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贵州作家网:www.gzzjw.cn
分站: 贵阳作家网   遵义作家网   六盘水作家网   铜仁作家网   毕节作家网   安顺作家网   黔东南作家网   黔南作家网   黔西南作家网   贵安新区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 原创作品 >> 长篇 >> 正文

大唐帝国——第十六章 齐王败北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青埂峰石    阅读次数:11206    发布时间:2020-05-02

第十六章  齐王败北


刘武周自计杀马邑太守王仁恭举兵起事以来,就没有停止过扩张的军事行动。他清楚以自己的实力是很难达到目的,因此当机立断,遣使向突厥称臣,以获取突厥的援助。始毕可汗很欣赏刘武周,同时也想利用他对付李渊,所以就痛痛快快地接受了刘武周借兵的要求。刘武周从始毕可汗手中得到几万突厥铁骑,如虎添翼般壮大了实力。于是,他便率军四处攻城掠地,先后占领了雁门、楼烦、定襄等郡。

武德二年三月,刚刚承继了突厥汗位的俟弗利设处罗可汗为了进一步拉拢刘武周这一地方割据势力,便册立刘武周为定杨可汗,支持他称帝建国。刘武周得到处罗可汗的鼎力相助,便在攻占定襄后自称皇帝,建元天兴,以鄯阳为都城。立其妻沮氏为皇后,以卫士杨伏念为左仆射,妹婿苑君璋苑为内史令,初步完成了政权的建立。接着,他便图谋开疆扩土,决定率军南下以争天下。

恰好这时,易州义军首领宋金刚被窦建德打败,无路可走,便率余部四千余人马前来投靠刘武周。刘武周早就听说宋金刚极善用兵,是位智勇双全的杰出将帅,对他的加盟自然是求之不得。为了表达自己对宋金刚的厚爱与器重,刘武周封他为宋王,与他平分自己的家财,并将亲妹妹许配给他。如此一来,宋金刚成了定杨政权最主要的军事将领。

宋金刚见刘武周如此恩宠自己,十分感动,决定为他竭忠效命。于是,很快他就给刘武周献计献策,劝他立即起兵攻打晋阳,争夺天下。此计与刘武周不谋而合,因此刘武周当下就采纳了宋金刚的建议,并任命他为西南道大行台,率领三万兵马攻打并州。同时,刘武周又向处罗可汗发出请求,向他借兵马助自己夺取太原。不几日,突厥大将阿史那忠就引兵前来善阳,与宋金刚会合。

刘武周见兵马已齐备,择了个黄道吉日,于点将台前慷慨激昂作了番战前动员令,然后一声令下,千军万马浩浩荡荡奔赴并州。

几天后,定杨军便到达了黄蛇岭。刘武周与宋金刚等将佐一道察看了番地形,然后命令部队依山安营扎寨,以待唐军。

并州总管、齐王李元吉从探马那儿获知刘武周屯兵黄蛇岭,将攻打榆次,直入太原,心里不免有些惊慌,即刻召集窦诞、宇文歆、刘政会、张达等将佐一道商讨御敌之事。众人神色不安地望着坐在首位的齐王,一言不发。他们不是胸无计策,而是不敢畅所欲言,生怕自己的言词不合齐王的心而平白遭受他的斥责。他们都一直跟随齐王,了解他的性情,知道他是一个脾气暴躁而又刚愎自用的人,很难听得进别人的意见。正因为如此,他们早已养成了一种不敢贸然进谏而只管坐待齐王命令的习惯。

李元吉平日也喜欢属下这样安分守己,这不仅可以省去不少争执的麻烦,而且也能够充分显示自己的权威与才干。然而,今天他看见在座诸位只面面相觑而不吭一声,气就不打一处来。他脸色一沉,不满地对属下说:本王请大家来不是干坐着,而是要为我出谋划策。现在刘武周来势汹汹,犯我大唐边境,你们有何御敌良策,请说吧。

话音已落两分钟,厅内依然一处鸦雀无声。众将佐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只管蠕动着嘴唇,可就是不说半个字儿。这令李元吉益发不高兴,他板着张面孔,拿眼直瞪他们。过了会儿,他把目光移到宇文歆脸上,没好气地问道:宇文歆,本王空闲之时出去打打猎,散散心,你就叨唠个没完没了,如今兵临城下,你倒是沉得住气,嘴巴闭得紧紧的,一个字不说,哼!

