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贵州作家网:www.gzzjw.cn
分站: 贵阳作家网   遵义作家网   六盘水作家网   铜仁作家网   毕节作家网   安顺作家网   黔东南作家网   黔南作家网   黔西南作家网   贵安新区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 原创作品 >> 长篇 >> 正文

大唐帝国——第七章 出兵高墌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青埂峰石    阅读次数:16799    发布时间:2020-04-22

第七章  出兵高墌


李渊终于如愿以偿地披上了龙袍,做了皇帝,内心自是欣喜不已。为此,他一反惯有的低调和节俭,于宫中大摆筵席,犒劳文武百官,又从府库中取出大量绵帛钱财赏赐自己的功臣。一时间群臣同庆,歌舞升平,似乎将残酷的战争与严峻的形势抛置脑后。

然而,事实并非如此,当李渊从酒精暂时的麻醉状态中清醒过来后,他的目光冷冷地投向与自己相毗邻的“秦帝”薛举,清楚薛举的存在对自己有多大的威胁,必须尽快把这条恶狼消灭掉,以消除自己的忧虑,并迈出开疆拓土的第一步。因此,在兴奋过后,他冷静地思考着即将开展的军事行动,为此几乎每日都要跟裴寂、萧瑀、刘文静、李世民等大臣讨论征讨薛举之事。

这时,朝中众臣分成两派。以裴寂、萧瑀为首的文臣们主张暂时不打薛举,理由是连战数月,须休养生息,待养精蓄锐后再作良图。而李世民、刘文静、屈突通等武将则希望借连胜的势头一举歼灭薛举这个并不算强大的敌人。两派之争令李渊颇为躇踌,迟迟拿不定主意。

就在李渊犹豫不决之际,薛举却果断率军大举东进,企图攻取长安,颠覆李渊新建的唐王朝。薛举这一挑衅行径无疑给了李渊当头一捧,使他在咬牙切齿的愤恨之中作出了讨伐敌人的决定。他很快就下旨任命秦王李世民为行军元帅,统帅刘文静、柴绍、殷开山、屈突通、刘弘基、窦轨、梁实等八路总管军约二十余万奔赴河西,征讨薛举。裴寂、萧瑀、王珪等大臣见形势突变,也就只好掉过关来支持李渊出兵反击薛举的举动。

两天后,李世民、刘文静等将帅奉旨发兵。于是,大部队冒着火辣辣的太阳,雄纠纠气昂昂地开赴前线。

在李世民率军讨伐薛举的同时,宇文化及也已率军逼迫东都洛阳。皇泰主杨侗闻说宇文化及要攻占自己地盘,不禁六神无主,他手下的一班大臣也是惶恐不安,没了主意。就在群臣不知所措之时,盖琮前来叩见皇泰主,力谏杨侗派使者前往李密处游说,好让他归附东都,联手一起反击宇文化及。这的确是个不错的主意,元文都、卢楚等人当即就附和盖琮的主张,劝皇泰主遣人前去与城外的李密言和。

杨侗也认为这是则一箭双雕的妙计,既能解自己的燃眉之急,同时又可令宇文化及和李密两贼互斗,等他俩军力消耗殆尽,自己便可出兵轻而易举地把他们收拾了,到时候宇文化及和李密必为自己所擒,这岂非看鹬蚌相争,坐收渔人之利?这么一想,杨侗不由心花怒放,那张长时间绷紧的面庞上绽出丝笑容。沉默了会儿,他就准了盖琮的奏折,并任命他出城游说李密归降。

此时,李密率领的瓦岗军已与王世充的东都军相持了数月,进行了一系列规模宏大的战役。瓦岗军虽取得了多次胜利,斩杀了费青奴、刘长恭等多名大将,但始终被困在洛阳坚城之下,无法占领它。而且由于瓦岗军长期鏖战,实力逐渐被消弱,开始出现了走下坡路的颓势。现如今宇文化及又派大将王轨等人率军攻打黎阳、仓城,致使他穷于应付,深感有些力不从心。倘若此时王世充再出城抄瓦岗军的后背,那情形就极为不妙,甚至有可能大败。这一切,作为瓦岗军的统领,李密是看得十分清楚的,他常为自己的窘境而愁眉不展。这时候他暗自后悔杀掉翟让,心想如果翟让还在,瓦岗军也不至于落到这种腹背受敌的田地。然而,后悔是解决不了实际问题,他必须想办法度过眼前的难关。

