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贵州作家网:www.gzzjw.cn
分站: 贵阳作家网   遵义作家网   六盘水作家网   铜仁作家网   毕节作家网   安顺作家网   黔东南作家网   黔南作家网   黔西南作家网   贵安新区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 原创作品 >> 评论 >> 正文

现代诗写作的“心象”与“物象”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山村    阅读次数:6978    发布时间:2020-10-17

假如有人当面问我什么是诗?我还真的一时回答不出一个子丑寅卯来。但如果让我读诗,尤其是读出让人眼前一亮的诗,我立刻就会说:好诗!如果这首诗是出现在某某公众号上的,我有时会不羁地去点个赞,或是写上几个字美言一下。个人觉得,一首好诗,至少离不开心象物象的正确运用,也就是我们通常说的情感这两件东西,这好比我们生活中的主食。如果再添上一些油盐酱醋或烹调技巧,当然就更能成为一道美味佳肴了。那么什么样的诗具备了美和情感呢?

 

比如:

《触手可及》

/衣米一


只要我打开

你就会卡在里面/偶而,你不乐意动弹

除了呼吸/就安静得像一只甲壳虫

住在我的身体里/更多的时候

我们不能规规矩矩地呆着

比如双腿靠拢/两臂垂直

我们爱上了曲线

圆形,和椭圆形

 

能够触手可及的地方

往往在别处

我们已经习惯了

在最小的空间制造最大的

动乱/天气也总是那么好

像我们的亲人

不冻坏和热

我们

真的,没什么可抱怨的了

 

那个甲壳虫主唱倒在六枚子弹下

再没有醒来/我对他的爱

永远不及我对你的爱

今天的光线更明亮了

明亮得像水声

像樱桃

像蜂蜜的嘴唇

像你爱我时的专心致志

比蝴蝶更狠/更能毁灭自身

 

而我,要的是等我活完

你还活着

在一些浅灰色家具前

追悼或者怀念

枪炮和宗教摆脱不了绝望

语言也摆脱不了绝望

现在我们不说这些

现在我们触手可及的是

你的硬/我的软

 

很显然,这是一首写性爱的诗。我们在一些媒体中读过一些性爱诗,但大都写得太直裸,甚至有的将生殖器都写出来了,令人作呕。而衣米一的《触手可及》读后不觉得丑,反而给人带来舒服和美的味道,不乏为一首好的性爱诗!

诗行中的曲线圆形椭圆形动乱以及等都是心象,而甲壳虫子弹樱桃蜂蜜蝴蝶等都是物象。心象和物象的结合,巧妙地完成了情感和美的表达,在爱的面前,她的深情,她的用心良苦,委婉地潜移默化给了读者。

在这里我们要肯定的是,衣米一对语言的驾驭能力让人佩服得拍案叫绝,她巧妙地调动读者的想象力,让你沉思,又使你感慨,让你游离,又使你深陷。从而,让你获得诗中那种歇斯底里含而不露的幸福,快乐,悲伤以及难以复制的人体艺术美

如果说衣米一对性爱诗写得那样深情而不露声色,达到了物象和心象的巧妙结合,那么向天笑的亲情诗却也写得别致、质朴和具有抒情性,同样做到了情感和美的统一。

 

不妨,我们来读:

   

《不老的母亲》

  /向天笑

 

十三年了,母亲

你还是老样子,一点都没再老

每次回乡,你还是站在村头的小山坡上

眺望,只是我无法走近你

 

睁眼或闭眼,你还在眼前走动

满头的白发,还是梳理得那么顺

一丝不乱,脸上还没有老人斑

只是我再也叫不应你

 

每次回乡,我都要站在村头的小山坡上

四处张望,没人知道我找什么

只有我一个人知道母亲还在山坡上

 

十三年了

阴阳相隔十三年

母亲还是老样子,一点都没再老

 

诗句里的母亲白发脸上老人斑村头小山坡等都是物象,而眺望走近一丝不乱老样子等都是心象。

诗人为什么要眺望?为什么要找?又为什么要走近小山坡?读罢这些情景交融的诗句,诗人向天笑对已过世的母亲那头上的白发和那依旧没有老人斑的脸,至今记忆犹新。尤其是他把母亲的老样子深深地定格在了心灵深处,那种难以忘怀的母子深情催人泪下,无声无息地感化了读者。

当然,不是所有的现代诗都将心象和物象同时明朗化,都在诗句中宏观地表现出来,有些诗表面只看得到物象,而心象大多隐藏在字里行间中,诗人和读者之间只靠意会,不需言传,从中感悟诗人的情感。

 

比如:

《陪父亲回家》

  /向天笑

 

