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贵州作家网:www.gzzjw.cn
分站: 贵阳作家网   遵义作家网   六盘水作家网   铜仁作家网   毕节作家网   安顺作家网   黔东南作家网   黔南作家网   黔西南作家网   贵安新区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 原创作品 >> 长篇 >> 正文

大唐帝国——第三十三章 伐刘黑闼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青埂峰石    阅读次数:7764    发布时间:2020-05-20

正应了乐极生悲这句话,李渊还没从欢喜中缓过来,就接到了一则不幸的奏报,刘黑闼攻陷了定州,总管李玄通被俘后自杀身亡。李渊与李玄通感情颇为深厚,听到这个噩耗时忍不住当着众臣的面老泪纵横。良久,他才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神色凝重扫了圈群臣,悲愤地说道:“今刘黑闼反我大唐,陷我城池,杀我大将,是可忍孰不可忍也!如此狂妄之徒,朕当遣大军前往征讨,不知众爱卿有何异议?”

“皇上圣明!”裴寂出班列,拱手振声道,“自刘黑闼于漳南举兵谋反以来,引贼兵四处攻城掠地,杀我朝大将,扰我朝百姓,致使河北一带大乱。贼寇猖獗至此,若不及时铲除,恐将危及关中。微臣请皇上颁旨下诏,命一大将率军前往征讨,以安天下。”

“裴大人所言甚是。”萧瑀站出来高声说道,“贼首刘黑闼伙同范愿、董康买、曹湛、高雅贤等贼作乱,欲为窦建德复仇,乱我大唐。今贼势汹汹,已占我瀛州、贝州、毛州、定州等地,现又向冀州、魏州、宋州、相州等地进犯,欲尽占我大唐之地,此时若不出兵讨伐,更待何时。”

“皇上,今贼势已大,不可不征讨。”封德彝、王珪、李纲等大臣皆进言,认为当立即出兵征讨刘黑闼,以免造成不可收拾的局面。

“父皇,儿臣也以为当出兵讨伐刘黑闼贼军。”李建成拱手向父皇奏道,“今贼军占我城池,杀我大将,气焰十分嚣张。此时若不出兵,他们必将乘胜而入关中,到时我大唐危矣。儿臣请父皇下旨出兵!”说完又把眼光移向一旁的魏征。

“太子殿下所言甚是。”魏征出列,向李渊拱手谏道,“皇上,微臣以为,此时正是讨伐刘黑闼的最好时机,不可错失,臣请皇上定夺。”

沉吟了好半天,李渊才开口应允众臣的请求:“好,既然众爱卿都一致赞成出兵讨贼,朕就准奏了。”

“皇上英明!”裴寂见李渊决定出征刘黑闼很兴奋,连忙说道,“今贼寇气势正盛,兵马颇多,皇上当命一员智勇双全的大将率军前往,方可抵敌。臣不知皇上准备命哪位将军统军征讨,请皇上明示!”说时有意无意地将目光投向太子李建成,似乎在引导李渊的决定。

“儿臣愿前往。”李建成会意,赶忙起身向父皇请战,“儿臣不才,然愿为父皇分忧,请父皇应允。”

“皇上,太子殿下自幼熟读兵书,深知谋略,智勇超群,可堪当此任。臣请皇上明察!”魏征深得李建成器重,自当乐意为他效命。

“魏大人言之有理。”裴寂接着向李渊进言道,“皇上,太子殿下有勇有谋,且深得河北将士爱戴。若太子殿下率军前往,必当平定河北之乱。”

“太子的确英武,且深孚众望。”李渊用赞赏的眼光望着李建成,沉吟着说,“然太子乃一国之储君,当以处理朝政为要务,岂可沙场逞能?”