兵陷困境,军心自然难稳。这时候,瓦岗军中不断传出士卒叛逃、将帅言降的风声。李密很气恼,想用铁的手腕控制局面,却又深感力不从心,颇为无奈。面对强敌夹击、军心涣散的不利形势,李密的思想也开始产生了一丝动摇,他想在宇文化及与皇泰主之间作个选择,联合一方攻击另一方,如此或可摆脱当前的困境,且能从中渔利。

因此,当东都使者盖琮带着皇泰主的招降书来到营中时,李密心中顿生一种莫可名状的兴奋与喜悦。他好生款待了一番盖琮,并上表向皇泰主乞降,请求讨伐宇文化及来赎自己所犯下的罪过。皇泰主杨侗确认李密愿归降自己,大喜过望,随即就大摆宴席,高规格接待了李密,并封他为太尉、尚书令、东南道行台行军元帅、魏国公。皇泰主为了能够稳住李密,亲口向他许诺,只要他能平定宇文化及,就请他入朝辅政,位居人臣之首。

李密能得到皇泰主杨侗如此信任和器重,自然喜出望外。他一再向皇泰主表忠心,信誓旦旦地承诺自己一定会尽力平定宇文化及,竭忠辅佐皇上。杨侗听信李密,又将东都兵权交付于他,由他统帅全军。这一下可大大触动了一向兵权独揽的王世充,他对皇泰主过分器重李密大为不满,同时也十分忌恨李密夺了他手中的权力。只不过王世充为人奸猾,深藏不露,没让人察觉到他内心的真实想法。因此,谁也没能发觉他对皇泰主的怨怼,也没看出他与李密的不和。

元文都是素来看不惯王世充独掌军权、飞扬跋扈的得意劲儿。今见皇泰主重用李密,授之朝政大权,从而消弱了王世充的权力,元文都自是喜不自禁。元文都以为李密足智多谋,颇有雄才大略,且手下兵多将广,有了他这么一个大能人必定能平定天下。因此,他想方设法接近李密,不失时机地巴结对方。李密心里明白元文都这么做的有意,无外乎是想借助自己的力量打压王世充。而李密对王世充与自己面善心不和的实情也是心知肚明,所以很想同元文都一派结盟,以震慑王世充,使自己处在更有利的位置。因而,李密也趁元文都取悦自己之际,向他频频示好。很快他们俩就结成了政治同盟,合力挑战王世充。

王世充见李密跟元文都搅和在一起,且处处同自己作对,心里头自然极不痛快。他清楚自己想要独揽朝纲,权倾朝野,就必须得将这颗刺拔掉,为此绞尽脑汁思谋着对策。以王世充的智慧,找到对付元文都和李密的办法也不是什么难事。这不,不用多久他就头脑生出灵光,寻得条妙计,立马给皇泰主杨侗上了道奏折,建议他赶紧令李密率军攻打宇文化及。皇泰主正有此意,算是与王世充不谋而合,便当即准奏,下令李密即日率兵开赴卫州,与宇文化及决战。

李密接到皇泰主的圣旨,非常高兴,因为从杨侗的诏书中读到了他对自己的信任和器重。当然,更为重要的是,由于皇泰主对自己坚信不疑,他便没有了东都的后顾之忧,可以倾尽全力攻打宇文化及。他不无自负地认为,以自己的实力打败宇文化及这头蠢驴没有任何问题,故而接到圣旨之后就马上行动,率领自己的精锐部队向卫州进发。

