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贵州作家网:www.gzzjw.cn
分站: 贵阳作家网   遵义作家网   六盘水作家网   铜仁作家网   毕节作家网   安顺作家网   黔东南作家网   黔南作家网   黔西南作家网   贵安新区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 原创作品 >> 评论 >> 正文

活在黑暗中的人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李光华    阅读次数:5498    发布时间:2020-11-16

这个世界上,总是不缺乏极端相对的东西。在自然界里,有巍峨耸立的高山,就有浩荡不息的流水;有娇艳明媚的鲜花,就有貌不惊人的小草;有滴水难寻的大漠,就有波涛万顷的大海。在人群中,有为国捐躯的英雄,也有闻风而降的叛徒;有清廉正直的猛士,也有腐败享乐的贪官。

但还有一种人,一种非常特殊的人。这种人,从来不在阳光下露面,光明是他们最憎恨的东西。他们最喜欢的地方,是密室、角落、鱼龙混杂之处,越是光线照不到的地方越是他们喜欢的地方。不仅如此,他们为了躲避光明,连自己的脸也给穿上了一层厚厚的黑衣,在任何人的面前,不管是喜欢与否,从来都是一副和蔼可亲的脸孔---哪怕他们恨不得将这个人千刀万剐。但是,如果有谁落在他们手里,那么,他们不惜用世间最狠毒的伎俩和最下流的手段,来折磨侮辱别人。而他们在这种变态的折磨和侮辱中,得到了他们想得到的一切。

在中国历史上,曾经有一位伟大的人物遭遇了这种活在黑暗中的人。他的经历,至今还让后人唏嘘不已。

这位伟大的人物,就是著名的文学家、史学家、唐宋八大家之一的欧阳修。世人皆知《醉翁亭记》,却没多少人知道这篇优美的散文,是欧阳修在承受了极大的耻辱被贬为滁州太守后写成。

欧阳修不仅是文学家,在政治上也是有着很大成就的人物。他在地方,能察知民意,宽政简刑,发展经济;在中央,敢于仗义执言,为主持“庆历新政”的范仲淹等人上书辩护,名扬一时。但也正是这种正直敢言的性格,为他带来了灾难。在欧阳修编著《五代史.十国世家》时,对吴越国国主钱氏家族秉笔直书,有所贬斥,得罪了钱氏家族。时任中书省右正言的钱明逸为钱氏子孙,则在政治上激烈反对“庆历新政”。欧阳修和钱明逸既有私怨,在政治上又是对手,钱明逸想对付欧阳修从情理上讲不足为奇。但钱明逸的手段,却肮脏的让人不齿!

钱明逸使用的手段,就是黑暗者最喜欢使用的谣言,而且是封建社会中最让人无法承受的“乱伦”谣言。欧阳修之妹嫁张氏,因张氏前妻与女儿无依无靠,欧阳修将张氏前妻与女儿接到家里抚养,并将张女嫁给自己的远房侄子欧阳晟。这位张女与欧阳修并无血缘关系,只是按照当时的风俗,也被当作欧阳修的外甥女。张女后与欧阳晟家仆私通,被告官在开封府审理。此时的开封府尹并不是明察秋毫的包拯,而是因贪污腐败曾被欧阳修弹劾的杨日严。对这桩发生在欧阳家的案子,与欧阳修结下怨仇的钱明逸和杨日严互相勾结,采取各种手段,威逼利诱张女供认与欧阳修“有私情”。拿着这份伪造出来的口供,钱明逸和杨日严如获至宝,在朝廷中大肆攻击欧阳修,同为钱氏一族而身份更为显赫的上柱国、会稽侯钱勰也乘机发力,拼命攻击欧阳修。面对污蔑,愤怒的欧阳修虽然全力反击,辩解自己并无其事,但面对铺天盖地的谣言,最后连心知肚明欧阳修冤枉的宋仁宗也顶不住压力,只好将欧阳修贬谪到了滁州。

黑暗中的人取得了第一次胜利,他们弹冠相庆自不待言。更重要的是,他们从这次胜利中获得了用谣言杀人的经验,这对于他们发动下一次攻击是非常有用的。而欧阳修,这位正直的文人,依然将是他们下一次攻击的目标。

二十多年后,回到中枢担任参知政事、刑部尚书、兵部尚书等要职的欧阳修,再次遭遇了黑暗者的攻击。这一次,攻击的人换了,打头炮的是御史中丞彭思永和殿中侍御史蒋之奇,但罪名依然是二十多年前的“乱伦”,不过黑暗者们攻击欧阳修乱伦的对象也从外甥女变成了他的儿媳。但这一次黑暗者们却栽了个大跟头。司马光在《涑水纪闻》记载:“士大夫以濮议不正,咸疾欧阳修,有谤其私从子妇者。御史中丞彭思永、殿中侍御史蒋之奇,承流言劾奏之。诏二人具语所从来,皆无以对,俱坐谪官。”

二十多年的政治风雨磨练了欧阳修。面对同样的罪名,他不再像上次那样手足无措,而是勇敢地在朝堂之上与黑暗者们当场对质,要求黑暗者们拿出他“乱伦“的真实证据。可黑暗者们哪里来的真实证据?那本来就是谣言!谣言如果有真实证据,还叫做谣言吗?欧阳修当面质证的要求,彻底打乱了黑暗者们的阵脚,无奈之下,只能承认自己说的是谣言,全无证据。这种卑劣下作的手段,连皇帝宋英宗也难以忍受,将彭思永、蒋之奇贬职到偏远地区。

这一次,阳光驱走了黑暗,欧阳修终于能够微笑了。

但这微笑代价多么惨重!

