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贵州作家网:www.gzzjw.cn
分站: 贵阳   遵义   六盘水   铜仁   毕节   安顺   黔东南   黔南   黔西南   贵安新区   
贵州作家网: >> 原创作品 >> 长篇 >> 正文

花溪靓女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山毛    阅读次数:11768    发布时间:2014-01-17

第一章 妹妹之死


一、来自花溪的电话

1

昨天公司突然来了几位大个子的北方客户。

晚餐时才发现,那几位北方客户的酒量与他们的个子一样,公司里平常比较有名的几个大酒量都败下阵来了。为了公司的利益,公司里有名的美女白云坚持到了最后。

第二天早上临起床时,白云感到身体还很疲倦,于就就懒在床上多闭了一会眼睛。没想到这多闭了一会眼睛,时间就晚了不少!

白云起床后急匆匆上了一趟卫生间,随便洗了一把脸,对着镜子囫囵梳理了一番,便快步出门钻井电梯来到地下停车场。

白云开着她的新款沃尔沃V40-2.0T驶出她租住的小区时,街道上早已经是一遍喧闹的海洋。道路上车流如潮,喇叭声齐鸣;人行道上人流穿梭,行色匆匆;街道两旁金碧辉煌的高楼大厦,像轰鸣着的巨大机器一样,吞吐着进进出出的人流。

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白云上路后,走走停停,又比平常多堵了几次车。当她赶到公司时,已经是早上9点半钟了。对于一个在快节奏之中生活的白领来说,这是很严重的迟到。

此时,上到办公楼的电梯也变成了城市里一个繁忙的窗口,白云等了好一会才把自己硬生生地插进电梯里去。

2

白云急急地上到公司办公的十五楼。

但她还没有来得及走进自己的格子间,甚至还没有来得及为自己冲上一杯热牛奶或者咖啡,纾缓一下自己紧张的情绪,就突然接到爸爸打给她的电话。爸爸在电话里哽咽着说白云,你的妹妹白雪出大事了啊,赶快回到家里来吧!

啊——妹妹她出事了?

这时白云才想到,昨天自己一整天都在为公司陪客户,傍晚时突然接妹妹白雪的一个电话,当时自己一点也没在意。妹妹在电话里说姐姐,我被坏人“欺负”了,我发现人生多没意思啊,我都不想活下去了啊!

妹妹白雪还未把话说完,白云用左手抹了一下前额上的刘海,然后哈哈笑着说,我的傻妹妹啊,你好有想像力啊,大好年华还在等着你哩,年纪小小的不要胡思乱想了好不好?好好读书吧,像姐姐一样,只有好好读书才有出路啊,有什么话过后再与姐姐说,现在姐姐正忙着哩,你一定要听姐姐的话啊,乖乖的读书吧!

白云说完后又情不自禁地笑了一下,心想妹妹白雪还真能逗啊,就挂了电话。

接到爸爸的电话后,白云实在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妹妹白雪果然出事了啊!白云不禁回忆起小时候在家乡生活的情景,乡村里所谓女孩子被坏人“欺负”一事,这里的“欺负”一词,是有多重意思的。在一般情况下,这是村里女孩子对遭受到男人侵犯后,羞于启齿的一种替代说法。

此时,白云非常后悔自己昨天的大意和马虎,为什么就没有多深究一下妹妹的事呢?如果自己当时多联想联想事态的严重性,对妹妹白雪多多宽慰几句,先稳住妹妹的心,再抽时间回到家里去帮助她处理一些她那个年龄不能够处理的事,后来的事也不至于会发生啊!

就像是晴天里霹雳一声惊雷,白云足足发了几分钟的呆,才回过神来急急地去找老板请假。

3

因为情况紧急,白云就像是一个疯子一样,在公司格子间的廊道里飞快地奔跑着,嘴里不住地呼叫着妹妹!妹妹!我的妹妹啊……顿时!所有格子间里的人都闻声站了起来,像受惊的白鹤一样伸直了脖子,怔怔地看着白云的举动。

正好老板从对面走过来,差一点与白云撞了一个满怀。老板说白云你这是干啥呀?这样急急忙忙的?还哭哭啼啼的样儿,究竟是要干啥呀你?

白云喘着气说老板,我要请假!这时,两滴眼泪已经慢慢从白云的眼眶里溢出。

白云站定身子稳定了一下情绪后,继续说老板——对不起,我要请一个长假,而且是立马!

老板睁大了眼睛说——什么?