齐王,不是在下不肯说,是,是怕您……”宇文歆抬眼瞅见李元吉面色相当难看,就欲言又止,不敢往下说了。

李元吉瞪了眼宇文歆,不耐烦地说:别吞吞吐吐的好不好,有什么话就直说,听到没有。

是,齐王,在下若有什么不妥之处,还请您见谅。宇文歆揖礼答句,沉吟片刻,接着又建议道,今刘武周率军进犯榆次,在下以为齐王当亲率军前往抵敌。

什么?李元吉惊得直瞪大眼睛,提高声音对众人说,就刘武周那群乌合之众,还用得着本王亲自挂帅,这也太小题大做了吧。

齐王,您千万不可轻敌。刘政会应声劝道,刘武周部下大都骁勇善战,更兼有突厥铁骑,绝非等闲之辈,请齐王慎重。

是呀,刘大人说的对。司马刘德威进言道,刘武周颇懂兵法,且有宋金刚在侧辅佐,一般人不容易对付,只有齐王率军前往,胜数较大。

以本王看,刘武周不过一有勇无谋之莽夫,宋金刚也是徒有虚名,他们那点兵马根本不堪一击。李元吉不屑地说道。

齐王所言极是,刘武周只不过一小贼耳,岂用齐王前去征讨!窦诞为人机灵圆滑,见状,就顺着李元吉说,以在下看,派一将军前往足矣。

窦诞说的好,量刘武周那区区几个贼寇,岂斗得过我大唐虎狼之师,哼!李元吉打心里就瞧不起刘武周,放言道,再说,黄蛇岭也非要地。

齐王之言差矣。刘德威突然大胆谏道,黄蛇岭地势险要,乃入晋阳之咽喉。倘若丢失黄蛇岭,敌军必将长驱直入榆次,如此晋阳危矣。

刘将军所言甚是。刘政会紧接着进言道,黄蛇岭自古乃兵家必争之地,切不可小觑,请齐王谨慎为好。

齐王,请听在下一言,万万不可轻敌,否则必将酿大祸。宇文歆恳请道。

宇文歆,本王知道你仗着父皇对你的宠幸,便不把本王放在眼里。李元吉沉着脸说,可你给我记住,今你在齐王府,本王有权处置你,哼!

齐王,你冤枉在下了。宇文歆见李元吉眼露凶光,慌忙揖首谢罪道,在下一向敬服齐王殿下,岂敢邈视您?在下如此说,是为您好。

好了,本王这回就饶了你。宇文歆,你好自为之吧。李元吉看见宇文歆诚惶诚恐的样子,面色缓和了些,接着又用威严的目光扫了圈在座各位,厉声说道,这事就这么定了,本王不出战。若谁敢说,别怪本王不客气,以军纪论处。

众人知晓李元吉为人固执,听不进他们的劝谏,也就不想再多说什么,免得惹来杀身之祸。因此,厅内一时间静悄悄的,只听得见几声轻微的叹息。对此,李元吉相当满意,他带着一种打败对手的骄傲兀自笑了一笑,将目光转到一直不吭声的车骑将军张达身上,命令道:张将军,本王命你率部前往黄蛇岭迎战刘武周。

张达闻言不禁愕然,怎么也没想到李元吉会把这个烫手山芋塞到自己手里。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张达很纳闷,宇文歆那么强硬地顶撞他,他非但不借这个机会好好治治他,反倒让自己这个对他服服帖帖的人带兵打仗。哼,这不是专挑软柿子捏,欺负老实人吗?张达愤懑地想,谁都清楚这仗一旦失利,必定会被皇上问罪,轻则除官免职,重则上断头台。哼,我才不揽这卖力不讨好的活儿呢!这么一想,张达就起身婉言推辞道:张达自知能力有限,难以担当此等重任。请齐王殿下另命一智勇双全之大将,以确保黄蛇岭一仗万无一失。

张达,你一向自诩勇冠三军,堪比当年马超。李元吉冷冷地瞥了眼立在自己跟前的张达,没好气地说,今本王给你一个表现的机会,却借故推托,这是为何?难道你不想为本王效命,为大唐竭忠尽力,哼!

