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贵州作家网:www.gzzjw.cn
分站: 贵阳作家网   遵义作家网   六盘水作家网   铜仁作家网   毕节作家网   安顺作家网   黔东南作家网   黔南作家网   黔西南作家网   贵安新区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 原创作品 >> 散文 >> 正文

四月风情,祭祖清明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百里墨魂    阅读次数:2815    发布时间:2020-04-05

清明雨纷纷,再加上桃红柳绿,还有碎了一地的梨花樱花,枝头上也开的曼妙多姿,让人不由想徐徐图之,又恐脚步太重,碾碎了脚下那些落败。此时,金灿灿的油菜花更是开的张扬,各种菊花也是肆意,节气有古意,些许缠绵,些许忧伤,些许孤单,还有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万千思绪萦绕心头。

二十四节气里的清明,不仅仅有古意,还有风情。多少祭奠,多少哀思,甚至不止是思念亡人,还有那一段段的无疾而终。近年来,老家近房人(一个姓氏的族人)商量好,每年清明节这一天老王家族的男人们一起扫墓,添坟,烧纸,插花,祭奠已逝的先人们。每年这一天都很壮观,远在他乡的游子,县城工作的体面人,多是开着私家车,一袋一袋提着各种祭奠纸品或模具类物品,他们个个气宇轩昂,一路攀谈或附和。这一天对于男人们,似乎比春节更看重,好像这才是年似的,脑海里思虑着酝酿着,坟头里的父亲或母亲,或爷爷奶奶,或是太爷爷太奶奶等等。男人们庄重而威严的先立于坟头,把这一年来的收获功绩满脸哀伤,或满脸泪水的一一诉明,并告慰先祖们,如何安心,放心。然后才拿起铁锹添新土,最后要铲一铁锹四四方方的大块土在坟头上,下面就开始跪拜焚烧之物,并在坟上插上菊花或一些布制花样,还有模具,最后大哭几声,喊着坟地里的亲人,告知他们今个是清明,给他们送钱来了,让他们好吃好喝的不要再担心没钱花了。等到大家都祭奠完再一起折回去,家里的厨子早已经大鱼大肉各种佳肴摆上桌了,喝酒,聊天,国内外奇人异事,新闻,军事,科学,体育,财经,爱哪儿哪儿,喝着,吃着,聊着。

记得老早以前,那时候还都是每家每户按照自己的时间清明扫墓,每每清明前的几天都让人的内心藏满悸动和怀想,哪一天,不仅会让人多情浪漫起来,也总会让人联想到喝酒、品盏;艳遇、擦肩;踏青,寻找;旧人、新人的,忧伤、欢愉的,也多在这清明时分,也是旧文学里常有的情节。我是羡慕父亲和我哥哥们的,因为他们爷们几个都是要上坟扫墓的,而我却不行,女儿家必须要父母百年后才能上坟扫墓。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错过今年,只有等明年了,记忆中,父亲和兄长从未无故错过。杜牧的清明,也是淋着小雨,看看花开,又看看花落,寻得一个乡野农家,借酒拼菜,
坐下来,慢斟浅酌,淡聊闲叙,遥看远处青山,烟雾迷蒙,开的不止桃花杏花,还有大片大片的油菜花,金黄金黄的,仿佛抹一把就能流出油来。你饮的是哪朝酒,又是品的哪朝茶?你登的是哪里的山,赏的又是哪里的景?唐朝清明今夕延,余韵袅袅绕到现,清明两个字,包括杏花,小雨,农社,茶酒。诗人喝酒作诗过清明,小民扫墓踏青也风雅的很呢!二十四节气里唯有清明才能把我们每个人都过得像个诗人。
 
诗人离不开伤感,诗人离不开浪漫,诗人离不开自然,诗人离不开花残,这是一种情怀,也是诗人的一种特质。诗人的诗,不是诗,是情,是爱,是呼唤,亦是感念。想像一下,桃花杏花半个天,小雨纷纷满满漫,这时候你再瞥见小桥流水一人家,窃喜油然而生,轻叩数下,只听划拉一声,再见一扇门打开,躲躲雨可好?门内的脑袋轻点,微笑相迎。粗布素衫,帆布鞋上的泥巴都是土香味儿,乍暖犹凉,悠见旧人。这时节的扫墓,犹如赏玩游览踏青,土膏子柔软的呦,恰如处子肌肤,踩上去,心都失重了,怎可不失重啊,脚下踩得不止是泥土,还有乡村的质朴,还有儿时的记忆,还有初见的美好,还有,第一次的牵手。

儿时的映象一一浮出,胖娃子成土豪了,四胖去深圳了,阿巧已经两个娃了,香秀离婚了,还有好多失去联系的伙伴儿,你们可都安好啊?悠悠半浮,草木气息,漫溢空气,微风里,小雨中,谁的眸眼儿温热,有泪轻轻滑过。我想,大约在清明里面对着一垄垄的黄土,任何人,不伤情也会伤感几分吧?黄土青草翠,人生终一追。生死轮回度,今日前朝谁?于是,转回头,东西南北再看看,昂起脸,蒙蒙细雨湿不了衣服却能湿了心,眼睛,怕是要泛潮一路了吧!想一想,看一看,念一念,如此,自劝自,便也作罢。一颗历练过的心,朴素不能再朴素,安然不能再安然,男人成智者,女人成妖精,那么,这一刻,老板上菜上酒了