“父皇所言极是。”李世民趁机毛遂自荐道,“太子殿下不宜出战,儿臣愿代太子前往征讨贼寇,请皇上应允。”

萧瑀站在李世民一边,进谏道:“皇上,秦王文韬武略,能征善战,每战必胜,是征讨河北的最佳人选,臣请皇上命秦王率军出征。”

“秦王的确智勇过人,然久战沙场,实在是过于劳苦,当歇息一阵。”魏征别具意味地瞟了眼李世民,随即向李渊一拱手谏道,“皇上,微臣以为当准秦王假期,好生休养,以尽人臣之道,父子之情。至于征讨刘黑闼之事,微臣以为当由太子殿下鼎力担当。”

李世民一眼就看出了魏征的用意,心里有些不快,却依旧对他微微一笑,扭头对父皇高声说道:“父皇,儿臣不累,儿臣愿为父皇效力沙场,请父皇应允。”

“好,朕命你为征讨元帅,率十万大军征讨贼寇。”默然半晌,李渊神色威严地扫了眼众臣,接着下旨道,“齐王,你为副元帅,随同秦王出征。”

“是,父皇!”李元吉有些不乐意,还是向父皇揖礼受命,转过身又那么冷冷地瞟了眼身旁的二哥,心里有种怪怪的感觉。

“遵命!”李世民两手一拱,语气坚定地对父皇说,“请父皇放心,儿臣一定平定河北反贼,收复所有失地。”

“好,那朕就静候秦王的捷报了。”李渊高兴得呵呵一笑,接着又把眼睛转向李建成,想说点什么,却最终没把话说出口。

李建成未能得到率军建功的机会,自然心里很不痛快。这倒不是他有多么喜欢打仗,而是为形势所逼。自打平定窦建德、王世充之后,李世民在朝廷内外的威望就越来越高,得到不少大臣们的赞誉与支持,同时秦王府的势力也越发强大了。这一切使他感觉到有股无形而巨大的压力袭击着自己,常有种莫名的恐惶与不安,因此他想统军出战,建更多更大的战功,并借此壮大东宫的势力,使太子之位稳如泰山。正因如此,他才会向父皇争取统军征讨刘黑闼的机会。然而,李渊却又一次将他的梦击得粉碎。这怎能不教他难受呢?

难受归难受,可面对父皇时,李建成还是表现出一副唯命是从、不气不恼的模样,对父皇的安排也公开表示了赞成,只是把目光移到李世民的脸上时,那张清瘦而秀气的面庞上露出几分不满与气恼,尤其是看到二弟用得意的眼光注视着自己时,他的肺都快气炸了。

退朝后,李世民脚步匆匆的回到了秦王府。这时,长孙王妃已经命人张罗好了一桌丰盛的午餐,独自坐在厅中静静地等候夫君的到来。她瞧见夫君大踏步走了进来,心里不由一激动,起身迈着轻盈的碎步迎上前,弯腰盈盈一拜,娇媚一笑。李世民见了漂亮而多情的王妃十分欣喜,一把拉着她白净而细腻的小手,就往镶金嵌玉的案桌走过去。他们俩紧挨着坐在案前,一面进餐,一面说笑。

案桌上放着几盤好菜,都是秦王平常最喜欢吃的。李世民见了心里好生高兴,面带笑容地望着长孙王妃柔声问道:“爱妃,你怎么尽挑我喜欢吃的上,难道今日有什么特别?”

“秦王又要出征了,妾身敢不好好慰劳夫君一番?”长孙王妃妩媚地笑笑,口气看似轻快,可那颗心倒是沉得很。

“爱妃,你是怎么知晓的?”李世民惑然不解地问,“这父皇命我征讨刘黑闼的事儿,才刚刚在大殿里下了旨,怎么这么快就传到你耳朵里?”