王世充听说李密的部队开往卫州,心头一阵狂喜,冷静后马上采取第二步行动。他趁大家为李密连连告捷之机,向自己部下泼冷水,挑拨他们,说元文都、卢楚他们只是刀笔吏,庸碌无能,不久必为李密所擒。军士们知道自己的头儿与元文都有隙,大都不以为然。王世充不气也不恼,继续煽风点火,提醒他们多次与瓦岗军打仗,期间杀了他们很多父兄子弟,一旦他们成了李密的部下,肯定没有一个人能躲避对方的报复,到时只有死路一条。这一下子说到问题的关键之处,众将士疑虑重重,惶恐不安,一个个向王世充讨求生之道。

面对此情此景,王世充心中不由一乐,接着神情诡秘地告诉众人,要想保全性命,就必须杀掉元文都、卢楚这伙勾结李密的叛徒,拒李密于东都之外。将士们听信了王世充的说辞,一个个发誓支持自己的上司剪除元文都之党,而且人人满腹牢骚,愤恨不已。王世充见手下将士被自己说服了,十分高兴,接着就跟他们密谋起具体的行动计划。

王世充一向小心谨慎,然百密也难免一疏,自己的行动还是给元文都察觉到了。元文都得知这绝密情报后,内心充满了恐惧,当即就召集卢楚、段达等人商议,最后决定在王世充明日早朝之时,于过道中伏兵诛杀他。这计策应该不错,可惜的是段达担心这事不成则必死无疑,考虑再三还是决定站到手握兵权的王世充一边。于是,他连夜派女婿张志向王世充告密,同时自己也回营下令部队严整以待,以应不测。

王世充获悉此消息,勃然作色,当下命令手下将士披甲执锐,攻打含嘉门,围攻宫殿。时已三更,元文都被外面的人喊马嘶声惊醒。他获知王世充发动兵变以诛杀自己,不由得陷入极度恐惶之中。为此,他连忙跑进乾阳殿,召集侍卫保护自己,命令他们紧闭宫门以拒敌。

这时候,王世充已率兵攻入了宫殿之内。元文都感到大事不妙,心想光靠这几个侍卫是无法挡住王世充的进攻。于是,沉吟了会儿,他令将军跋野纲领兵出去抗击王世充的叛军,把他们赶出宫外。然而,跋野纲是个识时务的武夫,他清楚元文都必丧命于王世充手下因此不等王世充与自己交战,就主动下马投降了他。

元文都在宫殿中傻傻等候着跋野纲的好消息,谁知得到的竟是他不战而降的事实。为此,他大动肝火,痛骂了跋野纲一番,然后决定亲率侍卫从玄武门出去攻打王世充军的后头。可宫门紧锁,无法出去。此时右武卫大将军皇甫无逸遣费曜、田阇领兵与王世充激战于太阳门。然终因实力不济而节节败退,最后顾不上宫内的皇泰主和元文都他们,飞马逃出宫城之外了。

在一片厮杀声中,东方露出一缕曙光,天渐渐地亮了起来。这时,元文都从段瑜手中接过了钥匙,将宫门打开,然后准备率军从太阳门出战。可刚冲出大门,就被王世充的士卒挡住了去路。元文都自知突不出重围,只得抽身逃回乾阳殿以避刀锋。王世充见太阳门已洞开,就趁机攻入。

进了太阳门,王世充命令自己的手下立即搜捕卢楚、皇甫无逸等异己分子。皇甫无逸见大势已去,当下就抛下老母妻儿,砍破大门,朝长安方向逃亡。卢楚来不及出逃,只好躲藏在太官署,以避乱军搜捕,然终未逃过此劫,不多久就给王世充的部下抓获。大将董浚亲自将卢楚提着到王世充跟前,请他发落。王世充见到卢楚目露凶光,厉声斥责他一顿。卢楚虽外表文弱,可胸中有股凛然正气,视死如归,他怒目瞪视着王世充,大骂他为逆贼。王世充怒不可遏,一剑刺向卢楚。

杀掉卢楚,王世充一转身命令手下继续攻打紫微门。他想借此敲打皇泰主,好让他出来与自己谈判。

果然,不一会儿皇泰主就令鸿胪卿崔善福登上紫微观,质问王世充为何举兵作乱。王世充下马,仰头望着崔善福高声答道:“臣非作乱,只因元文都、卢楚等反贼对臣横加陷害,为自保不得已而为之。”