我依旧,你依旧,岁月似乎也是依旧,二十四节气也是依旧,只是老了颜容老了情,老了故事里的沧桑和雨中的相遇。也曾期待一场相遇,也曾期待白首不相离,我不说命运捉弄人,只想着文字与我素来有染,故而,许我孤单,许我来描绘这些章节片段里的深情。清明,小雨,踏青,怎可不一一叙述一一存留呢?我也只是借助煽情而抒情罢了,否则,生活的滋味儿吧唧起来没味。好多史书也记载,电视也播放,网络也有渲染,清明,是最易发生艳遇事件的节日了。《白蛇传》里,老少皆知白娘子和许仙相遇在西湖边,青蛇白蛇两主仆,类似姐妹一般,只是我一直特别纳闷,船靠岸了,许仙送伞给白娘子。许仙怎就有伞了呢?莫不是许仙会观天象识天理?我咋感觉许仙比白娘子还要传奇呢?《聊斋》里也曾出现过类似画面,为何女子大都弱智啊!出门都不知道带伞,而且,都会遇到赠伞的人,难道说,她们是故意不带伞的,就知道有人会赠伞自己?还是古时候出门家里面都不准许女子出门带伞呢,真是邪了门了。清明时节就是梅雨季节啊,早早就该料到要下雨的不是吗?可见,女子清明还是不要在家待着,都出门吧,也都不要带伞了,说不定以后也会有人为你写一页故事出来呢!只是可惜,我总不能如愿,每到清明家父和兄长们都是开车回老家上坟,我虽然也跟去过几次,也会遇到小雨蒙蒙若江南,可就是没有机会出去等那个手里有伞,并且等着送我的男人。呵呵。我是女儿身,未出阁,父母也健在,故而,是不便到坟前面祖,都是一个人呆在车上东张西望的等他们完事。对于他们,这不仅仅是一个节日,也是一个男人对于姓氏的被认可,一个男人,作为门户延续的证明,此时的他们,总是庄严的一步一步迈过去,平日或许还会貌合心不合,这一天,却绝对的统一,一句不说也融洽的很,你填土我打火,你取纸我拿宝,一垄黄土面前,依次排开,然后一起磕头,都是祖先的子孙,他们因为祖先而师出有名

我家算是个书香门第吧,清明饮酒也是祭祖的一种,遇到哪家进哪家,小菜还是乡间的好,来个地锅鸡吧,再配上几道爽口的小咸菜,已是舒心了。家父和哥哥是万万不会喝醉的,他们只以走程序和舒服,酒是要喝的也是必喝的,我却从未见到他们喝醉过,这样的家风倒是让人感觉些许的无趣来,因为这时间要尽量的耽搁,这样说明心里头记挂着祖宗,不忍和他们过早分别,也真难为他们了,闲聊一些琐事打发时间,坐在饭庄就这么等到大势的人都走才可以离开。邻桌一男人醉得不堪,一路摇摆坐车一般晃悠,摔倒了起来,起来再摔倒,反复的衣服上沾的也是草香,花香,春泥的香,还有这满身的酒香。

侯方域清明踏青,想起友人常提那秦淮河边旧院的李香君,于是决定去寻访。几经周折,寻到了卞玉京的暖翠楼,依然没见着。到媚香楼,香君不在家。不让进,无从见。但是,在楼下,却听到了香君吹的箫音,听得内心摇摇荡荡。闻名,听曲,最后一睹美人芳颜,这样曲径通幽的初见!也是清明!在对的时间,在对的地点,相遇,是偶尔,也是必然。看来,这几千年传承下来的风俗也是我们独有的文化吧,很美很美,你说是吧!

期待一场邂逅,即使擦肩也无妨,下一次的清明可以自己就山是山,就水是水的自己踏青,当然,我也是不带伞的,任由小雨烟云,你可有伞相送?君如一轮弯月,我如一盏绿茶,慢品细酌,甘醇沁润心扉。以后的以后,便以今日的小字为凭,每每夜里读来,都想起身喝酒,如果能喝个春秋颠倒,朝夕失常最好,手舞足蹈,击节而歌,此时,我会不会像个落荒于唐街宋坊的诗疯子呢?沾染些许遗风残韵在衣襟或屐齿之间,想必,这也算是文人雅士的风流吧?造化之福,多情之人,就这样,我追羡古人,古人恨不能为来者,在光阴的河流里做轮回的空想和徒叹,即使是哀怨几分也可,有酒有花,还有这股子恰到好处的深情,如此,甚妙!当然,无伞也是甚妙!


【编辑:管庆江】

已经有 0 条评论
最新评论

版权所有:贵州作家网 © 2013-2020 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黔ICP备18010760-1号

站长QQ519680416 电话15985051823 维权顾问:李向玉律师(贵州洲联合律师事务所副主任,电话:13628552882

公众号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QQ1群:598539260       QQ2群:1042303485

您是本网站第 47118356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