“这事还用人传吗?”长孙皇后轻启朱唇,莞尔一笑道,“今河北大乱,父皇能不为这事着急?今又闻将军李玄通以身殉国,妾身便知父皇当下诏遣军征讨贼寇了。秦王文韬武略,能征善战,岂能不为父皇分忧,为朝廷出力?就算父皇不差你去,秦王也会争着出征哪。”

“爱妃,你可真是冰雪聪颖啊。”李世民哈哈一笑,打趣道,“多亏你是女儿身,要不这打江山创帝业的丰功伟绩就得让你抢了去了。”

“才不抢呢!”长孙王妃娇嗔道,“这打仗的事多累多苦呀,还得天天提着脑袋过日子,也就只有你这个傻瓜才肯抢着去,哼!”

“说的也是。”李世民自嘲似的笑道,“想想我这人也真不开窍,别的不喜欢,怎就偏偏喜欢带兵打仗呢?也许我前辈子是个当兵的,这辈子就冲着将军而来。”说罢,举杯抿了口酒,沉吟片刻又一本正经地说了句,“不过,说心里话,我真的离不开这马背上的生活。这段时间没带兵打仗,浑身上下都不舒服,总觉得缺了点什么。好在这回皇上命我率军前去讨伐,要不再在府里呆上一阵,非闷死不可!”

“你呀,就是天生吃苦受累的命。”长孙王妃心疼丈夫,轻声说道,“自应募从军至今,你大大小小不知打过多少仗,也受过好几次伤,那伤口看了都叫人心痛。好在你命大,每次都挺了过来,保住了性命。说真的,世民,这大唐的大半江山都是你打下来的,可你……也该歇歇了。”

“我身为皇子,替父皇打天下也是应该的。”李世民明白王妃心里在想什么,却故作不知地呵呵笑道,“再说,我也真心喜欢策马挥槊,驰骋沙场。爱妃,说心里话,只要有仗打,我一点都不觉得累,心里痛快的很。我这人命大,什么劫难都能躲过,你就不用担心了。”

“用得着我替你担心嘛,你可是上天之子,自有上天保佑。”长孙王妃一语双关地说,“你在外打仗倒是快活了,可妾身呢……”

“爱妃,真是对不住你呀。”李世民真诚致歉道,“这些年我只顾着领兵四处打仗,只顾着为自己建功立业,而没有好好照顾你,说来惭愧。”

“妾身倒是不用秦王你照顾了。”长孙王妃凄婉一笑道,“只是乾儿、泰儿看见自己的父王不见了,又得哭着喊着闹,到时我可又得遭罪喽。”

“咦,乾儿、泰儿呢。”提及儿子,李世民的心里猛地就涌起股浓浓父爱之情了,盯着妻子大声问。

“我不想让乾儿、泰儿打扰你,所以就让吴嬷嬷领到后花园玩耍去了。”长孙王妃看见丈夫那副急切模样就说,“秦王,你是不是想儿子了?”

“说的是。我马上就要出征,不知何时才能班师回朝,你说我能不想乾儿他们吗?”李世民忍不住埋怨道,“爱妃,你怎么能把儿子们支开呢?”

“好了,好了,这事算是我的错,你就别怨妾身了好不好。”长孙王妃见丈夫心疼自己的儿子,打心里就高兴,笑着赔罪道,“要不我叫人让吴嬷嬷把乾儿、泰儿给你领来,怎么样?”

“好,你赶紧吩咐下人去吧。”李世民缓和了脸色,迟疑片刻,又补上句,“爱妃,叫人把恪儿一块带来,我有段时日没见恪儿了。”

“你想见恪儿?”长孙王妃心里不由动了下,接着连声应道,“好,好,妾身这就吩咐下人去杨妃那儿把恪儿接过来!”