以前,陪父亲回家

总是让他老人家坐在副驾上

这一次,我坐在副驾上

他躺在担架上

 

以前,从来不告诉他地名、路名

他自己知道的,都会告诉孙子的

这一次,他再也看不见路了

只有我坐在前面告诉他

 

上车了,出医院了

到杭州路了,快到团城山了

过肖铺了,快到老下陆了

新下陆到了,快到铁山了

 

沿途,就这样不断地告诉父亲

让他坚持住,祈祷他能坚持到家

铁山过了,快到还地桥了

过工业园了,排形地到了

 

矿山庙到了,张仕秦到了

马石立到了,车子拐弯了

教堂到了,向家三房到了

向家上屋到了,严家坝到了

 

沿途的地名越来越细

离老家也越来越近

前湖肖家到了,吴道士到了

后里垴到了,快到家了

 

车到屋旁的山坡上

我告诉父亲

大他九岁的二伯

坐在小板凳上等他

 

救护车以二十元钱一公里的价钱

一路奔驰,只花了四十八分钟

一分一秒,都让我提心吊胆

幸好父亲很坚强,坚持到家了

 

在向天笑的诗中,这是我比较喜欢的其中一首。诗还不短,三十多行的诗句里,除开坚持坚强之外,却再也难以找得到一个表达心象的字眼了,这不能说这首诗就没有情感了。恰恰相反,《陪父亲回家》是向天笑所有亲情诗中写得最成功的一首,也是最能打动读者的一首。

诗人的高明之处,就是把一个儿子对病危之中的父亲及时送回家的情感,全部用时间和地点的变化来释放了。时间一秒一秒地过去,地点一步一步地移动,心跳一次一次地加速,父亲您要坚持住啊!而坚强的父亲,却最终坚持到家了。这里的坚强坚持,不得不使人产生许多联想,读到此,一位伟大而令人敬佩的父亲形象跃然纸上。

古今中外写父亲的诗歌多得不计其数,几乎写诗的人都写过父亲,写护送已经死去或快要死去的亲人回家的诗也不在少数,能像向天笑这样写得如此独特,如此荡气回肠,如此催人泪下的却少之又少,向天笑是其中一个(田禾语)。从而可以肯定,向天笑这种把心象描写隐藏在诗行间,用时间和地点变化的构思巧妙的表达方式,是个性化的,有着至高至美的艺术境界。

 

 同向天笑一样把诗人要表达的情感掩藏起来的诗很多,譬如卢圣虎的《晚景》:她画了一幅画/院前是小小的菜园子/花草和瓜豆相拥而眠/邻里老人以棋牌相互问候/鸡汤是按时升起的炊烟/当晚霞叫唤着月儿/鸡犬争先恐后/一起享受空气催熟的晚餐;还有曹红燕的《相忘》:葫芦的藤蔓爬上了小院的竹篱/忘了开花/一只穿着花衣的铁牛/背着一只穿着花衣的铁牛慢慢儿往树上爬/忘了刚刚/打过架/知了把壳脱下来挂在竹尖上/不知道还记不记得来拿/屋里的人/忘了昨日曾与谁对坐/条几上只有一杯茶等等都是。这些诗,从表面看上去,几乎找不到诗人有关心象的字眼,但诗人所要表达的情感全部掩藏在情景交融的诗句中,甚至,隐隐感受得到诗人心境中那几分禅意,从而给人美的享受。

下面我们再来分享一下著名诗人食指先生《这是四点零八分的北京》一首诗中的几行,看看老诗人是如何将现代诗的心象物象用到极致的:

 

我的心骤然一阵疼痛,一定是

妈妈缀扣子的针线穿透了心胸

这时,我的心变成了一只风筝

风筝的线绳就在妈妈的手中

 

寥寥几行,却诗句格外动人,尤其是心象物象的把握已经神化。将一个远离故乡和母亲的游子,对家的不舍,对母亲的牵挂和爱,表现得淋漓尽致。

总之,现代诗写作的心象物象运用得恰当不恰当,是衡量一首诗写得成功不成功的重要标志。用得好,契合心灵,有思想温度,可以陶冶人的情操,给人美的享受。倘若取远离心灵,不具有思想性,即使你的再好,再那么玩味,你的诗也是没有意义的,甚至是失败的。

 

 

(编辑:黔州)

已经有 0 条评论
最新评论

版权所有:贵州作家网 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黔ICP备18010660-1号

站长QQ519680416 电话15985051823 维权顾问:李向玉律师(贵州洲联合律师事务所副主任,电话:13628552882

公众号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QQ1群:598539260       QQ2群:1042303485

您是本网站第 69656356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