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贵州作家网:www.gzzjw.cn
分站: 贵阳作家网   遵义作家网   六盘水作家网   铜仁作家网   毕节作家网   安顺作家网   黔东南作家网   黔南作家网   黔西南作家网   贵安新区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 原创作品 >> 散文 >> 正文

我家卧室的灯泡坏了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瞿远恒    阅读次数:6517    发布时间:2020-09-15

今夜,我家卧室里的灯爆炸了,这是屋顶三粒灯珠中的最后一粒。

这粒灯珠在我的卧室里呆了三年多了,也是在我的又一些文字被所谓的“文人”盗用发表后爆炸的,炸得有些心碎,感觉有些疼痛。

爆炸声就在刚才,在我进卧室准备入睡按开关的那一瞬间。黑暗中,我看到一道亮光和听到“呯”的一声脆响,整个灯泡就没了,碎片散落在床上的被子上。屋外,天空中下着雨,小区里昏黄的灯火在雨中静默着。从窗缝中传来,我不时听到从小区里的邻家传来些许笑声和麻将声,声音萦绕着耳际,很熟悉也很陌生。

三年前,我把所有的积畜拿了出来,在亲戚朋友们的鼎力相助下,好不容易,我在这个城郊小区里买下了这个几十平米的蜗居。至今,屁股上还欠了不少责。我把这个小小的蜗居作了简单的装修,在装修结束后,还宴请了全校教职工一次免费的搬家晚餐。

我的搬家仪式很简单,简单得像我们一家三口的日常生活:三张简陋的木板床,其中还有一间没有床单和被子;一台电磁炉,一口铁锅,还有几个碗,这就是我城郊的“家”。搬家那天,妻子对我说,“生活不易,你带孩子进城读书吧,我就留在小镇上,这样开销小一点。”就这样,我和孩子住在县城城北郊区的蜗居中,妻子一人仍住在离县城三十余里的乡镇上,继续经营她那偏僻而有些冷清的小杂货店。

前年的一个春夜,孩子写完作业走进了他的小卧室睡了,我在写稿中听着窗外的春雨到深夜。初稿完成后,我拖着疲惫不堪的身子轻点了下鼠标的关机键,看着慢慢黑下去的Windows7桌面进了卧室。当我的手指触碰到墙壁上的开关那一瞬间,屋顶上一粒灯珠爆炸了。一阵黑烟弥漫在狭窄的卧室里,接着,就是无数碎片散落在床上、地板上。我知道:它坏了。看着屋顶上还有两粒灯珠亮着光,我作了简单的处理就沉沉睡到了天明。那天,我写的也算文字的一篇文章第一次被人抄袭更了名,我笑了,甚至是觉得特别可笑。笑我的这双破手敲出来放在QQ空间里的文字,居然还有人看得起,居然还拿出去发表了。

去年十一月上旬一天,那天算是国家义务教育均衡发展评估领导小组对我县的评估验收前夜吧。我的任务是和贵州金山摄影团队完成全县二百五十余所学校、幼儿园拍摄采集工作。采集结束后,我就跟着局机关的第二批队员下沉驻村开展扶贫工作。经过八天的苦战,我们跑坏了两条轮胎,终于拍摄完了全县学校和幼儿园。临走前,我的工作交接并不顺利,我所担任的工作并没有人来接。那天,我把孩子从县城三小带回到茶旅小镇上交给了妻子,然后就跟随第二批扶贫沉点驻村工作队伍去了山里的茶店村,这一去就是十个多月,没有周末,也没有假期。

扶贫中,我一边走村入户开展扶贫工作,一边继续做局里分给我的所有工作。那时,我用的是一张联通3G手机卡,在山里信号极为不好,手机运行也极为不畅。为了两头工作都不误,于是,我狠心花了一个月工资购买了一部华为手机,并开通电信无限流量来共享我的笔记本电脑,便于长期向外传递我们工作队扶贫帮扶的一些宣传信息。七月中旬,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我们县顺利通过国家评估验收精彩出列。八月,我带着在乡下就读的孩子又回到了城郊小区的蜗居。在开门的那一刻,我闻到了屋内的空气变了味,地板上、沙发上、阳台上、厨房里……到处覆盖着厚厚的细微尘粒。