长孙王妃起身,伸手轻轻撩开珠帘,迈着三寸金莲朝隔壁间走过去。吩咐了通后,她又面含微笑地走了进来,在夫君身边重新坐下,亲又提起金光闪闪的酒壶,亲自为夫君斟酒。李世民一面小口小口地抿着美酒,一面怀着急切的心情等待着儿子们的出现。

约莫一刻钟过后,一位衣着整洁、形体微胖的中年宫女领着三个不足四岁的小男孩走了进来。那三个衣着华丽的孩子见了自己的父亲,纳头就拜,嘴里奶声奶气叫句孩儿见过父王。李世民看了,乐得呵呵直笑,赶紧起身跑上前,把他们搂在怀里亲个不够,然后把乾儿和恪儿抱到案桌边让他们俩坐好,让最小的泰儿坐在自己腿上。这时李泰还不满三岁,正呀呀学语,那份稚气直把父亲逗得开怀大笑。长孙王妃也开心地笑了,伸出手掌,一边轻轻地抚摸着小儿子那张胖乎乎的可爱的小脸蛋,一边逗他咯咯地笑。

李承乾似乎天生敏感,瞧见父亲和母亲只顾着逗弟弟玩,就摆出副不高兴的小样,把小嘴巴噘得老高老高,一声不吭。

长孙王妃见大儿子不开心,便凑过脸,目光慈爱地望着他,柔柔地问声:“乾儿,你怎么不开心哪,谁惹你生气啦?”

“是,是父王,还有母后您。”李承乾迟疑了半晌,才嗫嗫嚅嚅地回答句,“父王和母后只跟弟弟玩,不跟孩儿说话,孩儿就不高兴啦。”

“哦,小小年纪倒学会争宠了,哈哈!”李世民听了,忍不住哈哈笑了声,随即又把大儿子揽进怀里,在秀气十足的小脸蛋上亲了口,温柔地说道,“来,乾儿,别生气,父王跟你玩,跟你说话。告诉你,父王很快就要去带兵打仗,有段时间你就见不父王了。乾儿,你喜欢骑马打仗吗?”

“不喜欢。”李承乾很干脆地回答父王,“孩儿喜欢……喜欢看皇爷爷打兔子。父王,孩儿长大了,就跟皇爷爷一块去打兔子,多好玩。”

听到这句话,李世民莫名其妙地感到有些不痛快,微微蹙了下眉头,接着又把眼睛转到相貌极像自己的三儿子脸上,问道:“恪儿,你喜欢打仗吗?”

“喜欢,父王,孩子最喜欢打仗啦。”李恪一听到打仗二字,就眉飞色舞声来,大声答道,“等孩儿长大了,也要像父王一样当将军,带兵打仗。”

“是嘛,哈哈,哈哈哈!”李世民瞧着老三那稚气中透出几分英武,兴奋得放声笑了起来,连声说道,“此儿类我,此儿类我也。”

“说的是。”长孙王妃瞅着眉清目秀的李恪,连声附和道,“恪儿长得像你,性格也像你,喜欢打打杀杀,只是等他长大后,恐怕就没仗打了。”

“但愿如此吧。”李世民饮了口酒,感叹道,“我今日率军东征西讨,就是为了明天国泰民安。我虽喜欢打仗,其实更渴望天下太平。”

“秦王,妾身明白你的心思,你不辞辛劳不顾生死地四处征战,就是为了平定四方,使大唐国泰民安。”长孙王妃由衷地说道。

“不错,今日的战争就是为了明日的和平。”李世民点点头,沉吟着说,“战争是残酷无情的,然而自古以来,乱世要太平,都只得采用战争的手段来达到这一目的,所以我不惧怕战争,也不痛恨战争。我只想用自己手中的马槊扫平乱贼,使天下安定,百姓乐业。”

“秦王心怀天下,定能如愿以偿。”长孙王妃一本正经地说,“今番前往河北,一定能马到成功,平定反贼刘黑闼。”

“当能如此。”李世民很有信心地答了句,接着又体贴入微地对妻子说道,“爱妃,我走之后,乾儿他们就有劳你了,请好代我管教。”