不敢!张达故作诚惶诚恐状,谢罪道,在下食唐禄,岂敢不为大唐效死命?只是张达自知难堪重任,怕误了大事,故出此言。请殿下明察。

张达,本王素有知人善任之美誉,岂会错用人呢?李元吉语调缓和地说,黄蛇岭此役实乃一小仗,有将军你就足够应付了。

黄蛇岭虽小,然事关重大。在下请齐王殿下派上将率大军前往,以免遭遇不测。张达仍旧不肯接受命令,继续找借口推辞。

张达,你不用再说了,本王的命令你也敢不听,难不成你的脖子比我的剑还硬吗?李元吉勃然作色,威逼道,本王命你立即率部下人马赶赴黄蛇岭,若有延误,军法处治。

说时,李元吉还重重地拍了下几案,以显示自己的决心和权威。

事已至此,张达心里清楚自己已无退路了,只得无可奈何地接受李元吉的安排。默然良久,他方颇不情愿地对齐王抱拳道:在下愿率军前往黄蛇岭,为齐王殿下效命,为大唐尽忠。只是……张达冒死请求殿下多派一万兵马与在下一同力克刘武周。

齐王,刘武周兵多将猛,而张将军人马不足五千,敌众我寡呀。刘政会站出来替张达说话,在下恳请殿下答应张将军的请求,以保全胜。

我大唐将士勇猛善战,可一当十,有五千兵马足以抵敌,何须多费粮饷。李元吉固执己见道,张达,本王心意已决,你勿须多言。

如此,我军必亡矣。张达跌足长叹,满腔悲愤,拂袖走出齐王府。

次日清晨,张达奉命率领部下五千人马,沿着条长满青草和开着各色野花的官道,扬鞭策马奔驰。一路上,他面色阴悒,心情沉重。他明白这仗若无奇迹出现,必败无疑,到时不仅自己深爱的士卒尸横山野,自己也恐难逃一死。该怎么办呢?张达一时无计可施,只把两道淡眉拧成倒八字,仰望着阳光灿烂的天空唉声叹气。这会儿,瓦蓝的天空下盘旋着几只黑鸦,不时发出几声惨号,这令张达益发悲伤了。

两天后,张达的部队才抵达了黄蛇岭,勒马放眼一望,但见丛林高耸,山势陡峭,十分险要,不由倒抽了口冷气,更令他不寒而栗的是,刘武周的定杨军依山下寨,将每个险要之处都占据了。面对如此情状,他真不知道该如何指挥军队作战。

这时,张达的副将朱朝忠拍马前来请示何外下寨。张达没有立即作出指示,只低头沉思默想了好半天,才决定暂不安营扎寨朱朝忠不明白张达的用意,就问他为何不下寨。张达挥鞭指着山腰之上的定杨军营,苦笑着说:你看,刘武周占据了要地,且兵马数倍于我。倘若我军安营扎寨,与他打常规之战,岂能有胜数,必大败也。

那将军之意是,我军当出其不意,攻其不备。朱朝忠脑袋虽小,倒是好使,那么轻轻一转,就琢磨出了主帅的意思。

不错!张达答道,自古以来,欲以少胜多,以弱胜强,那就只能是出奇制胜。故而,我军若想打败刘武周,只能奇袭他了。

可定杨军营寨坚固,军威整肃,且以逸待劳,我军今晚劫营,能成功吗?朱朝忠不无担忧地说,万一失利,恐将全军覆没。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张达下定决心道,我军若想击溃刘武周,凯旋而回晋阳,就只能冒险一搏了。如若不伺机袭击,只能葬身于此。

将军所言极是。朱朝忠沉吟了下,就认同了主帅的计策,旋即又问,将军,我军何时出击,又该怎么攻打敌军呢?请将军明示! 

已经有 0 条评论
最新评论

版权所有:贵州作家网 © 2013-2020 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黔ICP备18010760-1号

站长QQ519680416 电话15985051823 维权顾问:李向玉律师(贵州洲联合律师事务所副主任,电话:13628552882

公众号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QQ1群:598539260       QQ2群:1042303485

您是本网站第 47818349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