老板手里拿着一份刚从激光打印机里输出来的材料,他从正面对着白云那一张精致的脸看了很久,就像是在看一个外星人一样。然后很严肃地说,白云同志啊,有什么伤心委屈的事先放一边再说吧,目前其他什么事都不要紧,要紧的是检查你的身份证带了没有?下午2点50分的飞机,机票都已经在几天前就订好了的,知道吗?

白云说我的好老板呀,你还真幽默得起来,你说我目前这个状态,还能去得了吗?你就不能另派一个人替我出这趟差吗?

老板皱了一会眉说白云,我们公司获得的这份订单是多么的不容易,虽然不是你去接洽的,但这是一份与土木工程建筑有关的大型广告企划,土木工程建筑是你所学的专业,方案也是你一手策划的,公司几经考虑后,已经批准了你的方案,你说说看,公司里还有谁能替你去出这个差呢?不过嘛话又说回来,你妹妹的事我们深表同情,不是还有你爸在家里打理吗?况且——你是知道的啊白云,这是非常时期,总部正在考虑准备要提升你做策划总监哩,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呀……

4

可能是老板被白云突然由白转青的脸色吓住了!他的嘴唇颤抖了一下,艰难地嗫嚅着说那——那——最好去的时间不要太久啊白云,如果去的时间太久了,即便你是怎样的美女加才女,这也是决不允许的呀?这会给公司与你自己的前途造成什么样的损失?你还是——想清楚一点,掂量掂量再作决定吧白云?

白云看着平常与下属好得像是哥们一样的老板,此时突然变得一脸守财奴相。她说,是我的妹妹出事,又不是老板你的妹妹出事,火炭没有烙到你的光脚背上,你哪里会知道疼痛?我现在需要的是正能量,而不是什么狗屁总监和狗屁前途,你懂吗?去你的狗屁总监和狗屁前途吧!

白云恨不能一拳狠狠地打到老板的脸上去,方才解她心头之恨!


二、回家

1

白云虽然以最快的速度赶在当天晚就上了火车,但还是到第三天下午,她才赶回到贵州乡下的家里。

白云的家,住在贵州乡下一个被称为花溪的地方。从广州这个南方沿海大都市,到达白云的家里,需要跨几个省,路途之遥远,可想而知。如果是乘坐火车,需要近三十个小时,先到达那个小县城,然后还需要从小县城里乘坐一个小时的中巴车,才能够到达自己的家里。如果是乘坐飞机,二个半小时可到达贵阳省城,再坐三个多小时的高速公路到县城,那就快多了。

但是,白云查了未来两天的航班情况,实在是不巧,这个季节,到爽爽的贵阳去旅游的人太多,所以到贵阳省城的机票已经售卖完了。

即使白云再怎么日夜兼程地往家里赶,她仍然没有来得及赶上与妹妹白雪的遗体告别,白雪的遗体已经在这天清晨被抬到后山上去掩埋了。

白云跨进家门的时候,爸爸正在堂屋里清理着白雪的遗物,年迈的奶奶坐在一个角落里掉眼泪。因为妹妹已经被抬到后山上去掩埋了,所有的客人都已经散去,家里很冷清,几乎没有一点声音,没有一点活力,氛围显得很凄婉。

白云知道,爸爸就在省城贵阳的一个建筑工地上做泥水工。从省城贵阳回到县城,只需坐3个多小时的高速公路,所以爸爸能在当天就赶回家来处理白雪的后事。

看着被悲痛折磨得苍老了许多的爸爸,白云的心里一阵悲凉!

2

此时,白云满脑子里都是妹妹白雪的身影。年龄才刚刚进入十五岁的白雪,是村里数一数二的俊俏女孩,在夏日阳光下穿着花短裙的她,活生生一个动漫片中的美少女:健康、苗条、俏丽、纯洁,一对大眼睛、笑靥如花。当她在洁净的天空下、绿色的田野上快乐地嬉戏和奔跑时,就像是一个伸出翅膀在欢乐地飞翔的天使。

美丽的妹妹白雪,她那美丽的青春,的确像初雪一样照耀人的眼睛。但是白云永远也看不到这个笑靥如花的妹妹了。妹妹白雪就像是阳光下的最后一掬冰晶,悄然融化了。从此以后,美丽的妹妹白雪在姐姐白云的心里,就只能是一首记忆中的小诗了。