“此乃妾身分内之事,你又何必客套呢。”长孙王妃忍俊不禁,噗哧一笑说,“常言道虎父无犬子,乾儿他们还能差到哪儿去。放心吧,我一定把他们管教,以不误你的千秋大业。”

说着,她曲线柔美的嘴唇边浮出丝意味深长的笑,接着把眼光转向自己的孩子。

“乾儿、泰儿,还有恪儿,你们都得听为娘的话,好生受教,长大后为父王分忧,为朝廷效力,知道吗?”李世民满怀期望地教导儿子们。

“是,父王”李恪带头大声回答,接着李承乾也低低地应了声。

李世民听了孩子奶声奶气的回话,心中一喜,一把将李恪抱在怀里亲了亲,又伸手抚摩着李承乾的头发,眼神里流露出深深的爱意。

当天下午,李世民冒着刺骨的寒风骑马来到了军营。这时,秦叔宝、李世勣、程知节、尉迟敬德和罗士信等将佐已经在帐中恭候多时了,他们看见秦王从帐外大踏步迈了进来,便一个个面带笑容地上前拱手施礼。李世民一边陪着笑高声回礼,一边朝帅位走过去。

在雕花椅子上坐定后,李世民用威严的目光扫了圈站立在自己面前的众将。当他没瞅见齐王的身影时,胸中腾地窜出股无名火,在心里狠狠责备了句自己的四弟。也是,身为征讨副元帅,居然不按时出席战前动员会。这不像话,太不像话了!李世民气得差点要当众指责这个吊儿郎当的家伙了。好在这时,李元吉从帐外闪了进来,也不跟众将打招呼,径直朝副元帅的座位上不紧不慢地走过去。

李世民拿眼角瞟了瞟身边的四弟,脸往下一沉,没好气地问他怎么迟到了。李元吉见二哥用责备的口气跟自己说话,心里也不痛快,黑着张脸搪塞了句就一不吭声,只把头抬得高高,露出副不服气的模样。李世民是容不得他人不服从自己,想当众痛斥一番桀骜不驯的弟弟,可为了团结一致对付敌人,他还是把升到喉咙口的话生生吞了回去,只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说实话,他真不想跟这个讨厌的家伙并肩作战,然而父皇的安排不敢不服从。其实,此时李元吉心里也是这么想,现在他跟二哥的感情越来越疏远了,到了连见都不想见他的地步。

帐中静寂了两分钟才响起了李世民那温和中透出几分严厉的声音,他正在就明天发兵的有关事项作具体的安排,说得很详实很周全,令众将佐们心里清晰明了。他说话一贯言简意赅,从不拖泥带水,会议时间也就比较短,不到半个时辰,这个重要的会议结束了。

散会后,众将纷纷离开了秦王营帐,冒着纷纷扬扬的雪花朝各自的营地跑去。他们将按照秦王的指示,做好出征前的各项工作。

李世民也没闲着,仍旧呆在自己的帐内,一边烤火取暖,一边跟房玄龄、李世勣、秦叔宝等心腹爱将商讨征伐刘黑闼的作战计划。大家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绞尽脑汁为秦王出谋划策。房玄龄以为当快速进兵获嘉,然后取相州,直逼刘黑闼的老巢洺州。李世民认为房玄龄的计策很好,只要自己率军进入洺州,刘黑闼就肯定会率大军前来与唐军决战,到时便可一举而歼灭他,收复所有失地。李世勣、秦叔宝等将领也赞同房玄龄这一主张,认为此计可破敌。于是,李世民便当即拍板,把房玄龄的计策作为此次作战的大方针大策略。

已经有 0 条评论
最新评论

版权所有:贵州作家网 © 2013-2020 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黔ICP备18010760-1号

站长QQ519680416 电话15985051823 维权顾问:李向玉律师(贵州洲联合律师事务所副主任,电话:13628552882

公众号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QQ1群:598539260       QQ2群:1042303485

您是本网站第 47906846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