夕阳的余辉穿过阳台的玻璃窗,孩子指着到处飘飞的金色尘土笑着对我说:“爸爸,灰尘在跳舞!”我微笑着点了点头。

也许是我刚进城还不太习惯,第二天上班,我驾车总是处于分心状态,撞了一次红灯,又走错了两次线路,被扣掉了十分,罚款三百五十元。下班回家继续清扫蜗居,夜深了,孩子打着鼾声沉沉睡去,我写完稿子也回了卧室。在我轻按墙壁上的开关的那一瞬间,卧室的第二颗灯没有亮光,我知道,它坏了。那天,我在扶贫期间写的一些拙劣文字被人抄袭改名发表,看着屋顶上的最后一颗灯还亮着,我笑了,笑得我都不得不再次审视了我的十个指头。那夜,我用手指在手机屏上划了篇《给你翅膀,就得让你飞翔》安慰了自已。

雪花迎来了春花,春花盼来了夏果。我写的一篇记实散文《林城的雪》在春季邮到某大网站的征稿伊妹儿也有了回音——“一等奖”,硕大的几页回信连同我写的也算文章的稿件镶嵌在红色的精美页扉里。那一刻,有点小激动,但我看了附加条件后,激动的心一下就同魔鬼回到了十八层地狱。黑夜中,我轻声对自己说:“窗外就这样!你要学会适应!”在后来的日子里,我每天不想开电脑,不想敲键盘,不想改稿,更不想写稿,总之,怀疑人生,也怀疑窗外这个美丽的世界。

今年,雨季特别长,长得让人心烦,还能闻到身体里散发出来的各种变质的霉味。在这漫长的夜色中,我蜗居内的灯泡是一个接着一个坏去。一天午夜,妻子咤异着对我说:“我们当时买的灯具可是品牌呀,怎么比我卖的一块五一颗的普通灯泡还不经用?”我安慰她说:“没事的,可能品牌的灯泡就是这样。”妻子心疼了好久,尤其是客厅里的那盏最大最亮的水晶灯,灯组中也只剩下一粒小灯珠亮着,孤零零的闪着微弱的昏黄亮光。

夜深了,在儿子的一声“晚安”中,我摸着墙壁,身子碰着室内的椅子和床,好不容易摸到了窗帘。在我拉开窗帘的那一刻,我看到了窗台上一米多高的仙人掌矗立在我眼前。小区内微弱的灯光照了进来,我借助昏黄微弱的光线,看到了仙人掌边缘上的无数颗闪着冷光锋利的尖刺。

“都进入夏天了,怎么还冒着寒气?”我在微弱的灯光不停地嘀咕着。我找来睡衣,然后又拉上窗帘,摸黑换上睡衣后躺在床上看着屋顶发呆。眼前又浮现在白天上班时,我在网上看到我写的又一些文字再次被人娶回家,然后又嫁了出去。那些熟悉而有些陌生的文字,像程序的二进制代码一样在我眼前闪烁着。黑夜中,我知道,我的卧室里的第三颗灯泡坏了,它也是最后一颗给我亮光的灯泡。今后,我将用夜色惩罚我回卧室入睡,继续扶我家墙壁、碰我家的桌椅和床到窗前,拉开窗帘借助小区内微弱的灯火悄悄上床入睡。

我躺在有些坚硬的床板上,在微弱的亮光中,我突然看到几只长腿蚊朝我冲了过来,又听到它们的几丝冷笑声。然后,我起身摸到了床头柜上还没有充满电的手机,写些文字来悼念卧室里第三颗灯泡的死去。在手指的比划中,床晃动了起来,我连忙跳下床,准备叫醒儿子逃到楼下空地,后来,又没了动静。不久,朋友圈里发来了信息:“瓮城,轻微地震。”

我听着窗外滴滴嗒嗒的雨声,继续与那几只不停骚扰我的长腿蚊呆在满是夜色的卧室里,它们在“嗡嗡”地叫,我在手机屏幕上不停地写。指头很酸很痛,终于,我不想写了。于是,我按了下手机中的WPS菜单栏上“保存”键,跳下床摸到客厅里找出去年还没用完,过了期的蚊香点燃睡去。

清晨醒来,我睁开有些疼痛的双眼看到昨夜那几只长腿蚊,鼓着血红的大肚子伏在我裸露在外的肉体上猛吸着我的血。



(编辑:白桦)

 

已经有 0 条评论
最新评论

版权所有:贵州作家网 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黔ICP备18010660-1号

站长QQ519680416 电话15985051823 维权顾问:李向玉律师(贵州洲联合律师事务所副主任,电话:13628552882

公众号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QQ1群:598539260       QQ2群:1042303485

您是本网站第 65875486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