据村里人推测说,白雪大概是在头天傍晚时分掉进小河里被淹死的,因为放下午学后有人看见她与春妹一同回家。白雪的尸体是第二天早晨9点30分左右,村里人去干活时,在小河下游一个浅水滩处意外地发现的。

白云再一次摸出手机来看,白雪打电话给她的时间为当天下5点45分。这个时间,正好是白雪当天放下午学后不久。这说明村民对白雪死亡时间的推理,是合乎逻辑的。如果村民叙述白雪掉进河里的时间正确,那么再按照这个时间推理,白雪打电话的时间,距离她掉下河里去的时间,应该不会超过一个小时。

3

屋里,白云的爸爸还在默默地清理着白雪的遗物:灰白色双背带帆布书包一个,硬皮课堂笔记本一个,语文、数学、物理……等等课本一叠,黑、红、蓝水性笔各二支,量角器、圆规、三角板……等等学习用具一套,小镜子一个,从其中一本书里掉出的脱水红叶五片,以及白雪生前穿过的校服、衣服、花裙子、鞋、袜、小花内裤等。一条小花内裤看去有一点脏,上面留下的黄褐色斑痕点点滴滴的,明眼人一看就知道,那应该是男人身体里才有的东西。也许是白云的爸爸太过于悲伤了,此时没有心思仔细观察,只要是女儿白雪的遗物,都把它们笼统地放在了一起。

白云的爸爸用一个塑料编织袋慢慢地把那些遗物整理、装好后,泣声说道:白云,你妈妈离开我们才两年时间,现在你的妹妹又没有了,我好恨我自己,我是一个多么没用的人啊,我对不起你的妈妈,更对不起你妹妹白雪,我没有保护好她啊,这全是我的责任啊!

白云看着爸爸那因抽泣而抖动的双肩,看着爸爸鬓角上的许多白发,她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仿佛有一条悲伤的河流汩汩地在她的心里翻涌,泪水不自觉地溢出她的眼眶。


三、决定留下来寻找真相

1

白雪的后事全部料理完了,村里又趋于平静。

不久,爸爸又到省城贵阳打工去了。为此,奶奶伤心地对白云说,你看你爸爸这人,心里就只知道打工、打工!都打得家破人亡了,家里也不需要那些个钱了,他究竟是还要打啥子工啊?

对于爸爸仍然还要坚持到城里去打工一事,白云的心里却很清楚,爸爸这一次进城去打工,并不是真正的去打工,其实爸爸的真实目的,只不过是暂时离开村里,让自己的心理承受能力有一个过渡和缓冲罢了。说白了,爸爸是出门躲避心里的悲伤去了,是让时间修复心里的创痛去了。

所以,当爸爸决定还要到城里去打工时,白云一点没有劝阻。她对爸爸的理解,让爸爸很感动。

从村民们对白雪死后的反映看,村里好像还没有人知道白雪被坏人“欺负”一事。白云这样顺理成章地推想,爸爸自然也不应该会知道白雪被坏人“欺负”一事。看来,目前就只有自己一人知道了。

白云一丁点也没有对旁人说起此事,她怕说了会因此而玷污白雪纯洁的灵塊。

白云也没有对爸爸说起此事,她害怕说了会因此而让爸爸的心再一次受到伤害。

爸爸再一次到省城去打工后,白云却决定把自己留在了家里。她留下来的原因,是因为她下了决心,一定要查明究竟是谁“欺负”了妹妹白雪,一定要为妹妹白雪讨回一个公道,一定要让那个“欺负”妹妹白雪的恶魔得到应有的惩处!

然而,白云想要查清妹妹白雪受到“欺负”的事,这谈何容易啊?所有的事情都千头万绪,白云究竟应该从什么地方入手呢?

为此,白云冥思苦想了很久,最后还是决定从妹妹白雪的身边人、身边事这些细节处着手。她想,妹妹白雪虽然还只是一个初中生,只是一个单纯幼稚的小女孩,但她也有自己的社会交际,应该有自己的一个小圈子,有自己的好朋友。白云相信,如果自己沿着这个思路寻找下去,总会寻找到一些蛛丝马迹的。

2

白云首先想到的一个人是春妹,因为她知道春妹与白雪从小在一块长大,又从小学一年级起同班读到初中。村里人都知道,春妹与白雪两人无论是在学校,还是放学后,干什么事都经常扎在一起,这两个美少女,是一对很要好的朋友。

春妹家屋前有一棵大榕树。白云刚走到大榕树下,便听到“啊哟”一声惊呼!这惊呼声让白云心跳。

白云刚缓过神儿,春妹的爷爷已经从墙角处走出来说,啊呀——是白云你呀!气都不出一声,静悄悄的就走过来了,轻得像鬼魂一样,我还以为遇到白雪了呢,吓死我啊!

