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贵州作家网:www.gzzjw.cn
分站: 贵阳作家网   遵义作家网   六盘水作家网   铜仁作家网   毕节作家网   安顺作家网   黔东南作家网   黔南作家网   黔西南作家网   贵安新区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 原创作品 >> 长篇 >> 正文

血荐轩辕之第十五章 齐心聚会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祁成德    阅读次数:4844    发布时间:2020-04-06

题记:尹自勇率领红军侦察连的战士,把俘虏到的民团中队长作为见面礼交给齐心会,同红九军团的战友欧阳崇廷见了面。

1

四周围的山峰山岭山埂把木子塝包裹得严严实实。封闭的地形使竹木都长得森郁俊美。葱茏蓊郁的环境也孕育出健美的女性,楚心兰就是在木子塝生长的一位美女,今天是她出嫁的日子。楚心兰的家就在木子塝东头,门前有一棵老黄桷树,曲体虬枝绿叶,很有特点。现在,楚心兰就在黄桷树后面的一间屋子,就是她的闺阁绣房内梳妆打扮,作出嫁前的准备。女友黄灵芝和邵春花同她在一起。

楚心兰今年19岁。两年前的一天,楚心兰和黄灵芝一路上山砍柴背柴。天气晴和,空气清新。山风习习,树林葱葱,竹林郁郁,野花灿灿。布谷鸟在林间歌唱,米贵阳在山中鸣叫,岩鹰在悬崖上飞翔,野鸡在灌木丛草棵间扑腾跳踉。一条瀑布,从悬崖上垂落下来,跌落进一个浅而大的水坑里,水雾朦胧,水气氤氲,水花四溅。偶见有红色的万年鱼和小虾米,在水坑里浮游或水坑边缘趴爬。水坑边上有一棵野樱桃树和一棵野枇杷树。樱桃已经过半了没什么了,但枇杷却正颗粒饱满圆鼓鼓地由青涩转为橙黄。黄灵芝是爬树的能手,上树去摘了几桠枇杷下来,是连树枝一起折断下来的。两姐妹把枇杷吃了。楚心兰有一点心痛那被折断的枇杷树桠枝,但又不敢说黄灵芝,只是想:如果自己上树去,断然不会连桠枝一起扳摘下来的,留着桠枝保护好枇杷树,明年又结了满树的果子,进山打柴时才有野枇杷果吃呀!

两人走进林中砍柴。黄灵芝要去砍小灌木。楚心兰说,砍生柴太重,背不起好多,找干柴吧,找别人砍伐扔掉的大树的桠枝,或者干柴干竹篙竹块之类的,背起来轻些背得多一些。黄灵芝听了楚心兰的话,不再砍生柴,两个人一路找干柴,找好后码齐截,用野藤或竹篾捆成捆,背着或肩扛着,弄回家去烧火做饭用。

两个人走进竹林寻找干竹篙干竹块。楚心兰在一笼慈竹的旁边意外地发现了一堆柴,那是一棵大斯栗树的梢颠部分。斯栗树的树干被别人弄走了,剩下的这一段,还有七、八尺长的树干,和许多粗壮的桠枝,另外,旁边还有一些酒杯般粗细的小杂树,是那位砍斯栗树的人,为了砍斯栗树扫清障碍而顺带砍下来的脚柴,估计时间已经很久了,脚柴都半干了。如果把这些脚柴连同斯栗树的梢颠全部剔捡出来,码好捆好,两个人都盘不完,就不用再去寻找或砍生柴了。

楚心兰招呼黄灵芝来,两个人一起剔捡这一堆柴。

斯栗树的梢颠是悬挂垂吊着的,被野藤缠络和捆绑着的。

楚心兰双手合拢,握着斯栗树的树干,拉不下来,就叫黄灵芝过来帮着拉,说是拉下来两个人平分。黄灵芝过来了,两个人一齐动手。楚心兰抓着斯栗树的树干,黄灵芝抓着斯栗树的一股斜生的桠枝。两个人一齐用力往下拉。被野藤缠络捆绑着的斯栗树桠有弹性,楚心兰和黄灵芝拉了下来,一放手又弹回去了,拉了下来,一放手又弹回去了……拉了好一阵,直到把野山藤拉断了,斯栗树干和桠枝才全部落下来了。两个人才松了口气。然而,不幸的事情也随着发生了:野藤上还缠着一根水竹,水竹的一头是削尖了的,水竹从空直落下来,尖端叮在楚心兰脚背上,叮了一个洞。楚心兰的脚流了很多血,痛得她一秃坐坐在地上,手按着出血的伤口喊痛。黄灵芝看见楚心兰的脚被竹子叮了个洞,血流了不少,心里也很慌张,连忙用刀砍断了一根慈竹,拉过来,用刀去刮竹身 上的竹青,小心地敷在楚心兰的伤口上止血。楚心兰伤口上的血止住了。黄灵芝想要楚心兰从自己的衣服上割下一块布来,包扎伤口,又怕楚心兰不干,就从自己的内衣上,割了一小块布下来,把楚心兰的伤口包扎了。两个人坐在树干上歇息了一会儿。

黄灵芝思索着,背不背柴呢?不背柴,回家去难免会被爹妈抱怨,要挨骂;背了柴,就照顾不了女友。楚心兰脚受伤了,走不动咋办?黄灵芝想来想去,还是觉得只有放弃柴禾,把楚心兰搀扶回家才好。

黄灵芝搀扶着楚心兰,小心地一步一歇地在回家的路上走着。

走了不到半里路,下一个七弯八拐的坡坎的时候,黄灵芝也摔倒了,崴了左脚。这一下,两个人的脚都受伤了,走不得路了,就坐在路边的石头上歇梢。两个人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但一定要回家,只有歇息一会儿,再慢慢往家走。

一个猎人装束,肩上扛着猎枪的小伙子,出现在山路上。

小伙子发现了在路边上坐着的两位姑娘,很好奇,走了过来。

楚心兰和黄灵芝看见小伙子走过来了,有点害怕,不晓得小伙子要干什么。两个人都在思考着,如果小伙子要干坏事,咋个办?

