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贵州作家网:www.gzzjw.cn
分站: 贵阳作家网   遵义作家网   六盘水作家网   铜仁作家网   毕节作家网   安顺作家网   黔东南作家网   黔南作家网   黔西南作家网   贵安新区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 原创作品 >> 中篇 >> 正文

师者•第四章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木色    阅读次数:7089    发布时间:2020-11-14

本来林燕还打算把买来的鸡炒好,多煮点饭就邀在学校的所有教师都来她的居所吃饭呢,可才四点四十分不到,黄泥小学的老师们差不多都回家去了。四点半一放学,除了做值日的和一些贪玩的孩子,学生也走得差不多了。也是,这是农历八月的农忙时节,学生和老师回家之后都还要帮忙秋收的。所以现在她饭也没必要煮太多了,这三层的教师宿舍里,除了黄训青老师和校长一家三口,就只有她一个人了。她跑上三楼告诉校长傍晚一起吃饭,又慢腾腾下到一楼来煮饭。

黄泥小学一共有十二个班,十几位教师,其中还有四位是代课教师。除了校长是另一个镇上的人,其余教师都是家住这一片的,好几个老师虽也占了一间宿舍当办公室和休息室,但基本都不住里面。准确说来,连黄训青也算是本地人,真正算是他乡人的,就是林燕了。

来这边两个月了,林燕还是不太习惯。在锦州中学的时候,学生也是四点半就放学了,但是放学后他们还会定时组织学生参加他们小社团的活动,一节课后活动结束了,师生一起去食堂吃饭。吃完饭和黎云她们几个散散步、打下乒乓球或者看男教师和学生打下篮球,晚自习的时间就差不多到了。一天下来,日子十分充实。而在黄泥小学,早上八点半上第一节课,下午四点半放学,还不上晚自习。那放学后的小半天光阴,就那样白白浪费了,徒然虚耗,毫无意义。林燕是那种急性子的人啊,这样闲的时光,简直将她磨出了病。

校长还好,整日都有事忙,也常常外出开会什么的。黄训青老师,似乎天生就为了过这样的日子而存在的。那年他27岁,比林燕大三岁的样子,但是要论行事风格的话,估计得老林燕几十岁。他一个人无偿承包下了学校花池花坛的修剪工作,还在教室宿舍后面开了一块地,一半种蔬菜一半洒各种各样的花种。每天一放学他就去侍弄花草、或者为蔬菜蒜苗们除草松土。有时候也会到山里找木材来做拐杖,削直、打磨、雕刻、上漆……啧啧,他雕刻在拐杖上的那些鸟儿和小狮子头,也算是入木三分、栩栩如生了。手艺是好得没话说,但这不妨碍林燕嫌弃这种优雅闲适的老年人生活。不过说起来,如果没有这个老年人,林燕或许早饿死在黄泥小学了也不一定。

刚来黄泥小学的那天,林燕分得了一间小寝室,本来如果学校有食堂,那间斗室也是可以住得富余的。问题就是黄泥小学没有食堂,住宿的教师得自己做饭,办公和睡觉在那小屋子里显然已经足够了,做饭?烧炭火做饭?天方夜谭!隔壁黄老师见林燕可怜,就与林燕共享了他的厨房(就是专门用来烧火做饭的另一间小屋子)。刚开始吧,是厨房共享,可是没出两个星期,就变成了黄老师的厨艺共享。烧一个人的菜要花费时间,做两个人的饭花费的也是一样的时间,黄老师也就默许纵容了林燕这样一个孤苦伶仃的饭友。

不仅是林燕懒,还因为黄老师做饭不是一般的好吃,这才让林燕有了不能浪费黄大厨才华的善良愿望。拿今天这一道青椒鸡来说,林燕觉得黄大厨的手艺已经大大地超过了她亲妈的手笔。黄训青在案板上切青椒,她边在水龙头边淘米边问:

黄老师,你想过回Z市重新找一份工作吗?黄训青是Z市的人,因为外婆家在黄泥小学附近,父母工作忙,他从小在外婆家长大,小学五年也都是在黄泥小学上的学,黄老师说他们上学那会儿黄泥小学还只有两栋漏雨的老瓦房呢。大学毕业后在省外一家公司工作了两年,听闻外婆病重,他便辞职来黄泥小学代课,主要就是为了照顾外婆。

如果有一天外婆不在了,我可能就回去了吧。他手上切菜的动作顿了顿,问林燕:那林老师呢?想没想过离开这里,离开锦州镇,去找一份别的工作?