崔善福扯着粗嗓门对王世充嚷道:“既如此,那就请王将军收兵息事吧。”

“臣愿息兵,以免再惊皇上。”王世充口气坚定地亮出底牌,“然请杀元文都,臣甘愿受刑罚。”

“王将军何故如此,元大人乃皇上肱股,岂可让皇上折一臂呢?”想了想,崔善福用央求的语气说道,“请王将军网开一面。”

“元文都与我乃水火也,不可相容!”王世充挥鞭指着高高立于门墙上的鸿胪卿,斩钉截铁地答道,“若元文都不死,臣定当率军攻入乾阳殿,手刃仇敌,然后任由皇上处置。此仇不报,本将军誓不罢休!”

崔善福见王世充态度如此强硬,自知多言无益,就下去向杨侗复命。皇泰主听说王世充要杀自己的宠臣元文都,心里自是一百个不乐意,却也明白如不答应王世充的条件,他定会派兵攻破乾阳殿,活捉元文都,甚至很有可能会危及到自己的安全和地位。因此为了自保,杨侗似乎只有舍卒保车这条老路可走了,内心却对元文都充满了顾念之情,因而迟迟不肯下令捉拿自己的爱卿。

这时,段达深知元文都明白真相后不可能束手就擒,因此使出一计,诈称皇上请元文都商议反击王世充之事。元文都一时糊涂,居然信以为真,开门从殿内走了出来。段达见元文都中了自己的计,忍不住仰面哈哈大笑数声,一挥手令手下把元文都绑了。元文都大惊失色,知道自己遭段达等人暗算,然为时已晚,一边厉声怒骂段达,一边挣扎着朝紫微观走去。

杨侗看见自己的宠臣如此痛苦不堪,不禁悲从中来,忍不住对着元文都默然垂泪,良久方令将军黄桃树把元文都交出去,任由王世充处置。元文都自知必死无疑,反而冷静了下来,扑通一声给皇泰主行了个大礼,悲声对他说句:“臣死不足惜,只是臣死之后,王世充必会加害皇上。臣请皇上多加小心啊!”

说罢,元文都充满绝望的眼睛里滚落出两颗泪珠来,然后一扭头带着亲赴刑场的悲怆,跨出了城门。

很快,元文都被黄桃树押解到兴教门。王世充已立在那儿恭候多时了,瞧见元文都,心间洋溢着无限的欢快,禁不住对着自己的仇家纵声大笑。此刻,元文都已完全将生死置之度外,用轻蔑的眼光扫视了眼自己的政治对手,沉默片刻痛骂了番王世充。

王世充一言不发,嗖地一声拔出剑,用力刺向对方的胸膛。一股殷红的热血如水注般喷射出来,溅在他的面颊上。他咬着牙,伸开手掌擦了把脸上的血迹,两眼死死地盯住缓缓倒下的仇敌,嘴角边露出丝狰狞的冷笑

王世充信守诺言,干掉元文都后就立马令将士卸甲弃戈。持续了近两个时辰的厮杀终于停止了,宫殿内外一片沉静。王世充警惕性极高,为了预防殿内侍卫行刺自己,在入宫拜见皇泰主之前将他们全部换成自己的人。完毕,他方抬头挺胸,阔步迈向乾阳殿,叩见皇泰主。

皇泰主虽因今日之事对王世充心存芥蒂,可也清楚要保住东都就不能开罪这位兵权在手的大将军。因此,他尽力压制住心中的怒火,用较为温和的语调责问拜伏于地的大臣:“王世充,你胆大妄为,竟敢不禀奏朕,就擅自举兵诛杀朝廷大臣。你说,这是为臣之道吗?”