小伙子很懂礼貌,站在距离楚心兰和黄灵芝一丈之外的地方,微笑着,打了个招呼:“两位美丽的姑娘,你们好!你们爬山走累了,在这里歇梢吗?你们需要我帮助你们,为你们做点什么吗?”

楚心兰和黄灵芝都不说话,她们都被小伙子的可爱的微笑和诚挚的语言感动了,但出于女孩天性的警惕和谨慎,她们没有搭理小伙子,但都是怀着希望地等待着,希望小伙子能帮助她们。

小伙子说:“我自我介绍一下吧。我姓王,名叫王梓安,家住在石圪垴寨子头。我发现你们一定是遇到困难了,我可以帮帮你们。你们不用害怕,我不是坏人,我是诚心想帮助你们。你们遇到什么困难了呢?”

楚心兰仍然不开腔。黄灵芝却忍不住了,说:“我们的脚受伤了,要回家,回不了!”

小伙子说:“脚受伤了是吧,可以让我看看吗?让我看了之后,我才能确定怎样帮助你们,用什么方法来帮助你们,让我看看吧!”

黄灵芝说:“我的脚崴了,她的脚被竹子叮了一个口,流了很多血!”

小伙子说:“都好办。你们不用着急,我一定把你们安全地护送回家。”

小伙子走拢来问:“先帮谁治疗脚?”黄灵芝还没开腔,楚心兰忽然开口说:“我没哪样事,你要看,就帮她看看吧!”说过后还把自己的脚往回缩了缩。小伙子就先帮黄灵芝治疗崴了的脚,他用左手握着黄灵芝的左脚脚杆,右手握着黄灵芝的左脚脚掌,轻揉轻摇一会,然后趁黄灵芝不注意的时候,稍微用力扭动……这样揉摇扭了一会儿,停下来问黄灵芝痛不痛?黄灵芝说:“好像不很痛了!”小伙子就说一会你就不痛了!然后又转过头,看着楚心兰说:“这位大妹子,你的脚怎么样?”楚心兰说没事没事;黄灵芝又说:“她的脚被竹子尖尖叮了一个口子,流了很多血,我为她包扎了,你检查一下,看包扎得好不好,不好,就帮她再包扎一下吧!”小伙子就对楚心兰说:“大妹子,让我看一下,好吗?”楚心兰说:“谢谢,不用看。”黄灵芝见楚心兰不愿意,就反过来帮着劝楚心兰,“我的大小姐,伤口要紧,你就让他给你看一下,包扎一下吧。”楚心兰见黄灵芝也劝自己,又见这位名叫王梓安的小伙子,应该没什么坏心思,才不再坚持,才准许王梓安看脚。

王梓安看了楚心兰的脚,就先为楚心兰把脚上的伤口清理干净了,从随身带的一个小药瓶里倒出一些止血消肿化瘀的药粉,敷在楚心兰脚上伤口处,然后用小刀割下自己衣服上的布,撕成布条包扎了缠好了。

包好之后,王梓安问:“两位大妹子,你们叫什么名字,家住什么地方?”

楚心兰不开腔。黄灵芝说:“我叫黄灵芝,她叫楚心兰。我们住在山下木子塝。”

王梓安说:“那就好。我就送你们回家吧。”说过后,王梓安就用小刀,在路边的竹林里削了两棵水竹,削成两根3尺多长的拄路棍,把一根递给黄灵芝,说,“你试试看,合不合适?”又把另一根递到楚心兰手里说,“你也试试看,合适不合适?”黄灵芝试过后说,“哎,合适,好用。王大哥真好!”楚心兰却说,“我们又不认得你,你为啥要帮我们?”王梓安说:“人嘛,都应该互相帮助。帮助有困难的人解决困难,应该是好事,积德的事。每个人都该做好事,积点德,对吗?”楚心兰不再说话。黄灵芝却说:“王大哥说得好,说得好,你送我们回家吧!”

回家的路是下坡路,黄灵芝拄着拐棍,先还一瘸一跛的,后来就基本没事了走得轻松了。她楚心兰却一直走得很吃力,最后一段路,实在无法走了,还是王梓安背她回去的。起先,她拒绝王梓安,不要王梓安背,后来是路太滥,路不好走加上脚痛,她实在没有办法,才让王梓安背了一小段路送到家中。

后来,王梓安就成了她楚心兰家里经常的不速之客。 

已经有 0 条评论
最新评论

版权所有:贵州作家网 © 2013-2020 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黔ICP备18010760-1号

站长QQ519680416 电话15985051823 维权顾问:李向玉律师(贵州洲联合律师事务所副主任,电话:13628552882

公众号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QQ1群:598539260       QQ2群:1042303485

您是本网站第 47126881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