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贵州作家网:www.gzzjw.cn
分站: 贵阳作家网   遵义作家网   六盘水作家网   铜仁作家网   毕节作家网   安顺作家网   黔东南作家网   黔南作家网   黔西南作家网   贵安新区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 原创作品 >> 长篇 >> 正文

千古一商 第一〇一章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谷聿    阅读次数:6133    发布时间:2020-11-18

一路攻城拔寨,大将军蒙骜又连续攻占下魏国的雍丘、山阳等数座城池,连同先前攻取的数十座,已达二十城之多。

吕不韦喜不自禁。

兴冲冲,他快步若风来到了咸阳宫,走至宽耸的玉石台阶脚下,猛一个伫立,举头起来,仰望上层层叠叠的辉煌宏大宫殿,尤其那一片仿六国都城王宫,不由地,一股浩然之气直冲云霄,经久不息,回荡胸膛。

随后,吕不韦便精神昂然地迈进了秦王书房,又一个伫立,笑眼凝望着身着飞龙玄金衮袍的秦王嬴政,愈发地气壮豪迈,中气充足,锵锵有劲地道:“王儿,蒙骜蒙大将军果然不辱君命,拔城二十六座,攻无不克,所向披靡,大快人心,大振我大秦之国威也。大王,应给予重重之奖赏呵!”

嬴政自然地,亦摆出了一副兴奋之喜,却甚为诡谲地一笑道:“嗯,仲父之意,正合寡人心想,但等蒙骜班师回朝,寡人必将重重奖赏,当设盛宴为之隆隆庆贺。”

吕不韦甚感满意地点点头,愈加喜形于色,道:“不愧秦王,甚是英明。”急而,他便趁着一股高兴劲,将思虑成形的一大设想提议了出来,“大王,现在可以顺势而为了,仲父建议,既然得了这二十六城,气势已成,应当扩展我大秦之疆域,归置为一郡乎?”

嬴政立时睁大狼眼看着他,渐而收拢起了笑容。

吕不韦诚然兴奋不已,并未顾及嬴政之反应,尽管自己继续主张下去:“大王,仲父已经想好,拟就一郡名,称谓东郡如何?此乃因我大秦之疆域在西,而魏之二十六城在东,故可以东郡称之。再是追溯商周历史,东郡之名由来已久,系从那时代的‘小东’已然开始。并且,经由中原入东方固有两大要道,一南一北,亦皆在东郡分而出之。”

嬴政遂闭目冥思,未言可否,蹭磨半日,方才缓缓睁开眼来,表情显得怪异地又一笑道:“哦,那,那就按仲父意思定吧,——东郡,不错。”

见目的达成,吕不韦进而又顺乎先前嬴政之意,急急建议道:“适才大王所言,要为蒙大将军庆功,设宴,以迎其班师回朝是否?仲父欣然,以为然也。大王确实可招蒙骜归来,修整三军,养息数月,待等养精蓄锐,士气饱满,再行出征伐魏,必定直取大梁也。”

嬴政听罢,连声忙不迭地道:“好,好,好!”他甚是巴不得地顺水推舟,展露出很少有的一脸开心笑来,“仲父建议甚好,甚好,寡人亦舍不得蒙大将军再作疲劳鏖战,毕竟他年事已高,是得要好好修整养息一段时间。——嗯,好,太好了,仲父你赶紧地,让蒙骜蒙大将军速速回朝来吧,寡人非常赞同,毫无疑义,快,快也。”转而瞬间,他突然精神一抖,朝着吕不韦很认真地,一本正经下了一道旨令,“这样,军中不可一日无将,仲父,寡人即令王翦接任担当伐魏主将,以乘我三军锐气正盛,继续向前攻伐!”