王世充知道杨侗不敢对自己怎么样,心生邈视之意,却故作诚惶诚恐之状,伏地哭拜道:“此乃臣之罪过,请皇上恕罪!臣承蒙先皇厚爱,粉身碎骨也难以报答皇恩,岂敢有二心。今日之事,实为所逼。元文都包藏祸心,欲与李密勾结危害社稷。此贼怕臣不同意,便欲加害于臣。臣迫于求生,来不及禀奏皇上。然臣实无恶意,也不敢忤逆皇上。此心昭昭,日月可鉴,请皇上明察!”

皇泰主也不糊涂,他当然清楚王世充所说非实情,只不过是借此掩盖自己的真实企图。说到底,王世充就是想铲除元文都这股异己势力,以便独揽大权。杨侗自然不想看到王世充专权宰政,这对自己很不利,所以暗自支持元文都、卢楚等人与王世充分庭抗礼,甚至消弱他的势力。然而,如今元文都完败于老奸巨猾的王世充手上,所有的计划都宣布落空了。为此,杨侗感到很失望,很难受。

杨侗又不能将这份怨气撒在王世充头上,这很可能会激怒他,使他做出不利于自己的疯狂举动。为今之计,最明知的做法就是想办法稳住这只恶狼,好让他尽量服从自己,继续为自己卖命。这么一想,杨侗慢慢地缓和了面色,语气颇为和悦地说:“爱卿之心,朕自当深察。卿无罪,朕岂能加罪于你!如此,则不寒了天下功臣之心吗?”

“谢皇上不杀之恩!”王世充闻之,叩头拜谢,接着信誓旦旦地说,“皇上对臣有再造之恩,臣愿为皇上肝脑涂地,死而无憾。”

皇泰主对王世充的表白半信半疑,深知王世充为人奸诈残暴,又手握东都之重兵,若不重用他,很可能会促使他叛逆自己,甚至置自己于死地。因而,杨侗只能给王世充高官厚禄,以拉拢他替自己卖命。于是,很快皇泰主颁诏,任命王世充为尚书左仆射,专宰朝政。

王世充大权独揽,飞扬跋扈,大力铲除异己,捕杀赵长文、郭文懿、卢之意等异己者,同时又任用亲信,命兄长王世恽为内史令,监视皇泰主的一举一动,又令儿子和弟弟为军队统领,其余军政部门也安插自己的人主管。如此一来,东都完全掌控在王世充的手中,而身为皇帝的杨侗变成了一个无力主政的傀儡。

在王世充与元文都内斗的同时,李密跟宇文化及正在卫州激战。瓦岗军的确骁勇善战,大战一番之后,终于击败了宇文化及,并获得宇文化及大将王轨、陈智略、樊文超、许敬宗等十余人。然而,这一场恶战也使得李密损兵折将,伤亡惨重,直接导致了瓦岗军进一步走向衰败。正因为如此,这场胜利并没有令李密感到多少凯旋的欣喜,他满腹忧伤地带着满营伤兵,朝东都而来,打算入朝主政。

可到温县,噩耗就传到了李密的耳朵里,他的政治盟友元文都、卢楚等人皆为王世充杀掉。这料想不到的变故着实令李密惊慌失措,一时间不知如何是好。李密清楚王世充发动政变杀掉元文都的原因,其目的就是为了主宰朝政,独霸东都。既然如此,那他也就容不下他这个要跟自己争权夺势的异己分子了。而现今东都军权已落入王世充手中,他必定会想方设法阻挠自己入朝主政。如此,东都是进不去了。

这么一想,李密不禁仰天长叹,满腹忧伤与愤懑。他做梦也没想到,自己付出了这么沉重的代价,到头来竟然是竹篮子打水一场空。此刻,他有些后悔当初的决定,甚至怀疑这是皇泰主、王世充等人早已设置好的圈套。他很气愤,却又无可奈何,只好带着一身的疲惫与伤痛返回金墉,在那儿屯兵以抗王世充的反击。

