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贵州作家网:www.gzzjw.cn
分站: 贵阳作家网   遵义作家网   六盘水作家网   铜仁作家网   毕节作家网   安顺作家网   黔东南作家网   黔南作家网   黔西南作家网   贵安新区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 原创作品 >> 长篇 >> 正文

大唐帝国——第三十一章 攻取洛阳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青埂峰石    阅读次数:10450    发布时间:2020-05-18

第三十一章  攻取洛阳


几天后,李世民率军抵达了洛阳城外。齐王李元吉、屈突通等人亲自前来迎接。当晚李世民兴致极高,一边与众将佐把酒共庆虎牢之捷,一边与他们商议攻取洛阳之事。现在窦建德已被囚在军中,夏军基本覆灭,这就完全消除了后顾之忧,唐军可以一门心思攻打洛阳了。基于此,席间不少将领向秦王建议立即强攻洛阳城。李世民却不以为然,认为洛阳已被唐军围困数月,城内粮草物资快要用完,难以支撑多久。待粮草用尽,城池必将不攻自破。因此,他以为不必强攻城池,以消耗自己的兵力,只须一如既往地采取围而不攻的策略,迫使王世充出城纳降。

这计策相当不错,得到杜如晦、屈突通、李世勣等人的支持。杜如晦在肯定李世民的策略上还提出了继续扫清洛阳外的建议,认为现在应该乘胜征剿偃师、巩县、管州、阳翟等地,尽量把郑国的土地占为已有,这样等洛阳一破,郑国就完全不复存在了。这的确是条好计策,李世民当即就采纳了。于是,次日他召集所有将领开会,向他们下达命令。他命史万宝率军从轩辕出发攻取被窦建德余部占据的管州,然后顺道取阳翟;命黄君汉引兵出回洛攻打偃师、巩县等地,其余将佐按原部继续围困洛阳城,不得擅自攻城。吩咐完毕,众将皆应命而出秦王营帐。

虎牢失利、窦建德被擒的消息很快就传遍了郑军每个角落,他们人人自畏,几乎快成了惊弓之鸟。他们心里清楚,窦建德一败,郑国就失去了强有力的外援,而要凭一己之力击退强大的唐军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故而已经意识到郑国灭亡是无法避免的悲剧。而为了不想成了这悲剧中的角色,他们就必须另作选择了,要么与郑国一起同归于尽,要么成为日渐强盛的大唐王朝中的一员。当然,危难之中也不乏忠臣义将,但这毕竟只是极少数,大多数人还是善于变节,投靠敌方以求得继续生存和荣华富贵。因此,当史万宝、黄君汉等唐将率军前往管州、偃师等地征讨之时,各地的守将便纷纷不战而降。这股投降风远没未平息,接着平州、黄州等地也纷纷前来降唐。到这时,王世充的属地除洛阳、徐州、汴州之外就快没了。

时值六月,天气十分炎热,阳光直烤得大地冒烟,烤得人脸上直冒汗。洛阳城内人人都热得浑身发燥,只有郑主王世充心里阵阵发寒,时不时打着寒战。也是,自从得知窦建德兵败虎牢无法增援自己这一噩耗,王世充感到自己的末日就要来临了。他整日呆在宫中愁眉苦脸,唉声叹气,情绪极其低落,就算皇宫那群如花似玉、风情万种的嫔妃也激不起他的兴趣,更无法让他开怀大笑。他迷恋着这极其豪华气派的宫殿,迷恋着穷奢极欲的皇宫生活,然而,这一切很快就要跟他说再见了。他不想失去自己努力奋斗所得到了东西,更不想失去自己宝贵的生命,因此无时无刻不在绞尽脑汁寻思着拯救自己的办法。可惜的是,直到今天他也没能找到击退城外唐军的良方。该怎么办呢?他苦苦思索,却又一筹莫展,束手无策。

就在皇上烦恼不已的时候,太子王玄应从宫门外疾步走了进来。来到父皇跟前,他弯腰深深施了个礼,然后立在那儿,颤着声奏道:

启禀父皇,儿臣刚从民部尚书那儿过来。杨大人告诉儿臣,仓禀中已无粮可支了。从明日起,全城将士将无饭可吃。请父皇……”

