说。好啦,好啦!玲子你和同学进屋去看看那小子。”东东爸爸不回答问题,直接支开我们。冷静一想,罢了以后找时间打听,此时太过关心反而打草惊蛇,让他们生疑。
  “走,玲子,我们去看看东东。”拉着她推开那扇。空荡荡,黑黢黢的屋里连一张床也没有,铺着厚厚的干草。
  “你们是谁!出去出去,不是我,不是我。”燕东犹如惊弓之鸟,狂暴粗野的喊,没有一点正常人的样子。
  “是我,东东哥哥,我是玲子。”玲子往前站,蹲在地上摸索着往黑暗处靠近。
  “你,你是玲子,我不知道。玲子,我不知道,不是我害的,真的不是我。你帮我求他,求他。”燕东是胡言乱语或是看到什么,我不清楚。只知道洛展鹏情绪也很激动,我坚持不住了。
   之后每个周末,我都以功课要紧,不再与小伙伴约着游玩逛街。周六一早往燕东家去,目的是进一步“深入敌后”。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弟弟的机敏还真不是盖的。起初我很害怕,毕竟他们曾是绑架犯,无论有多少不得已的理由,终究是恶人,而好人与坏人之间的区别只在一念之间。既然他们已经做过一次,难免不做第二次。可又架不住弟弟的央求,既已答应帮他查明真相,就必须守诺。何况追查真凶为他报仇也是我立下的宏愿,俗语云蝼蚁力微,而我却勃勃雄心。
  没有将找到燕东的事告诉父母,是不想让他们担心。他们一定认为与狡猾的罪犯周旋,不是我这个十岁的孩子可以办到的。已经失去儿子,绝计不能再失去我这个女儿。若是当初被撕票的孩子是我,也会想尽办法为自己讨回公道。姐弟两看似性格迥异,却都有一颗执拗的心。
  首先,我要学会自我保护。和弟弟交流初步了解到的,关于燕东家的情况,这一次为的是确定中巴车上的售票员是不是燕东妈妈。然后打听那个叫玲子的女孩,以及她们之间的关系。那个女孩帮燕东上课,说明燕东没有去学校。那么玲子又是哪个学校的,这一点至关重要。我上次冒充玲子的同学,这个身份是最好的掩饰。那么首先,我要和玲子认识,并做朋友,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确定好具体行动方案,我们开始一步步实施,设定城南客运站与附近片区的学校为第一目标。理想很丰满,现实却没有那么轻松。首先,途经燕东家的中巴车虽然每天几趟,但司机和售票员不确定,且都不是同一天上班。我在客运站转了一上午,终于瞅准机会。记得上次去那辆车牌号2934的司机,是个小胡子。估计吃了午饭,在检票口与几个人闲聊。我装作很熟识的样子,凑近问他。
  “叔叔,请问一下燕东妈妈今天来上班没有?”
  “玉姐今天倒班,是吧小张?”小胡子司机问旁边另一个男人。
  “好像不是,听说他儿子又犯病跑了,换班找去了吧。”那男人压低声音回答。
  “啊,又犯病了!这孩子造了什么孽哟。”另一个妇女叹息。
  “是啊,说是最近都不安宁,老吵着有鬼找他索命。也不知道这么丁点大的孩子和谁结了深仇大恨,受这种折磨。哎!”都说人多的地方八卦长舌多,他们难道不知,不做亏心事怎怕鬼敲门吗?我默默地听着,心里觉得解气。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做了恶事就应当受到惩罚。”弟弟的声音,与我想到一块去了。
  “你干嘛,别说话。”我故意夸张的揉鼻子捂着嘴。
  “小姑娘,你找玉姐有啥事,需要帮你捎话吗?”那小胡子司机挺热情,以为我认识燕东妈妈。
  “啊,是这样。我是玲子的同学,也给阿姨的儿子辅导功课,您一说她准知道。”我继续扯谎。
  “玲子?你们一个班的同学?你叫什么名字啊?”他表现出极大的关心。
  “是,不,不是,我是另一个班的。”这一问差点让我现出原形,顺嘴答一句,多亏弟弟反应够快。
  “呃,另一个班的同学,那你也是个好孩子,玲子是我外甥女。”难怪他熟悉玲子。
  “哦,我叫小莲。叔叔好!”我已经紧张得额头冒汗,不过小莲这名字大众化易于隐蔽。
  “额,对了,今天玲子也去玉姐家帮忙找燕东,早上坐的我车。你也去吗?不知道这会儿找到东东没有。”他问我,又自言自语的说话。
  “啊,我去吧,也帮着找找。”不去又不好直接拒绝,干脆去一趟,认识一下玲子,后面便宜行事。
  上了车,座位上的人比那天多一些,但还是稀疏。玲子叔叔吆喝着:“开车了,买了票没有上车的快些。”
  车摇摇晃晃的开着,前面两位晕车的乘客,哇哇的干呕。上下的乘客换了一波,售票阿姨比燕东妈妈年轻些。我听她和司机大叔议论燕东家的事,语气里有怜惜,有猜疑。提到燕东爸爸,说他面恶心善,是个老实人。就他们一家子实诚人怎么就出了个疯癫的儿子。
  而我心里却讥笑很多次,无论他们怎么做,也弥补不了曾经犯下的罪孽。
  “呃,小姑娘,前边到站了。你自己小心点,找没找到天色晚了也别在山里转啊。”司机大叔叮嘱我。