吕不韦猛一下傻了:“大王,这……”他万没想到嬴政居然会作出如此决断,且事先没有任何预兆,看似全然就是无意间的决定,这不由使吕不韦感觉一阵胸闷郁郁,禁不住非常后悔,暗暗责恨自己竟然会如此粗枝大叶,掉以轻心。

真是无意间?秦王嬴政才不呢,其实此乃是他之蓄谋已久。而现在,他更不会让吕不韦有须臾反对的喘息考虑,加紧地,并加重不容置疑的语气,非常坚决地道:“寡人知晓,此次伐魏只能算作半胜,亦只攻取了二十六座城邑,尚还远远不够,我三军必须乘胜挺进,不能给景愍王以任何喘息时间,直取大梁,一举灭魏!”

吕不韦刹时着慌了,急忙上前两步,竭力阻拦道:“大王——,大王不能呵,你难道不闻‘成事在天’这句话么?凡事都得顺其自然,水到渠成。目下,灭魏时机还未全然成熟,我国中粮粟适才缓解,蝗灾亦刚刚过去,三军在外连续征战,已是疲劳不堪,急需修整养息,大量补充战力,补足战马兵器,还有更多辎重装备……而这一切都是需要,需要时间准备的……另外,据各处间人快马来报,其余五国恐有蠢蠢欲动之迹象,实在令我担忧,万一他等合纵起来……岂不危哉!再是,再是王翦统军缺乏经历,缺少磨砺,一旦不堪重任当如何办好?——大王,如此强行,不顾一切地挺进大梁,恐怕……”

“仲父!——”嬴政霍然大叫一声,喝断了吕不韦瞻前顾后的畏缩之言,“先前,先前你教寡人熟读《汤誓》时,曾说到过,商汤被囚禁于夏台时,就筹划着兴商大计,当时你不是还特意教导寡人要牢牢记住‘谋事在人’这句话吗?”

吕不韦瞪眼,着实吃惊,居然一时语塞。

嬴政继续狼声道:“如今诸侯自相征战,财竭民穷,根本不会顾及魏国的。此乃正是我大秦攻伐统一天下的大好时机,时不我予。仲父所言,甚么五国蠢动,亦仅是迹象而已,无须顾虑,更别在意,倒是若真等五国一夜醒悟过来,一起来合纵抗我,那就后悔莫及了。虽说目下我国中有所困难,三军略有疲惫,可那都于灭魏大业不足道也。寡人就是想要乘机顺势而为,亦就是顺其自然,就是水到渠成。故寡人信心已决,必须尽快进军大梁,一举消灭魏国!”随之,他狠一咬唇,狼眼一瞪,凶狠残忍道,“届时,破城之日,屠戮三日!”

吕不韦轰然耳鸣,恐慌万丈地道:“不可,不可,大王万万不可呵!行霸道以力服人,力消则衰,力尽则亡。大王欲要统一中国,必当一心行仁,泽及百姓,万国景仰,莫不愿为平民,征伐一地,多地盼王师,若商汤周文,此方为王道也!”

嬴政岂肯从之,顾自言之凿凿地,叫嚣道:“行帝王之道,何时才能成统一大业?寡人——,寡人决不愿做甚么王者,只想做一个胜利者,一个胜利者!——唯胜利者,方有权惩罚失败者,这是公平的!”

吕不韦遽然放大了眼珠,极为震惊地望着眼前的秦王嬴政,这个一度是他顺从弟子的人,一度由他以帝王之道、黄老之术不断调教的人,而目下却蓦然令他觉得异常陌生,甚至有了一种要被他吞噬了的危险感觉。

兴奋而来,惶恐而去。

一连数日,吕不韦都未缓过劲儿来,整一个愁眉锁脸,始终心绪不宁,但又无法同任何人一吐胸臆,只能是把自己关入书房,郁闷不语。

李斯来了,走进了密不透风的玄书房。

吕不韦微微欠身起来。 

已经有 0 条评论
最新评论

版权所有:贵州作家网 2013-2020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黔ICP备18010760-1号

站长QQ519680416 电话15985051823 维权顾问:李向玉律师(贵州洲联合律师事务所副主任,电话:13628552882

公众号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QQ1群:598539260       QQ2群:1042303485

您是本网站第 78591393 位访客