眼看着春妹的爷爷用一只手轻轻地压在胸口上缓着喘粗气,白云赶紧走上前去恭恭敬敬地喊了一声爷爷,对不起,吓着您了,春妹放学回家没有?

春妹的爷爷喘了一会气说,回家了的,又牵着牛到后山上放去了,找她有什么事?你到后山上去找她吧。


四、素描花溪

1

从春妹家门前地坎下开始,是一遍稻田,一直延伸到小河边,稻田里的秧苗是刚刚插上的,小小的秧苗在稻田里亮亮的浅水中随风摇曳,散发着浓浓的乡村味。

白云离开春妹家去后山,她没有走大路,大路是新修建的通村公路,路面上还铺着细石子。听说以后的路面上还要铺油,这就是城里人说的白改黑。如果走大路,那样就太绕了,要多走不少路程才能到达后山。

白云顺着窄小的田埂路一直来到小河边,再沿着小河沿岸往上行走大约200米后,就汇入到了上后山的小路上。

眼前的这条小河,就是白云的妹妹白雪掉下去的那条小河。

白云经过小河边时,也顺便对这条刚刚吞没了自己妹妹生命的小河仔细研究了一番。

2

白云抬起头向小何的上游了望,小河从山那面冲出来,拐了一个大弯后,便直直地流过来,又直直地从村中央穿流而过。

小河两岸生长着很多垂柳,微风吹来,婀娜多姿。垂枊下是草地和一条沿河小径,小径两边的泥土里长满了五颜六色的各种野花,这些野花把这条小河打扮得格外艳丽,使这条小河远远看去,就像是一条铺满鲜花的小河,是一条名符其实的花溪。有意思的是,小河旁的村名叫花溪村,这是一个很有诗意的名字,但是小河依旧被人们称为小河。

白云仔细地观察着小河里的水,清清亮亮,哗哗地流着,虽然水深过人,但小河边并没有什么险峻、陡峭的悬崖峭壁,柳树下的小径虽然很弯曲,但却很平整。看了一会,白云在心里生起了一个大大的疑团。她很难相信一个活生生的人,特别是像白雪那样年轻又灵巧的人,怎么会轻易地从这么一条平整的河岸小径上掉到河里去,被河里的水淹死呢?

这个疑问一直在白云的心里挥之不去。

3

这条小河穿村而过,把花溪分成了两半,但是一座石拱桥又把分成了两半的花溪连成了一体。

从这座石拱桥上看过去,是花溪新建的村街。这条村街,是附近村寨的经济文化中心。

村街上有一个小餐馆,相邻小餐馆的是一个小门诊和依次开着的各色小卖部等。在这里,村民需要的日杂用品一应俱全。

村街中央整齐地搭建有两排水泥桌子,一看就知道那是修来让附近村民赶集时作为交易用的平台。每蓬赶集时,四面八方的村民聚到这里做交易,县城里的人也会开着车来买新鲜的蔬菜水果等,非常热闹。

在这个小小街市上,还有一处最为热闹的地方,那是年轻的村民大憨和他的媳妇花儿小两口在自家一楼开设的小小超市。这个小小超市为什么会如此热闹?原来是因为大憨特意把超市隔壁的一个通间腾空出来,摆了几台麻将机。农闲时,麻将机上随时都有人在哗哗哗地搓小麻将。这既给大憨和花儿的小小超市带来了超人的人气,又可以从麻将机上吃一点抽头。这说明,这个大憨名为大憨,其实他一点都不憨,商品经济的思维时时在他的头脑里打着转转,鬼精灵着哩。

顺着村街由东往西走,在村街的最末尾处一个并不显眼的地方,有一个特殊的木工房,门楣上挂着一块名字颇为新潮的牌子:伍月木艺工作室!这个所谓的木艺工作室,是一年前一个叫做五月的年轻外地木匠师傅,来此新开张的一个家具小作坊。

已经有 0 条评论
最新评论

版权所有:贵州作家网 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黔ICP备18010760号

站长QQ519680416 电话15985051823 维权顾问:李向玉律师(贵州洲联合律师事务所副主任,电话:13628552882

网站投稿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杂志投稿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QQ1群:598539260 QQ2群:84587631

您是本网站第 26622210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