  “好的,谢谢大叔。”下了车,径直往燕东家去。我记得路,只是前几天下过雨,有段山路不好走。远处有人喊着东东的名字,却不见其人。我爬到一个相对高些的凸起,往四周张望,看看是谁在附近。心里默念千万别碰到燕东父母,是玲子或其他人还好。因为不认识玲子,胡乱扯个慌估计可以糊弄过去。真如我所愿,找过来的是与我差不多年纪的女孩。
  “你是玲子?还认识我吗?”我先入为主,给她认识很久的感觉。
  “你,你是哪个?”她浓浓的湖南腔,一脸懵懵的瞧着我。
  “我是小莲嘛,怎么忘了?幼儿园你们隔壁班的,我还找你借过彩色笔呢?你现在在哪个学校?”这些话可不是我说的,是弟弟,他向来不打腹稿。
  “啊,小莲?我在城南新区实验附小四年级一班。你呢?”玲子是个单纯的女孩,很快和我熟了。
  “我在市区书培小学念五年级一班。”这句话是真的,我也确实在那里念书。
  “什么,书培!哇,市重点小学,将来直送清华北大的高级学校,你真厉害!我也想考的,就是我的数学不行。”她和我一见如故,我却是带着目的接近她。有些惭愧,但只有这种办法,希望她以后会理解。
  “那你就放弃了,升中学可以再考,不是有招生需求的吗?”我劝她考到我们学校,如果这样也和她顺理成章做了同学,便于更接近燕东。
  “算了,我现在的学校也不错。何况附小离东东家不远,给他补习不用围城跑一圈。”她红红的脸,笑起来两颗小虎牙蛮可爱。
  “哦,那可惜了。”我满脸惋惜。
  “呃,小莲,你一个人跑这儿来干嘛?”玲子忽然想起问我为何来此。
  “我,我陪同学去城西玩,恰好认识你叔叔。问到你,他就告诉我你在这里。我来碰碰运气,没想到还真遇见你。”天啊,洛展鹏这高速运转的大脑,不去当说相声的真可惜了。
  “哦,是这样,那帮我一起找东东吧。”她告诉我东东是她的好友。我问她和东东是怎么认识的,她告诉我以前两家租的一个房东的平房。住了大半年,东东经常发烧说胡话又不敢见陌生人。后来打听到山里有人愿意不要租金,请人守房子,他们就搬过来。
  原来是这样,其实他们家这是做了亏心事,又怎会过得安心?我心为弟弟忿忿不平。可这冤冤相报何时了!弟弟告诉我他们是凶手。
  “洛婉秋,你觉得他们可怜,那我呢?”弟弟开始像我抗议,因为摇摆的心。
  “你傻呀,我哪有说可怜他。”被说中心事,我急于分辩,忘了身边还有外人。
  “说什么?”玲子疑惑的看着我。
  “啊,我说他真可怜。”这个马虎眼补对了,玲子哦的一声,也认为是可怜。
  “嘘,洛展鹏你再说话试试!”我咬着牙闷声打着腹语。他不再接话,只在耳朵里吹口哨。我被他气得开始恨他。
  我们找了半天没有收获,跟着玲子回燕东家。燕东爸妈已经回来,站在院子里抱着口盅喝水。一身的风尘一脸的脏。见我们进来,觉得诧异。
  “你们一起来的?”燕东爸爸手里端着水问。
  “是,是一起来的,东东爸爸。东东找着了吗?”我先岔开话题,免得穿帮。
  “回来了,这小子胆儿真肥,就藏在那死人洞里。”看着东东爸爸满脸胡茬和脏污,心里一阵生恨。
  “就是这张脸,就是他。洛婉秋你记住了,就是这张脸。”弟弟的恨意散发,我有些难以控制。
  “死人洞,什么死人洞?”装好奇问东东爸爸。
  “啊,就是那个……,别人说的,我也不知道。”他的敷衍很明显。
  “叔叔,您说的就是东东哥哥常去的那个洞吗?听说那里面死过人,还有鬼啊?”玲子这一问,无意中帮了我。
  “没有,我也不知道,就是听说。好啦,好啦!玲子你和同学进屋去看看那小子。”东东爸爸不回答问题,直接支开我们。冷静一想,罢了以后找时间打听,此时太过关心反而打草惊蛇,让他们生疑。
  “走,玲子,我们去看看东东。”拉着她推开那扇。空荡荡,黑黢黢的屋里连一张床也没有,铺着厚厚的干草。
  “你们是谁!出去出去,不是我,不是我。”燕东犹如惊弓之鸟,狂暴粗野的喊,没有一点正常人的样子。
  “是我,东东哥哥,我是玲子。”玲子往前站,蹲在地上摸索着往黑暗处靠近。
  “你,你是玲子,我不知道。玲子,我不知道,不是我害的,真的不是我。你帮我求他,求他。”燕东是胡言乱语或是看到什么,我不清楚。只知道洛展鹏情绪也很激动,我坚持不住了。

  


   (编辑:黔州)

已经有 0 条评论
最新评论

版权所有:贵州作家网 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黔ICP备18010760-1号

站长QQ519680416 电话15985051823 维权顾问:李向玉律师(贵州洲联合律师事务所副主任,电话:13628552882

公众号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网站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QQ1群:598539260 QQ2群:84587631


您是本网站第 37817370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