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贵州作家网:www.gzzjw.cn
分站: 贵阳作家网   遵义作家网   六盘水作家网   铜仁作家网   毕节作家网   安顺作家网   黔东南作家网   黔南作家网   黔西南作家网   贵安新区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 原创作品 >> 中篇 >> 正文

双子之谜 第六章 真相只有一个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陈金凤(彼岸之北)    阅读次数:3679    发布时间:2020-02-16

时光飞逝,我们在长大,去燕东家成了我的习惯。可无论怎么,也说服不了燕东父母送他去学校。当年,我以全省第一名的成绩考入京都附中,第二年考试的玲子却没能如愿考到我所在的学校,只能直升到城南中学高中部。她告诉我,以后的周末不能再去给燕东上课。问为什么,她摇摇头说父母本就不同意,认为这样会耽误她的学习。我问之前她父母为啥没意见,她尴尬一笑,说之前一直没有告诉过爸妈。这也难怪,连我妈妈不也误会过。她不来也罢,或许可以查到弟弟的消息。

单独去了几次望乡台,燕东懂事多了。他纳闷这几次都是我一个人去上课,今次实在没忍住,怯怯的问哥哥没来,怎么玲子也不来。还很自责,认为是自己太笨,不招她们喜欢,所以他们不愿再来看他。我笑着告诉他,并不是他想的那样。只是哥哥去了很远的地方,而玲子搬家了。他转而开心,不停的追问:“真的么,真的么,不是不喜欢我,而是去了很远的地方。”

“是的,他们回来一定来看你。”见他如此对他喜欢的朋友,骨子里也是一个重情义之人。所以,又原谅他几分。

回家请妈妈为我织又长又大的毛衣,买男孩的衣服给我。妈妈问我怎么忽然喜欢穿男孩的衣服,我只说这是流行时尚。其实我为燕东买的。他个头不高,身体瘦弱。我穿着大大的衣服,他恰好合适。就这么平静了几年,如果不是燕东妈妈病来得突然,我希望永远不知道真相,原来真相更残酷!

高一上半年的时候,刚放了学。我夹着书低着头准备去图书馆还《福尔摩斯探案集》。图书馆坐落在校园一号门旁边,我低着头一门心思想着再借哪种类型的书,差点撞到人。

“诶,同学撞车了。”女孩子轻快欢愉的声音有些熟悉。我猛的抬头,面前果然是玲子圆嘟嘟的脸。她的模样没怎么变,只是长高了。

“真是你!怎么找到这里来的?最近很忙吗,都不给我打电话。”我小拳头砸着她的肩头责问,其实没生气。

“别生气嘛,小莲。是我不好,每天要做各种卷子,应付N次考试。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哪有你聪明,学习也没你好。所以……。”我知道她的父母对她期望高,她压力很大。她叽叽呱呱的与我吐槽快要变成机器人,只知道不吃不喝不睡的学习再学习。爸妈天天盯着她,只要一停下来,又给她安排各种补习班。她一把鼻涕一把泪的,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爸妈用对付犯人的方法在对她。我的父母有他们要忙的事,再则我的学习情况自己清楚,他们对我绝对放心。

打算干脆晚点去还书,许久没见玲子,邀她去麦当劳吃冰淇淋。亲密的挽着手臂,一对小姐妹有说有笑。我比她高几公分,她和我比了比又开始妒忌我的身高。

“几天不见你好像又长高了,以后只有你牵着我的手了。唉,我要什么时候才可以长过你。”她仰视我,眼里全是戏。

“哈哈,恐怕你这辈子没有希望了,我劝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故意刺激她,她张牙舞爪的要吃了我。

“好啦!好啦!我们进去吧。”学校附近有很多快餐汉堡店,麦当劳的草莓香草味冰淇淋特好吃,我买了2个。坐下等餐的时间,玲子告诉我燕东妈妈病了,病得很严重。问她是怎么知道的,她告诉我是叔叔亲口说的,他们路队同事还捐了钱物。事出突然,问她知道阿姨什么病,她说癌症,具体是什么癌,也听不懂。

怎么没听燕东妈妈提起这事,不过回想她的身体是过于清瘦。以为是她工作劳累,没休息好的缘故,原来这是癌症的先兆,又问玲子抽一天时间看看燕东妈妈。她点点头说,这周去吧,下周要排练节目。

约好周末在客运站碰头。买了几种水果,带着别人送给爸妈的补品去看燕东妈妈。反正这些补品他们又不吃,放着也就放着,还不如送给有用的人。爸爸出差也喜欢带些不实用的糖水,妈妈郑重说过无数次别买,爸爸执拗的继续买。又说都是美容养颜,提高免疫力的佳品。后来妈妈也懒得再说,因为这也是爸爸一片心意。

走了几年的城南客运站,一直破破烂烂的不见人维护。哪像我们市中心的车站,装修豪华漂亮。久等玲子不来,去了趟厕所。厕所里没有空位,两位上了年纪的阿姨站在一处拉家常。本打算不等,但又担心路上不方便,所以硬着头皮等着。由于相互不认识,无意间听到她们提到关于燕东妈妈的事。

“翠芬,你知不知道25路那个售票员,黑黑瘦瘦的女人叫什么来着。”短发穿公交工作服的阿姨问另一个穿着同样衣服卷发的阿姨。

“25路?你说的是给她捐款那个女人。”

“对,就是她。听说她那傻儿子看得到鬼。还可以和鬼说话,你说怕人不怕人,”

“不是吧,听谁说的是这样。说他老公杀过人,所以才躲着不敢见人。你说他一个大男人怎么肯窝在在那不见天日的小煤窑挖煤。”

“是吗?不过也蹊跷,每次问起她老公在哪儿工作,她一会说工地,一会又说矿上,支支吾吾的肯定有问题。还真说不定做过坏事躲起来的。”想继续往后听,她们已经进了蹲位。看来,到处都是是非之地,许多人人前人后不一致,背后说人长短。卫生间的门外还有人候着,这里人多,蹲位确实紧张。我到进站口看玲子来没有,她已经在等我了。

“怎么才来,我都等了一会啦。”她伸出手拉着我一起进了闸门。

“玲子,你们今天去看东东妈吗?”又是玲子叔叔当班。

“是的,我和小莲约好今天,你可不能让我妈知道,否则她又不要骂我。”玲子叮嘱她叔叔别告诉她妈妈今天去了望乡台。

“不就是看个病人,有那麽介意吗,你妈也真是!”玲子叔叔为燕东妈妈不平。

“哎,你又不是不知道她就是那么个人。我没告诉她,免得她又扯着我耳朵念叨。”玲子是个心地善良的好姑娘。

这一趟车的乘客只有我和玲子两个人,我们坐在前排和她叔叔聊天。玲子叔叔姓王,是她爸爸的表弟。这么久了,我才知道他姓什么。他是一个健谈的人,一路上左一句右一句的闲聊。听他们说起家里的事,也跟着笑笑。本想顺便打听燕东家的事,又没问出口,心里琢磨以后再说吧。到站后提着慰问品,对王大叔说再见下了车,他让我们带话问候阿姨安康。 

已经有 0 条评论
最新评论
合作伙伴:

《沙滩风》   

版权所有:贵州作家网 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黔ICP备18010760-1号

站长QQ519680416 电话15985051823 维权顾问:李向玉律师(贵州洲联合律师事务所副主任,电话:13628552882

公众号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网站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QQ1群:598539260 QQ2群:84587631

您是本网站第 41001486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