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贵州作家网:www.gzzjw.cn
分站: 贵阳作家网   遵义作家网   六盘水作家网   铜仁作家网   毕节作家网   安顺作家网   黔东南作家网   黔南作家网   黔西南作家网   贵安新区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 原创作品 >> 中篇 >> 正文

师者 第三章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木色    阅读次数:10723    发布时间:2020-11-06

现在林燕的对铺已经换成了黎云,陈晓霞离开了,在她和晋淙的事发生半年之后。本来就没什么存在感的陈晓霞,自那件事后,更加想把自己变成一个彻底透明的人了。她走路时会不自觉地低着头,不看任何人,回到宿舍之后话也是特别少,林燕问几句她回答一句。她常常失眠至深夜,好不容易睡着了,还会做噩梦。

至于晋淙,被拎到主席台上接受全校审视和校长批评,家长当场带回家反思一周。一个星期后回来了,当着全校师生的面乖乖给陈晓霞道歉。其他的一切都没有改变,陈晓霞还继续上八二班的思品课,晋淙也照样在八二班的教室里睡觉。

林燕曾经问过陈晓霞,学校对这件事的处理她心里是否能够真正接受,她说:“校长当着全校的面批评晋淙,晋淙当着全校的面向我道歉,对我来说,都是二次羞辱。有些事情,看似能讲对错,但是永远说不清善恶。”那是她第一次评价一件事情,可悲的是,事件的主角是她自己,“但是,林燕,我不怪任何人。”

后来陈晓霞走了,那是2008年的仲春,他们一起来的九个老师送陈晓霞去街上坐车,本来的十二人之前已经考走了两个。村子里人家的果树多已开花,一路上梨花白,桃花灿,李花香,杏花扬。林燕第一次有了一种“应把春花赋予谁,为它值不值”的疑惑和惆怅。陈晓霞随手采了一枝细细的野花,拿在手里流辗转动,她叹了口气,对身边的这群人说:“可能真的是我,不适合做老师。”林燕红了眼眶,她在瞬间懂得,原来接受真相和现实比她想象中还要残忍。那一天,陈晓霞没有对任何人提起自己往后的打算,而大家,也不敢问她。

后来,林燕听到陈晓霞因为患抑郁症拖垮了身体的时候,她自己也正处在一片混乱之中。后来,听说陈晓霞在2009年秋的某一个夜晚在难产中死去的时候,她已经被下调到锦州镇的一个村小去了。

2009年的夏天,锦州中学九年级七班的黄小虎和两个辍学生到苍山水库游泳,被溺死了。

那是中考前三个周左右,林燕记得那是当年母亲节的后两天,也是“5·12”汶川地震发生一周年的日子。早上全校师生还集中操场进行了降旗默哀的悼念活动。中午林燕接到家里的电话,说是母亲突然犯病,让她回去一趟,她匆匆向校长告了个假就走了,班上孩子都不知道下午她会不在学校。只是林燕在晚上八点接到学校的电话时,听到的已经是黄小虎的死讯。当时林燕正守在母亲病床边,她特别想哭 ,不是因为校长在电话那头焦急地痛骂了她,而是她无法接受一条生命的逝去是那般轻易而不着痕迹。但是她怎么能哭呢?第二天凌晨六点,她安抚好母亲,交代了还在上高中的弟弟几句,又匆匆赶回了学校。

和她想象的一样,办公室里一团乱,黄小虎的父母回来了,这是她第一次见到他们,在此之前,林燕见到的家长都是孩子的爷爷奶奶。黄小虎的爸妈和大多数农村父母一样,像树桩一般朴实粗糙。黄爸爸一脸心烦意乱不知所措,黄妈妈哭个不住,那种不知所求为何的哭声,凄厉异常。林燕忍住泪水,定了定心神,走到黄爸爸面前,想要与他握手,她伸出的手并未得到回应,黄爸爸犹豫了一下,不知是不习惯还是怎么的,他并没有握手,只是苦着嗓子对她说了一声:“林老师,你好”。

就这个林燕本该习以为常的问候,终于让她哭出了声:“家长,对不起,我……黄小虎……”她不知道自己到底想要说些什么,只是,真的感到很抱歉,那是一个调皮的男孩子,能用左手打一手漂亮的乒乓球,她的姐姐黄小凤也在九七班,人特别乖巧,成绩也不错。知道他们是留守儿童,一个星期的生活费只有三十块,她有时候会给他们买一箱泡面,姐弟俩每次都要留下几包,周末的时候带回去给爷爷奶奶和弟弟小龙。那是生命,十三四岁的生命,不能用任何语词来修饰,也难以用任何想象来定义的生命。生命啊,就这样没了,林燕能说的,除了“对不起”还能有别的什么呢?

林燕不知道她是怎样恍恍惚惚陪着黄小虎一家人办丧事,送装着他躯体的半大棺材入土的。然而她不可能记不住黄小凤几乎全程都在抓住她的手,她反复对林燕说“老师,不怪您。”“老师,小虎太调皮了,经常偷偷去游泳,谁都说不听。”“老师,我会给爸妈说明白的,不怪您不怪您!”女孩忍住哭腔劝慰老师的样子,刺痛了每一个人的心。

是的,这是朴实的一家人,他们会伤心会难受会去学校哭泣会拒绝和老师握手,但是他们没有讹林燕骗学校死缠烂打,这是世界上最深沉的善意,也是支撑林燕此后无数个艰难时刻也未选择放弃教书的力量源泉。学校、黄小虎家和林燕共同出钱安葬了黄小虎,林燕另外请校长给黄家五千块钱,他们家坚决不要,只是告诉校长林燕是个好老师。

如此,在林燕带的第一届学生距离中考就两个星期之际,她被调到了锦州镇下辖的一个村小——黄泥小学。上课期间没有清点学生人数,没有及时追踪学生去向,作为班主任,这是她的失职,她没有立场辩解什么也不想辩解什么。只是,她知道,世上的事,看似偶然,其实就是必然。就像晋淙之于陈晓霞,又比如黄小虎一家之于林燕。教育哪有那么简单,那是关涉人心人性的事啊,而指关人心人性的事,哪一件不是让人类困惑和论争的终极命题。

2009年锦州中学300多名学生参加中考,有29人考取县一中,41人考取县二中,还有考取别的高中的学生若干。在这之前,锦州中学每年考上高中的学生少之又少,能上一二中的那更是屈指可数。中考大捷这一份锦州镇的荣耀,大半应该归功于那批年轻的,喜欢在锦州的风沙里穿白衬衫的特岗教师,锦州镇了解一点教育实情的人都这样说。

身在黄泥小学的林燕听到这样的评价,第一感觉自然是与有荣焉。三年的热情付出,三年的倾尽心力,就算不说别的,也是三年的青春啊,一朝挂果,被贬的小果农也是有资格与有荣焉的吧,所以,这当然得庆祝!说干就干,她当天就去村子的小集市上买了一只鸡,心里盘算着请黄泥小学的“大厨”黄训青炒了庆祝。


(编辑:李显松

已经有 0 条评论
最新评论

版权所有:贵州作家网 2013-2020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黔ICP备18010760-1号

站长QQ519680416 电话15985051823 维权顾问:李向玉律师(贵州洲联合律师事务所副主任,电话:13628552882

公众号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QQ1群:598539260       QQ2群:1042303485

您是本网站第 76384690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