暂时没想过,这几年我觉得教书也挺好,再说除了教书,我好像也不会做别的事了呀。有时候想想黄小虎的父母那样善良的农民,想想锦州镇这样的地方也可以有几十个学生考上县重点高中,想到这些,其实在村里乡里教书也是很有意义的一件事对不对?

对。

对,只是,我不知道如果往后再遇到黄小虎溺水这样的事件,我该怎么办,也不知道再遇到类似的事情后,我还有没有勇气继续教书。我一方面觉得黄小虎的死和我没有必然联系,另一方面又觉得如果那天我在学校,如果第一时间发现黄小虎不在了就设法寻找,结果也许就会不一样。听说黄小凤考了年级第七名,如果黄小虎去参加中考呢,他又会考出怎样的成绩?林燕长叹一口气,甩了甩手上的水,把电饭煲放到桌上插好了电。那边黄训青的食材也已入锅,他熟稔地盖上压力锅的盖子,将锅轻轻放到火炉上。

还得等半个小时左右呢,去园子里看看花吧。林燕擦手跟着他一起走出了门,走过楼道,左转,再一直往前走不多远就到了那个小园子里。夕阳洒在那略显寒碜的园子中,八九月的菊花开得最是烂漫,它们在夕阳余霞中扬着脸,让人觉得那姿态是在对培植它们的主人致意感谢。黄训青指着掩映在红紫黄白花朵中的两个羸弱的花苞,扭头对林燕说:你看,前不久你打赌说那两个花苞会先开花,现在怎么样,受到害虫的侵害,它们永远也不可能开花了。反倒是这些之前长势不行的花苞,开出了美丽的花朵。

还真是,你不说我还没注意到。林燕认真辨别了一下,果然是她之前说过的两个花苞。

我自认为照料这些花苞已经很用心了,但还是无法阻止害虫对花的侵害。有时候,很多事情我们是无能为力的,更别说要做到尽善尽美了。无论做什么事走什么路,但求无愧于心罢了,是非真假,善恶美丑,谁说得清呢。

是啊,当真说不清。陈晓霞、黄小虎、晋淙、自己……过去的事情说不清,未来的事更加说不清。

到那边去采点芫荽和小葱吧,马上可以吃饭了。校长家小朋友可能都饿了吧。

好。

……

2009年的秋天,霍君君还在黄泥小学读六年级,林燕在他们学校教五年级两个班的数学,黄训青上他们学校四到六年级的《社会》和《自然》两门课。霍君君知道林老师是个好老师,她多次提出为学生免费补课,虽然都被家长拒绝了。拒绝的理由是五年级的娃儿大了,早点放学可以多帮家里干点活。霍君君也很喜欢黄老师,他会去山上挖兰花草、找草药,兰草种在自己的小花园里,草药晒干了磨成粉。遇到趁值周老师不注意爬墙上树受了皮肉伤的学生,就默默拿出药粉来给他们撒上。

也就是第二年吧,黄老师和林老师结了婚,黄老师给的喜糖霍君君有幸也吃到了两颗。后来到锦州中学上初中,听奶奶说林老师被一个学生的爷爷打过一耳光。为什么会被打?具体原因奶奶自然并不能说清楚。等到上了高中,霍君君再打听起黄泥小学老师们的情况,得到的消息是黄老师的外婆走后不久,两位老师就离开了黄泥小学。为什么要离开?具体原因自然没有人能说清楚。

霍君君怎么也没想到,时隔九年,当她也成了一名教师,竟在J市三中遇到了林老师,还与她搭班合作。只是,林老师似乎已经不是她印象中的林老师了,到底还是岁月、经历和现实合谋塑造了一个人。不过那又怎样,难道这样的林老师就不是好老师了吗?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人心千面,人心多变,往来熙攘,众声喧哗,谁也得不到客观公正的评价。既如此,唯接受现实罢。

 


(编辑:黔州)

已经有 0 条评论
最新评论

版权所有:贵州作家网 2013-2020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黔ICP备18010760-1号

站长QQ519680416 电话15985051823 维权顾问:李向玉律师(贵州洲联合律师事务所副主任,电话:13628552882

公众号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QQ1群:598539260       QQ2群:1042303485

您是本网站第 76381368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