这期间李世民率大军顶酷暑,踄险道,日夜兼程奔赴军事重镇高墌。高墌地势险峻,为西进之要道,历来为兵家必争之地。因此,李世民一到高墌,就派重兵把守各处要塞,以阻击薛举的进攻。李世民自己也没顾得上一路奔波所带来的疲乏,当日就领着刘文静、殷开山等将领绕着高墌城外转了一圈,仔细察看了番地势,研究排兵布阵的策略。在李世民看来,高墌地势险要,易守难攻,适合深沟高垒,坚守不出。他想,只要自己坚定不战,薛举的军队就必定会因粮草补给不足而退,到时自己便可以率军追击,一鼓作气消灭薛举。

应该说,李世民的坚壁策略是十分有道理,也相当正确,理应得到各位将佐的赞同与支持。然而,事实并非如此,以刘文静为首的八大总管们大不以为然,他们认为李世民的计策过于谨慎,躲在城内迟迟不出兵,这样会坐失战机。李世民喜欢集思广益,听取他人意见,因而连夜召集行军总管们于帐中商议。

李世民当众亮出了自己的想法和计划后,就笑眯眯地环视了圈在座诸位将军,问他们对此有何看法。一时间,帐内一片沉寂,屈突通、殷开山、刘弘基他们彼此对视了眼,抽动了下嘴唇想说却又都不想首先开口。紧接着,他们又一个个将目光对准坐在李世民身旁的刘文静。

刘文静性直,心里有话憋不住,再加上他跟李世民非同一般的关系,所以顾虑就很少。整顿了一下思绪,他清了清喉咙,面带微笑地对李世民说:“秦王所言极是,实乃万全之策。然文静以为大可不必如此。薛举兵马虽强悍,善战,然城外之兵不足十余万,实难与我三十万大军相抗衡。我军以多击少,如石击卵,岂有不胜之理?”

“不错,我军不仅兵多将广,而且人人骁勇善战。以如此之师击薛举之游兵,取胜岂非如探囊取物,轻而易举?”话音刚落,殷开山就高声对李世民说,“故而在下以为秦王不必坚守城池,当立马率兵出城,趁其不备,一举打败薛举,此乃上策也。”

“殷将军,你怎么知道薛举没有做好战斗准备呢?”李世民直视着殷开山,不轻不重地说,“薛举智勇双全,身经百战,岂能小视?高墌乃军事要地,薛举欲取之,以兵进长安,岂能不作充分的准备?”

“即便薛举有备而来,我军也不用惧怕。”刘弘基颇为不屑地说,“量薛举此等庸才,岂是秦王您的对手?”

“轻敌乃兵家大忌。”李世民敛去笑容,神色严肃地告诫道,“你等皆我大唐名将,深谙用兵之道,岂能犯兵家之忌?”

“秦王,此非轻敌,乃是我军的实力所致。”刘文静不无自负地说,“以大唐威武之师,攻薛举之贼寇,易如反掌。”

“对,刘将军所言甚是。”窦轨插嘴道,“秦王,如今将士士气高昂,个个争着为秦王杀敌,替朝廷用命。倘若秦王不令他们出战,恐挫锐气,这于军不利,请秦王三思。”

李世民端坐于首位,一边倾听着将军们的心声,一边思考着。他在心里对比了一下敌我双方的实力,逐渐认同了他们的主张。不过,他还是下不了决心,于是下意识地将目光移向身旁的屈突通。

屈突通与李世民对视了片刻,从对方的眼神里悟出了什么,却又不想开口直说,因为他清楚薛举并非刘文静等人想象的那么不堪一击,贸然出战有可能吃败仗。然而,他也知道刘文静在秦王心中的分量,即便自己反对,也不可能阻止李世民听从刘文静的建议。如此,他不仅不能改变什么,反倒会因之而得罪刘文静。这又何必呢?再说,他对刘文静的主张也一时难以下判断。因此,沉吟会儿,他模棱两可地说句:“刘将军的提议不无道理,至于如何做为好,请秦王定夺吧。”

已经有 0 条评论
最新评论

版权所有:贵州作家网 2013-2020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黔ICP备18010760-1号

站长QQ519680416 电话15985051823 维权顾问:李向玉律师(贵州洲联合律师事务所副主任,电话:13628552882

公众号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QQ1群:598539260(已满)      QQ2群:1042303485

您是本网站第 105874218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