在那个时代,对一个自幼读圣贤书立志治国平天下的士大夫而言,没有什么比清白与名声更可贵!他们可以被骂,可以被杀,唯独不能承受污蔑,不能忍受脏水及身!对他们而言,当清白与名声被毁掉后,他们就没有存在于世上的必要了。

欧阳修两次被污以乱伦,虽然第一次是“查无实据”,第二次是“还以清白”,但黑暗者们打击他的清白弄脏他的名声的目的还是部分达到了。纵然到了现代,还是有个别无良文人以“文宗乱伦”为题,带着一颗阴暗的心,从故纸堆里扒出发臭肮脏的文字,向着欧阳修身上泼脏水!哪怕他们和千年之前的那些黑暗者们一样,“查无实据、道听途说、莫须有”!

千年之前的黑暗者已死。但千年之后的黑暗者们,却依然继承了他们的黑衣,在阳光照不到的角落里张开了白森森的牙!

 

当后人读到这段历史的时候,往往慨叹欧阳修的不幸,愤怒黑暗者们毫无底线的卑劣行为。其实,人们还可以更深一层地思索发问:为什么黑暗者们喜欢使用谣言?为什么欧阳修这样智商能力都很高的人居然一度被黑暗者们逼到无力还手的地步?为什么欧阳修最后能反败为胜?

先从第一个问题说起。

黑暗者们为什么喜欢使用用谣言达到自己的目的?当然是因为这种手段威力强大,而成本很低。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会有八卦消息,有了八卦消息就会有很多人自觉地去传播。自古以来,无论古今中外,有关男女的消息肯定是流传最快最广的,如果涉及到了“乱伦”这样重口味的话题,那就更是大杀器,其传播的速度可以和光速相比。更何况,还有无数没事干的闲人会自动承担传播器的功能。即使是在今天,明星的八卦新闻的点击率也远远超过了政治、军事、经济等严肃新闻。传播速度快,传播范围广,黑暗者们只需要上下嘴皮子一动,一个谣言就可以产生并无限传播。这样的武器,黑暗者们能不喜欢吗?

再谈第二个问题:为什么欧阳修这样智商和能力都很高的人居然一度被黑暗者们逼到无力还手的地步?

欧阳修两次被人污以乱伦,两次对他发起攻击的,都是所谓的言官御史。言官御史这种官职的设置,本来是封建社会皇帝用来了解民意,监督官员,讽谏帝王,其本心不坏。在中国历史上,言官御史是一个非常强大的存在,朝廷和社会的舆论主导权往往被其控制。但在实际运用上,言官御史的功能却出了岔子。这个岔子,就是所谓的“风闻奏事”。

风闻奏事, 就是指言官御史可以根据传闻举报参奏朝廷大臣,而不必对传闻的真实性负责。这种制度,本是为了让言官御史能更有力地监督行政官员。但在实际操作中,风闻奏事往往成为了党同伐异的工具。欧阳修先后两次被以乱伦参奏,背后都有政治对立面官员的影子。那些官员,明明知道那些黑暗者使用的是多么卑劣的手段,明明知道这些手段有多么的见不得人,但是为了从政治上打倒欧阳修,不惜与黑暗者同谋,甚至让自己也成为黑暗者。前有黑暗者以谣言相逼,后有黑暗者同谋暗中相助,此时此刻,谣言已经不仅仅是谣言,而是成为了一把最锋利的刀,一波滔天的大浪。在第一次谣言风波中,欧阳修还只是一个朝廷上不重要的人物,而他在“庆历新政”中那些权高位重的同志,已纷纷被贬职到了地方。本身官职不高,能量有限,政治手段也还不成熟,没有强有力的政治同盟,失掉了朝廷上有力人物的保护,面对如此卑鄙的谣言,欧阳修自然就无力对付。。

在应对方式上,欧阳修在第一次谣言风波中也未能有效反击。他竭尽全力向任何人诉说自己的冤枉,但无济于事---既然是谣言,那你必须证明谣言的虚假。但这种虚假,你如何证明?

谣言的受害者,几乎都不可能通过自说自话的方式来证明自己的清白。

所以,当时在政治上还不是很成熟的欧阳修被打败了。

但是,欧阳修毕竟是欧阳修。

二十多年后,面对同样的谣言,欧阳修只用了一招,就让黑暗者们输的干干净净:对质。

既然你说我乱伦,很好,请你拿出证据证明你的说法。

按照现代的说法:谁主张谁举证。

不需要我自己去证明自己的清白,只需要黑暗者们证明他们的说法是否正确。很显然,黑暗者们根本无法证明他们自己的说法---那本来就是谣言。

仅此一招,欧阳修就立于不败之地。

黑暗者之所以是黑暗者,是因为他们只能在黑暗中生存。一切和光明有关的东西,都会他们原形毕露。质证,就是让他们从黑暗中走出来,站在阳光下,让所有的人都能看到,他们身上,穿的是什么样的黑衣;他们的嘴里,说的是什么样的污言;他们的肚子里,装的是什么样的黑心。

一个坦然光明的人,不会畏惧阳光。而黑暗者们在阳光这面照妖镜前,永远都是鬼怪妖精。

纵然千年之后,还有黑暗者们想往欧阳修身上泼脏水,但阳光下的人们早再也不会被欺骗。因为---

欧阳修一直站在太阳下面。而黑暗者们,从来不敢和他站在一起。

 

 

(编辑:黔州)

已经有 0 条评论
最新评论

版权所有:贵州作家网 2013-2020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黔ICP备18010760-1号

站长QQ519680416 电话15985051823 维权顾问:李向玉律师(贵州洲联合律师事务所副主任,电话:13628552882

公众号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QQ1群:598539260       QQ2群:1042303485

您是本网站第 78596377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