不要说了!王世充打断太子的话,极不耐烦地嚷道,粮食,粮食,又是粮食。说着一头倒靠在椅背上。

王玄应见父皇脸露怒色,就不敢再往下说,只垂着双手低着头立在一旁。他知道这几日父皇的心情糟糕透顶,不管遇到什么事,或是碰到谁,都是一脸愠怒,恶声恶气。正因如此,现在朝中大臣们都不想入殿奏事,更不敢提及粮草和城外唐军此类当前最为敏感的问题。他们当中不少人上朝时也只是例行规矩,根本不谈军政大事,甚至有人干脆称病在家休养,落得清闲,同时也可明哲保身。因此,如今朝堂之上除了皇上的怒骂,就只有沉默,大殿之内一片死气沉沉。群臣不奏事,这倒可让王世充的内心暂时得到些许清静,可以暂时忘掉眼前的困苦与烦恼。

然而,残酷的现实就摆在面前,王世充想逃避也逃避不了。他心里明白,事到如今必须振作精神来面对它,必须想尽一切办法来解决它。于是,沉默了半晌,他终于欠起身,清了清有点沙哑的喉咙,然后语调徐缓地对局促不安的太子说:现今大郑正处在危难之际,外有强兵围困,内有粮草之忧。朕这几日是寝食不安,焦虑万分,无时无刻不正寻思摆脱困境的办法。

父皇辛苦,此乃儿臣之罪。王玄应弯腰施礼,一边诚惶诚恐地说,今日儿臣前来惊扰父皇,就是……就是想问问父皇如何解决燃眉之急。

东都已被李世民贼军围困了近半载,附近的回洛、慈涧、偃师、巩县等地也先后被贼军占据,无法为朕提供粮草等物资。默然片刻,王世充紧蹙着双眉答非所问道,现今就算朕遣军突围,也无处可得粮草。徐、汴二州虽有粮草,然路途遥远,实乃远水解不了近渴。

父皇所言极是,儿臣也以为实难取得粮草。王玄应轻声道,然今仓禀无粮,将士口中无食,恐生异心。父皇,这该如何是好?

你说的也对。王世充忧心忡忡地说,自李世民引兵围城以来,将士当中便有一些人想背朕投靠李渊,只是惧于朕的威力而已。今又闻窦建德兵败虎牢,为李世民所擒,更是惶恐不安,蠢蠢欲动。朕这几日虽未出宫巡城,可心里清楚得很哪。板荡见忠臣,然朕身边又有几个忠臣?

王玄应见父皇迟迟不肯正面回答自己的提问,心里头就更急了,连忙问:父皇,倘若军心动摇,那东都该怎么办?

该怎么办?王世充低声重复了句儿子的提问,沉吟良久,才缓缓答道,事已至此,父皇以为东都不可久留。

王玄应大吃一惊,盯着父皇的眼睛里满是诧异与不解,问道:父皇,您的意思是要放弃洛阳?

今城外贼军苦苦相逼,城内粮草也已经用尽了。此时不离开东都,难道要等那些乱臣贼子弑父皇吗?王世充无奈地叹口气。

父皇的担忧也不无道理。王玄应思忖着说,如今东都确是难以保住,而军心尚且安稳,此时引兵出城,或许可以突破贼军的包围。

朕也是这么想,以我数万兵马定能冲出贼军的重围。王世充颇有把握地说,待出了东都,朕便引军南走襄阳,然后再作良图。

父皇英明!王玄应赞道,儿臣以为,事情紧急,父皇当尽快下旨,以免延误时机。

王世充从鼻子里轻轻嗯了声,默然片刻道,明日早朝,朕便与众臣议此事,再作定夺。

接下来,王世充父子俩就撤出东都有关事宜简单地商量了一番,然后太子方起身告退,回自己的寝宫去了。

翌日早朝,文武百官肃立在大殿两侧,静静地等候着皇上的怒斥与谩骂。他们像往常一样不吭一声,只拿有些惊惶的眼光瞟着端坐于龙座之上的郑主。他们人人都已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