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贵州作家网:www.gzzjw.cn
分站: 贵阳作家网   遵义作家网   六盘水作家网   铜仁作家网   毕节作家网   安顺作家网   黔东南作家网   黔南作家网   黔西南作家网   贵安新区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 原创作品 >> 散文 >> 正文

我和杜兴成的故事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郑廷瑜    阅读次数:8407    发布时间:2020-09-19

杜兴成是遵义乃至全省、全国知名人士,著名作曲家、作家。中国人民解放军八一电影制片厂原音乐组组长,系中国音乐家协会、中国作家协会、中国电影家协会、中国电视艺术家协会、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作品曾获贵州省文艺创作一等奖,总政文化部“优秀队列歌曲奖”,国家文化部、中国音协“全国第一届音乐作品奖” ,总政首届“中国人民解放军文艺奖”以及“中国散文精英奖”一等奖等多类奖项。

(郑廷瑜老师在北京杜兴成家中留影)

我与杜兴成有着不同寻常的师生关系,情谊深厚,亲如手足。

1962年底,我从贵州大学艺术系下放到绥阳中学担任音乐教师。1963年,杜兴成考入绥阳中学初一(1)班就读,音乐课中,我在对新生的音乐素质进行普查考核時,发现杜兴成乐感很强,音准节奏特好。我还清楚的记得,在一次视唱练耳训练中,我先叫他啍唱一个小二度后,又给了他一小段半音阶,结果他都能准确无误地啍出,令人惊叹。加之他形象佳,家庭出身好,还会一点二胡,直觉告诉我,这是一块好材料,只要精心雕琢,用心培养,定有前途。在以后的音乐课上,在乐队的训练中,在课余音乐讲座乃至星期日文化馆举办的唱片欣赏会时,对他刻意磨练,重点提问、抽查、指点、沟通、安排好的座位等等,我每次组织的活动名单上都会有他的名字。他也感觉到我对他的特殊和关心,十分亲近我,敬重我。

由于农村来的孩子是住校,因此他的课余爱好都放在了音乐和文学上。在与我的接触交往中,常常向我请教一些音乐方面的知识,询问一些音乐方面的问题,他还不时到我的宿舍翻阅我书架上的音乐藏书,遇到他喜欢的、满意的,就非常腼腆和诚恳地要求借阅。我总是让他高兴而来,满意而归。现在回忆起来,当时在我处借阅过的书籍有:丰子愷著的《音乐知识18讲》,苏联斯波索宾著的《音乐基本理论》,李重光编的《音乐理论基础》,还有《中国民歌选》和《外国名歌200首》等。最让我惊奇的是,有一次他在我的书架上看到一本西南音专(即现在的四川音乐学院)教授姚以壤著的《歌曲作法》书时,奇怪的对我说:“郑老师,您还有教作曲的这种书啊?”我说“有哇!”,他说:“我能不能借去看看?”我心里想你看得懂吗?就满不在乎地说:“拿去看吧”。从以后他的经历来看,不知道这本书对他在“文革”中的作曲尝试以及后来的作曲生涯有否影响?有否内在联系?

杜兴成对音乐知识方面的渴求和猎取,已经大大超过了初中音乐课的范畴,所以对他的这些借阅要求,我不但慷慨,还向他提出一些阅读建议,总让他渴望而来,满意而归,面带喜悦,心里乐开了花。为了表达对我的感激,有时他会悄悄塞给我从家里带来的一小把瓜子或花生。这些行为,充分显示了我们师生关系的升华,亲近而密切,已经开始向超越师生关系的方向迈进了!

七十年代郑廷瑜老师专程到贵阳去看望刚从大学毕业归来的杜兴成(摄于贵阳东山)

杜兴成是一位聪明好学的学生,至今有两件事仍让我记忆犹新,第一件事是在一次乐队的排练中,我顺口说“二胡用D调”。这时大家都停止校音,一致用疑惑的眼光看着我,我突然明白了他们眼神的含义,隨即改口说:“就是1.5弦”。大家听后才如负重释,低头调弦订音。排练结束后,大家都急忙收拾乐器离开教室,唯杜兴成站在我身旁,欲言又止,不肯离开,我似乎感觉到他有,就面对他说:“有事?”他说:“郑老师,过去你说这个曲子用1.5弦,怎么今天又说是D调,我不懂,这是怎么回事啊?”于是我就把刘天华对二胡的贡献以及D调的历,简明扼要地向他讲述了一遍,他听后连声说:“哦,我知道了!”我说:“下次排练我就要向大家讲这个问题,你再仔细听听吧!”这个事完后,他又问了一些其它问题,才蹦蹦跳跳地离开。这次谈话,完全成了为他一个人开的音乐讲座,形式特殊又特别。另一件事是,1964年,我校购买了一台聂耳牌钢琴,我请了贵州大学艺术系的钢琴调音师李祖志老师来我校为这台钢琴维修调弦,杜兴成非常好奇地围着钢琴问这问那,当得知键盘上的88个白键黑键都有特定的名称时,就惊讶地说:“这么多怎么记呀!”李老师笑着说:“找规律呀。”杜兴成好像明白了什么,连声回答说:“哦哦!”事后李老师对我说:“这孩子有一股好学精神,将来肯定有出息。”“文革”中绥阳县排演大型歌午剧《绥阳风雷》,乐队及演职员绝大部份在绥阳中学抽调,由我统筹并担任指挥,这一次我又把杜兴成派到乐队去,使他得到一次很好的锻炼和学习的机会。

1963年到1968年上山下乡,杜兴成在绥阳中学读书的五年间,音乐才华得到很大的充实和提高,音乐知识的基础夯实得很牢,这对他以后的音乐道路是一个很好的准备和起点。在校期间,他还在《新绥阳报》、《红卫兵报》上发表过《我们热爱解放军》等多篇诗作,崭露了他的文学功底。最让我感到新奇的是,他还用毛主席语录歌《在工人阶级内部》的旋律改编创作了一首二胡独奏曲,被高中部的二胡演奏高手拿去演奏。这些尝试都是我不曾想到的。到这时,我真对他刮目相看了!196810月他申请成为第一批“上山下乡(回乡)知识青年”。之后他被招收进入兴隆小学(戴帽中学)任音乐教师。196912月应征入伍。

杜兴成参军后,由于他有良好的文学素质和丰厚的音乐基础,在部队业余会演中他创作的文艺节目大获成功,受到首长的重视。1972年中央民族学院到贵州招收一名作曲学生,经部队推荐,田联韬教授选中了他。进入该院作曲专业学习时,这真是如虎添翼。在校期间他如饥似渴地学习各种专业知识和技能,成绩优异。毕业时校方准备把他留校任教,但由于杜兴成的军旅情结和故乡情结,他执意要回部队工作,为贵州家乡的建设发展贡献自己的力量。后来他如愿以偿,被分配到“贵州省军区文艺宣传队”任创作员。这期间他深入基层,了解部队,熟悉生活,与战士同吃、同住、同训练,为他1979年创作全国获奖歌曲《战友之歌》积累了深厚而丰富的素材。中央领导高度评价《战友之歌》的社会效应,时任军委副主席迟浩田上将以“战友之歌,催人奋进。书敬军旅作曲家杜兴成同志”的题词予以充分肯定。

 

已经有 0 条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